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6

上海大学100周年|第一部上海大学校史是如何写成的?

赵婧
2022-09-30 07:58
来源:澎湃新闻
文化课 >
字号

1922年10月23日,上海大学成立,成为国共两党携手创办、由中国共产党实际领导的高等学府。“文有上大,武有黄埔”,“北有五四时期之北大,南有五卅时期之上大”,是对这所大革命时期上海著名高校的盛誉。

2022年是上海大学建校一百周年,近些年已有多部上海大学史、上海大学历史资料集问世,记录了这所红色学府在1922至1927年间走过的风云岁月。事实上,早在60年前就已有上海大学校史的研究成果,作者是中共传奇革命家薛尚实。

上海大学(1922—1927)一景

薛尚实其人

薛尚实,原名梁华昌,别名梁华苍、杨良、孔尚士、罗根、杨星祥等,1903年7月出生于广东省梅县(今广东省梅州市)的一个农民家庭。青年时代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开始接触新鲜事物,接受新思想。薛尚实先后就读于广东梅县广益中学、学艺中学。广益中学由美国基督教会主办,1924年春夏之交,学校一批进步学生掀起了“抗专制、反奴化、反污蔑、反驱逐”的“广益风潮”,薛尚实也积极参与其中,与其他280名学生一起,愤然离开广益中学,组织互助社出版刊物,租借民居,聘请教师,于当年冬创建了学艺中学。1925年周恩来、叶剑英曾到学艺中学召开师生代表会,称赞该校是“革命的中学”。后来,薛尚实转至上海大学读书。

薛尚实(1903—1977)

1928年,薛尚实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于上海、天津等地组织工运,曾在“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发动上海烟草工人参加抗日总同盟罢工,也曾发起北方铁路工会筹备处,统一领导华北地区铁路工人斗争。1930年代中期,在刘少奇的指示下,从天津南下两广重建两广党组织,发展两广抗日救亡运动,并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共产党建立了联系。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辗转在苏、浙、闽、皖、鲁等地工作,曾协助浙江金衢特委贯彻周恩来的指示,也曾代理浙江省委书记,担任东南局党校校长、苏北敌工部部长等要职。

新中国成立后,薛尚实先后出任中共青岛市委书记、中共上海市委委员、同济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等职。薛尚实掌舵同济时期,恰逢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同济师生人数倍增,当时仅有的四平路校区不敷应用,于是他组织师生利用课余劳动建校,建起“南北楼”和“三好坞”。这段历史已模糊不清,遂有“三好坞中千尺柳,几人知是薛公栽?”之说。此外,他高度重视学校科研,而且“很有教育家风范”,筹建开设了工艺、建筑经济、城建三个系,开辟了新中国城市规划教育。这些都为同济今天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无论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还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薛尚实走南闯北,历尽艰险,或从事地下活动,或直接在新四军、解放军从事政治、教育工作,历任党内要职,是一位斗争经历丰富的中共革命家,对中共革命有着特殊的贡献。而他投身革命的契机和革命信仰的养成与上海大学密不可分。

薛尚实对上海大学的认知始于1926年在学艺中学宿舍里与同乡的一次谈话。当时他受到粤东地区工农运动的影响,不满学校里死气沉沉的读书氛围,想要另谋他处以追求真理。同乡陈志莘对薛尚实说:“上大办得好,是制造炸弹的!”并解释“制造炸弹”就是培养革命干部的意思。这激发了薛尚实转去上海大学的想法,另一个同乡张西孟随后亲赴上海大学实地探访,三人遂下定决心,于第二学期一起转去上海大学学习。

初到上海大学,薛尚实体会到这所红色大学自由而进步的氛围:因为学校设在弄堂(青云路师寿坊,今虹口区青云路167弄)之中,因此课堂大大小小,在石库门里摆着桌凳上课;这里还有别的大学里没有的书摊,上面摆着《向导》和《新青年》。尽管校舍简陋,但利用率极高。白天大学用,晚上夜校用,附近工厂的工友、商店店员和街道妇女常到这里来上课、开会。青年团和济难会的会议,也常在此召开。“每个晚上电灯总是雪亮,上课的上课,开会的开会,显得很热闹,常常到十点钟以后才熄灯。”

上海大学(1922—1927)青云路师寿坊校舍

在上海大学期间,薛尚实学习了俄文、日文和德文,听过施存统讲授社会科学、萧朴生讲授哲学,还听过杨贤江、高语罕等人的时局讲座,内容都是报告政治局势和解答一些对时局的疑问。他亲身感受到上海大学学生中自觉认真读书、提出问题、讨论问题的风气以及知识救国的政治觉悟,自己也认真阅读了李达的《新社会学》、蔡和森的《社会进化史》、漆树芬的《帝国主义铁蹄下的中国》等著作,以及《向导》《新青年》等期刊。

薛尚实清楚地认识到,“吸收知识的方法不仅靠在课堂上和书本上用功,而且还得从革命实践中去加强锻炼,要边干边学,边学边干,才能学到真本领”。因此,他以简短演讲的方式参加了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和宗教迷信的工作。他还亲身经历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并亲眼目睹了“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在此期间,上海大学组织了学生军,配合工人纠察队作战。“四一二”后,上海大学被强行查封,当时刚建好的江湾新校址被更名为“国立劳动大学”,薛尚实也被迫失学。他在上海大学接受革命教育和践行革命理想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却是他“一生接受革命锻炼的起点”。

最早的上海大学校史研究浮出水面

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所1962年度研究项目计划表”中显示,有两个项目与上海大学校史有关,其一为“上海大学与上海工人运动”,其二为“上海大学资料汇编(草稿)”,负责人皆为薛尚实。该项目旨在“收集和整理上海大学在培养革命干部传播马列主义,领导工人运动方面的活动情况,供编采上海工人运动史及进行‘上海大学与上海工人运动’专题研究参考”。

工人运动史是当时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的主要议题之一,产生了一大批优秀的学术成果,积累了丰富的治学经验。1961年调入历史所工作的郑庆声先生后来对薛尚实等人的工运史研究这样回忆:

当时[1961年]历史所有吕继贵、张铨等人在编写《国棉二厂厂史》(烈士顾正红是该厂工人),还有一位老同志叫薛尚实也随吕、张两位去国棉二厂参加厂史编写工作。我们新来的四个人[姜沛南、徐同甫、倪慧英和我],加上吕、张、薛一起成立了工运史组(当时都称组,称室是以后的事)。记得沈以行特地关照,薛尚实是挂在工运史研究组的,不分配他具体工作,他可以写些回忆录,也可以做些别的事,都由他自己安排。……他该上班时上班,该开会时开会,大家知道他是老干部,对他还是尊重的。薛尚实到底以前是搞群众工作的,很会与人打交道,有人曾告诉我:“老薛在国棉二厂搞调查时,很快就和门卫混熟了,进进出出比谁都自如。”

正如郑庆声回忆所说,薛尚实1959年进入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后,在蒙受巨大屈辱的情况下,仍积极投入工作,在撰写多篇个人回忆文章的同时,还满怀热忱地参与到现代史、工运史的研究事业中。1962年他对上海大学历史的研究,正是基于20年代曾在这所红色学府里求学的亲身经历,也与他曾经组织革命斗争的特殊经验有关。

薛尚实有关上海大学历史的最终成果,现保存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现代史研究室内,其核心便是手稿《上海大学简史(初稿)》。该稿件共157页(300字文稿),合计4万余字,从未刊发。经薛尚实之子钱晓平2021年11月15日的辨认,稿件系他人钢笔誊抄。当时,薛尚实在历史所同仁吕继贵的协助下,做了许多资料收集工作,具体包括:摘抄报纸,如《民国日报》《警务日报》等;录入文献,如《上海大学章程》《上海大学各系毕业生名单》、上海大学学生会宣传部编《上海大学三周年纪念特刊》等;口述采访,如访邵力子谈话纪要(1954年6月26日)、访宋桂煌(1962年3月20日)、访阳翰笙记录(1963年1月9日)等。这些珍贵的原始资料文字都抄录在带有“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稿纸”抬头的绿色稿纸上,现存于上海市档案馆之中。在上述资料的基础上,由薛尚实一人执笔,撰成了《上海大学简史(初稿)》。

《上海大学简史(初稿)》内分19节,即:1、上海大学前身——东南高等专科师范学校;2、邓中夏整顿上海大学经过;3、积极支持上海市学联所办的夏令讲学会;4、反对国民党右派的斗争;5、参加非基督教运动;6、组织校内群众团体;7、建立各种学术组织;8、到工人群众中去;9、天后宫惨案——黄仁之死;10、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威胁陷害;11、上大学生在五卅运动中伤亡及被捕者一览;12、支援日华纱厂罢工;13、在五卅运动的前线上;14、上海大学“五卅”运动特刊;15、帝国主义武装占据上海大学;16、上大学生参加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17、迁入江湾新校舍;18、反对“四一二”大屠杀;19、上海大学横遭封闭。

这部简史虽名为“初稿”,但全面呈现了上海大学从1922年成立到1927年被封的发展历程,对其中的重要事件和各色人物均有精彩阐述。这部简史虽成稿于60年前,但即使在今天,对于研究中共早期的领导者及其理想信念、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的组织方式等仍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对于理解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政治斗争及其具体形态亦有所助益。稿件中还原了诸多历史细节,如1927年“四一二”事变前后,上海大学学生进行了一系列筹划,事变前一天召开紧急会议,做好了抗议游行的充分准备;事变当日按时出动,却遭到枪击,被迫解散;事变后继续开展政治活动,召开追悼汪寿华烈士大会,加入大联盟并发表宣言;等等。

薛尚实撰《回忆上海大学》手稿

薛尚实执笔《上海大学简史(初稿)》手稿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现代史研究室主任马军研究员在整理和研究所史的过程中,于上海市档案馆找到了60年前该所年度研究计划里有关上海大学与工运研究的线索,又在本研究室故纸堆中发现了这本60年前撰写的上海大学简史手稿,经相关调查后确定该手稿即为当年薛尚实研究计划的实际成果。很可能因为当时政治运动频繁,该计划最终只能中道而止而未获出版,这也是当时课题研究的常态。马军研究员将该稿件全文整理、核校后,附上薛尚实回忆上海大学及其个人传略等材料,一并打印成册,以期还原薛氏与上海大学校史研究的全貌。

这份1962年的遗稿实为最早的上海大学(1922—1927)校史成果,薛尚实和吕继贵两位前辈功不可没!这份遗稿的打印本将于2022年10月15日向全社会公开,届时将分赠上海大学、同济大学、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等单位的相关人士。这既是对上海大学成立百年的一份献礼,也是对薛尚实这位传奇人物逝世45周年的最好纪念和告慰。他历尽艰难、矢志不渝的精神永远值得怀念!

《上海大学简史(初稿)》最新打印本

(作者就职于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6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