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21

土耳其以色列恢复外交关系,与海湾结成“三角”重塑中东稳定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2022-08-18 22:31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国际 >
字号

经历了四年双边关系的“寒冬”,土耳其与以色列8月17日宣布将重新互相派遣大使,全面恢复外交关系。

“我赞扬(以色列)与土耳其恢复全面外交关系——这是我们过去一年来领导的一项重要进展,这将鼓励以色列与土耳其人民之间加强经济关系、旅游互访和友谊。”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在这一消息宣布后在社交平台上如此写道,并配上了一张他今年3月访问土耳其时两国国旗并列飘扬的照片。

赫尔佐格8月17日在社交平台发布的照片

土耳其曾与以色列建立了几十年的伙伴关系,两国在军事、情报方面都曾有密切合作。但在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上台后,土耳其越来越多地倾向于支持巴勒斯坦,土以关系逐渐紧张。

2010年5月,以色列军方以武力拦截一艘驶往加沙地带的土耳其救援船,造成10名土耳其人丧生,土耳其随后宣布召回驻以色列大使。2011年9月,土耳其决定将土以关系降至二秘级,中止双方一切军事协议。虽然两国关系在2016年一度实现正常化,但两年后又因美国将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而再次恶化。

2021年起,随着以色列新政府的上台和土耳其寻求改善与地区国家的关系,两国开始逐步恢复接触。今年3月,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邀请,以色列总统时隔14年再次访问土耳其,埃尔多安形容此次访问是两国关系回暖的“转折点”。5月至6月,土以两国外长又实现了互访,这也是土耳其外长15年来首次访问以色列。

以议会选举前巩固和解进程

截至目前,双方都尚未宣布互相派遣大使的提名。中东政治新闻网站Al-Monitor援引消息人士报道称,自2021年初以来以色列驻安卡拉代办的外交官艾里特·莉莉安可能会是以色列驻土大使的候选人。消息人士称,由于以色列目前仍处于临时政府管理下,任命大使需要特别程序。

Al-Monitor报道称,新任土耳其驻特拉维夫大使可能是土耳其亲政府智库SETA的前负责人乌福克·乌鲁塔斯。消息人士认为,尽管乌鲁塔斯经验不够丰富,但埃尔多安倾向于任命自己亲密圈子中的人物为大使。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早些时候访问土耳其的赫尔佐格是土以关系总体改善的重要力量。当然,以色列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虚职,权力有限,但以土关系是他一直活跃的一个领域。”布鲁克林学院副教授、《1908年至1914年奥斯曼帝国晚期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一书作者路易斯·费舍曼向媒体分析道。

费舍曼还指出,以色列总理拉皮德希望在11月以色列议会选举之前巩固以色列与土耳其的和解进程。由于执政联盟破裂,以色列议会6月已宣布解散,新一届议会选举将于11月1日举行,这也将是以色列不到四年内举行的第五次议会选举。改善并巩固以色列与土耳其的关系将为拉皮德在选举中加分,也可防止未来国内政治局势影响带来大的变化。

尽管以土关系已正式破冰,但两国在多个议题上仍存在较大分歧——绕不开的永远是巴勒斯坦问题。8月17日,土以官方宣布将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后不久,埃尔多安与拉皮德通了电话。据土耳其国家广播公司(TRT)报道,埃尔多安在电话中表示,他支持在可持续的基础上和尊重相互敏感问题的基础上发展双方之间的合作与对话。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早些时候在宣布与以色列恢复外交关系时也特别指出,“将继续捍卫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和加沙的权利”,重要的是在大使一级直接向以色列传递土方信息。

埃尔多安2020年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时曾猛烈抨击以色列在耶路撒冷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和“侵犯行为”。今年8月早些时候,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为期三天的空袭期间,埃尔多安也谴责了以色列,称其“杀害巴勒斯坦儿童是没有借口的”。

但随着土以双方决心为和解更进一步,围绕分歧的讨论渐渐转向幕后。以色列区域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尼姆罗德·戈伦对《以色列时报》表示,“这表明双方有能力处理分歧,并为讨论分歧建立框架,而不会像过去几年那样破坏双边关系。”

过去一年来,埃尔多安一直主动与以色列修补关系,以色列起初对土耳其提出了更多条件,其中包括敦促土方关闭哈马斯在土耳其的办事处。今年8月早些时候以色列袭击杰哈德时,哈马斯表现出了袖手旁观的态度,而非介入和加剧紧张局势,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或许也与土耳其协调有关。

与海湾结成稳定“三角关系”

埃尔多安原本在地区问题上一直锋芒毕露、逢人必怼,这也让土耳其遭到了周边国家的外交孤立。但随着土耳其经济形势的持续恶化,土耳其迫切需要外国投资,也迫切需要外交“突围”。

外界一直认为,以色列通过东地中海管道向土耳其输送以色列产天然气的潜能,是两国修复关系的主要动机。虽然这一方案被指可行性不高,但土耳其与以色列的潜在能源合作或将使外国投资者增加对土耳其市场的信心。

2020年起,土耳其开始主动向其“宿敌”们示好,以色列、阿联酋、埃及等国都在土耳其修复关系的名单上。去年11月至今年2月,土耳其与阿联酋领导人已经完成了互访。不过,埃及目前仍对安卡拉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持谨慎态度,以色列媒体分析认为,以色列可以在土埃和解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以色列也在寻求改善与地区大国的紧张关系。同样是在2020年,以色列、巴林、阿联酋和摩洛哥签署了《亚伯拉罕协议》,率先实现了与巴林、阿联酋和摩洛哥之间的关系正常化。此外,尚未加入该协议的沙特也暗中与以色列加强了合作。

随着各方关系和解,未来土耳其、以色列与海湾地区国家间也将显现出重要的三边关系。“土耳其是以色列和阿联酋的‘亦敌亦友’(frenemy)。在政治和外交政策上被视为温和的国家和被视为激进的国家之间,土耳其是一个缓冲,与土耳其的关系在许多方面都决定了地区稳定性。”以色列海法大学海湾问题专家莫兰·扎加对《以色列时报》称,这种三角关系可能为中东地区带来利好。

    责任编辑:胡甄卿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2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