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山河有我丨祖国北疆原始森林腹地消防员:守护“万里绿色长城”

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2022-10-03 14:14
来源:澎湃新闻
直击现场 >
字号

【编者按】

每一寸土,都有人奔赴;每一寸心,赤诚溢胸襟。在国之东——黄海中部的千里岩岛,在国之南——南海中南部的三沙市,在国之西——新疆喀什,在国之北——黑龙江大兴安岭,在位于西藏山南的全国海拔最高边境派出所……他们守护一方,默默奉献。

2022年国庆节,澎湃新闻推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3周年特别策划“山河有我”,讲述祖国各方这些守护者的故事。愿我们安享岁月静好,也时时记得那些负重前行的人。

北纬53度,祖国版图“鸡冠”顶端,与漠河北极村同纬度的原始森林腹地,有一个名叫“奇乾”的地方,森林消防员毛健和队友们常年驻扎于此。

驻地远离城市,距最近的镇子有近200公里,电力靠太阳能板。最让毛健开心的,是每周一次的给养配送,因为除了物资,还可能有远方家里寄来的快递。毛健的老家在甘肃天水,距离其所在驻地有3500公里。

奇乾中队守护着大兴安岭地区95万公顷的原始森林。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 提供

毛健所在的队伍,名叫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守护着林区95万公顷原始森林。每逢春夏秋三季森林防火灭火紧要期,中队消防队员更是要全天24小时战备,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森林火灾。

虽然只有27岁,但今年已是毛健在森林消防队伍中的第11年,2年前,他加入了奇乾中队。

“外面的人都认为奇乾很苦,但我深深爱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毛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守卫祖国北疆的这片“万里绿色长城”,是一项艰巨而神圣的使命,“我愿意为它付出青春和汗水”。

以下是毛健的自述:

守护原始森林,人均防火面积两万个足球场

2011年12月,我成为了一名森林消防战士,今年是我消防生涯的第11年,这11年带给了我很多“财富”。我在一次次参加灭火战斗、参加救援任务中,锤炼了永不言弃,永不退缩,永不服输的精神品质,我想,这是在其他工作中难以获取的。

2020年时,因为奇乾中队缺少人员,我获得了加入的机会。当时我在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第十四中队,中队领导说,奇乾环境艰苦,地理位置又偏僻,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但我没有犹豫,一心要去。奇乾中队是全消防系统中赫赫有名的“英雄连”,这里虽然条件苦、任务重,却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

2020年4月,我正式加入了奇乾中队。中队位于北纬53度内蒙古北部大兴安岭原始林区腹地,担负着守护95万公顷原始林,守护“中国大粮仓”松嫩平原的粮食生产安全的重要任务。按人头计算的话,我们队伍中人均防火面积相当于两万个标准足球场。

奇乾环境艰苦是出了名的。这里年均气温零下3℃,历史最低气温曾达到过零下53℃,冬季长达9个月。而且驻地远离城市,最近的镇子也有近200公里的距离,驻地附近可以说“渺无人烟”,很少有机会见到其他人。因为有战友互相陪伴,我们倒也并不孤独。周末或者节假日时,我们会组织篮球赛、下棋比赛等活动,电量充足时,我们还能组织个王者荣耀比赛,平日里的生活还是充满欢声笑语的。

条件艰苦,每周一次给养配送

为什么只有电量充足时才能组织游戏比赛呢?因为电在我们这里很珍贵,全要靠太阳能板帮忙,现在大概有三四百块太阳能板。天气好时,队伍的电量就充足,但如果赶上连日雨雪,我们就要过几天电力不足的苦日子。而在原始林区中,连日的雨雪并非新鲜事。

没电时,我们会靠柴油发电机保障必要的工作内容。

我刚来时,太阳能板只有一百多块,电力不足是常事,晚上起夜不能开灯,只能打手电筒。另外,通信公司在我们驻地修建的信号设施也需要供电,没电时我们就没有信号,我曾经因为电力不足,两个星期没能和家里联系。听老队员说,几年前的一个除夕夜,大家看春晚的时候突然停电,只好赶紧搬出发电机。

但不必担心电力不足会影响工作,因为中队配备有北斗卫星电话,可以保障随时接受任务指令。

在驻地也收不到快递,每周会有专人来进行配送给养,那是我们每周最开心的时候,不仅因为生活物资得到了补充,更因为经常还能收到远方家里的快递。

离家3500公里,“亏欠了家人”

刚到奇乾的那个冬天特别寒冷,我爱人从老家给我邮过来一条厚厚的护膝,但由于大雪封山,一个月后我才收到了这份温暖的礼物。我的老家是甘肃天水,离奇乾驻地有3500公里。

参加工作这些年,从心底里觉得对家人亏欠很多。2021年,我回到天水老家和女朋友结了婚,很幸运,在那几十天的假期中,爱人怀上了小生命。但在爱人十月怀胎的日子里,我一天也没能照顾。再见面时,孩子已经出生了,现在宝宝11个月大了。家里照顾老人和孩子的担子也只能是由我的爱人来承担。

因为每逢国庆、春节这些节假日,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我们要去林区中巡护,防止有人携带火种进入森林。每年防火期的时候,我们也要去林子里勘察,检查林木的干湿度,判断火灾风险。几十个人分成小组,一天一个山头。

一次灭火任务后,战友们在火场累得睡着了,毛健自拍留念。

原始森林的火灾多因雷击起火,而在原始森林中扑火,相较其他灭火救援任务又是不一样的挑战。里面虫子很多,尤其是“草爬子”“吸血虫”,也就是蜱虫。我们每个人扑火时都被蜱虫叮咬过,这种携带病毒的昆虫,是我们必须时刻提防的。在与“吸血虫”多年的“亲密接触”中,我们总结出了对付它的方法。如果发现得早,可以把它烫出来。如果硬拔或者发现太晚,“吸血虫”会钻入肉里,那就只能用刀割进皮肉将其取出。奇乾的指战员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与“吸血虫”对抗后留下的伤疤。

灭林火不易,“每一份补给都十分珍贵”

2021年7月出现雷击火,毛健和队友们奋战3天 。

但这些与缺水相比,都算不了什么。长时间靠近烈火,会造成人体水分加快流失。所以我们会格外珍惜出任务带的水,无论多渴,每次都只抿一小口。也并不只饮用水,在原始森林中,每一份补给都十分珍贵,这也是我们多年打火经历中悟出的生存法则。2015年,我还在第十四中队时,距离中队500多公里外的原始林区发生森林火灾,中队奉命紧急出动。但因火情严重,实际的任务时间较预期更长。我们携带的补给已经消耗殆尽,但由于天气原因,运送补给的直升机无法起飞。虽然有山泉水可以喝,但我们没有食物了,饿了两天肚子,我们挖防火带的时候,饿得都不说话了。

我终生难忘当时的场景,班长打开最后一袋榨菜,为我们每个人分了两根,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没人说一句话,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万幸,很快物资就送了上来,我们都平安。吃饱后,我们徒步一天一夜,走出了那片原始林区,看到迎接我们的运兵车的那一刻,我瞬间就明白了忠诚、坚守的意义。

参会日常训练中的毛健。

今天,随着森林消防队伍的装备不断更新换代,我们执行任务也更加有保障。现在中队也配发了多旋翼无人机、北斗定位系统等新式装备,这些装备成了我们的好帮手,极大程度上降低了我们消防员巡护林的难度。作为一名老森林消防队员,我亲身见证了这些变化。

对我们一线灭火队员来说,风力灭火机是主战装备。以前,我们都用手持式风机,“铁疙瘩”接近30斤,我们负担很大。但现在,都配备了背负式灭火机,背在肩上轻松很多,很方便。

10年前没有配发无人机时,需要组成勘察组,人力把整个火场走一圈,判断火场情况。如今,无人机起飞飞一圈,什么情况都清楚了,又高效又安全。

海报设计师 祝碧晨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