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7

胡兰成:天生的PUA高手,为什么会打上张爱玲的主意?

2022-08-12 20:0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夜秋池 民国女子

苏青办了份《天地月刊》,寄给胡兰成一期。胡兰成搬了把藤椅,坐在院子里的草地,一边晒太阳一边闲看,看到一篇署名为张爱玲的小说《封锁》,还没看完,他的身子就不觉坐直了。

这篇小说写得太好了。

从张爱玲这个名字上,他推断作者很可能是一位年轻女子,但是他也不确定,民国经常有些男作家为了作品发表,故意取个女性化的名字。

《天地月刊》第二期上,又刊登了一篇张爱玲的文章,这次不但有文章,还有照片,虽然印得模糊,依稀可辨是个高个子女子。

胡兰成动了心,一定要去拜访拜访张爱玲。

胡兰成慕张爱玲之才,这是毋庸置疑的。他是个舞文弄墨的文人,看到一个女孩子文章写得这样好,他很难不动心。

但是他的动机也不这么纯洁,他不仅看到了张爱玲花团锦簇的文字,还看到了张爱玲花团锦簇的年龄,就像猎人看到猎物,下意识拿起了手中的猎枪。

胡兰成有许多女人,写文章与泡女人,是他的两大强项,也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他一生靠摇笔杆子吃饭,泡女人既是他的饭后消遣,也是他为可能到来的危机留条后路,实在走投无路时,他可以投靠女人吃软饭度日,寻到新的出路,他又可以抹一抹嘴,头也不回地离开。

胡兰成19岁结婚,原配唐玉凤是一个平凡女子,无才,无貌,虽然生育一儿一女,却从未得到胡兰成欢心。唐玉凤是个逆来顺受的旧式女性,胡兰成嫌弃她,甩冷脸,她从不抱怨,只是诚惶诚恐,怕自己做得不好。

胡兰成在婚后求职无着,住进同学斯颂德家中,一住将近一年。斯颂德之妹年方二八,青春活泼,胡兰成经常眉来眼去向她放电,斯母怕影响女儿声誉,只好给胡兰成一笔路费,把他打发出去。

唐玉凤二十八岁时病故,因为死得早,她成为胡兰成心中的白月光,胡兰成对她极尽溢美之词,他说自己“幼年时的啼哭都已还给了母亲,成年后的号泣都已还给玉凤”。

这当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打造一个深情人设,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薄情。死人不会说话,他把她捏造成什么样,就捏造成什么样,不像活人有话要说说。

唐玉凤死后,胡兰成去南宁一中教书,举止轻薄,名声不佳,被同事们背后议论。胡兰成不认为是他的错,而是责怪几个女同事长舌,赌气去百色五中教书。

在百色,他娶同事全慧文为妻。他对全慧文无爱,亦无情,只是他需要一个老婆,全慧文适合给他当老婆而已。

此时的胡兰是一介穷书生,生活窘迫,颠沛流离,后来他辞去教职,投身报业。抗战爆发以后,他靠着一支生花妙笔,受到汪精卫之妻陈璧君赏识,平步青云。

钱有了,社会地位也提高了,他的女人,档次也高了。

他抛弃全慧文,与歌女应英娣同居。应英娣天生丽质,明艳动人,胡兰成夸她是一朵“白芍药”,张爱玲也说应英娣“照任何标准都是个美人”。

事业有成,又有美人相伴,胡兰成心中大畅。

岂料一个人很难事业、爱情双得意,胡兰成自从与美人应英娣同居,事业每况愈下,在汪伪政府不得意,还因为私下与日本人勾搭而被捕入狱。

他在入狱前读到张爱玲的小说,被张爱玲的文字惊住,萌生要去见见张爱玲的念头,只因入狱,暂时搁浅,出狱以后,他奔向上海,敲响了张爱玲的房门。

张爱玲是一位罕见才女,胡兰成的集邮册上缺少这种类型。

本来,胡兰成与女作家苏青有过私情,但是苏青身世、才情,都不如张爱玲炫目,而且苏青阅人太多,风情老辣,胡兰成许多PUA招术使不上,使出来也不见效果,反而被苏青嘲笑,让他没有成就感。

张爱玲不同,说身世,她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张佩纶的孙女,论才气,她更是万里无一。

胡兰成以后也许会遇到应英娣这样的美女,也许会遇到苏青这样的才女,唯有张爱玲,他此生不会再遇到,错过张爱玲,他的集邮册上就永远缺少这一款。

应英娣,胡兰成顾不上了,苏青,胡兰成也没兴趣了。

他要拿下张爱玲,做他今生吹牛的资本。

胡兰成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张爱玲姑姑的客厅里,即使张爱玲的姑姑颇有微词,他也不在意。

他使出浑身招数,用他的生花妙笔在报上写文章赞美张爱玲的才华,用他的如簧巧舌赞美张爱玲的品位,字字句句,说到张爱玲心坎上。

张爱玲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夸过。

说来可怜,张爱玲,这位民国“临水照花人”,在遇见胡兰成之前,几乎没有人欣赏过她。父亲打她,母亲骂她,同学们瞧不起她,只有胡兰成,欣赏她,赞美她,体贴她,关爱她。

一个男人,他欣赏你,赞美你,了解你,疼爱你,而你从小自卑,几乎从来没有被人欣赏,被人赞美,被人了解,被人疼爱,你怎么能不沦陷?

张爱玲平生从没这样快乐过。

她经常喜孜孜地看着胡兰成,问他:“你怎这样聪明,上海话是敲敲头顶,脚底板亦会响。”

她不敢相信她能拥有这样美好快乐的时光,她问胡兰成:“你的人是真的么?你和我这样在一起是真的么?”

对才女的沦陷,胡兰成很高兴,这意味着他的泡妞技术炉火纯青,不论美女才女,全都逃不过他的手心。

张爱玲沦陷得越深,他越容易操纵张爱玲。

张爱玲跟胡兰成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她在给胡兰成的照片后面写上:“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她没意识到,她这样把她的内心向胡兰成袒露,是帮助胡兰成洞悉她性格的缺陷。而缺陷,是人生的缝隙,君子弥之补之,小人会钻隙而入,偷心盗肺。

作为一位PUA高手,胡兰成很会选择PUA对象,那些家庭强大内心强大的女子,他从不下手,或者他下过手,人家也不上钩。他下手的大都是有匮乏感的女子。

旧时女子,处于三纲五常体系的末端,她们是匮乏的,有人经济上匮乏,有人情感上匮乏,有人知识上匮乏,有人身体上匮乏。

胡兰成善于利用女性的这种匮乏感——经济上匮乏的,他就给几个小钱,情感上匮乏的,他就温情抚慰,知识上匮乏的,他就展示他的才气,身体上匮乏的,他就奉上他的肉身。

他对大多数猎物多管齐下,被他看上的猎物,很少能逃脱。

张爱玲也被他精心编织的“情网”给网住了。

张爱玲除了有才情,别的方面都不突出,她笨手笨脚,生活自理能力弱,也不算漂亮,衣着打扮经常不着调,有时惊艳,有时怪异,有一次她因为衣着问题让胡兰成觉得丢面子,对张爱玲冷着脸。

他不爱张爱玲这个人,他只是爱张爱玲的才情、名声和家世。

一个把PUA女人当事业的人,不泡上一个张爱玲这样绝世罕见的女子,就像运动员没拿过世界冠军,总觉得事业上是缺憾。

胡兰成与张爱玲签了婚书,成为张爱玲丈夫,他于愿已足。他没理由继续停留在张爱玲身边,他要再去攀别的山峰了。

他起身去南京,接着去汉口,遇到年仅十七岁的小护士周训德。小周甜美可爱,青春逼人,比胡兰成的长子年龄还小。他对小周甜言蜜语,温情脉脉,先是让小周做他的学生,接着,让小周给他做女儿,然后,让小周给他做妹妹,然后,他就说他爱小周了。

胡兰成的好友沈启无怕小周上当,私下里提醒小周,胡兰成有老婆。胡兰成听了大怒,骂沈启元“龌龊”“卑鄙”。

渣男逻辑,我们真的很难理解。

他刚跟张爱玲签婚约不久就跟一个小女生谈恋爱不龌龊,不卑鄙,朋友好心提醒一下小女生,就龌龊,就卑鄙,这也太双标了吧?

胡兰成并不向张爱玲隐瞒这段艳遇,而是主动公开。他把他写的《武汉记》拿给张爱玲看,张爱玲难过得看不下去,他不但不愧疚,还责怪张爱玲:

“我是凡我所做的及所写的,都为的从爱玲受记,像唐僧取经,一一向观音菩萨报销,可是她竟不看,这样可恶,当下我不禁打了她的手背一下。”

听听,老渣男的心声!

我像取经的唐僧向菩萨汇报工作一样,向你汇报我的经历,你竟然不看,这太可恶了!所以他要打你一下,警告你。

这是渣男PUA人的手段。

那些驯兽的、熬鹰的,都深谙此术——在驯化对象遭受摧残时,一定不能心软,要继续熬下去,熬到超过它的承受极限,服了软,它就可以被你任意驱使了。

所以他主动刺激张爱玲的神经,像驯兽员举起鞭子一样,举起他的手,向张爱玲手上打了一下。如果张爱玲无反应,他下次就会加重力度,如果张爱玲还手,他就会扭住张爱玲,把她打服。只是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张爱玲身材高大,又年轻,他未必能稳操胜券,兼之抗战胜利后,他成为人人喊打的汉奸,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得罪张爱玲不智,故此没敢进一步试探。

张爱玲想让胡兰成在她和小周之间做一个选择,胡兰成岂肯?他说:

“我待你,天上地下,无有得比较,若选择,不但于你是委屈,亦对不起小周。”

听听,老渣男的说辞!

我对你好得天上地下无人能及,所以我要你,也要小周,也要别的女人,我就喜欢这种人人爱我、我爱我的感觉。

胡兰成向小周求婚,然而青春美貌的小周也留不住胡兰成。

他在战后逃亡中,居然与同学斯颂德的庶母范秀美搞在了一起。

当年胡兰成求职无着,来到斯家,白吃白住,斯家每月还给他零花钱,他一住一年多,直到他勾引斯颂德之妹,斯母才委婉让他离开。战后,他仓皇逃亡,又来到斯家,斯母仍热情接待他,让一位家仆和丈夫的小妾范秀美送他到范的娘家避难。路上他跟范秀美无话找话说,眉来眼去,斯颂德亡父喜提一顶绿帽。

胡兰成既没觉得对不起张爱玲,也没觉得对不起斯家,在把范秀美肚子搞大以后,他又厚着脸皮去斯家住了半年多。

后来他跑到温州,冒充张爱玲祖父张佩纶的后人,在温州教书,真是把女人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胡兰成有胆搞大范秀美的肚子,却无钱让她打胎,就让范秀美拿着他的纸条去找张爱玲要钱,张爱玲给了范秀美一只金镯子,她当了笔钱去打胎。

这样的屈辱,张爱玲再也忍受不了,只好与胡兰成分手。

张爱玲与渣男分手,在我们这些读者听来真是大快人心,对张爱玲来说,这是撕心撕肺的痛。

她这一生,从未被人热烈地爱过,她也从未回应过别人的爱,唯有胡兰成给了她热烈的爱情,她也回之以热烈的爱,岂知她打开心扉,换来的不是别人的真诚,而是被别人利用。

后来,张爱玲远渡重洋去了美国,胡兰成逃到日本。

在日本,他本质不改,对房东之妻一枝死缠烂打,缠着要与一枝结婚。

一枝拒绝。

他转身与原上海黑帮头子吴四宝的遗孀佘爱珍结婚。佘爱珍见惯风浪,软硬不吃,胡兰成遇到硬茬,PUA术经常不好使,但他在日本无所依靠,只能与佘爱珍“白头偕老”。

这不是佘爱珍降住胡兰成,他的本性永不会改,而是他四面楚歌,体力衰迈,像一只老得褪了毛的狮子,再也没有能力捕获猎物,不得不收起了爪子。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胡兰成就是个有文化的流氓。有文化的流氓与无文化的流氓都是流氓,但是有文化的流氓善于包装,更有迷惑性,否则,以张爱玲之通透,也不会上当。

作者:

夜秋池:于红尘中观看世态万象,在书页中体会百味人生,很高兴我们在文字的桥梁上相逢。

原标题:《胡兰成:天生的PUA高手,为什么会打上张爱玲的主意?》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27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