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网红轻食,我忍不了了”

关注
2022-08-25 07:45
广东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谢无忌 新周刊

轻食餐,中看不中吃,懂的都懂。

夏天正是都市人瘦身高峰期,轻食、健身餐这类概念早已见怪不怪地在都市流行。

在朋友圈,总有一些都市上班族会晒出自己的轻食餐,颜值又高,看起来又健康,但底下配的文案总有淡淡的忧伤——“今天又吃草了”。

这种来自中产的卖惨式凡尔赛近期遭到了质疑。近日一条来自上海的都市丽人发文,称在上海吃份轻食沙拉都要150元,而晒出的图确实寒碜了点,不过也就四片三文鱼,底下都是“绿化带”。

在上海吃轻食沙拉,到底有多贵?/微博截图

这条吐槽也受到了很多上海都市白领们的共鸣,外卖平台上百元左右的沙拉不在少数,还有店家推出25元/100g的沙拉,折合算也是一斤125元,看来白领们想炫个好吃又不胖的减脂餐,还真不容易。

又贵又难吃就算了,还有更可怕的。最近在B站上一条暗访外卖销量第一的健身餐的视频火了,内幕纠察局暗访了这家外卖店的后厨,发现环境脏乱不堪——

桌面上散落着未及时清理的果皮,地面上四处都是废弃的菜叶,鸡胸肉还被放置在污水池下方,煮好的鸡蛋还在下水道附近,画面上充斥着霉烂变质的西兰花、看似变味的番茄、变质的意面……如果你还没吃午餐,建议还是别看视频了,每一帧都可能会突破你的心理防线。

这家网红轻食外卖店的后厨,分分钟突破你的心理防线。/B站

要不是暗访,你很可能会被这家网红轻食餐的外卖页面吸引,图片颜值都不错,还月销过万。

视频底下不少网友称自己有发言权,曾经他为了减肥吃过健身餐一两个月,结果最终因为食物中毒和肠胃炎直接进了医院。其中有位网友一针见血地调侃道:“健身是锻炼肌肉,健身餐是锻炼肠胃。”

这年头中产白领可难了,义无反顾挑了又贵又难吃的选项,还得经受肠胃的挑战。网红轻食餐从红极一时,到如今质疑之声此起彼伏,到底经历了什么?

越来越多轻食外卖被曝出食品安全问题。/微博截图

网红轻食餐,谁说能减重?

提起网红轻食餐,我们下意识都会将它跟“减脂”“吃草”“低卡”这类词挂钩,市面上的轻食餐大多“高颜值,低热量”,但真要吃得好,让人萌生食欲就难了。

对于轻食餐的惯性逻辑,也早有了健康约等于不好吃的概念,轻食餐可不想年轻人做“既要……又要……”的多项选择题。

轻食餐中看不中吃,懂的都懂。/unsplash

但可悲的地方就在于,网红轻食餐的理想与现实是这样:当你下定决心花100多块买份轻食沙拉想要减肥,没想到这些蔬菜沙拉晒图倒是好,但味道仿佛不是给人吃的。

挑了上面几块牛肉吃完,迫于价钱太贵,还是含泪把那些大部分的绿化带啃完,最后又因为还是饿了,到了下一餐吃得更多,上体重秤反倒数字往上涨了。

或许我们对轻食餐一直误解太深。轻食餐这个说法其实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规定,根据中国营养学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人群轻食消费行为白皮书》中的定义,轻食并不等同于沙拉,它更像是一种新型的“适量、均衡、简单”餐饮形态,为食用者提供一种低脂肪、低热量、低糖且高纤维、高饱腹感的食物。

它之所以被认为是健康,一是在于烹饪手法相对简单,加工步骤少;二是遵循少油、少盐、少糖的理念,这些在传统烹饪中难以做到。

轻食餐的烹饪方式简单,遵循自然有机的理念。/unsplash

但从另一面来看,轻食概念的新鲜,反倒给了商家更低的入局门槛,容易被跟风模仿,鱼目混杂和同质化现象严重。

在外卖平台上一搜,轻食基本上跟沙拉画上了等号。

然而盲目“吃草”也并不能减肥,轻食餐常被拿来打底的几样是生菜、圣女果、紫甘蓝、西兰花,而且通常这些蔬菜体积大,看着满满一盒,实则可能也就几片,营养价值含量并不高,甚至还不如麻辣烫里的水煮蔬菜,简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轻食沙拉的现实版就是几块肉加一大半的“绿化带”。/unsplash

轻食餐的肉类少就算了,有的烹饪程度也不见得低,有的鸡胸肉、牛排甚至油煎的,可能还搭配着腌肉、烟熏培根等等深度加工肉制品,说健康都难免有点违和。

再看看配的淀粉类主食,出现较高频率的有紫米、糙米、荞麦面,其实这些热量也不见得会比普通的米饭低,像藜麦、鹰嘴豆、红腰豆这样新潮的食材,好看但性价比不高。

一份轻食餐可以有大量的红腰豆。/unsplash

最后一点当然是配的酱料,它是最容易被忽视的“热量担当”。

大部分轻食外卖搭配的酱料都高脂高糖高热量,果壳曾经测试过普通沙拉酱小袋30克的热量大约为190千卡,两小袋就相当于追上一碗米饭的热量了。但为了给难以下咽的生蔬菜调味,我们怎么可能不要酱料呢?

轻食酱料才是当中的热量担当。

逃得过酱料,轻食餐厅也处处是热量陷阱。

当你看到五彩缤纷的菜单,会发现各种不同水果混搭的口味,“低卡烤鸡胸肉牛油果藜麦”“低卡0脂苹果汁”等,这些轻食餐名听起来很漂亮,实际上真相早已隐藏:果汁并不能替代鲜果,榨成汁之后升糖速度更快,还卖得更贵。

且不论轻食餐大都以生冷食物为主,对于肠胃消化能力较弱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但就算低菌卫生标准过得去,当你吃完一份寡淡的轻食餐,就免不了萌生这餐遭了罪,到下一餐吃好点的补偿心理,如此循环往复,体重还能减?我信你都难。

中式轻食会是未来趋势吗?

轻食餐从网红小资的流行,到如今水土不服被质疑智商税,它的下沉,跟每个城市中产撇不开干系。

追溯起“轻食”这个概念,它的起源就带着中产小资的意味。17世纪,英国上流社会的下午茶传到了法国,后来被简化,各种面包做成了类似三明治的食物,配上红茶和咖啡。

这种小点心的饮食风潮也就是轻食的雏形,后来传到世界各地与当地饮食习惯结合,就形成了轻食主义,它本身就有“简易轻快的餐饮”之意。

轻食餐起源于欧洲,沙拉、三明治就是常见的形态。

再加上有机食品、素食餐厅等等饮食风潮的大量涌现,轻食主义甚至可以上升为一种崇尚以营养学调控的健康饮食,以及向往人与自然的和谐理念。

轻食主义在国内的风靡,少不了都市中产,尤其是健身群体的追捧。

轻食不单单只是一种饮食方式,它代表着对健康和有机的生活理念,这种新型生活理念区别于传统中式饮食的讲究,且更受都市中产白领的喜爱。

每个健身达人都逃不过席卷而来的轻食餐。/视频截图

根据中国营养学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人群轻食消费行为白皮书》显示,调查人群中94.9%的人至少每周消费一次轻食,有55.7%的人一周消费2-4次,其中职业为企业普通职员和学生、具有本科学历在轻食消费人群中占比最多,都有着足够的消费力。

轻食的流行更搭上了社交网络的快车,毫无疑问,那些网红博主晒轻食餐就等于抓住了隐形的流量密码。

《华尔街日报》曾评选牛油果、羽衣甘蓝、姜黄等食物就是被Instagram推崇的“网红食物”,这些也是轻食餐出现频率极高的常客。

网红轻食更符合当下“颜值经济”的社交需求,据统计,在小红书上关于轻食的分享和教学笔记就超过了60万篇。

小红书上一搜轻食餐,教程帖、分享帖一堆。/截图

然而树大招风,风光无两的轻食消费市场,很快就遭到了洗牌危机。

被称为“轻食网红鼻祖”的新元素在去年12月宣布破产,轻食餐饮连锁Wagas也屡次传出寻求出售的消息。

两位初代轻食网红品牌的退场,让人一度以为轻食市场快要凉凉。

这当然跟疫情不无关系。据统计,2020年全国轻食门店关店3985家,开店达5792家,相比之下,线上数据增长得更多,据美团外卖数据显示,2020年下半年,轻食外卖订单同比增长50%,同期在线的轻食商家数量同比增长29%。

轻食商家数量依旧在增长。/天眼查

但轻食行业的关店潮也不能完全归咎于疫情。

论巅峰时期来说,它早就不如以前,随着越来越多轻食品牌入局,轻食品类越发单一,模式简单、入局门槛低的同时,就容易导致品牌质量参差不齐,而且健康概念一直备受争议,在追求健康和性价比之间,似乎总隔着一道迈不开的鸿沟。

眼下,一种新型的轻食风潮正在冒头,悄然占据低卡类食品的位置——“中式轻食”。

年初在盒马鲜生,就有“土豆泥蔬菜沙拉”“椒麻牛肉沙拉”“葱油什锦沙拉”、魔芋凉皮等等新面孔,简直成了“升级版的大拌菜”。

麻辣香锅、麻辣烫这类常见的中餐也申请加入战局。/微博截图

专攻西式轻食餐的沙野轻食,迎风陆续推出了杂粮饭、轻食粥、卷饼等改良轻食品类,今年夏天还涌现了一批像谷稻香、轻谷屋等一众专门做中式轻食的餐饮品牌,荞麦面、热菜黑椒牛肉杏鲍菇、清炒油麦菜、粗粮虾仁等成了他们的招牌菜。

其实,中式轻食的风潮早在去年夏天就有兴起苗头,沙县小吃也曾在社交平台上引领了减脂餐的潮流,东北风轻食代表“蘸酱菜”,也曾引起网友减脂必备的流行。

东北蘸酱菜,中式轻食的顶流。/youtube

这类中式轻食最明显的不同在于加入了清炒、白焯、清蒸等传统中式的烹饪方式,这对于国人大部分的肠胃来说会更友好,在口味上也更有国民度,菜品不再单一,打破了轻食约等于“吃不饱”的惯性壁垒。

“中式轻食”的概念被引入轻食赛道,这也刚好填补了原本以沙拉为代表的西式轻食的需求空缺。

作为一种舶来品,轻食在国内消费市场就算走过了快十年,对于喜欢煎炸、爆炒等烹饪方式的“中国胃”来说,它依旧水土不服。

要不是迫不得已,谁会心甘情愿做“吃草族”?

到底中式轻食会不会成为轻食在国内未来的趋势?这问题或许还得再观望。

这流行趋势随之而来对于“轻食”的思考,或许来得更加重要——既然我们中式烹饪里早有我们对于低热量、低盐、低糖但又高营养和均衡多样的搭配思路,那何必要生无可恋地啃生菜嚼鸡胸肉呢?

文章开头被曝光的那个外卖销量9999+的店家,介绍栏上有一句极为讽刺的话“一家贩卖健康与创意的店”,如今“健康”变成了能复制粘贴的廉价标签,实在让人唏嘘。

减脂轻食餐的意义,到底还是通过一种健康合理的饮食方式,主张一种轻便快乐的生活方式,那何必要“吃草”来让内心遭罪呢?

作者 谢无忌

校对 杨潮

封面 unsplash

原标题:《网红轻食,我yue了》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