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36

《罚罪》:故事离奇,“喜恶”由人

曾于里
2022-09-01 15:45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不同于一些剧集,预告片搞得声势浩大,结果正片里大尺度内容几乎都剪在预告片里,犯罪悬疑剧《罚罪》的尺度是真的挺大的,尤其鲜明表现在黑恶势力的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上。

《罚罪》海报

故事的发生地设定在虚构的滨江省昌武市,昌武市不大,几十万人口,几大支柱产业基本上被一个姓赵的家族给垄断了。昌武人用“四个一”来形容赵家的生意:一种酒——垄断了昌武所有的酒业,一间房——垄断了昌武的房地产业,一座山——垄断了昌武所有的矿石,一条船——垄断了昌武所有的水上货运。这不见得是夸张,早些年个别小一点的城市的确出现了这种家族势力垄断的境况,地方不大、法治的力量又相对孱弱,垄断势力很容易透过宗族、血亲、姻亲、同窗等发展壮大,外部的力量水泼难进。

这是《罪罚》相对聪明的切入点:一方面这种地方恶势力罄竹难书,可以为观众呈现不少大尺度的劲爆情节,增强悬疑剧的猎奇性;另一方面剧情所涉城市的级别和规模都不大,背后的保护伞级别可以控制得相对低一些,不至于触碰到一些禁区,过审不会遭遇过多的波折。

赵家的势力团伙开会

《罚罪》中的赵家,家大业大,人丁兴旺。当家人赵啸声(程煜 饰),与四个不同的女人生了四个儿子,老大赵鹏展(夏侯镔 饰)、老二赵鹏程(王阳 饰)、老三赵鹏翔(赵荀 饰)、老四赵鹏超(杨祐宁 饰)。这其中,赵老二是一名正派的检察官,早早领了便当;赵老四曾在国外留学并当律师多年,如今回来接管家族生意;赵老大、赵老三倒是一直在赵父身边混着,两个人都很狠,只是手段比他爹和赵老四差远了。

赵家老一辈话事人赵啸声(程煜 饰)

 《罚罪》的大尺度,来自于赵家人各种毫无底线的作恶。譬如剧集一上来,一对年轻夫妻在赵家开发的烂尾楼里录着视频控诉赵家,结果丈夫被扔下楼,病重的妻子被打死,第二天的新闻变成了这对夫妻无力偿还贷款,丈夫打死妻子后跳楼自杀;赵家看中了一个公司经营的海鲜市场,想要入股,公司老板不同意,赵老三直接在码头把人枪杀了;赵老二一直在收集赵家为非作歹的证据,他希望父亲自首否则就将证据交给警方,结果赵老二被炸死,而杀害他的是自己的兄弟……

《罚罪》的这几起命案发生在2018年,竟然还有城市(虽然是虚构的)一再发生这样明目张胆的恶性杀人事件,还是能够震住观众的。剧情也从侧面一再烘托赵家的极致狂妄。与赵家关联的案件可以堆满一柜子;省公安厅组织的针对赵家的秘密调查组,行动时都要偷偷摸摸,随时准备着转移阵地,因为担心被赵家的眼线发现;赵啸声拉开抽屉,一排排用来联系“保护伞”的旧款手机按编号放着,足见赵家的势力已经渗透到昌武政坛的方方面面……

与赵家有关联的案子,满满当当一柜子

赵啸声的“保护伞”

这样的情节当然会令人觉得夸张或离奇,却不见得会让人觉得虚假,因为剧中的赵家很容易调动起观众关于地方势力、人情社会、涉黑组织、县城生态等的知识和经验。赵啸声俨然昌武市的“土皇帝”,无论是老子还是儿子毫不掩饰在昌武当个“国王”的野心。

在以上的大背景下,《罚罪》的第一条主剧情,就是这几年扫黑除恶剧共通的、警方与黑恶势力的斗争,这一条线由昌武市公安局滨西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常征(黄景瑜 饰)领衔。这一条线也有一些常规的悬疑设置。比如常征的父亲(也是一名刑警)是被杀害的?赵家的保护伞又都有谁?赵家这个封闭“王国”又是如何被攻破的?

常征(黄景瑜 饰)

另一条主线围绕赵家的内斗展开,这是《罚罪》前段更有意思的地方,这部分剧情带有多重反转。比如你一开始以为赵老三最狠辣——巴不得爹赶紧死了、好继承家产;接着你发现坐着轮椅的赵老大是杀死赵老二的凶手,甚至他曾想过要连赵老三一块炸死,只不过赵老三侥幸逃过一劫;最后才发现帅气斯文的赵老四才是最有城府最阴险的,他早早就在赵老大、赵老三身边埋好眼线,他的野心和狠心有时连赵啸声都要自叹弗如……后续剧情里,赵家人如何狗咬狗还有不少想象空间。

赵家老四赵鹏超(杨祐宁 饰)

不仅如此,《罚罪》的编剧熟稔通俗文学之道,把各种狗血俗套又管用的桥段相对合理地编排到剧情中来。比如常征的女友(慢慢就成了前女友),成了赵家的律师,当这对情侣走到对立面,张力就出来了;赵老四的妈妈竟然是昌武市的常务副市长韩亚(江珊 客串),赵啸声与韩亚又可以有一段很传奇很八卦的过去展开;甚至预告里的剧情还会牵涉到身世之谜,即常征有可能是赵啸声的儿子,赵老四亦有可能不是赵啸声亲生的(仅限于笔者脑洞推测)……

韩亚(江珊 客串)

可以说,“离奇”“猎奇”是《罚罪》这个故事最大的特点。它当然有现实的基因,但它的讲法是通俗文学式的,仿佛在阅读《今古传奇》《故事会》或《知音》上的文章,谈不上有多大的艺术价值,但通俗的叙事、大尺度的情节、离奇的人物关系让它具备不错的“下饭”属性。

事实上,《罚罪》的叙事手法很常规,影像语言中规中矩,这种“普通”对于悬疑剧虽不是优点,却也不一定是缺点。风格化的悬疑剧美学上的确更精致,有更高的审美价值,但它也意味着更高的接受门槛,有时会吃力不讨好。《罚罪》则是另一种策略:老老实实把故事讲通俗、讲明白、讲得引人入胜,艺术价值虽不高,但下沉市场充分打开了。

《罚罪》的漏洞有很多,对悬疑剧的逻辑有“洁癖”的观众,很容易被开篇几集的剧情bug劝退。比如赵家在昌武市都一手遮天了,赵老三竟然还要“讨好”下放到派出所当片警的常征,图啥啊,图这个弟弟长得帅?真要套取警方的情报,警方不到处有赵家的眼线,何况赵老三都有本事帮常征回到刑侦支队了,这不意味着他认识警方的更高层吗?常征有些操作也很“天真”。他明明知道昌武的政治生态,明明知道赵家的伎俩是找替死鬼,当码头杀人案有两个目击证人时,他就没想过证人会被收买?他花费那么多心思接近赵老三,就这样功亏一篑了?

虽然《罚罪》个别情节与人物关系老套、bug不少,但在离奇的掩护下,另一部分观众可能会说:就一部下饭剧,不计较那么多了,就像何必以经典的标准去评价一部看完即弃的通俗小说呢。所以,《罚罪》这样的剧注定会是两极分化的:“喜恶”由人,有些人瞧不上,有些人追得正欢。很难说这样的叙事策略是好是坏,但剧集市场有人追求艺术,有人迎合大众,多元总是胜过单一。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36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