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一文读懂“猴痘”|高福、张文宏谈猴痘疫情:要警惕,但无需恐慌

李庆超
2022-08-08 11:18
来源:澎湃新闻
生命科学 >
字号

高福:持续保持高度警惕、严格监测并及时提出预警信号仍然是当前最佳策略,也将有利于研究人员研发应对猴痘病毒的对策为全球抗疫争取宝贵时间。

张文宏:猴痘病毒并不像新冠病毒一样,可以通过呼吸道轻易传播。这也就表明,猴痘病毒在普通人群中的R0(基本传染数)将小于1。

8月7日上午,由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发起和主办的“猴痘病毒研究及防控应对论坛”在上海举办。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高福,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梁小珍和Nicolas Berthet做主题报告。【1】

高福表示:“持续保持高度警惕、严格监测并及时提出预警信号仍然是当前应对新发传染病的最佳策略。”张文宏结合本次全球猴痘疫情临床特征,提醒说:“此次猴痘暴发和以往零星暴发不同,我国存在输入性病例的风险。”

但二人都认为无需恐慌。张文宏说:“猴痘病毒并不像新冠病毒一样,可以通过呼吸道轻易传播。这也就表明,猴痘病毒在普通人群中的R0(基本传染数)将小于1。”高福则指出,“应对卫生应急事件的三步骤是科学要求真,公众理解、参与、依从,以及行政决策要务实。”

7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猴痘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8月4日,美国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以加强猴痘疫情管控。目前,我国虽未见猴痘患者的报道,科学家已经着手积极应对这一新的健康威胁。

 

左起为高福院士、张文宏主任、梁小珍研究员、Nicolas Berthet研究员

 

“PHEIC”及其背后的“EID”

张文宏认为,WHO对猴痘疫情的宣布,非常有必要。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是非典肺炎SARS疫情后,世界卫生组织(WHO)成立的“突发事件委员会”所公布的有关公共卫生事件的官方声明。PHEIC的宣布意味着该公共卫生事件“事发突然”——严重、突发且不寻常,“影响广泛”——除目前受影响的国家或地区外,可能威胁全球人类健康,“急需处置”——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各国有法律义务对PHEIC作出迅速反应。

虽然PHEIC不仅限于由传染病引起的公共卫生事件,但截止目前,WHO共宣布的七次PHEIC全部为新发再发病毒病,涉及病原体种类有流感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埃博拉病毒、寨卡病毒、新冠病毒,和本次宣布的猴痘病毒。其中,SARS、天花、脊髓灰质炎野毒及人流感新亚型的出现将自动成为PHEIC。

 

历次PHEIC。截至目前,WHO共宣布七次PHEIC。【2】

 新发传染性疾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EID)在过去几十年中不断涌现,成为人类健康威胁的重要来源。新发传染病具有突发性、意外性、严重性三个特点,也是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主要因素。新发传染病的三个特点与其“新”密不可分,主要指人类之前从未接触过,或者某地区未出现过(Newly emerging,新发),例如艾滋病毒/艾滋病(1981)、尼帕病毒(1999)、SARS(2002)、MERS(2012)、COVID-19/SARS-CoV-2(2019),或者该传染病已经消失一段时间、或不再造成严重威胁,但是又重新出现(Re-emerging,再发),例如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西尼罗病毒(1999)。

猴痘病毒不是一种全新的病毒,最早于1958年在丹麦实验室猴体内发现,直到1970年才在刚果发现并报道人感染猴痘的案例。该病毒一直仅限于西非和中非局部流行,2003年却在美国引起局部暴发,其原因也是由于非洲野生动物贩卖而引起的人与携带病毒的野生动物接触造成的感染。自 2022年1月1日以来,世卫组织85个会员国向世卫组织报告了猴痘病例,截至8月3日报告确诊病例共计约2.5万,其中11 例死亡。而本次猴痘疫情与中非和西非地区没有直接的流行病学联系。

就在本月初,我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报道了山东和河南两省发现35例新型动物源性亨尼帕病毒感染病例。如此种种,新发病毒病不断出现,不得不令人担忧。高福在报告中指出,“包括流感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等不定期出现未知的新发突发传染病不断地对人类健康产生巨大的影响,威胁人类健康,对全球公共卫生产生重大威胁。持续保持高度警惕、严格监测并及时提出预警信号仍然是当前最佳策略,也将有利于研究人员研发应对猴痘病毒的对策为全球抗疫争取宝贵时间。”

种痘不得痘

猴痘(Monkeypox)病毒是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属的人畜共患性病毒,根据其序列分析演化关系可将猴痘病毒分为刚果型和西非型两个类群,其中前者的传播能力、致病性更强,而造成本次PHEIC的猴痘属于西非型。猴痘病毒同属的天花(Smallpox)病毒曾是人类的梦魇,据研究至少已存在了三千年,天花是人类已知的最具破坏性的疾病之一,迫使人们研发原始的疫苗接种方法(中国早在约公元1000年宋真宗时代发明了人痘接种法)。天花病毒这一大魔头被其“弱鸡猪队友”牛痘(vaccinia)病毒所“害”,十八世纪英国科学家爱德华·琴纳利用牛痘预防天花获得成功。最终,天花于1980年被根除,成为人类根除的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人类病毒病(脊髓灰质炎尚未完全清除)。

“福兮,祸之所伏”,1980年根除天花后,人们已不再接种牛痘疫苗,而有关痘病毒的基础研究也较为少见,直到2019年,痘病毒的聚合酶结构才被解析。这种情况使整个世界在一个天花及其他痘病毒“不设防”的状态,使天花成为极具威胁的潜在生物恐怖武器。

此痘非彼痘

猴痘病程与其他痘病毒感染相似,也有很大不同。其主要有病毒感染的一般症状:例如发烧、不适、头疼、喉咙痛、淋巴结肿大等;也有痘病毒特征性的皮损出现并伴有疼痛和瘙痒,从最早的红斑,发展为丘疹,并形成水疱,继而形成含有脓液的脓疱,最后脓疱结痂愈合,但会留下疤痕。猴痘所导致的痘疹主要出现在舌头嘴巴或脸部,继而扩散到四肢和手脚部。

由于猴痘传播并不常见,在诊断过程中,应与可以产生皮损的其他传染病进行区分,包括但不限于水痘等疱疹病毒、梅毒、麻疹等。注意:水痘和猴痘没有关系,也无交叉免疫保护。

同时,不得不强调,本次PHEIC猴痘疫情与以往的猴痘病例统计相比,也有其独特之处。

主要流行地区为欧美地区:与以往中非或西非流行状况不同,本次猴痘疫情主要报道地区为欧美地区,其中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为美国、西班牙、英国、德国、法国、巴西、荷兰、加拿大、葡萄牙和意大利,这十个国家占全球报告病例的89%。

张文宏在会上指出,“我国大陆尚没有确诊病例报告,但有关部门已意识到了此次猴痘暴发和以往零星暴发不同,存在输入性病例的风险,并且这种风险随着全球病例数的增加而增加,需要提高警惕,提防我国出现该病的流行。”

影响人群主要为青壮年男性,且有男男性行为者居多:根据有详细信息的病例统计,98.8%(16517/16721)为男性,18-44岁男性占76.7%;97.5%(7328/7514)自述有男男性行为,37.6%为HIV阳性(2979/7924)。需强调,本数据仅仅是按已报道记录有相关信息的病例进行统计的结果。

 

现有报告病例特征。【4】

 

张文宏也在报告中多次提醒:医务人员感染需要警惕。根据已有信息显示,医务工作人员占确诊病例的13.5%(339/2510)。这可能反映了医务人员在诊治病患时具有较高感染风险,或者医务人员更易接触猴痘诊断测试。WHO建议,在诊治猴痘患者时,应当穿戴全套个人防护设备。

存在临床症状不典型的猴痘患者:据报道,目前确诊的猴痘患者有83.4%的病例产生了皮疹,而其中36%患有生殖器皮疹。超过15%患者不产生任何皮疹,而极有可能成为隐秘的传播者,给猴痘诊治和预防带来很大的威胁。

猴痘是不是性传播疾病

鉴于猴痘病例主要为男性,且怀疑男男性行为是高危传播方式,它是不是一种性传播疾病呢?性传播疾病是指可以通过性行为传播的传染病,而鉴于性行为过程中的亲密接触,其他传播途径的传染病也有几率在性行为过程中发生传播。猴痘病毒的传播主要通过黏膜或皮肤损伤与含有病毒的污染物接触而传播,长时间面对面相处过程中大量呼吸道飞沫也可造成传播。

西方同性恋者群体的行为方式和社交网络给猴痘病毒开了高速路。根据目前研究表明,精液中确实能够检测到猴痘病毒DNA,但相比之下,皮损分泌物病毒含量远远高于精液【5】,因此,目前普遍认为,猴痘不是一种性传播疾病,尽管性行为可以传播猴痘。

个人推测,这与男男性行为实施者对自身罹患性病的担忧,当出现生殖器痘疹时促使其向性病门诊求助,从而提高了这个群体的猴痘病例报告比例。在这里我们呼吁,杜绝一切形式的疾病污名化,有利于疾病防控,从而保护我们每一个人。

关于猴痘防治

根据目前猴痘传播特征、HIV进入国门的教训和防控经验,我国可以借助HIV防控宣传通道来推广猴痘防治宣传,将猴痘尽量关在国门之外。

在提倡单一性伴侣和安全性行为的前提下,猴痘防控还要牢记一条:避免接触任何皮疹等皮损。这是因为,皮损病变组织和渗出液含有高浓度的病毒,通过接触皮损传播是猴痘传播的主要方式。张文宏在昨天的报告中也多次提醒皮肤科的医务人员要特别当心。很可能猴痘病毒感染者最早会以为自己只是得了皮肤病,而选择去皮肤科就诊。

性传播疾病往往会产生生殖器或肛周的皮损或皮肤赘生物,这是在性行为前极易观察的症状,一旦发现自己或性伴侣存在皮疹等皮损,应当避免发生性关系,及时诊断治疗。这在没有猴痘病毒的我国也依然适用,可以避免生殖器疱疹、尖锐湿疣等性传播疾病的传播。此外,与他人共用毛巾、寝具及个人卫生用品也有传播猴痘的风险。

天花疫苗可以用于预防猴痘,但是目前根据猴痘疫情的现状及其传播方式来看,目前还不需要进行普遍接种,仅建议高危人群接种用于预防猴痘的疫苗。

目前尚无批准用于猴痘治疗的特定治疗方法,可考虑使用抗DNA病毒的小分子药物及免疫球蛋白疗法。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钟劲研究员正在主持会议。与疫情期间的大多数会议一样,本次猴痘防控会议使用线上会议形式进行。

 

(作者李庆超,系中科院微生物学博士,研究生期间于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从事病毒学研究,现为山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师)

参考文献:

1. https://mp.weixin.qq.com/s/j7pExhCYvFouf2Efx8JUFA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Public_health_emergency_of_international_concern#Potential_concern_reporting

3. https://worldhealthorg.shinyapps.io/mpx_global/

4. https://worldhealthorg.shinyapps.io/mpx_global/

5.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inf/article/PIIS1473-3099(22)00513-8/fulltext

    责任编辑:吴跃伟
    图片编辑:张同泽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