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3

长三角议事厅|加力释放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成果转化效能

宋宏
2022-09-08 10:06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研究所 >
字号

在2022年8月举行的浦江创新论坛上,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建设办公室发布了《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联合攻关合作机制》等3项政策文件。长三角云集了一大批国家实验室、大科学装置、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和科技领军企业,成为中国战略科技力量的集聚区,担负着国家科技和产业创新开路先锋的重大使命。在进一步建设长三角科创共同体体系中,充分释放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引领创新和成果转化效能,是备受关注和热议的问题。

澄清一个认知误区

修订施行的《科学技术进步法》明确指出,国家构建和强化以国家实验室、国家科学技术研究开发机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科技领军企业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在关键领域和重点方向上发挥战略支撑引领作用和重大原始创新效能,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要。目前,国家实验室共部署了20个,国家大科学装置总数已达到了39个。在长三角地区,拥有上海张江和合肥两大国家科学中心;上海已有1个国家实验室和5个大科学装置;合肥现有3个国家实验室和7个大科学装置;江苏正在推动紫金山实验室纳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布局,并支持姑苏实验室、太湖实验室建设;浙江早在数年前即建立了之江实验室,力推进入国家实验室行列;苏浙两省还在紧锣密鼓地筹建若干大科学装置。

关于释放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引领创新和成果转化效能,人们都已认识到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因其具有科技创新“高精尖”水平而引领创新的功效,但是对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科创成果转化却存在一定的误识,即认为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从事的属于基础性研究,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出成果,实际应用更是可望而不可即,因此对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的成果转化关注不够、着力不足。然而,笔者在与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院士、专家调研交流中深切感受到,这一认知误区应当彻底打破。事实上,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的目标研发任务是巨型复杂系统,涉及极为广泛的科学技术,在朝向研发目标任务的创新过程中,必然不断产生多领域科技的“中间技术成果”,这些“中间技术成果”并非是“远期性”的,而是中短期即可实际应用的成果。释放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的成果转化效能,使之发挥催生和促进产业发展的现实功用,就是重在转化这样的“中间技术成果”。

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成果转化的两个实证

大科学装置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专用研究设施型,为特定学科领域的重大科学技术目标建设的研究装置;第二类是公共实验平台型,为多学科领域的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服务,具有强大支持能力的大型公共实验装置;第三类是公益基础设施,为国家经济建设、国家安全和社会发展提供基础数据的重大基础科学技术设施。据调研,合肥的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全超导托卡马克装置在“中间技术成果”转化上积极开拓并收成效,实证了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创新成果转化大有可为。

实证一: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的合肥先进光源是国际最先进、亚洲唯一低能量区第四代同步辐射光源,亮度最高,相干性最好,实现复杂体系电子态/化学态/轻元素结构的精确测量,具有十分广泛的产业应用领域,并且是其中的关键技术。

例如,合肥先进光源已经在安徽“芯屏汽合”新兴产业中显示了新技术支撑作用。如集成电路产业,在光刻技术与工艺研发上助力长鑫、晶合、杰发、通富、芯碁等产业群;再如新型显示产业,先进光源的散射、谱学和成像技术帮助京东方、维信诺、三利谱、皖维、乐凯产业群解决卡脖子技术;又如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除应用散射、谱学和成像技术外,还提供质子交换膜、安全窗膜、高强轻量材料,安全、高能量密度、快充电池材料,以及清洁、低碳化学等技术,助力江淮、奇瑞、蔚来、比亚迪、国轩、星源等产业群。

实证二:全超导托卡马克装置是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一座大科学装置,简称EAST,即“先进实验超导托卡马克”。EAST是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国际首个全超导托卡马克试验装置,该装置1998年立项,由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所负责建设和运行,2007年该装置建成并通过国家验收,开始正式运行。

EAST作为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世界上第一个全超导非圆截面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在建造过程中攻克了诸多技术难题,创造了多个国内乃至世界第一,催生出一批高新技术,如低温技术、超导技术等。

2016年,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与合肥市政府达成合作协议,共同开展超导质子治疗高端医疗设备的研发与产业化。双方合作共建合肥离子医学中心,从国外引进一套验证治疗装置;双方投资合作成立中科离子医学装备公司,开展自主知识产权的SC200超导质子治癌装备的研发与国产化。2017年5月,质子治疗系统部分关键部件——超导磁体、降能器系统、射频腔研、测成功;2018年6月,质子治疗系统核心部件——正负185度旋转机架研、测成功;2019年7月,核心部件超导回旋加速器研制成功,系统开始总装;2020年10月 ,系统取得生态环境部辐射许可证;2020年12月,自主研制的最紧凑型超导回旋质子加速器引出质子束流,成果转化工作初见成效。目前这一技术正在进行肿瘤病人治疗应用的临床试验。一旦临床试验成功,被批准为临床使用的高端治癌装备,有望催生一个高端医疗装备产业,为长三角的大健康产业体系发展构筑起一根重要支柱。

促进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成果转化的五个对策

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的成果得以扩散应用,主要依赖于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研究机构与企业形成直接沟通、对接合作、技术服务的机制。从调研情况看,目前有此机制的仅限于产业的头部大企业,覆盖面仍不大,更多企业还未能有意识地对接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研究机构,有的地方关注度不高、措施不到位。

长三角要担当科技和产业创新开路先锋,理所当然要把充分开发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产生新技术的应用领域作为发挥科技创新策源地功效的重大举措。就当下而言,从调研中综合形成以下五个对策:

一是新技术信息扩散。组织力量全面梳理大科学装置形成的新技术,研判和分类中短期可应用与长远期运用的技术,除需保密的外,先行将中短期可用技术向产业界发布,增进科研机构与产业界的信息沟通和扩散。

二是链接技术供需端。动员长三角各地战新产业的头部企业和重点企业编制关键技术、卡脖子技术等需求清单,向各个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研究机构提交,链接技术供需端。这里的关键在于开发“中间技术成果”的应用场景,需要科研机构的新技术供给与企业开发新产品的技术需求相向结合,经过工业设计环节而形成转化场景。

三是健全技术服务交易机制。按照市场逻辑,健全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研究机构的技术服务交易机制,财税、审计、资产管理等部门应以改革思维和激励导向,落实国家和长三角区域的有关政策法规,细化完善有效的执行规则和措施。

四是激活知识产权资本。以大科学装置建设、运行、专项研究过程中形成的知识产权作价,吸引社会资本方现金投资,共同成立产业化公司,加速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和市场推广。

五是加大政府支持力度。国家实验室和大科学装置所在地政府以及“中间技术成果”转化扩散地政府,都应提升强化意识,深入理解专用研究设施型大科学装置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关心装置的科学成果产出及应用性成果产出,从资金、政策、土地、首台套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实现更多样更高效的转化。

(作者宋宏系安徽大学创新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

“长三角议事厅”专栏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发起。解读长三角一体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线调研报告,呈现务实政策建议。

    责任编辑:吴英燕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3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