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94幅全本漫画,丰子恺为鲁迅小说装上麦克风

2022-09-26 17:34
广东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鲁迅先生的讽刺小说,在现在还有很大的价值。我把它们译作绘画,使它们便于广大群众的阅读,这好比在鲁迅先生的讲话上装一个麦克风,使他的声音扩大。

——《绘画鲁迅小说》序言

这是1949年12月14日,著名画家丰子恺写于上海的一段话,这也标志着丰子恺为九篇鲁迅小说《阿Q正传》《孔乙己》《故乡》《社戏》《祝福》《药》《明天》《风波》《白光》逐篇绘制的194幅插图全部完成。“曾做过十四五年的清朝人”,跟鲁迅又同为浙江同乡的丰子恺,对鲁迅笔下的人物的衣着与生活环境十分熟悉,因此丰子恺笔下的插图,与当时的人物与时代环境更加契合,图文相得益彰,丰神妙笔,更好地呈现鲁迅笔下的人物丰采。

我作这些画,有一点是便当的。便是:这些小说所描写的,大都是清末的社会状况。男人都拖着辫子,女人都裹着小脚,而且服装也和现今大不相同。这种状况,我是亲眼见过的。辛亥革命时,我十五岁。我曾做过十四五年的清朝人,现在闭了眼睛,颇能回想出清末的社会形相来。所以我作这些画,比四十岁以下的画家便当得多。

谨摘选《故乡》一文,配以丰子恺的19幅漫画,以飨读者,让我们一睹“文画合璧”的神采。

故乡

我冒了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第二日清早晨我到了我家的门口了。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正在说明这老屋难免易主的原因。几房的本家大约已经搬走了,所以很寂静。我到了自家的房外,我的母亲早已迎着出来了,接着便飞出了八岁的侄儿宏儿。

我的母亲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教我坐下,歇息,喝茶,且不谈搬家的事。宏儿没有见过我,远远的对面站着只是看。

我的母亲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闰土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母亲告诉我,闰土来了,我便飞跑的去看。他正在厨房里,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这可见他的父亲十分爱他,怕他死去,所以在神佛面前许下愿心,用圈子将他套住了。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他正在厨房里,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

第二日,我便要他捕鸟。他说:

“这不能。须大雪下了才好。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秕谷,看鸟雀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稻鸡,角鸡,鹁鸪,蓝背……”

我于是又很盼望下雪。

我于是又很盼望下雪。

闰土又对我说:

“现在太冷,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日里到海边检贝壳去,红的绿的都有,鬼见怕也有,观音手也有。晚上我和爹管西瓜去,你也去。”

“管贼么?”

“不是。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个瓜吃,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要管的是獾猪,刺猬,猹。月亮地下,你听,啦啦的响了,猹在咬瓜了。你便捏了胡叉,轻轻地走去……”

“我们日里到海边检贝壳去,红的绿的都有,鬼见怕也有,观音手也有。”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猹的是怎么一件东西——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只是无端的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

“他不咬人么?”

“有胡叉呢。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反从胯下窜了。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

可惜正月过去了,闰土须回家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支很好看的鸟毛,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

母亲站起身,出去了。门外有几个女人的声音。我便招宏儿走近面前,和他闲话:问他可会写字,可愿意出门。

我便招宏儿走近面前,和他闲话:问他可会写字,可愿意出门。

我吃了一吓,赶忙抬起头,却见一个凸颧骨,薄嘴唇,五十岁上下的女人站在我面前,两手搭在髀间,没有系裙,张着两脚,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我愕然了。

“不认识了么?我还抱过你咧!”

却见一个凸颧骨,薄嘴唇,五十岁上下的女人站在我面前……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哦,我记得了。我孩子时候,在斜对门的豆腐店里确乎终日坐着一个杨二嫂,人都叫伊“豆腐西施”。但是擦着白粉,颧骨没有这么高,嘴唇也没有这么薄,而且终日坐着,我也从没有见过这圆规式的姿势。

我孩子时候,在斜对门的豆腐店里确乎终日坐着一个杨二嫂,人都叫伊“豆腐西施”。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圆规一面愤愤的回转身,一面絮絮的说,慢慢向外走,顺便将我母亲的一副手套塞在裤腰里,出去了。

圆规一面愤愤的回转身,一面絮絮的说,慢慢向外走,

顺便将我母亲的一副手套塞在裤腰里,出去了。

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阿!闰土哥,——你来了?……”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老爷!……”

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

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

我问问他的景况。他只是摇头。

“非常难。第六个孩子也会帮忙了,却总是吃不够……又不太平……什么地方都要钱,没有定规……收成又坏。种出东西来,挑去卖,总要捐几回钱,折了本;不去卖,又只能烂掉……”

我问问他的景况。他只是摇头。

他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

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

宏儿和我靠着船窗,同看外面模糊的风景,他忽然问道:

“大伯!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你怎么还没有走就想回来了。”

“可是,水生约我到他家玩去咧……”他睁着大的黑眼睛,痴痴的想。

“可是,水生约我到他家玩去咧……”他睁着大的黑眼睛,痴痴的想。

杨二嫂发见了这件事,自己很以为功,便拿了那狗气杀(这是我们这里养鸡的器具,木盘上面有着栅栏,内盛食料,鸡可以伸进颈子去啄,狗却不能,只能看着气死),飞也似的跑了,亏伊装着这么高底的小脚,竟跑得这样快。

杨二嫂发见了这件事,自己很以为功,便拿了那狗气杀……飞也似的跑了。

我在朦胧中,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我想: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选自《丰子恺漫画鲁迅小说》(全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22年8月出版

鲁迅经典小说《阿Q正传》《孔乙己》等9篇

丰子恺手绘全本194幅插图

妙笔丰神 传奇重现

一本书读懂鲁迅小说精粹

《阿Q正传》插图

《孔乙己》插图

《祝福》插图

《明天》插图

《风波》插图

《白光》插图

《药》插图

《社戏》插图

内容介绍

丰子恺是我国著名画家,生前曾为鲁迅小说《孔乙己》《药》《明天》《风波》《故乡》《阿Q正传》《白光》《社戏》《祝福》等九部经典小说手绘插图,共计194幅插图。丰子恺生活的年代更加贴近鲁迅及其作品中的人物的年代,所以丰子恺笔下的插图,与当时的人物与时代环境更加契合,图文相得益彰,丰神妙笔,更好地呈现鲁迅笔下的人物丰采。

《丰子恺漫画鲁迅小说》(全本),收入《孔乙己》《阿Q正传》等九部鲁迅经典小说,并全本收录丰子恺创作的194幅漫画插图,珍贵插图,宜读宜藏,一本书读懂鲁迅小说精粹。

原标题:《194幅全本漫画,丰子恺为鲁迅小说装上麦克风》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