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充电宝刺客来了?有的归还后还扣99元,有的每小时收费十元

2022-08-31 13:30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DorAemon

继“雪糕刺客”后,“充电宝刺客”又来了。

近日,话题#共享充电宝刺客#登上热搜,有网友反映称,自己在正常使用完共享充电宝并归还后,没想到2天后却收到扣款99元通知;这种案例并非个案,还有很多消费者反映称被共享充电宝“割了韭菜”。

无独有偶,还有网友发现共享充电宝已经进入了“4元时代”,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共享充电宝逐渐涨价的本质是急于摆脱成本高、盈利难的困境。

那么,共享充电宝是否真的涨价、“割韭菜”?三言财经做了一番简单的调查。

黑猫投诉1万多条

归还后,还扣费99元

还有品牌强制续费会员服务

 

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共享充电宝的相关投诉竟然高达1.1万余条。

 

笔者随便查看相关品牌的投诉内容发现,这一万多条投诉内容中,绝大多数都是消费者控诉使用完充电宝归还后,仍然很长时间内显示未还,并继续扣费。

根据不同品牌的规则,有的消费者被扣99元,有的则干脆连押金都不退还,扣费高达199元。而且,由于使用共享充电宝会关联个人支付宝以及微信的信用记录,网友称自己“被欠费”还导致信用分下降,非常气愤。

还有的共享充电宝会在用户不知情情况下以“加入会员”为由自动扣费;甚至有的品牌存在“退押金难”问题,被消费者质疑是“集资”行为。

上述种种扣费乱象涉及的充电宝品牌有咻电、来电、包小电、骉马充电宝、众楽充电宝、威电共享充电宝以及京猪充电等。

可见,共享充电宝存在的问题非常多,亟需监管介入。而另一方面,目前共享充电宝的使用价格也越来越贵。

两年来价格逐渐上涨

有的充电宝10元/小时

很多网友指出,目前共享充电宝价格已经涨到了4元/小时;而三言财经发现,确实如网友所言,共享充电宝价格更贵了。

先来看看几年前的价格,笔者收集了街电、小电等共享充电宝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期间的价格,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如下:

2019年7月,北京华贸天地一处小电充电宝价格为2元/小时;

2019年12月,北京华贸城一处小电充电宝价格为3元/小时;

2020年11月,北京龙德广场一处街电共享充电宝价格为2元/小时;

2020年12月,上海一处便利店中街电的价格是3元/小时;

2021年3月,北京西站一处街电充电宝订单记录显示,使用时间23分钟,扣费4元;

2021年4月时,北京华贸天地一处街电充电宝的价格是3元/小时。

从上述这些共享充电宝使用订单记录可以明显看出,这几年来,充电宝的时租价格从2元每小时逐渐涨至3元每小时;只在一些特殊地段,例如火车站,价格更贵。

那么,如今共享充电宝价格是多少呢?

三言财经今日简单做了一番调查,街电等市场上主流共享充电宝品牌价格都有所上涨。不过,不同地段、不同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价格也不完全一样。

 

以笔者所在的亚运村地区为例,有的街电充电宝价格为3元/小时,30元/24小时,总封顶99元;

 

而有的商户内的街电充电宝价格则为4元/小时,同样30元/24小时,总封顶99元;

编辑

美团共享充电宝分为两种,一种叫“全部宝”,另一种叫“奶龙定制宝”;其中,全部宝的价格相对便宜。在亚运村附近有3元/小时的;

编辑

也有2元/每小时的;和街电一样,美团全部宝同样设置了封顶价格,40元/24小时,总封顶99元。

此外,三言财经还在鸟巢附近的新奥购物中心里,使用了怪兽共享充电宝,其价格更是达到5元/小时。

笔者发现,在居民区、商业区等地,共享充电宝价格平均都在3元、4元每小时,部份品牌在个别地区价格达到5元/小时。

在生活中,还有几处场景对充电需求较高,即车站、机场、人流多的景点等,那么,这些地方的共享充电宝价格如何呢?

编辑

 

 

在北京西站附近的共享充电宝中,价格为5元/小时的充电宝开始居多;南锣鼓巷甚至还有5元/半小时,也就是10元/小时的共享充电宝;

总结下来,现在共享充电宝价格相比前两年确实涨了不少,5元/小时的共享充电宝也不在少数,难怪现在有了“充电宝刺客”的称号。

为什么涨价?

成本高、盈利模式单一

共享充电宝几年来不断涨价,背后的底层逻辑其实是成本高、盈利难。

目前,共享充电宝经营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平台直营,另一种则是代理。在一、二线大城市,共享充电宝主要为平台直营;而到了下沉市场,各个平台则主要采用代理模式。

但无论哪种模式,运营成本都居高不下。

以平台直营模式为例,一家共享充电宝厂商若想在商场、各商户安装自己品牌的充电宝,则必须支付商户佣金、入场费,这笔费用有多少呢?

今日,笔者尝试与几家商场沟通充电宝入驻费用以及定价问题,但对方以“不清楚”为由拒绝回答;此外,笔者还同几家安装有不同品牌共享充电宝的餐厅老板聊了聊,对方虽然不愿意透露具体能获利多少,但明确表示“肯定不是白装”。

有关商户佣金、入场费具体信息,我们或许能从“充电第一股”的怪兽充电财报中看出端倪。

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支付给商家的佣金费、入场费以及业务人员工资,总计22.21亿元,同比增长55.7%,占营收的比重为75.5%;其中,2020年支付给商家的入场费为3.8亿元;支付给合作伙伴的佣金将近12亿元。

所以,共享充电宝若想要大规模扩张,高昂的入场费、佣金费是绕不开的障碍。

根据怪兽充电最新财报显示,2021年,公司销售和营销费用30亿元,同比增长39.1%,占总营收的83.3%。

在直营模式下,共享充电宝的价格直接关联其运营成本;所以,在一线城市,不同地段的充电宝价格有所区别,其实主要取决于入驻商户的成本。

虽然成本高昂会推高价格,但直营模式下平台定价方面多少还有一定掌控力。但是第三方代理模式就是另一回事了。

目前,各个共享充电宝都在宣传加盟代理模式。

整体而言,无论是美团、小电还是怪兽,几家共享充电宝代理模式大同小异。基本模式是平台向代理商销售设备,代理商负责机柜维护、商户谈判等。平台只从消费者支出的租金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抽成,其余所有收入皆为代理商所有。

怪兽充电在财报中指出,代理商选择在什么位置、以什么佣金、入场费充电机柜等平台并不干预。这就意味着,代理商拥有完全的定价权。

那么,代理商为了攫取更多利润,就有抬高价格的动机;甚至会刻意迫使消费者延长租借时间,例如有媒体报道称,部分代理商布置机柜,会故意多购买一些充电宝。消费者前来租借后,再用多余的充电宝占满机柜,迫使消费者寻找其他机柜归还,人为延长租赁时间。

此外,在代理模式下,代理商也完全可以与商户达成收入分成协议;这样更使得商户和代理商“团结一致”抬高价格。

2021年6月,有关部门已经责令共享消费品牌限期整改,此后一段时间,共享充电宝价格有所回落。但是为什么如今又按耐不住开始涨价了呢?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盈利能力过于单一。

共享充电宝企业绝大部分收入只来源于租赁,只有少部分源自售卖充电宝以及广告业务。

共享充电宝并非刚需,只有特殊情况下有使用需求。而且机柜、电池随着时间发展会有折旧,具体表现为充电速度慢、电量小。这就造成消费者花高价反而换不来更好的消费体验问题。

要解决“充电宝刺客”问题,平台方一方面要探索更多收入渠道,另一方面也要对代理商行为进行约束管理,不能任由第三方代理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怪兽充电宝上市以后,股价一路下跌;而其他厂商,也未能再成功上市过。共享充电宝这个行业还能走多远呢?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