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和龙虾进行比较,乔丹·彼得森真的打了女权主义的脸吗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程千千 编译

2018-02-09 11: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火了。他与英国BBC四频道主持人凯西·纽曼(Cathy Newman)一段长约30分钟访谈在YouTube上获得了近650万的播放量。
乔丹·彼得森
一场反抗“政治正确”的胜利?
在这段访谈中,主持人纽曼针对彼得森的新书《人生的12条法则:应对混乱的解药》(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中展现的一系列有关性别的观点提出诘问,要求彼得森说明他在性别平等议题上的立场,并谈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在职场遇到的“玻璃天花板”、变性人权益等具体的性别问题。面对擅长回避自己激烈话锋、不肯直接表明立场的彼得森,纽曼只得转而问起他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的看法,例如维持社会等级的必要性与有利于在社会竞争中占据优势的性别气质。
当纽曼提出男女收入差距的确存在,并给出数据时,彼得森表示男女收入的不平等是资本主义社会结构中必要的一环;他甚至主张,纽曼之所以能做着这么一份优越的高薪工作,应归功于她的性格中的一部分“男性特质”。
这次访谈被他的保守主义和另类右翼粉丝视为反抗“政治正确”文化的一场胜利,彼得森的新书也因此大卖。而在中文互联网上,彼得森与纽曼的对话更是被冠上了“白左女权主持人与硬核理性乔丹·彼得森巅峰对决”的名号,并将对谈过程描述为“替激进女权发声的女主持人被疯狂打脸”,也得到了众多网民的转发支持。
这不是乔丹·彼得森第一次进入主流大众视野。2016年,他就因拒绝在课堂上使用中性人称代词、高度赞扬阳刚气质而广为人知,认为这侵犯了他的言论自由;此外,他也曾因公开反对C-16法案(《加拿大人权法》关于保护性与性别少数人群的性别身份与表达的修正案)而被认为对跨性别者抱有敌意。这位心理学教授与临床心理学家公然叫板各种人权组织与部门,将性别中立代词视为一种极左政治企图的体现。
尽管他的狂言时常在网络上引起轰动,但彼得森在学界不乏支持者。费城艺术大学教授卡米尔·帕里亚(Camille Paglia)褒奖他为“马歇尔·麦克卢汉后最重要和最富影响力的加拿大思想家”;经济学家泰勒·考恩(Tyler Cowen)则称彼得森是目前西方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右翼新闻评论员梅拉妮·菲利普斯(Melanie Philips)则形容他是“这迟钝而盲从的时代里的一名先知”。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对他赞赏有加。去年11月,他在多伦多大学的同事艾拉·威尔斯(Ira Wells)称他为“胡扯教授”,说相比一名可靠的知识分子,他更接近网红的身份;专栏作家泰伯莎·索西则讥讽他“在蠢人看来是个聪明人”。
“彼得森善于为那些老套的右翼黑话罩上一层学术的虚饰。”索西说,“他所宣扬的东西近乎邪教。我觉得他蠢,不代表他不危险。”
他的思维留下了冷战时期的烙印
那么,彼得森的真实主张究竟是怎样?英国《卫报》解释说,他宣称自己是一名“英国古典自由主义者”,而他所言是多么似曾相识:边缘群体在受害者心理的影响下自我矮化;政治正确威胁了思想和言论自由;意识形态权威侵害个人责任意识。你随处都会看到这些观点,或许还会赞成其中几条。但是,彼得森走得更远,已经接近了妄想症的边缘。他称其厌恶的事物为“后现代新马克思主义”或“文化马克思主义”。
作为一名研究政治学和心理学的学者,彼得森还将进化生物学、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文学、宗教研究等学科都融入了他的理论中。他声称,那些对于实现社会正义非常重要的概念,例如父权和其他形式的结构性压迫,都是无稽之谈,而他可以用科学证明。因此在他看来,“社会对女性的压迫贯穿了整部人类史”是不可信的;白人特权也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谎言”。
凯西·纽曼称彼得森是一名“煽动者”,而《卫报》作者多利安·林斯基(Dorian Lynskey)认为,他真的相信这些。他的思维留下了冷战时期的烙印,相信意识形态的力量会让普通人做出可怕的事。为了“了解敌情”,他收集了很多苏联现实主义画作,并且还给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取名米哈伊尔,得名于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他曾说:“我对威权和独裁国家的发展略知一二,而现在,我不得不在意的是,我又嗅到了这样的气息。”
从很多方面看来,彼得森是一名痛惜于宗教信仰与传统家庭之衰落的守旧保守主义者,但他很擅长使用流行策略。他的YouTube视频在那些不认同社会公正话语的年轻白人男性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引起了他们智识上的好奇。彼得森的读者纷纷在亚马逊上找寻他所推崇的思想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尼采、索尔仁尼琴和荣格。在他长而信息密集的演讲视频里,他将几个截然不同的形象融合在了一起:博学的教授、自救的领袖以及与社会公义针锋相对的街头祸害。Reddit论坛上聚集的彼得森粉丝认为他改变了,甚至拯救了他们的人生。
不过,他们强烈的崇拜也会招惹事端。他极端的支持者会辱骂和骚扰他的批评者。凯西·纽曼遭到的辱骂如此之多,以至于彼得森只好发声制止他的粉丝。
彼得森固然不需要为粉丝的举动负责,但他智识上的“阳刚之气”也没有对约束粉丝行为起到积极作用。他将自己不同意的观点称为愚蠢、荒唐与疯狂的,把辩论描述成理念之战,并暗示物理上的暴力。“如果你与一个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想跟你产生争斗的人说话,那你就不必对他持有任何尊重。”去年,他对卡米尔·帕里亚如是说道,并补充说“疯女人”很难对付,因为他没法揍她们。
“他热衷于告诉自己的追随者,后现代新马克思主义者正密谋摧毁西方文明,而LGBTQ群体正参与其中——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你要如何跟他辩论?”索西说。
彼得森的信念吸引了包括基督教保守主义者、无神论自由意志主义者、中立派博学者和新纳粹分子在内的一批受众。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彼得森形容特朗普是一名“温和的自由派”,并不比里根更具煽动性。当特朗普的支持者越发令人难以忍受之时,彼得森又表示,这都是左派的错误,他们只顾追求身份政治,而牺牲了工人阶级。由于他轻蔑地指责身份政治是“一种病态的种族优越感”,他并不完全赞同极右的主张,但他在很多议题上的观点与他们有所重叠。
站在阴谋论和伪科学上的全知者
在与纽曼的对谈中,彼得森为了否认等级分化是父权制度造成的结果,举出龙虾的例子,比较了龙虾与人类的种种相似性,以表明龙虾族群中的等级制也应该在人类中存在,这是自然运作的结果。这也是他广受批评与嘲笑的一个论点。他将阶级斗争转化为一种自然而永恒的生存斗争,表明这是任何政治或经济上的革命都无法改变的,因而每一只龙虾——抱歉,也是说人类——都必须具备很强的侵略性,在攀爬社会阶梯的过程中与同类的厮杀,最终胜出。当援引自然现象作为例证时,彼得森有意地忽略了动物之间也同样存在互助与合作。
而龙虾的例子在中文互联网上传播时,果壳网编辑张博然指出,人类与龙虾两个类群在寒武纪之前就已经分开,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疏远。彼得森关于人类和龙虾神经系统相似性的表述,暴露了他并不懂演化史。他所列举的“事实”本身就站不住脚,更别提“龙虾的神经系统与人类相似,因而龙虾的大脑制约了我们的社会构建”这样牵强的推论了。
而如此看似科学客观、实则漏洞百出的例证在彼得森的言论中随处可见。例如他在反驳纽曼时引用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各行业的男女性别比例的数据均不准确,也忽略了职业性别比会随着性别平等状况改善而变化的事实。“他的思想中充斥着伪科学、糟糕的流行心理学和深度的非理性主义。换句话说,他就是一坨屎。”哈里森·弗卢斯(Harrison Fluss)在左翼评论杂志《雅各宾》上不客气地写道。
彼得森个人魅力的关键同时也是他最大的弱点。他努力将自己包装成为一个无所不知、能够解释世间万物的人,并且完美无瑕不会犯错。在四频道与纽曼的对谈中,他塑造了自己通晓常识、掌握铁证的刀枪不入的形象。然而他的论证中却充满了阴谋论和对客观事实的粗糙扭曲,包括后现代主义、性别身份和加拿大法律,这些都不属于他的专业知识范畴。因此,人们无需为挑战他的观点而嘲讽它们。甚至,他的批评者也完全可以删掉他们连篇累牍的评论。因为彼得森所掀起的风浪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