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35

《还是觉得你最好》导演陈咏燊:伤感的喜剧,认真地演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22-09-11 09:01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中秋档上映的电影《还是觉得你最好》,由江志强监制,陈咏燊执导,实力演员黄子华、邓丽欣、张继聪、王菀之、林明祯、陈湛文主演,是一部久违了港风浓郁的爱情喜剧。

一顿顿或啼笑皆非的家宴中,美食氤氲着满满的烟火气息。跳开常见的偶像剧式情感套路,同一屋檐下一家人“以爱之名”探讨人生不同阶段境遇与选择,挑动人的笑点,也让人有些猝不及防的感伤。

《还是觉得你最好》海报

《还是觉得你最好》是张学友在将近30年前发行的一首老歌的歌名,唱的就是对即将分离的爱人的不舍之情,也是此片中人物情感的心路写照。大哥三年后重逢十几年来唯一爱过的前女友,却发现她已经和二弟成为情侣,为了维持家庭和睦,大哥不得不假装释然。前任现任同住一屋檐下,黄子华“委曲求全”式的表演令人忍俊不禁。

上映前,电影已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点映,取得豆瓣开分8.0分、淘票票9.5分的高分成绩,截至目前,已成为2022年度评分最高的爱情喜剧。

这是导演陈咏燊继《逆流大叔》后的第二部长片。《逆流大叔》以经典的港式群戏电影展现了香港中年男性的众生相,在2019年斩获11项金像提名,是名副其实的年度黑马。而陈咏燊自本世纪初入行,已经从事20多年编剧行业,曾担任过《新扎师妹》《河东狮吼》《地下铁》等多部高口碑爱情电影的编剧,笔下的故事和人物是不少观众心目中的经典回忆。

《还是觉得你最好》延续了《逆流大叔》中对中年状态及人物群像的刻画,题材上回归导演一贯以来最擅长的情感关系。

黄子华 饰 大哥

此次陈咏燊再执导筒,希望能够复兴阔别银幕已久的情景喜剧类型,同时也为自己被“定型”已久的偶像黄子华,量身定制一部展现其不同面相的作品。黄子华是不少观众心目中的香港“喜剧之神”,久不演电影的他收到剧本后甚是喜欢,一口答应出演,并且在影片中贡献了走心的演绎。

影片中,兄弟们守着过世老爸留下的破落叉烧店的家业,大家记忆里的那块叉烧却是“好难吃”的存在。陈咏燊在影片中讲爱情、亲情,也讲人生的遗憾和失落。他用影片中的三兄弟承载了对自己一路成长在不同阶段的观察,“我每一部片子说的主题都是一样的,人应该先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接受自己的不如意,之后才能跨过去往前走。”

电影上映前,导演陈咏燊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

二哥和女友莫妮卡

【对话】

三兄弟是我不同人生阶段的投射

澎湃新闻:怎么会想要创作这样的一个故事?

陈咏燊:我当了20年的编剧了,所以在自己当导演想新的电影时,会希望是一个自己觉得有趣的方向和类型,写了20年剧本,想想有什么条件是足够好玩的话,我发现我想挑战一下情景喜剧。

我一直觉得,情景喜剧是好难写的,于是我开始设想,只有一个房子,里面有几组人物,我可不可以写出有趣的故事。当我决定要做这个类型的时候,我也意识到,好像很多年,在华语的电影世界里面都没怎么见过这类片子了,曾经这是香港电影中很常见的类型,也有过很多经典的作品,所以我更迫切地去做一次,于是就有这个故事出来了。

澎湃新闻:同一个屋檐下,这三兄弟和他们的亲密关系,分别是哪些典型人群的代表吗?用他们寄托了你对生活的哪些观察?

陈咏燊:当中的人物投射了我对这个人生阶段的一些感受,其实这三个男生都是不同年龄的我。同时我觉得,他们也代表了男人不同的年龄阶段。

比较年轻的弟弟,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以自我中心的,所有一切都围着自己的意志转,对理想满腔热情,抱定一个理想就去做,我想每一个年轻的男人都是这样;二哥像是每一个男人在事业上最重要的那几年,有点意气风发,很努力,但是同一个时间要分心去面对这个世界的复杂,包括家庭和社会的种种关系,他要用他的智慧去解决一个个问题;大哥就是更加人到中年,确定自己没有多么厉害或聪明的,可是经历的事情比较多,他反过来也是这个家里最无助的那一个,但他也是家庭观念最重的一个,最想一家人都开开心心完完整整地在一起,他也有很强的责任心,宁可委屈自己,也想让每一个人都能活得比较好。

三个人代表男人在三个不同的阶段要面对的事情,而三个女生其实某种意义上就是这三个男人的反面,用一种镜像式的人生态度,跟他们做一个棋局上的矛盾,同时彼此照见,设置人物的时候是这么去考量的。

猪猪为三弟点赞

澎湃新闻:拍喜剧的现场氛围怎么样,有没有很欢乐?

陈咏燊:好多人爱问现场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之类,其实现场一点都不有趣!现场很紧张,那个空间很局促,我们要尽量在同一个空间里排出不同的场景和气氛,这次对我的空间创作,也是提出了新的挑战。

如果大家有留意的话,他们现在6个人的演出都是很真实的,不是以前香港传统的那种夸张的表演方式,我们在读剧本的时候都已经形成共识,都确认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在戏中生活,生活质感是真的,所有情感都是真的,让观众相信这些人,他们才会笑。如果演得太夸张的话,反而不会好笑。所以我们现场的气氛也是很认真的,每个人都很用心地揣摩角色的心态,各怀心事。

澎湃新闻:作为情景喜剧来说,在一个场景里面发生这么多事情,导演的调度是不是也面临比较大的挑战?

陈咏燊:我很喜欢那个空间,我们找了好多的地方,最后找到现在这个地方,有一个露台的部分,可以看到对面有两个漂亮的、崭新的高楼大厦,我觉得这个感觉很有趣。一边是很旧的房子,一边是繁华的新世界,就像新旧两种生活的对望。同时,视野里还能看到很小的一片海。所以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做了搭建。

这个场景放在香港,作为一个家庭来说好像是蛮大,但是对于拍电影的空间来说是不够大的,外面也没有走廊让我们放东西。几乎每个镜头,你看到的内容,反过来镜头后面都堆满了其他的东西,我们每一次转换机位,就是所有人都在急急忙忙“大搬家”。

一个困难的地方,在同一个场景去拍的时候,要很认真去研究,有什么方法在不同的窗口,也可以呈现出不同的东西,比如吃饭的地方,就应该在房子里面最漂亮的地方,所以在窗口的旁边,我要带到外边的风景。同时每个人的房间,所住的位置,也体现到人物的性格和这个人在家里的处境。像是两个哥哥喜欢同一个女生,我们就设计他们的房间是挨着的,如果你小心一点去看的话,两个房间墙上边的部分是打通的,哥哥可以听到弟弟房间的声音。这种处理,我们自己想象人物的处境时,都会觉得好有趣。

大哥、莫妮卡相拥

黄子华比想象中更投入

澎湃新闻:这次大家很惊喜黄子华又回来演电影,也看到你说过他是你的偶像,所以在写剧本的时候,会有一些量身定制的成分在吗?

陈咏燊:我之前我写这个剧本的时候还没定演员,写了两稿之后,我们找到子华,他很喜欢这个剧本,答应演之后,我跟他讨论了两次,主要谈他作为哥哥,会怎么想他的弟弟们,怎么想旧情人,怎么想他自己在家里的位置和处境。他把他的感受说完之后,我又把他的意见和想法都放进去。这是我第二次当导演,每一次都觉得应该尽量去把演员在电影上还没呈现过的一面展现出来,所以我每次定演员的时候,我会想着他的方向去重写一遍这个故事,想象他会怎么表现。

定了子华之后,我也会为他去量身定制,让子华演得更加好,这是我作为编剧的创作习惯,从演员出发去再改我的故事。

澎湃新闻:实际合作之后,觉得他有哪些出乎你意料惊喜的地方?

陈咏燊:其实我一早就已经感觉到他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但是之前因为他在香港的搞笑形象太深入人心,每一个老板都一定要他去演那个类型。反过来,只要我拿出一些他以前没有认真演过的类型给他,他就演得很投入。

在剧本阶段,我们已经谈论过很多关于表演方式的问题,但现场看到他的表演,依然是很惊喜的,他对这个角色的投入比我之前想的更大。有几场戏,他自己的眼都哭肿了,只是到最后被我剪掉了。因为从整体来说,这个男性角色好像哭得太多,当下如果选择那个比较过头的情绪,对这个人物后面发生的事情,好像有一些影响。如果放到单独一场戏去看的话,那一场戏,他真的演得非常的好。

澎湃新闻:电影里有很多伤感的部分,虽然是个喜剧,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心,都要接受自己人生当中不太完满的那个部分,从创作者的角度,你想要用这个故事传递一个怎么样的主题?

陈咏燊:我每一部片子说的主题都是一样的——我们每个人最重要的人生问题,是我们不够了解自己,而大部分时候面对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你先了解你自己,认识你自己,承认你自己不好的地方,之后才能跨过去,往前走。

每一个人在这里都有一些成长,他们在家庭矛盾中所显现出来的问题只是表象,比如卖不卖房子,或者爱不爱一个人,全都是他们对自己的认识不够深入,而最后每个人各自面对真正的问题,争吵过,伤害过,当他们愿意去面对这些问题之后,才可能去解决。

同时,这部电影我很想探讨关于家庭和家人的关系,因为我自己对家庭的感受蛮深的,我也很重视亲情。我想,如果人和人之间有一些很复杂的关系,面对一些复杂的问题,怎么样才算一家人?还有因为我们在香港,很多年轻人都一样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的房子好贵,但好多人常常觉得,房子就是家。可其实房子不是家,家人才是家。我想把这个观念也放进去。大哥卖不卖这个房子,并不重要,家人在心里,这个家就在。

大哥黯然神伤

爱情片没落的背后,是演员的断代

澎湃新闻:前面也说到,你做导演之前,做了20年的编剧,而你的履历中写的最多的就是爱情喜剧的类型。你写书、写专栏,也是围绕都市人的情感,为什么对这部分的创作情有独钟?

陈咏燊:我最喜欢写的都是人跟人之间的关系,这些是我们人生问题占比最大的部分,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问题,永远没有标准答案。

我记得很久以前当编剧的时候,我跟我的师父马伟豪导演写爱情喜剧,我们做了好多的记录,年轻人的爱情好像只是搞笑而已,但其实我们背后做了好多调研。那时候,我们会请好多年轻人去我们电影公司一起吃饭,然后问他们上一次分手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分手?你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你因为什么原因会喜欢一个男生或女生?

那个时候,我拿了好多的关于爱情的资料档案在手上,不断地编织和揣摩其中的关系。所以之后有机会,有人找我写东西的时候,我就想,关于爱情,我有蛮多话可以说的,于是我就开始写。写了一段时间,开始有不同的朋友来找我,说有一个故事告诉你,你替我写出来吧,不知不觉就这么不停地写下去了。

还有就是我没有钱,不太能拍古代和未来的事情,所以都是写现代的。

澎湃新闻:从你入行开始写爱情的这二十多年,也是社会在高速发展的二十多年,人和人之间这种亲密关系在你的观察中,有发生什么改变吗?

陈咏燊:我觉得网络带来的影响蛮大的,还有手机的影响。我以前写的最多的那个年代,也有Internet,但是这十多年手机的影响,好像让我们很多感情发展变得容易,但也更脆弱了。手机的高效,好像令很多事情变得很简单,一些问题很容易解决掉。但是我觉得,情感中真正核心的部分其实一样,可能有一些APP,让我们可以去认识不同的人,但是爱情发生时,那个关于内心真实的部分,和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澎湃新闻:在80后、90后的印象里,曾经的港产爱情片还是有很多经典,也包括许多你的电影,但好像《志明与春娇》以后,最近几年很久没有现象级的香港爱情片,有觉得这个类型有一些走向“没落”吗?  

陈咏燊:这几年这个类型拍得比较少了,是因为这种爱情片对演员的要求很高,一方面要演得好,另一方面确实很依赖演员的人气,观众要很喜欢这些演员才行,演员本身的人格魅力,对于这个类型的影片是很重要的。这些年来,香港的新演员好像没有太多能够出来。大家也有拍一些爱情电影,但没有很受到关注,可能新一代的演员还没成为之前黄金年代那样好多人喜欢的明星。这是爱情片一个困难的地方。不过,现在也慢慢有一些演员在成长起来,我相信等演员慢慢成长起来,变成越来越多人喜欢的时候,这个类型也会随之繁荣起来。

澎湃新闻:因为演员断档,你的两部电影《逆流大叔》和《还是觉得你最好》都写的是中年境遇吗?

陈咏燊:因为我自己是中年嘛,当然那子华跟镇宇也比我大好多。我暂时想的都是要拍自己最真实的感触,现在最容易投射的就是中年男人的境遇,所以我暂时接下来的创作,还是在往这个方向。坦白说,我还是一个新导演,还是拍一些自己更有信心的东西可能会比较好。

澎湃新闻:情景喜剧这个类型“失传”多年,会担心类型“过时”到市场上不受欢迎吗?

陈咏燊:我是念电影出身的,所以我对拍电影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一些使命感。我觉得这个类型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如果有一些很火爆的类型,每个人都在做的,我干吗还要做?我希望自己最好就是做一些其他人不做的事情,这个意义会大一点。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3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