探访北疆④|惠远古城:从盛京将军到伊犁将军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马特

2017-12-15 13: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伊宁市区离开,坐小巴车前往霍城县,但我的第一站不是惠远古城,而是一座陵墓,这座陵墓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历史价值极高。
我在霍城找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要去吐虎鲁克麻扎(注:“麻扎”就是陵墓),那个维吾尔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是啥意思。我想可能这种音译的名字读出来是有问题的,但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准确位置,就带着司机朝一个大概的方向行驶。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61团7连辖区内,我们走到一个叫做苹果苑的街区,我知道离目的地很近了,因为吐虎鲁克麻扎和苹果有一定的关系。
出租车行驶到一条小路上,我猛然发现远处有绿色的反光,让司机沿着村路开进去,终点就是东察合台汗国开国君主吐虎鲁克·铁木尔汗的陵墓。这座陵墓应该很少有人来参观,大门紧锁也没人看管,我拨打大门告示上的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人来开门,收了四十块钱,给了我一串钥匙,让我自己进去参观。
吐虎鲁克麻扎
说起这座吐虎鲁克麻扎,就要谈及各个蒙古汗国之间复杂的关系。西辽统治时期,西突厥葛逻禄人建立了阿力麻里王国,都城就在阿力麻里城,也就是这座陵墓所在的地方。1211年,统治者主动投降了成吉思汗,并且娶了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女儿为妻,成为了成吉思汗的孙女婿。
当时的阿力麻里城是多个民族和宗教交汇的城市,丘处机在1220年会见成吉思汗的路上都经过了这座城市,并且记载下关于这座城市的内容。他说当地人把苹果称为阿力麻,而这座城市盛产苹果,所以叫阿力麻里。当然也有观点认为阿力麻泛指水果,并不是单指苹果。
元代的时候阿力麻里城是景教(基督教聂斯托利教派,即东方亚述教会)的中心,城中出土过多件叙利亚文的景教墓碑,现在乌鲁木齐的新疆博物馆里就有一块。1222年,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建立了察合台汗国,春夏季节就常驻在阿力麻里地区。1259年,蒙哥汗去世,成吉思汗家族爆发了几十年的王位争夺战,阿力麻里城也几经易手,最后于1281年被察合台汗国收复。到了1309年,察合台汗国配合元朝灭掉了窝阔台汗国,此时的察合台汗国领土包含了除哈密和阿勒泰之外的整个新疆,都城就在阿力麻里。
新疆博物馆内的叙利亚文墓碑,正是出土自阿力麻里遗址。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1331年,答儿麻失里大汗放弃佛教改为皈依伊斯兰教,成为第一个推广伊斯兰教的蒙古汗王。但也因此,他受到了蒙古贵族们的攻击,被自己的侄子不赞起兵杀死。信仰不断更迭、汗位继承混乱的局面支撑到了1348年,察合台汗国终于分成东西两部分。西察合台汗国逐渐分崩解析,东察合台汗国又坚持了几个世纪。东察合台汗国的开国者就是这座麻扎的主人——吐虎鲁克·铁木尔汗,也翻译成秃忽鲁帖木儿。
1353年,吐虎鲁克由阿克苏前往阿力麻里,在这里他皈依了伊斯兰教,一同皈依的还有16万蒙古人,这标志着察合台汗国彻底完成了伊斯兰化。当然过程是不顺利的,景教徒发起暴动,不愿皈依的蒙古贵族也在谋划叛乱。同时吐虎鲁克为自己埋下了一个小小的隐患,在他征服过程中遇到一位年轻人,就是后来建立起帕木儿帝国的跛子帕木儿。
在吐虎鲁克结束了对河中地区的征服后,因为违背了任命跛子帕木儿为大臣的承诺,帕木儿一怒之下起兵决裂,就在帕木儿准备进攻河中地区之前,吐虎鲁克去世了,葬在了阿力麻里城。他去世后30年,帕木儿占领了阿力麻里城。又过了15年,帕木儿去世,吐虎鲁克的孙子收复了阿力麻里,但此时阿力麻里城早已毁于战火,从此在历史中消失了。
这座吐虎鲁克麻扎是阿力麻里城现在唯一的地面遗迹,历史价值巨大,而且也是少见的蒙古王陵,蒙古人没有修建陵墓的习惯,这座麻扎的修建也是由于吐虎鲁克是穆斯林的缘故。吐虎鲁克麻扎是典型的中亚建筑风格,正面是一座拱形门,由绿色、白色和褐色的几何马赛克图形和阿拉伯文的釉砖装饰组成,但只有一个彩色墙面,侧面就是完全的白色墙壁。正面墙壁的纹饰只能算勉强保存完好,有多处已经脱落剥离,露出里面的泥土墙。
吐虎鲁克麻扎
吐虎鲁克麻扎的墙面,脱落剥离比较严重

吐虎鲁克麻扎里面比较空阔,是一个完整拱形空间,四周是白色的墙壁,不太能看得出来之前是不是有彩色绘制。麻扎中间是吐虎鲁克的陵寝,陵寝上面盖着白色和彩色的丝织品和棉布,旁边还有一些芭兰香,布匹上有一些碎石和珠子,看起来还有人来朝拜祭祀。在大麻扎旁边还有一座小麻扎,没有彩色釉面,是完全的土墙,据说是吐虎鲁克妹妹的麻扎。
吐虎鲁克麻扎内的陵寝
我从北京,也就是曾经的元大都,来到了察合台汗国的国都,我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元朝皇帝来这里拜访过,但应该没有察合台汗国君主去过元大都。这种时间与空间的连接让我觉得这趟旅途颇有乐趣,而接下来,我要前往惠远城,这同样是一次跨越时间空间的拜访,从我故乡的盛京将军辖地来到伊犁将军辖地,不知道有没有哪位清朝皇帝同时去过这两地。
惠远古城
吐虎鲁克麻扎离惠远城很近,大概就是二十分钟车程。惠远城中心是一座鼓楼,辛亥革命时期,最后一任伊犁将军就是在这里被革命党处决的。在鼓楼的东边是惠远的主街道,伊犁将军府、边防史馆、林则徐故居都在这边。鼓楼附近大概就是镇子的中心区,出租车大多停靠在这里,周围有一些餐馆,被引导为一个旅游小镇的形态。
1762年,清朝击败准噶尔汗国和大小和卓,在伊犁设置了“总统伊犁等处将军”,是伊犁的最高军政长官。第二年,八旗军在伊犁河北岸修建了惠远城,也就是将军府所在地。1769年,清军围绕着惠远城修建了另外八座城池,称为伊犁九城,其中一座宁远城就是现在的伊宁市。
1866年伊犁塔兰奇人起义焚毁了惠远城,城内满洲人几乎全部遇难。之后1871年俄国占领了伊犁,拆毁了惠远老城。1881年《中俄伊犁条约》签订后,俄国归还伊犁,清军建起了惠远新城。在伊犁将军府内,院子的草地上有两块石碑,这是当年俄国在伊犁设置的界碑,上面还有俄罗斯帝国的徽章。
伊犁将军府院子里的石碑上能看到帝俄时期的双头鹰标志
1884年新疆建省后,伊犁地区行政中心从惠远城迁到了离边境稍远的宁远城(即现在的伊宁市),在惠远的伊犁将军不再管理民事行政事务,只负责伊塔地区军事防务。直到1912年,新年刚过,革命党人发起暴动,伊犁将军志锐被处决,惠远城也就逐渐变成了一个小镇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革命党夺权的时候,惠远城中有满洲、蒙古、锡伯的军队,其中锡伯营在暴动后马上投靠革命军,协助夺取了军营。这些锡伯族士兵是当年从奉天(沈阳)迁徙到伊犁屯垦驻军的,沈阳现在还有锡伯族家庙,当地称为皇寺,两地的锡伯族还不时举行认亲寻根活动,在伊犁的锡伯族现在主要聚居在察布查尔地区。
在伊宁的旅行探访是奇妙的体验,把我的故乡沈阳和居住地北京,与新疆联系在了一起。伊宁很像齐齐哈尔,齐齐哈尔是曾经的黑龙江将军驻地,在哈尔滨成为省会之前,齐齐哈尔是黑龙江地区政治中心,这又与伊宁历史上的政治地位很像。而同样,伊宁和齐齐哈尔都有着对抗俄国入侵的记录,齐齐哈尔火车站广场上就是抗击俄国的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的雕像,不得不说,这黑龙江和伊犁一东一西两个将军辖地确实存在着某些关联。
伊宁是一座令我留恋的城市,这里复杂的历史、不同文化区域的交流和族群多样性,它保留了很多可以去追溯的传统印记,又有着便利繁华的现代化建设。对于一座城市来说,如何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平衡,是一件需要一定智慧的事情,这不仅是技术化的短期收益,而是真正去找到一座城市在历史和区域中的地位。
尾声
如果说东北的像沙拉,不同历史阶段的文化遗迹并列在一起,你能在一座城市里找满蒙、俄国、日本甚至英美欧洲的文化保留,又涵盖了从清朝到民国到伪满洲国最后到共和国的年代。那么,新疆的历史则更像拿破仑蛋糕,一层覆盖一层,表面看都是油画般的民族文化图景,但只有揭开表面一层,才会发现下面的内容,而接着会发现还有更多层内容,从今天一直追溯到千年前。
如果把时间点理清一下,会发现1871年俄国占领伊犁和1881年《中俄伊犁条约》签订无疑是两个重要事件,那么问题是为什么在这两年发生了这两件事情,可能要从俄国与清朝两条线找原因。
俄国在1871年是亚历山大二世统治时期,这是一位极具魄力的君主,在他任期内积极进行社会改革和对外扩张,1861年废除了农奴制。1871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在伦敦会议上,俄国推翻了1856年俄土战争失败后的不利停战条款,达到了军事和外交的胜利巅峰。
在同一时期,清政府控制下的新疆却面临混乱,东边陕甘地区回民武装冲突波及到新疆,西边浩罕汗国将军阿古柏入侵新疆,阿古柏背后的支持者是英国人,恰恰是俄国人在中亚地区的对手。随着俄国支持的布哈拉汗国击败浩罕汗国,同时回民武装之一白彦虎的部队逃到新疆,阿古柏打算吸收这两股部队彻底割据新疆。也是这个时候,一方面为了防止英国人支持的阿古柏做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东进扩张,俄国人占领了伊犁,计划和阿古柏瓜分新疆。
1875年到1877年,左宗棠的部队攻入新疆,先后击败阿古柏和白彦虎,清军在新疆占据了优势地位,俄国人开始变得孤立,也没有了继续占领的理由,俄清两国双方开始接触谈判。1881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的2月24日《中俄伊犁条约》签订,一周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他的儿子亚历山大三世继位。
比起父亲的军事扩张政策,亚历山大三世更加重视经济发展和外交手段,在他统治时期中俄边境局势趋于平缓。13年后,亚历山大三世去世,尼古拉二世继位,马上重启俄国扩张政策。这一次的扩张方向就是中国东北,在尼古拉二世继位的第三年,中东铁路开工修建,也就有了我上一次的探访。这样看来,这次旅行倒是可以作为上一次的前传。
这一趟路线,我探访了乌鲁木齐、塔城和伊宁三座城市,找寻了从十八世纪中期到十九世纪末期这一百多年里,满洲人、俄国人和回民三个不同族群的遗留线索,并尝试通过这些线索去勾勒出新疆特别是北疆地区近一百多年里的变化。这次探访让我以一个更加全面的视角去看待新疆。通过了解近代新疆的满、蒙、俄、回等各个族群的迁徙,让我意识到,应该用一种联系的视角去看待历史,去理解新疆与其他区域之间的互相牵动。
当然在这一次探访中也有太多的不足之处,一部分是我个人的能力所限,另一部分则是时间、政策等客观因素的限制,我也还会争取再次前往新疆,把这部分内容尽可能补充全面。也期待着会有更多的人,去探访新疆的文化魅力,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片土地的精彩。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惠远古城,盛京将军,伊犁将军,吐虎鲁克麻扎,元大都,伊犁,东北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