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61岁刘德华,整顿娱乐圈

关注
2022-09-29 20:24
山东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如今我六十看从前,沙哑了声线

回忆我冀望那掌声,都依然到今天

那首潮水、忘情水,不再经典

仍长埋你的心中,从未变

——刘德华《十七岁》2022年改编版

2022年9月27日,刘德华61周岁了。

对于刘德华来说,这一年却面临着他入行以来,少有的生存危机。

5月21日,刘德华与某汽车品牌合作的宣传视频被指文案抄袭,这是他入行以来少有的负面消息。

随后,刘德华火速删除了该条视频,并在后援会官方网站发文致歉。

再到9月3号,刘德华举办了一场线上演唱会,没有观看门槛,关闭了送礼通道。

镜头前,他的皱纹深深,态度却依旧谦卑。在60多岁的年纪,他站在台上,认真且用力地唱完了7首自己的原创歌曲。

2022年,刘德华线上演唱《笨小孩》

作为一代天王巨星,刘德华身上几乎拥有“完美偶像”的全部特质:敬业、真诚、努力且成功。

他并不是一个天才型的艺人,他的唱功被人指摘比不上同为天王的张学友,演技也被很多人吐槽常年输给梁朝伟。

他只有努力——四十年如一日的努力,“有天赋当然好,但是天赋是你没法选择的,努力是你可以选择的”。

在他生日的当天,“刘德华圈内著名粉丝”贾玲为他送上了祝福,而此时的“寿星”却在哈尔滨的片场拍戏,行程繁忙——

早上七点多开始开会,下午拍完戏接着练歌,直到晚上才是属于自己与团队人员的放松时光。

哪怕这是他的生日,尽管他已经61岁。

幸运的是,时间没有辜负这个人,努力也看到了回报。

这场演唱会在线观看的人数,最终达到了3.5亿,这是独属于一代偶像的顶峰人气。

而那次视频广告的“丑闻”,公众的认知也普遍是:广告公司真是“坑”惨了刘德华,这不是他的错。

距离那个他出道的风和日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41年,娱乐圈里顶流的位置人来人往,各色命运浮浮沉沉。

刘德华依然磐石一般屹立在这里,诠释着何谓“偶像”的标准模板。

只是,在这个扑朔迷离的流量时代,“完美人设”已成为遥远的概念。

2019年,一部《流浪地球》,为中国科幻电影划上了新的里程碑。

影片的最后,漫长的演职员表在荧幕上滑过,一个页面出现在了观众眼前——

“鸣谢刘德华先生”。

刘德华并没有在影片中参演,致谢的页面也只是一闪而过,仿佛只是导演的一个私心,在当时,这件事引起的关注并不算多。

电影播完之后的两个月,渐渐地,网络上对于这个彩蛋开始有了零散的讨论声,人们才发现了这声致谢背后的故事。

《流浪地球》的片尾字幕

故事要从2005年说起,这一年,刘德华个人出资2500万港元,推出了一个名为“亚洲新星导”的项目。

这个项目支持了6位年轻导演拍摄了6部华语电影,在整个华语电影都低迷的时期,刘德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那些有才华的年轻人看到希望。

这6位导演中,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宁浩。这6部影片中,也有一部经典的电影:《疯狂的石头》。

刘德华与宁浩

时间往后推到2016年,宁浩的公司“坏猴子影业”也推出了一个项目,“72变电影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也是如出一辙的简单:帮助青年导演,找到理想的方向。

《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正是“72变电影计划”的受益者之一。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还扶持了一位名为文牧野的导演,2018年,他拍出了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

当然,这是后话了——也是2005年的刘德华,压根没有想到的后话。

刘德华与郭帆

像这样的故事,还有许多。

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亚洲。

危机持续了三年,许多投机客在风暴中无力抵抗,这其中,就有演员张卫健。

1999年的一个下午,张卫健在北京拍戏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家人对他说:“如果你再找不到钱还贷款,下个月,你就要申请破产了。”

那个时候,张卫健已经掏不出还贷的钱,也找不到任何办法。

谁曾想,在那个月刚过完一半时,张卫健突然有部戏火了:《少年英雄方世玉》。

正是这部戏,让刘德华看到了这个在绝望中挣扎的张卫健,他与张卫健签了约,并且二话不说,开给了他一张支票,帮助他渡过了难关。

他对张卫健说:“学到的,就要教人;赚到的,就要给人。”张卫健听进去了这番话。

2011年,71岁的香港影星余慕莲患了血液炎,并引发了肺部的并发症,一度生命垂危。

她一生未婚,没有子女,本来只想着靠自己挨过病痛。

某一天,她接到了张卫健的电话,问她有没有银行卡号,要给她汇一点钱。余慕莲很惊讶,因为她和张卫健几乎没有合作过,在私下的交集也并不多。

她去取钱时,还以为是8000块,经工作人员提醒,才知道是八万块。

也许,这就是所谓偶像的意义:不仅是看到了一颗星星,更是看到了在那颗星光的照耀下,更好的自己。

刘德华与张卫健

无独有偶,王宝强也曾讲过这样的故事。

2003年,21岁的王宝强凭借《盲井》中的表演,获得了最佳新人的奖项。

当时的王宝强还是一个初出茅庐、老实憨厚的草根演员,没什么名气,直白又莽撞。

在后台上厕所时,因为从来没见过感应式的水龙头,他怎么按也不出水。

正当他无比窘迫的时候,身后伸出来一只手,拉住他的手往水龙头下一放,水流了出来。

王宝强回过头,看到了拉住他手的刘德华,呆愣地说了一句“谢谢”。

那一刻,这个毛头小子或许没有想到,两人的第二次相遇很快就会到来。

2004年,王宝强被冯小刚看中,遇到了他人生中一个重要角色,《天下无贼》中的“傻根”。

在这部戏中,他见到了身为男主角的刘德华。

彼时,莽撞的少年见到了著名的巨星,他来不及多想,就激动地单膝跪了下去,行了个“大礼”。

谁知,刘德华在王宝强行礼的第一瞬间也跟着跪了下去,随后,他将王宝强扶了起来,搭着他的肩膀,笑着同他说话。

刘德华与王宝强

后来,王宝强在社交平台上写道:“15年前,您教我演戏,15年后,您教我跳舞,这么多年,您一直是我的榜样。”

也正如贾玲在刘德华直播时大大咧咧的留言中所说的那样:“偶像这个词对我来说,代表我心里的图腾。你努力,认真,低调,对电影执着。最初喜欢你因为歌声,因为你帅气,因为你演技好。后来喜欢你,发现是因为你给我人生的指引。”

刘德华直播时 贾玲的发言截图

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刘德华帮助”几个字眼,相关的艺人能看到许多——

张国荣离世之后,刘德华害怕梅艳芳情绪崩溃,主动打电话宽慰她,谁知却无意中得知了阿梅一直隐瞒的病情。

在梅艳芳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为她求医、叮嘱她吃药,更是在她的演唱会上,打扮成了贝克汉姆——梅艳芳偶像的样子,让她开心一场。

后来,梅艳芳在演唱会上说:“嫁人当嫁刘德华”。再后来,梅艳芳溘然长逝,刘德华为她扶灵。

也许会有人说,这不过是一段二十年友谊造就的心甘情愿的付出,但刘德华帮助过的人,却并不局限于朋友这个层面。

刘德华与梅艳芳

“肥猫”郑则仕被他从自杀的边缘劝了回来;在蓝洁瑛凄惨的晚年,刘德华为她提供了援助;连许鞍华筹拍《桃姐》时,也是刘德华自己带资进组,这才能继续拍下去……

只是,这样的故事,大多是从被帮助过的艺人口中得知,他们将刘德华称为“恩人”,刘德华本人却鲜少大张旗鼓、携恩图报。

他只是说:“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艺人,除了创作以外,到最后留下你的品格在那边,就可以了,很欣慰了。”

他这一生所为,贯彻了一个“德”字,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但比起刘德华那光芒四射的天王生涯,以及轻财重义的豪迈洒脱,他往年的笨拙与心酸,却很少有人在意。

刘德华的故事,从一个小村庄开始。

1961年,他出生在中国香港大埔地界的泰亨村,家里六个孩子,他排行老四。

彼时,因为家中有一些地产,父亲还是启德机场的消防员,刘德华儿时的家境不算窘迫。

他徜徉于大埔的山间野地,追着鸟,逗着狗,抓着鸡,无忧又无虑。直到他顺遂的人生长到了六岁,变故悄然而至。

刘德华(左一)的儿时全家福

那一年,为了让家里的孩子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刘德华的父亲准备将家搬到城里。

谁知,这个决定触怒了刘德华的爷爷,因此,在分家的时候,刘德华的父亲分文没得。

于是,从6岁开始,刘德华就随着家人一起,住到了“钻石山”——听起来富丽堂皇,其实就是一个贫民区,房子大多是木质结构,质朴且脆弱。

但贫穷没有压垮这家人的斗志,在钻石山,刘德华的父母开了一个杂货铺:早上卖稀饭,下午就卖咖啡和奶茶。

从早上四点开始,刘德华就要起床帮父母打水、做粥、卖饭、洗碗……直到下午,再背起书包去上学。

多年之后,他说:“我现在从不洗碗,我小时候把五辈子六辈子的碗都洗完了。”

彼时,在钻石山附近,还有一个当时香港最大的影视基地。小小年纪的刘德华会去到片场里,给在自家点饭的工作人员送外卖。

他形容自己当时就像“进了大观园”,在头顶飞来飞去的演员、忙忙碌碌的场记、脾气暴烈的导演……一切都让他感到无比新奇。而那些忙碌的演员们,也未曾想到,这个前来送饭的小男孩,多年之后将成为一代巨星。

他就这样徜徉在钻石山的粥铺与片场之间,生活并不富裕,但乐趣唾手可得。

直到刘德华11岁时,家里又遭了灾。

一场大火烧光了他的家,多年的积蓄付之一炬。钻石山的木头房子没有了,片场的快乐也没了。

他们搬到了由政府分配的铁皮房子里,住了三个月,才又分配到了石头房,作为居住点。

因为家中人口多,他们家分配到了两间房子,但他们一家9口人都睡在了一个屋里,另外一间房,就放上了四台缝纫机——三个姐姐和妈妈负责给手套车线,刘德华就负责去工厂拿手套,赚一些微薄的加工费。

中学毕业后,他还曾去发廊做过理发师,帮人洗头剪发,贴补家用。

这就是他17岁以前的生活,没有了娱乐,只有为了生计而忙碌奔波。

“十七岁那年不要脸,参加了挑战,明星也有训练班,短短一年太新鲜。”

17岁,恰是刘德华人生的一道分水岭。这一年,他按部就班地读了大学预科班。

第一次段考,刘德华的成绩排在末尾,很不理想,他猛然惊醒,是时候换一个跑道了。

但“换跑道”说得轻松,那具体做什么呢?

他首先想到了子承父业,做一个消防员,父亲反口拒绝:不可以,家里人会担心。

他又想到在中学期间,自己也曾参加一些话剧舞台活动,再联想到儿时记忆里那个光怪陆离的片场,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刘德华对父亲表示:要进娱乐圈。

父亲对此倒没有多大的反应,只说:“起码要坚持三年五年,不要三天五天就换了。”

那时候,恐怕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句坚持,就坚持到了现在。

1981年,在一个天气很好的日子里,20岁的刘德华考进了第十期无线艺训班,这一年,他的偶像周润发刚刚凭借《上海滩》爆红全国。

刘德华报考无线训练班时

训练班的日子并不好过。

当时的TVB(香港无线电视台)走的是以量取胜的路线,每部戏甚至会有三个导演,每个导演拍8个小时,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拍。

而无线训练班的学员们,统统要从龙套做起,每天除了学习,就是扎根在剧组里。不管是日后的“喜剧之王”周星驰,还是“影帝专业户”梁朝伟,统统没有特例,刘德华自然也不例外。

曾志伟曾讲过这样的一段往事。

彼时,曾志伟已经是圈内有身份有地位的演员,刘德华还只是一个训练班新人。

某次曾志伟拍戏,来不及换造型了,导演想到了刘德华入行前的老手艺,就派他去曾志伟家中给他做发型。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刘德华敲响了曾志伟的房门,没有丝毫怨怼。

刘德华心里知道,要想在残酷的香港娱乐圈被人看见,他需要抓住一切机会,也需要舍弃一些东西。

从左往右:刘德华、曾志伟、张学友

有一天,在训练班中学习的刘德华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对面是他四个月没见的女朋友。

女朋友问他:“你能出来一下吗?”刘德华说:“为了你我一定出来。”

于是两个人约好在一个山顶相见,女孩在那里等着华仔,这一等,就是八个小时。

两人刚一见面,女孩就说了一句“我们分开吧”,然后转身离开。

刘德华落寞地走到山下的公交站,看着眼前的车来人往,直到等到了一辆人没有那么多的公交车。

他上了车,坐到最后一排,不管不顾地哭了起来,“车往前跑,我的眼泪一直往后走”。

刘德华旧照

爱情没了,好在事业出现了转机。

1982年,刘德华从无线训练班顺利毕业,签约了TVB。日后回想起来,这一年,对刘德华依旧意义非凡——

他先是在《猎鹰》中担任男主,崭露头角。更值得一提的是,他遇到了由许鞍华执导、夏梦监制、金庸提名的电影:《投奔怒海》。

这是他第一个正式的电影角色,而刘德华饰演的这个角色,本来属于他的偶像周润发。周润发因为个人原因辞演之后,摄影师钟志文推荐了刘德华。

这部戏让刘德华获得了金像奖的最佳新人提名,也让他遇到了自己的老师:林子祥。

林子祥是香港乐坛的重量级人物,被现在的很多人称之为“歌隐”,在这部戏里,林子祥是男主角。

在拍戏间隙,刘德华就经常往林子祥面前凑,还动不动就唱歌给林子祥听。

只是华仔的水平实在难以入耳,林子祥又无奈又感动,见他对音乐实在热爱,就帮他量身制定了一套发声方法,嘱咐他要好好训练。

从左往右:刘德华、叶倩文、林子祥

再过一年,刘德华成为了《神雕侠侣》中的“杨过”,英俊潇洒、武功高强,该剧在中国香港地区播出后,取得了62点的收视纪录。

后来,哪怕是古天乐饰演的“杨过”让人一见误终身,金庸依旧说:“心中最得意的就是刘德华和陈玉莲版的《神雕侠侣》。”

那是1983年,22岁的刘德华风华正茂,与黄日华、梁朝伟、苗侨伟、汤镇业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无线五虎将”。

这样看来,刘德华在事业的起步阶段,既没有隔壁周星驰的默默挣扎,又没有同行张学友的跌宕起伏,算得上是老天眷顾,

殊不知,事业上的危机,正在花团锦簇之中,暗中潜伏。

上排:梁朝伟、苗侨伟、刘德华

下排:黄日华、汤镇业

1985年,与TVB的三年合约期已满,刘德华收到了一纸续约合同。

合同上写着签约五年,工资为五千块一个月,逐年往上加。

但此时的刘德华,已非“吴下阿华”,他不想只当一个在电视剧里转圈的演员了,他想进军影坛,更想唱歌。

于是他对公司说:“我可以一直在这边,但是可不可以每年我帮你做两个电视剧,另外的时间,我自己用。”

答案是不可以,刘德华自然也有了脾气,拒绝续约。

早期刘德华旧照

拒绝签约之后,他被公司安排到了《欢乐今宵》节目上,担任“活力之星”,负责在海洋公园新建的四个扶手电梯上跑来跑去,让观众猜测跑了多少秒;或者给自由搏击冠军当陪打,要打满三分钟。

再往后,就是长达400天的雪藏期。

那段时间,刘德华没有闲着。不能演戏了,他就去酒吧驻唱,还在片场周围开了家发廊店,拾起了老本行,“就好比一个饼,本来那么大,现在变小了,那我就尝一口小的饼,饿不死,我怕谁啊”。

一年之后,在邵逸夫的调节下,刘德华得以与TVB和解,才获得了拍电影的机会。

但此刻的他或许不会想到,电影这条路,给了他人生中最大的挫败感。

从左往右:周星驰、吴倩莲、刘德华、周润发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影坛,有这样一个说法:电影都是流氓拍,演流氓、流氓看。

那时候,大部分拍摄电影的资金都来自于黑社会,演的也多是黑道风云,影片在旺角的午夜场放映的时候,来看的也多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

因为刘德华拍的电影,几乎都是赚钱的买卖,盯上他这个“香饽饽”的,自然大有人在。

经纪人被人用枪指着头,刘德华没有选择的余地。

在八十年代后期,他一年拍了十几部电影,形式也是毫无意外的单一——

在《旺角卡门》中,他是混混“华仔”;在《肝胆相照》中,他是黑道“阿定”。

在刘德华早期最知名的电影《天若有情》中,他流着鼻血骑着车,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幕,成为了许多人的意难平。

1990年,《天若有情》剧照

这类角色,说得好听一点叫做“末路英雄”,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毫无突破”。

雪上加霜的是,1995年,因为投资决策失误,刘德华自己创办的天幕公司累计亏损了四五千万港币。

在最无助的时候,向华强夫妇对刘德华伸出了援手。他们用片酬抵债的方式帮刘德华还清了钱,代价就是,在后来的几年间,刘德华为了还贷和赚钱,不能再深究剧本质量。

于是,哪怕他兢兢业业近二十年,拍了几十部电影,却始终没有获得一个重量级的奖项,直到他遇到了《暗战》。

在这部影片中,他与刘青云合作,饰演了一位身患绝症的大盗,面容冷酷、内心火热。

2000年,这部电影让刘德华捧回了人生中第一个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奖杯,颁奖的那一年,他39岁,已经等了近20年。

后来,刘德华笑着说:“我觉得是组委会可怜我了。”

刘德华电影作品混剪

相比于刘德华在影坛的一路坎坷,唱起歌来的刘德华,可谓是高歌猛进。

唱歌,被刘德华形容为“一颗孤独的流星”:更自我、更孤独,且很有可能一闪而过。

但毫无疑问,也更亮眼。

入行至今,他共发布了100多张唱片、200首填词、700余首单曲,演唱了共1000多首歌曲,举办了400多场演唱会,获得了500余个奖项,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评为获奖最多的香港男歌手。

这是他一路铺就的荣光,但在荣光之下,不过是一个笨小孩在踽踽独行。

刘德华演唱会演唱《笨小孩》

1985年,24岁的张学友凭借着首张专辑《Smile》,在香港乐坛初露锋芒。这一年,刘德华也决定拿起麦克风。

听此消息,曾经造就了梅艳芳和张国荣的华星唱片公司(TVB的下属公司),致力为刘德华灌注他的首张个人专辑。

谁知唱片影子还没见呢,刘德华就因续约问题与TVB关系交恶。

这张名为《只知道此刻爱你》的专辑,只花了几个月制作,发行数量也小得可怜。

媒体的嘲讽声此起彼伏,但刘德华没有泄气:“人家说不好,没关系,再唱啊;你不爱我,没关系,我唱到你爱我为止。”

1987年,他加入了百代公司,一连出了三张粤语专辑和一张国语专辑。1991年,他的一首《可不可以》获得了十大中文金曲奖,再往后,就是他成为“四大天王”之一,不断拿奖的画面。

《一起走过的日子》、《忘情水》、《谢谢你的爱》……首首经典,时至今日,仍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从踏上歌坛,到拿到金曲奖,再到成为“天王”,刘德华只用了5年,与在电影路上的20年挣扎相比,可以说是异常顺利。

但人生,哪来一帆风顺的故事。

刘德华现场演唱《一起走过的日子》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1992年,31岁的刘德华推出了自己作词的歌曲,《情是那么笨》。

谁知这首歌被“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黄霑听到了,他公开评价了一句:“没看过写情写得那么笨的作词人。”

黄霑是谁啊,那是醉后都能写出《沧海一声笑》的人物,这句评价,他说得,刘德华也听得。

自那之后,刘德华就开始苦心钻研歌词,誓要让人眼前一亮。

他的好友林家栋对着记者回忆,有一次,刘德华白天在内地拍广告,晚上接着拍电影,紧接着又坐飞机回了香港。

在刘德华位于香港的家中,林家栋见到了刘德华,怎料刘德华掏出了一张歌词给他看,说这是刚才在飞机上写的,简直快要“走火入魔”。

直到1997年,他写出了一首《冰雨》:“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歌曲脍炙人口,名噪一时,这才赢得了黄霑的认可。

刘德华《冰雨》MV

刘德华的经纪人张国忠形容刘德华是一个屡败屡战的战士,“我今天做不到、明天做不到、后天做不到都不要紧,我下个月会做得到。”

而这个特质,在他最在乎的舞台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那是1999年,刘德华第一次自己操刀演唱会的全部流程安排。

彩排完之后,刘德华本人很满意,谁知下了台,唱片公司的CEO神情严肃地对他说:差了点东西。

但是具体差了什么东西呢?谁也说不清楚。

那时,距离演唱会的开场时间还有一天,工作人员一起讨论到了第二天凌晨四点,还是找不到任何头绪。

刘德华一整晚都没敢睡,他把整个演唱会的流程都过了一遍,第二天上午十一点,他给制作人打电话:“十二点到红馆,我们再讨论一次”。

讨论完,又是彩排,从1点钟彩排到了3点钟,拉丁、魔术、水幕,统统经历了一遍,此时,刘德华已经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但他依旧不能歇息,因为到了晚上,演唱会开始了。

这场演唱会历时15天,场场爆满,功夫没有白费。

1999年,刘德华在演唱会上演唱《忘情水》

刘德华经常在公开场合谈到自己对于演唱会的执着,“我拍一个广告,接一个代言,可以赚很多钱,演唱会是我赚钱最少的东西,却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因为我真的可以,在我表演的过程,面对面跟歌迷说谢谢”。

他也不止一次地说自己并不聪明,为了演唱会的完美演出,他需要做大量的准备,“每次演唱会我都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彩排,因为我本身也不是做的很好,我需要彩排的时间,是比其他所有的艺人多”。

所以,内地的音乐节目找他去做导师,他几乎统统拒绝:

“我不敢,我怕,我看人家评委都能讲到第四个音阶出了什么问题,我听不出来。”

“我好好地当歌手好了,不要去当导师。”

2022年,在《中国好声音》连续邀请了他十年之后,他才在《中国好声音》中担任了“见证人”,唱了一支开场曲,不干扰比赛的任何进程,更像是节目组请来的排面。

刘德华在采访中说:“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有90分,但现在你经历了越来越多,你就发现,原来自己才只有70分而已。”

年岁越长,他反而越发谦逊。

刘德华现场演唱《今天》

刘德华曾在采访中说过这样一段话:“表演是一个艺术,你每天在当‘刘德华’,你已经是‘刘德华’了,你还是会做错事。”

打眼一看,这话说得云里雾里,但细细一品,却有些深意。

入行四十年,刘德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打造了一个超级大IP,IP的名字叫做“刘德华”。

刘德华《恭喜发财》MV

这个“刘德华”是专业且温柔的。

1997年,在第20届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上,36岁的刘德华凭借一首《中国人》获得了金曲奖,照例要登台表演。

主办方安排了鼓乐队,谁知鼓乐队没有佩戴耳返,现场的声音又太大,导致乐队的节奏越打越快,与现场的背景音乐产生了冲突。

那个时候,梅艳芳等台下的歌手都在帮刘德华打拍子,让鼓手把节奏慢下来,但是现场一片嘈杂,鼓手根本听不到。

刘德华再也唱不下去,他放下了话筒,无助地站在台上。后来,他恳求再唱一遍,“因为我真的不想让大家听到一首这样的金曲”。

下了台,颁奖典礼的工作人员来跟他致歉,刘德华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还是安慰工作人员说:“没关系,我很快就会没事的。”

刘德华在演唱会上的《中国人》现场

这个“刘德华”是敬业且宠粉的。

2018年12月28号,57岁的刘德华在香港红馆举办演唱会,因喉咙发炎,医生要求他终止演唱。

下台的前一刻,他流着眼泪,鞠了很久很久的躬。

2019年2月1日,刘德华在官方网站回应了关于演唱会的退票问题,以个人名义承诺,会补偿不想退票的朋友,“请信任我,所有退票、不退票的观众,都是我的朋友”。

此后,他一直尝试申请2020年2月份的红馆演唱会,用来补偿上一次失落的粉丝,结果是,他做到了。

2018年,红馆演唱会上的刘德华

2018年的演唱会,还发生了一个插曲。

在12月20号的那一场演唱会上,唱完《一起走过的日子》之后,刘德华正准备走回舞台中央,突然,从左侧的观众席上冲出来一位粉丝,摔倒在刘德华面前,并随着惯性往前滑动,眼看就要摔出舞台。

危急时刻,刘德华没有丝毫犹豫,下意识地抱住了粉丝的身体,并且摆手示意保安不必上前,后来更是亲自将粉丝送下了台。

娱乐圈有句话,“一年一偶像,百年刘德华”,或许可见一斑。

刘德华护住粉丝

这个“刘德华”也是背负着某些社会责任的。

2014年,刘德华接拍了一部电影《失孤》——华语影坛第一部聚焦“打拐”题材的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刘德华彻底舍弃了原有的光鲜,逼着自己成为一个不修边幅地行走在希望与崩溃路上的农民。

那段时间,他一直穿着拍戏的那双鞋子,哪怕是离开片场回到香港,他依旧不会脱下,“鞋子没有你的脚型的话,就不像了”;指甲也会锉刀磨到开裂,让自己最大程度地贴合原型人物。

2015年《失孤》 刘德华剧照

在拍摄被中年妇女扇巴掌的那场戏时,因为拍摄对手戏的群众演员迟迟不敢下手,这场戏被拖到了杀青前的最后一场。

在拍摄之前,刘德华就对大姐说,要真打,打到出现巴掌印为止。拍摄之后,刘德华又马上找到了导演,让她把大姐保护起来,不要被粉丝攻击。

面对采访,他说:“我们这部戏厉害了,是在掌声中完成的。”幽默得体,且风度翩翩。

2015年《失孤》 刘德华剧照

谈起刘德华拍摄这部影片的目的,他说,只是为了让那些行走在寻子路上的父母们多一点希望,“如果这一点希望都没了,他的生命就完了”。

他还说:“我希望这部戏出来之后,能给那些有伤疤的人心理安抚,而不是让他们哭。”

2021年7月11日,因为电影的影响力,再加上当事人的不懈努力,电影主人公的原型郭刚堂找到了自己的儿子,所有的执着,都没有枉费。

以上种种,都是偶像“刘德华”的外在表现,他几乎有着完美偶像的所有特质,让人信服、追随,并从他的身上获得力量。

而要塑造这样一个“刘德华”,背后是刘德华本人四十年来的自律与坚持。

在娱乐圈,刘德华是公认的“劳模”。

张学友曾经说:“每当自己想停下来休息,都会看到前面的刘德华,像个铁人一样一刻也不敢停。”

梅艳芳也曾经在采访中委婉劝告:“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但有时候我会觉得,华仔,你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啊,不用那么辛苦。”

但刘德华本人却不以为意,“累吗?这就是生活。你要自己当你生活中的主角的话,就要接受所有逆心的、顺心的事情”。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去年的九月份,刘德华发布了一条庆祝视频。

不是庆祝电影票房,也不是庆祝自己功成名就,他只是坐在白布之前,回忆了自己出道至今的时光——

“你们看到的每一幕,就是一个普通人叫刘德华,每天辛辛苦苦工作的结果。”

“40年了,庆祝,当然要庆祝。但是不是庆祝一个人红了40年,而是庆祝一个人,认认真真工作了40年。”

这个叫做刘德华的“笨小孩”,每天练习了许多遍,认真工作了40年,并且将继续认真地工作下去。

但近些年来,相比于之前,内娱却发生了重大变革。

艺人们的失德违法变得见怪不怪,演员念几句原声台词都能被大加赞赏。

刘德华接受采访时,也曾提到这个问题,面对主持人的恭维,他反驳道:“不是我刘德华好,而是现在的标准变了,现在连准时、记台词都是优点,我觉得要重新定义一下了。”

话说完,他又小声地加了一句:“我觉得是我错,因为世界改了,我还停留在以前。”

当一个认真工作的人,被逼着怀疑自己多年以来的坚持时,演艺圈的荒诞与割裂感,让人触目惊心。

只是,我们真的在,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个变化过的世界吗?

今年的九月份,60周岁的刘德华举办了一场线上演唱会。

在没有门槛、无需送礼的情况下,这场演唱会的观看总人数,达到了惊人的3.5亿。

在这场特殊的演唱会上,刘德华唱了那首由他自己作词、印证他人生起伏的歌曲:《十七岁》。

他唱着“如今我六十看从前”,也唱着“年月变,但我未变”。

而3.5亿人的关注与欢呼,或许就是对一个兢兢业业的普通人,最大的支持。

哪怕,他只是一个笨小孩。

2022年,刘德华再唱《十七岁》

部分参考资料:

1、《鲁豫有约一日行》|刘德华·一起走过的日子

2、《杨澜访谈录》|专访刘德华

3、《志云饭局》|刘德华专场

4、CCTV《音乐传奇》|一路星光·刘德华

5、《南方人物周刊》|笨小孩 刘德华

6、淘票票官方|年度面孔 刘德华

图片来源:网络、节目截图

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丨

原标题:《61岁刘德华,整顿娱乐圈》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