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04

控诉父亲烧死母亲:我在家族中“众叛亲离”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2022-07-22 22:04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人物 >
字号

每次想起母亲禹秀英、以及支离破碎的家,21岁的陈昌雨心口像刺入了一把刀,隐隐作痛。

他从小由母亲拉扯大。记忆中,父亲陈继卫经常不在家。

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信息,陈继卫是云南省宣威市人,出生于1978年。2001年,他因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2007年提前刑满释放。2013年,他又再次被刑拘,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

他第一次入狱时,儿子陈昌雨不满1岁。陈昌雨记得,小的时候,他对父亲没有概念。后来,看到其他小朋友满脸自豪地说起父亲,他开始充满期待,每天盼着他早点回家,一家人团聚。

他没有想到,2007年春天,父亲出狱回来后,给这个家带来的并不是快乐与幸福。

陈昌雨说,父亲经常家暴母亲,每次,母亲选择隐忍,陈昌雨很害怕,父亲也殴打他。成年后,陈昌雨想过反抗父亲,但他最终没有反抗。他也曾问过母亲,为什么不干脆离婚?母亲回答他,自己一把年纪了,如果离婚,未来该怎么办呢?

直到2021年3月14日深夜,母亲与父亲住的房子起火,两人被烧伤,一起住进了云南省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父亲不久后出院。

曲靖市宣威市热水镇政府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此前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通过走访得知,当事人的父母存在复杂的感情纠葛。案发时只有当事人的父母在场,事发后两人的说法存在矛盾。“他父亲说是他母亲向他泼汽油、点的火,他母亲说是他父亲泼汽油、点的火。”

据凤凰网报道,禹秀英的医院报告显示:颜面、颈、躯干、四肢多处汽油烧伤。陈昌雨后来知道,医生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书。

但一开始,母亲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已被火烧伤,陈昌雨还是从邻居那里知道的。他从广东打工地匆匆赶回来,看到母亲烧伤的模样,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偷偷跑到楼梯间哭泣。

为了救治母亲,他借网贷以及亲戚的钱,至今有十来万未还。

初中毕业后,陈昌雨到处打零工。其间,母亲也跟着他一起外出打工了一段时间。两年前,陈昌雨去了广东打工,一个月工资三四千块钱。

母亲住院四十多天后,借来的钱很快花光了。因为没钱支付医药费,陈昌雨给母亲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筹到钱后再送母亲去医院治疗。

2021年7月28日,陈昌雨回广州结算工资,准备回来送母亲去昆明一家医院治疗。他没想到,母亲突然病情加重,抢救无效过世。

同年10月16日,陈昌雨看到母亲的尸检报告:因烧伤导致感染性中毒,休克死亡。四天后,云南省宣威市公安局对陈继卫涉嫌故意伤害罪立案调查。之后,曲靖市人民检察院对陈继卫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与此同时,陈昌雨与禹秀英父母对陈继卫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希望法院追究被告陈继卫犯故意杀人罪(蓄意谋杀)的刑事责任,并要求判处死刑,请求法院判处陈继卫赔偿禹秀英的医疗费、丧葬费、被抚养人抚养费等43.5万余元。

案子于今年7月21日在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陈昌雨在21日晚间告诉记者,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没有当庭宣判。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陈昌雨的对话:】

(一)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父母发生冲突的?

陈昌雨:事发第二天,邻居告诉我说,他们吵架了,我妈被烧伤了。我很担心,打电话问我妈,但她不说,她不想我担心。于是,我让小姨回家来看看。我当时在外地打工。几天后,小姨告诉我,我妈烧得非常严重,已经下达过一次病危通知书,让我赶紧赶回来。2021年3月22日,我立即请假赶了回来。

澎湃新闻:你回来看到母亲烧得有多严重?

陈昌雨:她全身浮肿,黑黢黢的,像一个煤球,外面裹着纱布,无法动弹。我看着她,完全认不出她了。那时候,医院下达了第二次病危通知书。我妈看到我后,用嘶哑的声音问:“你怎么来得这么快!”我当晚就赶到了,她以为我第二天才到。我看着她躺在病床上,不停地喘气,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话都讲不清楚,当场就崩溃了。

澎湃新闻:你父亲有烧伤吗?他当时的情况怎么样?

陈昌雨:我刚回去时,他们住在一个病房里。陈继卫的手和腿也都烧伤了,但能下地行走。

澎湃新闻:他当时是什么表情?你有问他发生了什么吗?

陈昌雨:一开始,我没有叫他,他也没喊我,我们对视了几秒。后来,我问他,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吃点东西?他说他吃不下。我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没有回答我。

澎湃新闻:你母亲是怎么描述事发经过的?

陈昌雨:她对公安描述了事发的整个过程,我是在现场听到的:那天晚上,她睡在沙发上,困,冷,起来找了一床被子盖。陈继卫到外面提了一壶汽油进来,“哗哗哗”地泼了一屋子。我妈去抢油壶,结果身上也泼到了。她问陈继卫,你要做什么?你到底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陈继卫说,前一天晚上,我妈喂猪的水放少了。突然一下子,陈继卫就点着了火了,我妈脸上最先起火,接着满屋子都是火。

(二)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报的警?

陈昌雨:回家的当晚,我看到她被烧成那个样子,立即报了警。

澎湃新闻:你母亲一开始为什么没报警?

陈昌雨:我妈说,她当时就想报警,但她全身烧伤了,动弹不了,自己拿不了手机,又不敢让护士报警。另外,陈继卫以前经常打她,我妈有些害怕。

澎湃新闻:报警后,你父亲是什么反应?

陈昌雨:他当时向公安承认,说他不想活了,于是泼油点了火。但没多久,他换了病房,不愿意见我。

澎湃新闻:他当时有没有劝你不要报警?

陈昌雨:没有,但陈继卫弟弟劝我不要报警,说我要是报了警,他们就不再负责我妈的医药费。最开始的时候,陈继卫帮我妈交了5000元住院费,后来都没有出过钱。他把家里的十多头猪、四五头牛和大货车全部卖了,把所有的钱都带走了。我没有钱,只能四处借钱给我妈治病,借了十几万,现在还欠着十来万没有还。

澎湃新闻:公安什么时候开始立案调查的?

陈昌雨:我3月份报的警,当年10月,我妈的尸检报告出来了,他们立案。一开始,公安以“故意伤害罪”立案,后来,检察院改成“故意杀人罪”起诉。

澎湃新闻:你对此怎么看?

陈昌雨:我希望替我妈讨回公道,让陈继卫受到应有的惩罚。

(三)

澎湃新闻:你小时候在哪里长大?

陈昌雨:我从小在热水镇(父亲陈继卫老家)长大。一开始,我和我妈借住在别人家里,后来,爷爷奶奶隔了半间房出来给我们住。记忆中,陈继卫一直不在家,都是我妈一个人带着我生活。

澎湃新闻:记忆中,母亲是怎么把你带大的?

陈昌雨:小时候,我妈经常背着我去地里干活,她唱歌给我听,讲故事给我听。有的时候,她把家里的洗衣盆放在田埂上,让我一个人在盆里玩。我经常在盆里撒尿,然后把泥巴抓到洗衣盆里,弄得一身脏兮兮。后来,她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身体不太好,干不了重活。她做手术时,陈继卫从监狱出来了。慢慢地,我长大了,开始理解她,也心痛她。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妈在县城餐馆打工,一个月2000块钱,供我读完三年初中。在我心里,她是一个漂亮、善良又很坚强的母亲。

澎湃新闻:小时候对父亲有什么印象?

陈昌雨:我不到一岁,陈继卫就被抓了。我对他几乎没有印象。他出狱后,也很少管我。

澎湃新闻:记忆中,父亲有关心过你吗?他给过你零花钱吗?

陈昌雨:陈继卫出来后,一直做牛贩子生意,我经常看到他裤兜里装着一百一百的红票子,但他几乎没给过我钱。有的时候,我妈没有钱了,让我找他要钱。他几块、十几块地给过我几次。我觉得,陈继卫可能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一个父亲。

澎湃新闻:你父母之间的感情怎么样?

陈昌雨:他们经常吵架。

澎湃新闻:吵得多厉害?有报过警吗?

陈昌雨:2018年春天,我在家门口打游戏,听到屋子里争吵,我进去一看,陈继卫拿着刀对着我母亲。我吓住了,问他要干什么,然后我们争吵了起来。当天下午,我带我妈去了诊所打吊瓶。第二天,我打电话报警,对方回复说,这是家庭纠纷,他们管不了。

澎湃新闻:你母亲有考虑过离开家,或者离婚吗?

陈昌雨:那事之后,我妈跟着我去了外面,一直到2020年。在这之前,她离家出走过三次。去年,我妈过年回家看我奶奶。陈继卫知道后,带着一帮人找到我外婆家,我妈就又跟着他回去了。这里也有很多其他因素。我妈从没想过离婚,她跟我说,二十多年的青春都给了陈继卫,现在一把年纪了,离了婚以后怎么生活呢?而回去起码能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她没料到,她这样一次次的妥协,不但没有给我完整的家,最终让我失去了唯一的母亲。我很后悔,当时不该同意她回去,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四)

澎湃新闻:你母亲跟你父亲那边的亲戚关系怎么样?

陈昌雨:我妈性格很好,她跟我爷爷奶奶以及村里人的关系都很好。有一段时间,陈继卫弟弟在外卖打工,也顾不上家里老人。爷爷奶奶生病时,我母亲到处筹钱,送他们去医院治病。

澎湃新闻:你跟你爷爷奶奶的关系怎么样?

陈昌雨:我们的关系很好。2014年,爷爷去世,那时我上初二,很伤心。我有时想,如果爷爷还在世的话,可能也不会闹成现在这样。爷爷过世后,奶奶跟着陈继卫的弟弟一起生活。她有残疾,不能说话,只能打手语。

澎湃新闻:你起诉父亲后,奶奶有没有责怪你?

陈昌雨:今年2月,我回去办理与母亲的亲属证明,见到了奶奶。她责怪我报警,导致陈继卫被警察抓走了。我跟她说,陈继卫烧死了我母亲,应该受到惩罚,她就不说话了。我们打手势交流。

澎湃新闻:你会不会有“众叛亲离”的感觉?

陈昌雨:有,父亲这边的亲戚都不怎么理解我。媒体报道出来后,他们也说,“怎么这样呢”,也有亲戚责怪我报警。所以我每次回去,心情就不太好。

澎湃新闻:我发现,你一直叫你爸爸“陈继卫”,为什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直呼他名字?

陈昌雨:以前我叫他“爸爸”,因为他是长辈,是赋予了我生命的人。母亲去世后,我开始叫他名字。

澎湃新闻:你理想中的父亲是什么样子?

陈昌雨:我不知道。

    责任编辑:黄霁洁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04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