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烈士纪念日|一家三代接力守陵,五年送350多名烈士“回家”

澎湃新闻记者 张依琳 实习生 薛晓彤
2022-09-30 07:05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政库 >
字号

一座陵园,两千多名英烈,三代人默默守护了75年。

在江苏省盐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步凤镇庆元村,有一座安葬了2000多名英烈的五条岭烈士陵园。每天早上7点,一位五十多岁、近乎满头白发的男人都会出现在这,清扫落叶、擦拭墓碑。他就是五条岭烈士陵园的第三代守陵人卞康全。

安葬了2000多名烈士的庆元村本身就是以田庆元烈士来命名的。1947年秋,时任伍佑区范堤乡指导员的田庆元不幸被敌人逮捕,并被残忍杀害。田庆元牺牲后,老百姓含泪将他偷偷埋葬。为缅怀革命烈士,纪念他们的功绩,当地政府命名了烈士乡和庆元生产队,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庆元村。

除了田庆元,庆元村的这片土地上还埋葬了无数英雄儿女。1947年冬的盐南阻击战,让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的两千多名指战员长眠于此。遗体集中安葬时,大多数烈士都没留下姓名。1948年以来,卞家三代在庆元村中默默守护陵园,时光荏苒75年,他们竭力守护着不该被遗忘的名字。

2009年开始,五条岭烈士陵园几经修缮,种上了松与柏,建设了墙和路,卞家人从未离开。除了打扫、修缮外,卞康全还向有个人信息的烈士所在乡村寄信,为烈士寻亲。

每一个名字都是一座丰碑。今天(9月30日)是第九个“烈士纪念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采访了五条岭烈士陵园的第三代守陵人卞康全。在他的讲述里,烈士们没有被遗忘。随着前来寻找的人越来越多,那些曾经无家无名的英雄们,逐渐有了自己的家人和姓名。

五条岭烈士陵园。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卞康全的自述】

五条岭的2000多个“名字”

江苏盐城是我的家乡,也是埋葬着这2000多名烈士遗骸的地方。在我小的时候,就常常听我父亲说起爷爷和五条岭的故事。

那是1947年冬天,华东野战军为粉碎国民党对解放区的进攻,保卫解放区盐城、保卫盐阜平原人民,打响了盐南阻击战,激战四天四夜。在风雨交加、滴水成冰的恶劣天气中,解放军共歼灭敌军4000多人、俘虏3000多人,但华东野战军的2000多名指战员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盐南阻击战结束,部队撤走时,盐东县政府组织县总队、民兵和群众含泪将牺牲的2000多名烈士遗体运至港南村(现步凤镇庆元村)一块空地上,集中安葬,很多烈士连姓名都没能留下。

条件所限,棺木不够,没有墓地,他们就用白布、芦席仔细包裹,把一具具烈士的遗体安放在挖好的五条壕沟中,用土掩埋好,堆成了东西向的五条长岭。岭高1米多,长40余米,占地约4.5亩,称为“五条岭”。

我们家就在五条岭的东边。1948年年初,我爷爷卞德容参与了清扫战场、掩埋烈士遗体的任务。我父亲卞华那年八岁,看着他掩埋烈士遗体。

之后,爷爷常带着父亲去五条岭添土修坟。无名的烈士,能来认亲的人很少,也没有隆重的仪式来祭拜。爷爷说,不能让这些烈士的墓无人看护,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他们牺牲在我的家乡,我们作为烈士墓地边上的人,就应该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

平时,爷爷也会带着父亲来到陵园打扫,讲述烈士们的故事。到了夏天,温度高雨水多。受到雨水的冲刷,有的烈士遗骨暴露在外面。爷爷和父亲就将遗骨整理好重新掩埋,再把这些塌陷的墓修整好。就这样,日复一日,从我爷爷开始,我们三代人在这里守了75年。

五条岭烈士陵园。

三代传承守陵75年

我从小就在墓园长大,我父亲也带我每年为烈士墓除杂草、填新土。

父亲当年跟着爷爷在安葬烈士的现场,看到的遗体都是很年轻的战士。父亲说,那些年轻的生命为了新中国牺牲了,他们的付出我们不能忘。长辈也教导我们要懂得感恩,任何时候、走到哪里都要记住他们。

我爷爷是1961年去世的。临终之前,他依旧在叮嘱父亲,不要忘了烈士们。我父母很尽责,也经常带我来陵园拔草、填坟,教育我守陵拔草时要跟烈士打招呼:“烈士爷爷,今天来给你拔草了。”

父亲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只要谈到五条岭,他就会叮嘱我一定要尽心尽力把陵园看护好。每年清明,父亲还会和我一起来给烈士们填土、擦拭墓碑。

2009年起,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五条岭烈士墓,当地政府也开始修缮五条岭烈士陵园。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义务守护烈士墓。2010年,我被政府聘为五条岭烈士陵园的管理员。

卞康全(右)和父亲在修缮的陵园现场。

在我儿子七八岁的时候,我也带他到陵园,像父亲教育我一样教育他。让他在烈士墓前鞠躬,到陵园打扫要说:“烈士爷爷,今天为你拔草来了。”在五条岭里不能大声地乱叫,更不能乱踩乱跑。我也是通过言传身教的方式,让孩子带着敬畏之心对待烈士们。

从爷爷开始,到我这一代,我们三代人已经守护五条岭75年了。2000多名解放军战士年轻的生命献给了新中国,我们一家也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儿子从2019年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解放军。从守陵到守国,我希望我们的孩子永远不要忘了这些烈士。如果有机会,我们也愿意世代守护下去。

“寻找那些不该被遗忘的名字”

五条岭埋葬的大部分是无名烈士,但是他们应当拥有家人。

每天早晨7点,我都会到陵园打扫卫生、擦拭墓碑、填新土。除了扫墓,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接待来寻亲的烈士后人。从早到晚,我几乎一天的时间都在陵园,中午吃饭也会留心门口的车辆经过,担心寻亲的人跑空。

我曾经把烈士信息不断地向外地的客人介绍,希望他们把这些消息带回去帮忙寻找亲人。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用这种方式来等待着家属寻亲。直到2018年,我发现这样太慢了,就开始写信主动去寻找烈士后人。这些信寄向了洛阳、淮安……到2021年,写了1000多封信。通过这种方式,一共找到了350多位烈士的家人。

1991年来了一位寻亲的女子叫陈继业,她来的时候陵园还没有修缮,很荒凉。她在墓地里痛哭,后来到我家去借一把铁锹,说“我想给我父亲添点土”。我这才得知,她的父亲就葬在五条岭。

她不知道父亲具体被安葬在哪条岭下,就一条条岭挨个添土。我也拿了把铁锹跟在后面和她一起添。走到第二条岭时,她突然趴在土堆上大哭。看着她哭,我也跟着流眼泪。

卞康全(左)在陵园办公室接待渡江老兵。

还有一位烈士后人在2019年收到信后就来了五条岭。他走到五条岭的最南边的一条岭,突然双膝跪在墓边,痛哭自责,说他不孝,70年来才第一次到父亲的坟前。我当时的心好像被鞭子抽到一样的痛,这种战士忠诚、仁子孝顺的事情让我很感动,当时也泪流满面。

让我觉得守在这最骄傲、最有价值的事,就是找到了烈士的后人,让英雄能够回家。我为烈士英灵能在亲人的引领下回家而高兴,这是条漫长的回家之路。我也有遗憾,至今还有很多无名烈士的英灵没有寻到家人。

帮烈士寻亲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会继续做下去。有人说烈士是无名的,但他们的事迹需要被记住。我感恩这份炽烈的红色精神,也愿意用自己普通的双手,去守护这些不该被遗忘的名字。

    责任编辑:蒋晨锐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