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良品铺子与三只松鼠会合并吗?

2022-08-29 18:34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文丨李登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零食行业的利润都是卷没的。

查看零食行业的财报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三只松鼠上半年营收41亿元,归母净利润0.8亿元,扣非后0.2亿元;良品铺子上半年营收49亿元,归母净利润1.9亿元,扣非后1.28亿元。

而三只松鼠期内的营销费用高达9.5亿元,良品铺子的营销费用为9亿元。

如果能够省下来一半的营销费用,那么这两家企业的财务数据会好看很多。

与此同时,零售行业早就没有了想象空间。生产都是代工、品类相似,连新方向都是儿童零食等,三只松鼠股东不断被股东减持,高瓴也在“抛弃”良品铺子,对于两家企业来说,合并反倒是不错的选择。

要知道,通过合并的方式来减少竞争成本,稳固市场地位,是过去几年互联网行业的常态,随着资本市场恢复理性,一些公司很难拿到新的资金继续投入竞争,合并趋势还将继续。

打开2022年中财报,三只松鼠的财务数据充斥着“-”这个符号。

除了业绩削减,股价走势图在过去半年也是刺眼的绿色。

这半年,三只松鼠高光不再,纷至沓来的是食安投诉、市场震惊、舆论哗然。

三只松鼠难过“食安关”已经是老生常谈,而今还没解决这个问题,又深陷行业同质化竞争的囹圄。

零食行业虽然广阔,但各品牌集中度不高,产品同质化严重。且疫情影响下,渠道建设也进了死胡同——线上难挣红利,线下关门歇业。

这个昔日的互联网坚果大王,真的卷不动了。

犹记得,三年前在深交所敲钟的三只松鼠,被资本市场热捧到89.95元/股的高位,这是它唯一的高光时刻。

而三只松鼠的“第一扑”也是在资本市场实现——自从2020年5月股价攀上历史最高位之后,两年来断崖式跳水,从如今每股20.37元,总市值81.68亿元来看,其股价跌掉约77%,市值蒸发近280亿元。

可以说,三只松鼠上市折腾三年,又跌回了原点。

过去至少还能用亮眼财报粉饰一番,近半年无论是股价还是业绩,三只松鼠都找不到半片遮羞布。

2022年中报显示,三只松鼠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1.1亿元(同比-21.8%),归母净利润0.8亿元(同比-76.7%),扣非归母净利润0.2亿元(同比-90.8%)。

其中第二季度,公司营收10.3亿元(同比-35.5%),归母净利润-0.8亿元(同比-316%),扣非归母净利润-0.9亿元(同比-566%)。

作为对比,其2021年中报以上三项数据分别做到了0.17%、87.32%、72.1%的正向增长,反差巨大。

从有减无增的财报数据来看,三只松鼠完美呈现了业绩“第二扑”。

关于这份糟糕的成绩单,三只松鼠解释称:线上流量下滑、销售受疫情影响、原料及运输成本上涨的大环境下,公司主动调整渠道结构、集中结算品牌推广费用,导致收入和利润阶段性承压较为明显。

那么,增速放缓乃至倒退是零食行业普遍现象吗?

答案是否定的。根据良品铺子2022年中报数据,H1实现营收10.72%、归母净利润0.67%的双增,来伊份的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也在营收、归母净利润、扣非归母净利润全线飘红。

所以三只松鼠下滑的原因,不能简单推卸给疫情、原料等大环境。

这家企业有很多谜之操作,如利润减少的当下,仍不愿收紧费用端。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加强了央视、分众传媒等媒介的松鼠品牌费用投入,销售费率23.2%、同比增加2.1个百分点,管理费用则因为股权激励费用计提,费率同增加1个百分点至3.8%。

还有三只松鼠那糟糕的现金流,一直在出血。

公司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入金额有46亿,而流出金额却超过了43亿,几乎没有什么留存。不仅如此,三只松鼠还用这2.95亿的经营净额去填补投资窟窿:上半年,其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7亿元和-2.58亿元,哪里填得上呢?

赚来的钱不仅要填投资缺口,还要偿还债务。中报显示,上半年三只松鼠光还债就用掉了3亿元。这导致三只松鼠的现金储备急速减少,2022年H1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2.38亿元,此数字在2020年年底是11.1亿元,在2021年年底是4.08亿元,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现金很快就会枯竭。

也就是说,三只松鼠集齐了股价、业绩、资金的“三连扑”。

在这紧要关头,能够为三只松鼠造血的只有融资渠道了。但其资本老友不仅没有雪中送炭,还在不停地减持。

今年以来,三只松鼠就已经发布了6份关于股东减持的公告。

将时间拉长到2020年Q3至今年Q1,三只松鼠第二大股东NICE GROWTH LIMITED及其一致行动人GAO ZHENG CAPITAL LIMITED,和第三大股东LT GROWTH INVESTMENT IX (HK) LIMITED的持股比例已经分别从23.56%、15.48%,减少至15.33%、14.38%。

7月29日,三只松鼠又发布了一份股东减持的预披露公告,二股东拟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

减持公告后不久的8月20日,三只松鼠发布回购股份方案的公告,打算用4000万至7000万元回购公司股份,以挽救长期低迷的股价。

除此之外,创始人章燎原还在今年做了两次合计1166万股的股权质押,这被视为补充资金的动作。

其实似乎很难扶正后市信心,因为从二股东三股东减持频率来看,曾经财报尚佳时,它们就没有停止撤离的脚步,遑论今年大跳水。

最核心的线上收入大幅下跌是因为传统电商红利罄尽了。

分渠道来看,上半年公司线上收入30.1亿元、同比-16.8%,线下渠道收入10.7 亿元、同比-31.8%。

魔镜数据显示,2022年6月京东食品饮料行业线上销售额为45.2亿元,同比下降16.0%;2022年6月阿里系休闲食品行业线上销售额达51.1亿元,同比下降28.6%。

当下的线上平台流量分化更加显著,快手、抖音、拼多多都在蚕食流量。这一点在三只松鼠身上尤为明显,上半年营收占比10%以上平台中,天猫系和京东系收入分别同比下降25.56%、21.64%。

而就当三只松鼠在保线上、拓线下的两难中选择了后者,线下门店的物流和客流致命一击。

上半年,其投食店收入3.39亿元,同比-36.87%,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门店数量为8家,净减少55家;联盟店收入2.98亿元,同比-17.91%,门店数量净减少 145家至780家;新分销渠道收入4.32亿元,同比-31.65%。

不过牛刀财经认为,零食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同质化竞争,若不解决这一点,光强调渠道占领也还是不足够的。

相反,如果三只松鼠能够真正地走出内卷,财务上那些令人头痛的数字都会被转化。

那么,未来零食的差异化到底体现在哪里?

当然不是指钻研出某种口感最好的产品,如果一味固守于肉脯、坚果的买卖,可能还没做出打败全市场的产品,就先被市场淘汰了。

在这个商品过剩,信息差几乎被抹平的时代,消费者对于零食是不够忠诚的。主导消费者意识的将是企业自身,是要让品牌的价值观、新技术推销出去。

譬如说,开辟某条新赛道,这已经被三只松鼠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

三只松鼠曾经孵化了4个子品牌,涵盖方便速食品、婴童食品、宠物食品以及礼品。现在,只剩婴童食品“小鹿蓝蓝”还能体现于财报中——2021年报告期内,小鹿蓝蓝全渠道销售额超5.5亿元。

婴童食品的确是不错的增长点。据第三方数据平台QYResearch表示,2021-2027年中国这一市场复合增长率将达到(CAGR)7.96%,2027年市场规模预计为944.28亿元人民币。

零防腐剂、零色素、零香精……这些健康、营养的卖点都可以作为企业的差异化牌。实际上,不仅仅是开拓某种新品类,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甚至是生产关系,都可以毁灭竞争对手。

就像实体店没有在互相的倾轧中消耗完全,而是败于电商——不能实现价值升维的品牌,只有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被残忍分食。

零食这个行业的“钱景”一直都是敞开的,今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5万亿元。

那些“难过冬”的三只松鼠们,真应该好好反省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