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97

看古希腊以来艺术大家间的较劲:是偶像、也是对手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编译
2022-09-27 08:47
来源:澎湃新闻
古代艺术 >
字号

谁能栩栩如生地描绘一个物体,甚至以假乱真?古希腊画家宙克西斯(Zeuxis)的画中葡萄吸引了鸟类;他的同事兼对手帕拉西奥斯(Parrhasios)创造了一块帘幕,真实到宙克西斯试图将其拉开。文艺复兴以来,这个故事被反复提及——古代被视为艺术的典范。

澎湃新闻获悉,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KHM) 近日举办秋季大展“偶像和对手”,展览汇聚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重要藏品,并获得巴黎卢浮宫、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等机构的借展,以讲述古希腊、文艺复兴、巴洛克时期,艺术家如何相互合作与较劲,如何从古代作品中获得启发和超越,从而诞生了艺术史上最著名的作品。

提香的《穿皮草的女孩》(左)启发了100年后鲁本斯,他创作了《小皮草》(右)。

保罗·萨特曾说,提香是丁托列托的主要灵感来源。 事实上,后者在他的工作室墙上写了一句话,以定义他的实践——“米开朗基罗的绘画,提香的色彩。”这不仅是其艺术的目标,也是一种较劲。

展览现场,鲁本斯获米开朗基罗启发的作品《劫夺伽倪墨得斯》。

从古代希腊雕塑家之间的比赛,到文艺复兴时期有时以悲剧收场的艺术竞争;从竞争佣金到试图模仿过去的大师;从关于不同艺术媒介价值的辩论到学术奖项……艺术家之间的较劲自古以来是艺术实践的驱动。

展览现场

公元前五世纪,欧西米德斯(Euthymides,公元前500年最优秀的花瓶画家之一)在一个刚完成的阿提卡红绘双耳瓶上骄傲地签上了自己名字。在背面,他写道“因为欧弗洛尼奥(Euphronios)永远不会(画出它)。”他声称自己的技艺比欧弗洛尼奥更好,但后者显然处于雅典花瓶画的领导地位。但在雕刻质量上,欧西米德斯确实超过了他的对手。

欧西米德斯,古希腊阿提卡红绘双耳瓶(正、反面),公元前 510-500 年,高60cm,德国慕尼黑古代雕塑展览馆藏

展览古代大厅中的三件来自梵蒂冈博物馆、高于真人的大理石雕塑再现了公元前430年的一场雕塑竞赛。当时古希腊最好的雕塑家都为以弗所(Ephesus,今土耳其的爱奥尼亚)阿尔忒弥斯神庙创作了一尊受伤的亚马逊雕像为荣。包括当时最著名的雕塑家菲狄亚斯(Phidias)、波利克里特(Polyklet)、克勒西拉斯(Kresilas)均参与其中,并组成评审团寻找最优。在这场竞赛中,波利克里特拔得头筹,雕塑的原始青铜版本已经不存,展览中三件二世纪罗马的复制品,并排立在基座上,让观众以当代视角再次审视。

菲狄亚斯作品的罗马复制品,大理石,高211cm,梵蒂冈博物馆藏

由文艺复兴开始的“帕拉贡”

文艺复兴和巴洛克艺术家借鉴了古代竞争文化,当时有一种较劲被称之为“帕拉贡”(paragone)。1515年,教皇利奥十世委托年轻的拉斐尔为西斯廷的矮墙设计10幅挂毯。得知挂毯将直接悬挂在米开朗基罗绘制的天花板之下,拉斐尔奋发努力,使自己的创造力达到了新的高峰。也正是这种“帕拉贡”激发了16世纪的绘画天才们提高各自的技艺,诞生了众多流传后世的艺术品。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文主义者将这种竞争视为文化进步的驱动力。但无论提香是否嫉妒丁托列托的能力、鲁本斯模仿提香带着多少敬意,“神圣的米开朗基罗”一直是同时代艺术家和后来的追随者的终极榜样。

文艺复兴时代的较劲要回溯到1401年,佛罗伦萨洗礼堂北门举办青铜双门竞赛。

新时代的黎明:布鲁内莱斯基(Brunelleschi)vs. 吉伯蒂(Ghiberti)

虽然这样的比赛在当时并不罕见,但这场比赛被认为是经典之作。当时有许多艺术家参加了竞赛,最初入围的7位艺术家包括了多纳泰罗、布鲁内莱斯基、雅各布.德拉.奎尔恰(锡耶纳欢乐喷泉的设计者)和21岁的佛罗伦萨人洛伦佐·吉伯蒂,最终布鲁内莱斯基和吉伯蒂入选决赛。由34人组成的陪审团宣布吉伯蒂夺标,他的作品被认为更平衡,且节省了大约7公斤的青铜材料。几乎所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史都将这一事件列为奠基时刻。

吉伯蒂,《以撒的献祭》,1401年,青铜,45×38cm,佛罗伦萨巴格罗国家博物馆

布鲁内莱斯基,《以撒的献祭》,1401 年,青铜,41×36cm,佛罗伦萨巴杰罗国家博物馆

巨人之战: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

1503年,佛罗伦萨共和国委托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分别为旧宫的大议事厅各描绘一场著名的战斗。达芬奇画“安吉里之战”,米开朗基罗画“卡辛纳之战”,达·芬奇先在旧宫的墙壁上打上了草图。米开朗基罗将其视为生平罕见之对手,他观摩达·芬奇的草图后冥思苦想,才画下了卡辛纳之战的构思。但在米开朗基罗绞尽脑汁要与达芬奇一较高下之际,达芬奇却抽空帮佛罗伦萨设计水利工程,这场较劲更像是米开朗基罗单方面的执着。

米开朗基罗,《举起的手臂研究》,约1504年,钢笔和棕色墨水、色粉笔,226×315mm,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藏

然而,两幅壁画都没有完成。米开朗基罗在完成草图之后就被教皇传召去了罗马为其修建陵墓,达·芬奇尝试新的蜡制材料,在后来融化变质,受到佛罗伦萨民众的议论,再次离开了自己的故乡,此后两人一北一南,再无相见。幸存的摹本或暗示着谁的作品更完美。

鲁本斯模仿达·芬奇,《为道德而战》,约1605年,帆布,82.5×117cm,维也纳美术学院藏

巴斯蒂亚诺·达·桑加洛(以米开朗基罗·布纳罗蒂命名),《卡辛纳之战》,约1542年,木板,77×130cm,莱斯特伯爵和霍尔卡姆庄园藏

佛罗伦萨:广场上的比赛

即便在今天,佛罗伦萨领主广场也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舞台。凭借精湛的技艺,本韦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的作品《珀尔修斯和美杜莎》于1554年在佛罗伦萨揭幕,它的身边是多纳泰罗和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在自传中,本韦努托·切利尼写道,他计划用这个雕塑“杀死我所有的敌人”。他特别提到了劲敌班迪内利(Bandinelli),并称“他和一群赫拉克勒斯人站在广场上。”

本韦努托·切利尼,《珀尔修斯和美杜莎》,1545-1549,青铜部分镀金,高85.5cm,佛罗伦萨巴杰罗国家博物馆藏

绘画和雕塑,哪种艺术更好?

1547年,人文主义者贝尼代托·瓦尔奇(Benedetto Varchi)发起了一项关于哪种艺术更好的调查。八位艺术家写了回信。雕塑家们认为,雕塑可以从各个角度观看。但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则证明,画家也可以从多个角度描绘主题。后世的马丁·乔泽夫·吉拉尔茨(Marten Jozef Geeraerts)则用技术证实,绘画比雕塑更能模仿雕塑。

洛伦佐·洛托,《三个角度的戈德·史密斯》,1525/1535,帆布,52 × 79cm,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马丁·乔泽夫·吉拉尔茨,《浮雕爱与灵》,1755年,油画,101×73cm,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

艺术家之间的嫉妒与尊重

致命的竞争:卡斯塔尼奥(Andrea del Castagno)谋杀韦内齐亚诺(Domenico Veneziano)

虽然艺术竞争可以激发灵感,但它也可能助长嫉妒和恶意。瓦萨里记录了卡斯塔尼奥如何出于嫉妒获得了对手的信任,将韦内齐亚诺引诱到一个隐秘之地将其杀害。现在我们知道瓦萨里的记录是错的,因为卡斯塔尼奥在1457年死于瘟疫,而韦内齐亚诺死于四年后的1461年。然而,“凶手卡斯塔尼奥”的说法却在15世纪末盛传一时。

瓦萨里,《卡斯塔尼奥肖像》,1568年,木刻,维也纳奥地利国家图书馆藏

尊重和认可:安奎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 丰塔纳(Lavinia Fontana)

1578年,拉维尼娅·丰塔娜被要求创作一幅小型自画像,并与安奎索拉的自画像一起出版。年轻的丰塔纳通过创作反映表达自己对安奎索拉的高度尊重。在一封信中,她谦逊地写道,当与自己的作品放在一起时,安奎索拉的艺术“可以更大程度地展示出它的辉煌”。

安奎索拉,《自画像》,1554年,白杨木板,19.5×14.5cm,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丰塔纳,《自画像》,1579年,铜,直径15.7cm,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超越摹本:米开朗基罗与鲁本斯

瓦萨里敦促后人“在各个方面模仿米开朗基罗”。鲁本斯是迎接这一挑战的几位画家之一。但鲁本斯不仅仅是模仿,而是创作的精进——针对“竞争性效仿”(aemulatio)和“超越”,鲁本斯创作了充满典故的强大作品。

仿米开朗基罗,《劫夺伽倪墨得斯》,1575/80,木板,96.5 × 75.3cm,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鲁本斯,《劫夺伽倪墨得斯》,1611/12,帆布,203 × 203cm,维也纳瓦杜兹王子收藏馆

老师和学生:鲁本斯vs凡·戴克

虽然师从鲁本斯仅有两年多,但学徒时代的凡·戴克能完美地模仿其老师的绘画风格。相比鲁本斯,他的笔触更宽松、更自由。21岁时,凡·戴克离开安特卫普来到伦敦,开始走自己的路,但鲁本斯对这位年轻画家的影响是不可磨灭的。

鲁本斯&凡·戴克,《圣安布罗修斯和狄奥多西皇帝》,约1617年,帆布,308×248.5cm,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凡·戴克,《圣安布罗修斯和狄奥多西皇帝》,1618/19,帆布,149×113.2cm,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的合作

对于美杜莎,鲁本斯决定与动物画家弗兰斯·辛德斯(Frans Synders)合作,后者画了蛇。但鲁本斯也在与达·芬奇和卡拉瓦乔较劲,他们都曾对这一主题有着著名描绘。

鲁本斯和工作室,《美杜莎的头》,1612/13,帆布,68.5 × 118cm,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

学院和沙龙:从比赛到展览

17 世纪,由学院组织的绘画比赛从罗马和巴黎开始,再到维也纳,随后席卷欧洲。比赛一般规定了主题,获胜者除了获得奖品和出国进修的机会,更赢得了声誉。在公共展览(沙龙)中,作品多以密密麻麻的方式展示——此时艺术评论家加入了赛道,沙龙展也是一场热闹的社交活动。

马尔提尼(Pietro Antonio Martini),《卢浮宫沙龙展览》,1787年,蚀刻版画,356×502m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争取关注:韦尔内(Vernet) vs. 卢泰尔堡(Loutherbourg)

1771年的巴黎沙龙展出了众多作品,以至于艺术家们不得不想出吸引公众注意力的策略——比如描绘惊心动魄的沉船场景。

克劳德-约瑟夫·韦尔内 ,《雷雨中的海难》,1770年,帆布,114.5 × 163cm,慕尼黑古代绘画陈列馆

卢泰尔堡,《海港风暴》,1771年,帆布,98×130cm,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

罗马大奖:苏维(Joseph Benoît Suvée)&大卫

1663年,路易十四在位期间创立了罗马大奖。该奖当时由法国王家绘画和雕塑学院在其学员中经过严格选拔而出,共有四个名额,分别给与绘画、雕塑、建筑和艺术章牌四个方面最杰出的参与者。获奖者将可以前往罗马,居住在著名的美第奇别墅中三年,并接受意大利著名艺术家的指导。且获奖者在罗马期间的所有支出,由法国国王负担。

1771年,巴黎法兰西学院的罗马奖上,当时年仅23岁的雅克-路易·大卫对于大奖充满期待,但输给了年长的画家苏维。罗马奖延续了三百余年,直至1968年,该奖进行了最后一次评选。艺术领域的比赛则延续至今。

苏维,《玛尔斯与密涅瓦之战》,1771年,帆布,143 × 109.5cm, 法国里尔美术宫

雅克-路易·大卫,《玛尔斯与密涅瓦之战》,1771年,帆布,114 × 146.8cm,卢浮宫博物馆藏

在古希腊,投票是用陶器或鹅卵石碎片进行的。展览中以一件“古希腊阿提卡红绘碗”展示了当时以石头决定阿喀琉斯死后,他的武器去往哪里——是给埃阿斯还是奥德修。即使到了18世纪,豆子也被用来投票。例如,在巴黎美院,白豆和黑豆被用来做出各种决定,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展览,也像是一场投票,看几个世纪前的“偶像与对手”在当代眼光下成就的高低。

杜里斯与陶工的合作,古希腊阿提卡红绘碗,约公元前490年,维也纳历史博物馆藏

注:展览将持续至2023年1月8日,本文编译自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网站以及奥地利《标准报》的报道。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97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