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美国政治︱救星还是灾星:共和党的“特朗普悖论”

林至敏 王建伟
2022-08-30 17:30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研究所 >
字号

8月8日,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突击搜查特朗普在佛州的住所海湖庄园,并带走了二十多箱机密文件,有的标为“最高机密”。

据搜查令内容,美国司法部援引三项联邦刑事法律对特朗普展开调查,包括《间谍法》、销毁或隐藏文件以阻碍政府调查条例和非法删除政府记录条例,可见这次搜查仅仅是一个开始。

10日,特朗普又被传唤至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在长达4小时的询问中,除了自己的名字,他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一系列的司法行动再次将这位争议不断的前总统推上了美国政治的风口浪尖,也令三个月后的中期选举陡增变数。

一般认为,中期选举是对总统和执政党政绩的一次公民投票。拜登执政这一年多,美国受到近四十年来最严重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冲击,其民调支持率自去年8月起就一蹶不振,一度低于特朗普的同期支持率。分析普遍认为,民主党选情不妙。有人甚至预言,今年的中期选举即便不会出现2010年那种“红色海啸”,至少也会有一波“红色浪潮”——也就是共和党以大比分差赢得众议院,小比分差夺回参议院,为2024年重返白宫奠定基础。

然而,世事难料。就在共和党人踌躇满志之时,特朗普出来搅局了。7月26日,这位前总统高调重返首都华盛顿,在“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发表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演讲,虽然没有正式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但也就隔着层窗户纸而已。

其实特朗普早就放言,2024年是否参选不是问题,问题是何时宣布参选。但直到海湖庄园搜查之前,共和党内压倒性的看法都是,特朗普至少应该避免在中期选举前正式宣布参选。如若特朗普不听劝,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甚至表示,将停止为其支付巨额的律师费。

这些年共和党高层对特朗普近乎马首是瞻,为什么却对他提前宣布参选这件事感到如此犹豫和为难呢?这其中就牵扯到所谓的“特朗普悖论”

“救星”

对于有意角逐2022年中期选举的共和党人来说,特朗普几乎就是“救星”一样的存在——无论是党内预选还是筹集竞选资金,特朗普的影响力在共和党内都无人能出其右。以竞选参议员为例,在特朗普公开支持的10位参选人中,有9位击败对手胜出;在众议员党内初选中,特朗普为27人背书,其中14当选,5位落选,8位尚未决出。也就是说,在共和党内,只要得到特朗普的支持,胜选就是大概率事件。

反过来,共和党内敢于叫板特朗普的,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曾在众院投票弹劾特朗普的10名共和党议员中,只有两人在这次的党内预选中过关,其余一半弃选,一半被淘汰。党内“反特派”代表人物、前副总统切尼之女利兹·切尼以大比分(28.9%:66.8%)落败,不敌特朗普支持的党内对手,黯然离场。

特朗普下台一年多,但对共和党基层选民的强大控制力从未消减,共和党内支持他2024年再度出山的也大有人在。据年初的民调,约70%的共和党选民认为他是代表本党出战2024大选的最佳人选。

此后,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下滑,但最近的海湖庄园搜查却意外刺激了他的党内人气。许多人为特朗普抱不平,或是认为联邦调查局的行动不地道,很少有为搜查辩护的。特朗普自己更不失时机地“卖惨”,历数建制派政客对他的迫害(两次被弹劾和目前国会关于“1·6国会暴乱”的调查 ),并以此募集竞选资金。据报道,搜查后支持特朗普的“超政治行动委员会”每天会收到约100万美元的捐款。

分析普遍认为,至少在短期内,海湖庄园搜查案对特朗普来说是利大于弊。正如有评论指出的,海湖庄园被搜,联邦调查局找回了丢失的文件,特朗普则找回了他的政治舞台。

特朗普重返政治舞台的中心,加上大批“特派”候选人在党内初选中获胜,无疑会进一步激发共和党基层选民的投票热情,为共和党本来就看好的中期选举选情加分。按理说,这对共和党是利好消息,但该党不少重量级人物却高兴不起来。例如,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近日就警告说:共和党可能无法在有利条件下夺回参院多数。

“灾星”

这又是为什么呢?这里就不能不谈到“特朗普悖论”的另一面——稍有不慎,特朗普也可能成为共和党中期选举的“灾星”。

首先,对在中期选举中主打什么牌,特朗普和共和党高层有很大分歧

共和党共和党高层的主流意见是,抓住拜登执政的种种弊病,尤其是影响民生的问题,如高通胀、非法移民、安全环境恶化等等,发起攻击。这样做既能争取中间选民,也会进一步削弱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热情——高通胀等问题同样会影响民主党选民,尤其对低收入和少数族裔人群的冲击更大。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当然也抨击拜登政府治国无能,但他们的核心诉求始终是——否认特朗普输掉了2020年大选,因而也被称为“大选否定派”(election deniers)。既然特朗普把是否认同“拜登窃取总统大位”作为是否忠于他的试金石,那么共和党人想要得到他的“加持”在党内初选中胜出,就必须公开高调支持这一论调。于是乎,就出现了一众共和党候选人争相否定2020年大选结果,且调门越高人气越旺的怪现象。

这在2020年大选的六个关键州(亚利桑那、密执安、威斯康辛、佐治亚、内华达和宾夕法尼亚州)中尤为明显。在这六个州参选的87位共和党人中,有59人公开指责拜登窃位,占比约68%。在亚利桑那州,这个比例甚至高达92%,呼声最高的两位候选人都不遗余力地否定2020年大选,最终否定得最彻底的那位胜出。

但问题在于,中期选举不是共和党内部选举——尽管有近七成的共和党选民不认同2020年大选结果,但就全国选民而言,这个比例不超过42%。也就是说,大多数美国选民并不赞同“大选否定派”的说法。较之2020年的大选结果,他们更关注物价、治安、妇女堕胎权等问题。

其实由于各州政治倾向不同,在深红州,即便共和党候选人不攀附特朗普,胜选的机率也很高。而在蓝州或摇摆州,他们固然可以靠否定2020年大选结果赢得党内初选,但要战胜民主党对手就难了。不仅如此,效忠特朗普的言论越激烈,遭其反噬的可能就越大。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共和党候选人在赢得党内初选后,就刻意避开2020年大选的话题,甚至连特朗普的名字也尽量不提。不少共和党人士还担心,原本胜算很大的浅红色选区,会因为候选人先前的过激言论而“褪色”失守。

其次,由于特朗普“选人”只看是否对其忠心,候选人本身的素质、政绩、能否吸引中间选民等“常规”标准便被忽略了,共和党因此出现了严重的“候选人资质”(candidate qualifications)问题

在众院选举中,由于多数州选区众多且红蓝分明,这个问题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到了参院,候选人资质往往是成败的关键,因为参议员必须获得本州半数以上选民的支持才能当选,光靠特朗普铁杆选民是远远不够的。而如果候选人个人素质、表现和能力欠佳,中间选民往往会退避三舍。至少有四个州(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北卡罗莱纳、乔治亚州)的共和党候选人属于这一类,目前在民调中均落后于来自民主党的对手。加上共和党候选人在威斯康星州落后,而这五个关键选区的民主党候选人的表现又好于预期,民主党保住参议院的概率在最近几周明显上升。这也是令麦康奈尔等人倍感焦虑的原因之一。

其三,特朗普越高调,就越是会刺激反对他的人出来投票

共和党高层之所以不愿特朗普成为中期选举“明星”,是出于非常实际的考虑。特朗普重出江湖固然能够提振共和党的士气,但同时也会反向刺激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热情。从历史上看,共和党选民在中期选举中的投票率一直大大高于民主党选民,其本身并不需要额外的催票,而一旦特朗普反向激活更多的民主党选民出来投票,两者相抵,则共和党很可能得不偿失。

共和党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2020年大选中,因为特朗普的乖张言行而弃共和党而去的选民不在少数。民主党之所以能拿下乔治亚州两个关键的参院议席,多少是得益于特朗普作为“选举毒药”的作用。事实上,在美国最高法院6月推翻“罗伊案”后,民主党选民对中期选举的热情已经大幅回升;再加上特朗普高调重返政坛,到8月中旬,共和民主两党选民的投票热情度几乎已经持平——共和党68%,民主党66%。

所以即便是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媒体,在海湖庄园搜查之前,都建议甚至呼吁特朗普将是否参加下届大选的官宣推迟到中期选举之后。海湖庄园搜查暂时平息了这种声音,但共和党高层对特朗普搅局的担心并未因此而消失。

最后,共和党能否在中期选举中掀起红色浪潮,还取决于对手的表现。近一两个月来,拜登团队表现不错,若干关键法案在国会山取得突破,通货膨胀也稍有缓解——如汽油平均价格从5美元/升降至4美元/升以下。这些都给民主党拜登政府打了强心针,长期低迷的民调支持率也回升到了4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月初那场全美瞩目的公投中,“红州”堪萨斯以59%比41%接近20个百分点的票差确认了女性的堕胎权。一时间,民主党人似乎找到了足以影响中期选举结果的王牌,信心大增。在政治博弈中,势头往往比现状更重要。虽然拜登团队仍然内忧外患一箩筐,但就目前而言,中期选举的势头正朝着有利于民主党的方向发展

成也特朗普,败也特朗普

这些年,美国选民受极化政治的影响,看法趋于固化,但还不至于失去判断重大是非的能力。最新民调显示,57%的选民认为对特朗普的调查应该继续,一半的人认为特朗普应该对“1·6国会暴乱”负责,较两个月前的类似民调增加了5个百分点。

一边是现政府正在努力兑现选举诺言,尽管问题如麻,但仍有一些具体政绩可言;另一边是落选多时的前总统不依不饶,试图通过否认2020年大选结果为自己的复出开道,甚至不惜公开与极右翼同流。如何在这两边之间做出选择,有理性的美国选民应该不难做出决定。

总之,“特朗普悖论”增加了共和党中期选举前景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一方面,特朗普的党内地位无可匹敌,堪称“顺特者昌,逆特者亡”。海湖庄园被搜后,他以受害者的姿态重返政治舞台的中心,吸引一些原本已离他而去的共和党人回归,试图掌控共和党中期选举乃至2024年大选的布局和方向。换言之,在党内支持率提升的基础上,特朗普力图通过中期选举打一场不仅是共和党更主要是他个人政治生涯的翻身仗

另一方面,由于特朗普诉求偏颇,而共和党又过度依赖其基本盘,以致该党候选人在中期选举中的获胜通道收窄,受特朗普因素负面影响的机会成本增加,甚至本来普遍看好的选情也可能终成败局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特朗普悖论”对共和党中期选举态势的影响正是如此。

-----

林至敏,系美国瓦尔波莱索大学政治系教授。王建伟,系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教授。

    责任编辑:单雪菱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