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9

编剧刘红焰:三“不”为纲,八易其稿,方成《罚罪》

许心强/“影视独舌”微信公众号
2022-09-08 15:08
有戏 >
字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影视独舌”,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影视独舌”。】

当观众越来越没有耐心、弃剧成为常态时,长剧应该如何应对?

最近正在爱奇艺热播的警匪剧《罚罪》做出了正确示范。

开篇宛如汹涌海涛,节奏紧凑凝练,肆意猖獗的家族式犯罪就此铺开;行至三分之一,54张扑克牌组成保护伞的名场面袭来,吊足观众胃口;在最近更新的几集中,常征的身世真相被揭开,死咬赵家不放的正义警察竟是赵家之子,极致的人物关系让人们有了更深层次的情感投入……

《罚罪》海报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追剧体验,“游戏感”颇为贴切。

《罚罪》的前三分之一就像一款游戏的大型开场CG,令人惊叹。随着扑克牌一一被翻开,新的反派人物不断解锁,像极了一部没有选择的互动剧。当观众再回过神时,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在追剧过程中与人物命运产生共振,只恨更新太慢,等待的日子就像百爪挠心。

有数据为证,自开播以来,《罚罪》的播放量和口碑都在稳步上涨,爱奇艺站内内容热度值峰值破9500,充分证明了观众的认可。

《罚罪》爱奇艺热度值破9500。

《罚罪》由嵇道青担任总制作人,天毅、易勇执导,刘红焰、丁亮程、寻见编剧,张成功担纲剧本总监,黄景瑜、杨祐宁、盖玥希、李幼斌、程煜领衔主演,讲述了两代公安干警铲除盘踞一方的罪恶势力的英勇故事。

嵇道青有一句名言为业内熟知:每部剧前进一小步。他把这句话送给了本剧的编剧之一刘红焰。

刘红焰

近日,影视独舌与刘红焰进行了一次对谈,聊聊“前进一小步”的相关问题。

以下为刘红焰的自述。

八易其稿,《罚罪》是集体创作的产物

《罚罪》是我写的第一部刑侦剧,但我为这一天实际上准备了二十年。

当年,我从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毕业后,嵇道青先生把我招到了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主要负责话剧创作。后来我离开部队,在2002年转业到了深圳市公安局的宣传处。一是心里有一个当警察的梦,二是想为自己的刑侦剧创作搜集素材。

但没想到,我“去不逢时”,从2004年开始,涉案剧退出卫视黄金档,没了创作的土壤。写刑侦剧的梦就这样被搁置了下来,直到遇见《罚罪》。

2020年,嵇道青应当代时光董事长闫爱华邀约,一起合作一部现实主义刑侦剧,于是便找到了我。我和他有将近三十年的交情,亦师亦友,他既是我创作路上的领路人,也是见证者,之前我们已经合作过一系列作品,他的习惯就是不干涉编剧的创作,但总是强调要“前进一小步”。

剧本创作之初,剧本总监张成功已经写下了一个三万多字的梗概,提出了很多构想,为这部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基于此,我和另外两位编剧分头行动,对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典型案例进行深挖整理,最后形成了20万字的素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明确了“家族式”犯罪的写作方向。

家族式犯罪一般时间跨度长,空间广,社会关系复杂,不仅故事好看,也更能呼应我们的主题:惩罚的不仅仅是罪犯,还有他们背后的保护伞。

《罚罪》剧照

我和另外两名编剧丁亮程、寻见是大学同班同学,合作过很多剧。我们每人分到了十几集的创作任务,汇集起来以后,我再从头顺一稿。

从2020年1月到2021年10月,前前后后大概21个月的时间,八易其稿。

剧本总体上得到了各方肯定,没有进行颠覆性的修改,但是在人物形象和人物关系上,有一些细微调整。比如,常征的强迫症,就是在平台方爱奇艺责编的建议下,我重新考量,在第五稿的时候,添加进来的。

开机前,剧组又召集主创,进行了一次剧本围读会。

原本,《罚罪》的开场戏是赵家老三雨夜在码头持枪射杀夏宗海兄弟,后来在剧本围读会期间,天毅导演和其他主创提议加入了烂尾楼和跳楼的戏份。这样一来,不仅开场的冲击力更强,也因其具有社会性话题而让观众更有代入感。

包括赵家祠堂供奉保护伞的场面,都是在围读会期间碰撞出来的。这样的表达,是以往同类型剧中所没有的。

前前后后,八易其稿。我们是一个互相非常熟悉的团队,彼此之间没有隔阂和保留,每个人都在尽力为这部剧贡献着力量,所以我说,它是一个团队协作的成果。

创作三“不”走

《罚罪》有两条追捕线,以常征为主导的专案组在明,严国华带领的秘密调查组在暗,除此之外还有赵家的“洗白线”。故事多,人物多,很容易对观众形成观剧门槛,这就对创作者的叙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我要保证叙事不乱。一片荒地里如果杂草丛生,那么看上去就没有章法,让人看得疲惫。但如果是一棵树上长满了枝蔓,你却不会有这种感觉,写剧本也是如此。

只要主干情节立得住,编剧在创作之初就把每个线头理清楚,为每场戏排序,下笔不乱,那么观众就不会乱。

其次,要做到观众不烦。《罚罪》里每聚焦一个案件,都有调查组、专案组和赵家的参与,我不能让每一方势力各自讲述同一件事情,那样就成了重复叙事。于是,我们采取的是平行蒙太奇的手法,即镜头来回转换,视角是三方的,但故事只讲一遍。

比如,游艇爆炸案时,调查组内部要说一遍,警队这边要说一遍,赵家那边也要讲一遍。我们干脆三方面平行交叉,你来一段我来一段,既保证了故事的完整性,也保持了快节奏。

第三,要做到观众不厌。《罚罪》里有很多小反转,有的是情节的反转,有的是人物的反转,这些情节增加了悬疑感,但如果烟雾弹用多了,观众就容易生厌。

我们认为,只要不是为了反转而反转,每次给出的都是有效信息,那么观众就不会产生逆反心理。

其实,这部剧里的很多反转,在不经意间都有铺垫,给观众暗示了真相。比如在指挥中心的一场戏里,警队的几个领导都在场,外边常征“在逃”,我其实在这个情节中就向观众透露了内鬼的身份,但观众一般注意不到,只有在谜底揭开,人们返回去看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

所以,《罚罪》对习惯倍速观剧的观众是一个挑战,因为有太多细节隐藏在了不经意间,稍不留神就容易错过。如果倍速观看,既丧失了爽感,也容易看不懂。

除此之外,我们在人物设计方面也下了很多功夫,尤其不能让公安干警的正面形象浮于表面。

比如,在同类剧中,像常征这样的年轻刑警,很容易被塑造成一个愣头青的形象,虽怀有正义,但行事冲动,极易遭到观众反感。

因此,我们为这个人物设计了很多细节,比如他的强迫症,这是他的行动特点,也是他潜藏的恐惧。比如他冷静的特质,遭人诬陷,仅有三天时间自证清白,而他还能在宾馆里安稳睡觉,养精蓄锐。

我们希望他身上的正义不只是一句口号,而是行动。他被诬陷时,最能证明他清白的是两位证人,但当证人为了自保而拒绝作证了,他并没有步步紧逼,而是很坦然地离开了。

同伴金燕无法理解,他却说,“跟他们的平安相比,我这清白算什么呀?”

要知道,看这种情节,观众代入的一般是弱者视角,没有人会希望证人受到伤害,而一个宁愿自己背负冤屈,也不愿普通群众陷入危险的警察,是很容易让人接受的。

踏踏实实讲故事,千方百计说人话

《罚罪》在创作之初,就定下了写实的基本原则。事实上,我认为这部剧的性格和气质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踏实。

生活中哪儿有那么多神探,我接触到的绝大多数警察,当遇见案件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条路走不通,就换另外一条,如果还走不通,就再换一条。所以常征说,“不要叫我神探,我不是神探。”他是常征,也一直在长征。

警察的刻画是踏实的、写实的,而反派更偏重于戏剧塑造,赵家老四是开挂的,有金手指的。一个凸显真实质感,一个体现艺术想象,在我看来,二者是平等的,并无高下之分。

赵家老四一回国,先用文斗收复了老大,再用武斗降住了老三,而后又逼醒了父亲,成为了赵家幕后真正的话事人。从黑白对决的角度讲,他跑得飞快,而常征需要拼命追赶。

《罚罪》剧照

为什么要这样塑造呢?

前几天“中国警察网”的一篇文章深得我心,其中写道,“把违法犯罪势力的猖獗和险恶写透,方能彰显人民警察危难之中显身手的价值底色与刻不容缓的责任使命。”

正因如此,哪怕超出了从警经验,常征和金燕等刑警面对黑恶势力不妥协、不退缩,义无反顾。

从艺术创作上来说,《罚罪》是一部强情节的作品,我把其中黑白两方的你来我往当成一场足球赛,如果踢成了10:1,那么这场比赛肯定不好看,但如果双方势均力敌,你追我赶,最终邪不胜正,这样的故事既真实,又好看。

比如,在最新的两集中,赵啸声要过六十大寿,秘密调查组想通过调查宾客的车牌号,摸查赵家的社会关系。原来的剧本写的是直接拿手机拍,后来我改成了拿脑子记。因为凭赵家老四的头脑,一定会对这种调查有所警惕并准备相应的预案,用手机拍一定会被发现。

只有一方做局,另一方破局,双方智力和武力都在线,观众才看得过瘾。

播出的过程中,我也看到了一些观众对部分情节的真实性心存疑虑。比如,严国华的秘密调查小组需要像地下党一样东躲西藏吗?为什么会有一些黑恶势力威胁证人的情节出现,难道警察不会申请证人保护吗?

其实,这些情节大多取材于真实案件,在现实中有例可循。严国华的秘密调查小组东躲西藏,并非是怕了赵家,而是一旦暴露,取证会变得更加艰难;证人受到威胁,则是因为当地的警力有限,负责侦办案件的就那几个人,公安部门不可能只为一个案子运转,故而无法对证人做到完全保护。

《罚罪》剧照

除了做好强情节,《罚罪》中还融入了很多喜剧元素。

一方面,它可以用来舒缓强情节带来的压力感;另一方面,它让人物变得更生动了。

有网友整理出了那些让人笑出眼泪的台词,像“没心没肺我还有胃”“你腿瘸了,就剩脑子了”——很多地方都是主创用心斟酌的结果,能被人发现并喜爱,作为编剧感到非常幸福。

这其实涉及到我的一个创作习惯和采风方式。与普通的采访不同,我在采风时会特别注意受访者的说话方式和语言习惯,当这些细节被编剧捕捉到并融入剧本时,角色说出的才是人话。

归根结底一句话:踏踏实实讲故事,千方百计说人话。我希望用这种理念,讲好的故事,也讲好故事。

播到第二周,《罚罪》的热度值突破了9500。它之所以耐看,是所有主创一起努力的结果,无论是天毅、易勇导演和其他主创的二度创作、演员的倾情演绎,还是美术摄影剪辑等幕后全力支持,都为这个剧本加了分,添了彩。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9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