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缺口达500万人,门槛高难度大供给不易

贾丽/证券日报
2022-09-26 07:19
财经上下游 >
字号

近年来,机器人产业蓬勃发展,市场规模持续快速增长。据《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22年)》显示,预计2022年全球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513亿美元,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174亿美元。与此同时,相关新职业也随之兴起。大量工业机器人“忙碌”在生产线上,这催生了对掌握相关操作及系统集成等技术人员的大量需求。

钧山董事总经理王浩宇介绍,随着机器人应用场景增加、渗透率快速提升,企业无论是在本体、减速器、激光雷达等硬件领域,还是AI、芯片设计等软件领域,对相关专业人才的需求都将显著增加。

“基于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个维度应运而生的机器人工程技术等职业,正是当下大学生较为关注的新兴职业。”教育部全国大学生就指委委员、国务院国资委机械工业经济管理研究院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宋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机器人工程技术等岗位人才稀缺,代表着机器人行业产业链、价值链正在快速融合。教育部门将侧重培养综合型人才,鼓励校企联合开展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

事实上,机器人领域缺工现象已经显现,相关工程技术等专业人才更是紧俏。据人社部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制造业缺工状况持续,“计算机网络工程技术人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缺工程度加大。其中,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缺口更为突出。数据显示,仅在中国人工智能机器人行业人才缺口就高达500万(人),复合型人才和高层级人才稀缺。

达闼机器人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目前在机器人操作系统、多模态机器人等核心领域均处于人才紧缺状态,市场缺乏具备机器人操作、安装、调试、编程、维护能力的综合人才,甚至“一将难求”。

“机器人是结合机械、电子、控制、计算机、传感器、人工智能等多学科高新技术于一体的数字化装备。这个行业不像传统互联网行业,需要经验积累和技术沉淀。”一位机器人技术工程师称,“门槛高、强度大、对人综合能力要求较高,这些都让行业从业者人数始终难以大规模增长。”

机器人行业作为系统集成性较高行业,其产业链包含众多细分赛道,在应用层面涵盖语音、视觉、导航等,在硬件层面囊括控制器、传感器、减速器、编码器、电机等。

从产业链来看,精密减速器是机器人生产中技术壁垒最高的零部件,涉足这一领域的A股上市公司有双环传动、上海机电等;伺服电机和控制系统是机器人的“神经系统”,瞄准这一领域的有埃斯顿、新时达等;控制系统是工业机器人的“大脑”,华中数控、鸣志电器等在此布局;传感器领域上市公司主要有歌尔股份等。

从市场表现来看,今年以来,机器人概念板块较为活跃。从最低点4月27日截至记者发稿,机器人概念板块最高涨幅达12%,其中工业机器人概念板块最高涨幅达56%。近期,机构对机器人行业的关注度也在快速升温。其中,埃斯顿在7月份便获得461家机构调研。

虽然在资金支持下,相关上市公司规模得以逐步壮大,但人才紧缺情况也会随规模增大而更为突出。猎聘平台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至8月份,计算机软件在上市公司招聘需求中排名前三,机器人相关人才招聘需求在总需求中占四成。

“我们的直观感受是,每年应届毕业生符合要求的很少,重新培养成本又很高,且无法适应行业快速变化及技术更迭。”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挖角‘抢人’已是行业普遍现象。”

不过,目前我国对机器人产业人才的重视程度正在提升,相关政策逐步落地。近3年来,人社部发布47个新职业,其中15个与人工智能/机器人直接相关;高校方面,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相关专业的开设数量也迎来“井喷式”发展。

宋嘉认为,上市公司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在研发及人才培育上要起到带头作用。在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需求牵引下,机器人相关人才和技术都将得到快速发展,这反过来也将促进相关企业加快跨界融合和协同创新。

新兴职业与上市公司有何关系?

董少鹏

伴随科技发展进步、生产生活方式改变,我国职业格局也在发生诸多变化。改革开放初期,拍卖师、保险推销员、文化经纪人、证券交易员等新职业曾让人眼前一亮;近年来,IT工程师、电子商务工程师、项目数据分析师、职业电竞玩家等职业迅速兴起,再度刷新职业格局。

从一定意义上说,职业版图的变化,就是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投影。伴随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兴职业正在并且还将继续应运而生。我国上市公司年度营业总收入已占GDP总额的半壁江山,新兴职业必然成为其中的一道风景线。可以说,上市公司是经济转型时期新兴职业的重要载体,新兴职业和相关就业人群为上市公司创新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新动力。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推动绿色发展,不断优化营商环境,为新兴职业的产生打开巨大空间。从行业分布来看,现代交通、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半导体及电子设备、计算机和信息服务、5G生态链、生物医药、节能环保等,都离不开科技创新、产业创新、业态创新、模式创新。新兴职业诞生是时势所迫,是大势所趋,是时代进步的表现。

事实上,早在2015年7月份,我国就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纳入了信息通信信息化系统管理员、基金发行员、期货交易员、光伏组件制造工有关新职业信息,增加了绿色职业标识。2021年4月份,人社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修订工作,拟将新产生并经过认定的职业信息纳入其中。同时,从2020年起,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相继公布了数批新职业信息,包括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信息安全测试员、密码技术应用员、集成电路工程技术人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电子数据取证分析师。今年6月份,人社部等三部门向社会公示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等18个新职业信息,引起广泛关注。

笔者认为,把新兴职业纳入国家职业分类体系,是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人才结构优化升级的重要举措,这不仅为就业人员和用人单位提供了准确、及时的职业信息引导,也为重点产业创新发展提供了人才培养、考核和使用的制度支撑。

我们这组稿件,把视角放在规模庞大的上市公司主体上,透过上市公司职场的新变化来观察创新驱动战略、高新技术发展、产业转型升级在上市公司的表现。可以说,上市公司中新兴职业的变化,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经济社会发展的缩影。

我们这次选取了四个新职业,即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碳汇计量评估师、煤炭提质工。前两个职业在制造业领域有很大需求,而第二个职业横跨制造业和服务业两大领域,第三个与所有行业都有关联,第四个主要涉及传统能源的绿色、高效生产和使用。当然,与数字经济相关的新职业还有一些,如大数据系统架构师、数据安全工程技术人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等;与智能制造相关的新职业也还有一些,如集成电路工程技术人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电子数据取证分析师、工业视觉系统运维员等。为了便于理解,并考虑到职业的代表性,我们先对这四个职业进行调研采访。

我们对煤提质工的采访并不顺利。很多企业反映,目前还没有设立这个新岗位。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相关工作没有人去做。我国是煤炭生产和使用大国,煤炭的清洁化、大型化、规模化、集约化利用以及由单一燃料属性向燃料、原料方向转变的产业发展大趋势是确定的。因此,支持煤炭高质量生产、高质量使用的工作岗位是客观需求。目前相关职责主要由煤质化验工、化工总控工、煤炭压滤工等人员承担。相信煤提质工岗位将逐步设立起来。

客观来说,一些老职业消失,一些新职业诞生,是整体经济和具体行业新陈代谢的过程。部分老职业并非完全消失,而是转型升级为一个新的职业,比如原来的“话务员”,调整转化为“呼叫中心服务员”;再如“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其实是基础算法、控制系统、传感技术、导航技术、机械制造等领域技术人员相互融合、逐步演变形成的新职业。毫无疑问,现代市场经济中的大量职业依然保持着旺盛生命力,如建筑工程师、医生护士、律师、会计师、编辑记者等等,但这些人员同样面临着学习新知识、新技能,构建新的工作模式的问题,在经济社会向前发展的大潮中,唯有不断进取、自我革新,才能战胜各种新挑战。

上市公司群体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老职业升级、新职业涌现,将继续成为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进程中的一道风景线。随着科学技术、生产生活方式、市场生态的不断演变。我国职业格局将与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经济实体一起演变,希望上市公司群体在实现自身实力增长的同时,在职业拓展、扩大就业、稳定就业方面作出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张珺
    图片编辑:金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