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比克苏鲁还吓人的,是现在的网红美食

关注
2022-08-09 07:13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吉林跑男 X博士

食物,人类热量的主要来源,机能赖以维系的基础之一。

不管是谁,都能在饥饿时,从一碗碳水中获得满足。

人们也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有关食物的话题,比如今天中午吃什么,咸菜滚豆腐究竟是不是短视频第一名菜。

X博士也曾深入王府井,探寻大路两旁老饕拿起炸蝎子就啃的盛况。

在这里,你也见识过暴饮暴食、追着牛咬的土味吃播。

我们的特派员尼古拉,更是深入非洲腹地,在一众风干猴子的包围下速写了一遍当地菜市场的暗黑景观。

而最近我却发现,我的社交网络,出现了一批跟上述猎奇食物截然不同的克苏鲁食物,完全颠覆了我对饮食文化的认知,宛如古神的恶作剧。

那所谓的克苏鲁食物究竟长啥样呢?

大家先看这么一张图。

包子+方便面的组合,体现了碳水之间的惺惺相惜,碗+杯子的器皿组合,则让人怀疑是不是后厨新来的小工错把一次性餐具弄混了地方。

社交网络上的克苏鲁食物,基本上都包含组合多、形式新、口味重三大要素。

首先,组合种类必须多,哪怕就一个700mL的杯子,起码要塞进去臭豆腐、大肠、螺蛳肉、米粉、炸蛋、油豆皮等多种配料。

而它的造型或内在,也必须足够猎奇,要以一种常人无法接受的形象出现,比如8斤重的桶装绿豆冰沙。

拎着它走在街上,或许要遭遇密恐者的围攻。

以及,用西瓜当碗装起来的,号称“正宗长春吃法”的冷面。

而如果你走在重庆街头,看见拎着满满一手提袋包子的行人时也不必惊奇,因为这是特色网红食品——拇指生煎包。

克苏鲁食物的味道,一定要“飘香十里”,前调入鼻必须是淡淡的复合“风味”。

后调则是配以豆制品发酵的独特鲜香,在红油辣子和葱段的刺激下,让路人的鼻腔终身难忘。

要是你不喜欢单纯的肥肠,你也可以选择一半酸一半辣的鸳鸯锅。

以及,肥肠馅的包子。

而克鲁苏食物的巅峰之作,是“臭豆腐炸蛋螺蛳粉火锅”。

不过一掌大的碗,塞进去足以让嗅觉和味觉颠覆的味道。要是人类发明出能闻到味道的手机,看到这张图估计不少人要扔掉手机。

无论是鸡爪还是鸡蛋,大肠或是臭豆腐,在高饱和度的滤镜下,都会持续刺激你的视觉感官。

看到这里,可能有的人觉得喉咙发干,胃里翻天,看着文章中的图片难以下咽今天的晚餐,也有的人食欲高涨,想来点臭豆腐螺蛳粉。

在这些图片的评论区里,大家也觉得这些食物有点令人难以接受,“聚是泔水,散是折箩”。

更有激进的网友,觉得这就是泔水。

但另一些网友踊跃留言,问哪里能买到,说明是真的想吃。

在他们眼里,这些克苏鲁食物并不存在于神话之中,而是像手抓饼、鸡蛋灌饼一样,可以被拿在手里,边走边吃。

而大家之所以对这些食物的看法有所分歧,是因为他们追求的欲望不同。

泔水派追求色香味俱全的传统食物审美,肥肠派呢,则追求极致的感官刺激。

上面这些克苏鲁食物,融合了辣、臭、咸、酸、甜等能放大一万倍感官的味道。

而在它们受到追捧的同时,整个互联网的食物体系,也开始与欲望有关,与果腹无关。

过去,食物是一种关于风味的记忆,正确的记忆,让我们每个人的舌头和大脑释放生物信号:就是这个味儿!

这种感觉就像曾志伟吃打边炉,老北京人吃卤煮,范德彪来上一锅白菜炖豆腐。

食物也承载着人们对家乡的记忆,离开东北的人时常会惦念酸菜和黄桃罐头,离开福建的人会想念土笋冻……

而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同样是家乡风味的一环,无论是安徽的毛豆腐、浙江的臭苋菜梗,还是北京的豆汁儿,大概率只有本地人能享受。

饮食文化存在地域壁垒,即原本是有边际的,但如今,地域饮食文化边际被破坏了——来自不同地方的、具有浓烈味道的食物为了刺激人们的感官被随意融合,成了新的黑暗料理。

克苏鲁食物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广东,你能吃到配有长沙臭豆腐和广西螺蛳粉的鸡脚煲。

而在所谓的融合情景下,感官刺激成了评价食物的新标准。

而这股浪潮的先头部队,便是视觉上的巨物化。

早在2020年,市面上就出现了5L装的奶茶——容器形似装纯净水的水桶。

据Vista看天下报道,今年7月,大桶奶茶产品种类同比上涨254%,有的品牌甚至推出了6斤装的水果茶饮品。

紧接着,便是味觉上的加码化。

冰淇淋只有甜味,再甜也无法超出认知,刺激感官,所以辣子鸡冰淇淋出现了。

豆乳茶只有味觉上的刺激,没有视觉上的刺激,为了强化视觉刺激,所以有一摊不明物体的豆乳茶出现了。

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

为了刺激不同的感官,把能塞进杯子里的都塞进杯子里,芒果雪糕配小龙虾的巧克力冰淇淋应运而生。

最后,是饮食生活的隐私化。

在食物越来越能强刺激味蕾的同时,关于食物本身的讨论却逐渐消失了,因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食物已经无法刺激你了。

这种消失,诞生出一个叫外卖隐私的产物。

我们的外卖中记录的食物均价,成了跟浏览器记录一样私密的东西。

当处于中段的日常饮食在互联网上谢幕后,吃播领域的短视频博主,超过90%的都陷入了两种极端。

一类是极度昂贵。

这种昂贵,不像以前粗暴地摆50只龙虾清蒸,而是用一种颠覆认知的形式出现,不仅让你买不起,还让你看不懂。

比如龙虾看着就知道贵,你也吃过,但1000块钱一个的海胆寿司,却超出了你的想象空间。

视频中呈现的东西,是人均6000元的日本空运象拔蚌。高昂的价格让它变得冰冷不可触摸,人们只剩下对价格的感叹。

另一类是极度病态。

下水的味道我们都知道,炒个猪肝、猪大肠,味道还不错。

但这显然不能突破大众认知,于是他们极度强化一种病态的饮食观念,用强烈的身体反射突破大众认知,刺激人们的感官。

还要极尽强化食物的口味,比如重油、爆辣等。

甚至“大快朵颐”特殊的食材,比如牛睾丸、牛鞭等。

与资本雄厚的博主们相比,他们唯一拥有的武器,是自己的身体。

他们用各种方式向顶层博主们发起攻击,比如吃得快、吃得多,甚至是倒立着吃。

他们通过刺激自己的身体,来让观众获得欲望的满足。

顶层博主也在不断提高自己的刺激值,2000元一位的不信,就吃2万元一位的,再不行就吃30万元一位的。

渐渐的,没人关心博主到底吃了什么,对感官的刺激,像失控的矿车,滑向无尽的深渊。

无论是顶端还是底层,食物分级的唯一标准不再是好不好吃,而是能不能吸引人们的眼球,能不能挑起人们的欲望。

所以,克苏鲁食物出现了。

它榨取人类五感中最为亢奋的那部分,用这个星球上风味最奇特的食物组合,不断提高大家的接受阈值。

看上去,我们观看的是视频里的食物,实际上,满足的是我们的感官欲望。

互联网上有关食物的注解,只剩下顶层博主和底层博主,还有一类是屏幕前的你。

中庸的一部分,因为无法给予人们刺激,要么选择投入疯狂,要么在互联网语境里逐渐被消灭了。

不疯,则死。

设计/视觉 Elaine

原标题:《比克苏鲁还吓人的,是现在的网红美食》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