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828

产油国联盟大幅减产激怒美国,白宫指责减产短视并酝酿对抗

澎湃新闻记者 杨漾
2022-10-06 16:18
来源:澎湃新闻
能见度 >
字号

占据全球石油产量半壁江山的产油国联盟与世界头号产油国再一次走到分岔路口。由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23个国家组成的OPEC+联盟10月5日同意将未来14个月的石油产量配额削减200万桶/日,以支撑油市。此举引发美国不满,白宫随即宣称将推出一系列对冲措施与之抗衡,包括进一步释放战略石油储备,“NOPEC”法案也可能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这场OPEC+自2020年3月以来的首次线下会议早在数天前就赚足眼球。各国石油部长及代表们打破惯例,放弃原计划的视频会议,匆忙间亲自齐聚维也纳商讨减产。国际油价受此刺激一扫颓势连日攀升,澎湃新闻注意到,相较于9月30日收盘价,两大原油价格基准布伦特和WTI油价现已大涨10%。

截至发稿,纽约商品交易所11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站上88美元/桶,伦敦洲际交易所12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触及94美元/桶。

OPEC+“先发制人”达成大幅减产协议

OPEC+在会后公报中强调,减产是由“全球经济和石油市场前景的不确定性”驱动的,OPEC和非OPEC成员国采取了一贯以来的“积极主动和先发制人策略”。减产将从11月开始生效,一直持续到2023年12月。OPEC+同时调整了常规会议的频率,每月一次的部长级会议将改为每6个月一次,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的每月会议调整为每两个月举行一次。不过,监督委员会被授权在必要时召集额外会议,或随时召开成员国部长级会议,以讨论石油市场发展。

最终200万桶/日的减产规模高于此前市场传闻的100万桶。相较于名义减产量,在讨论该减产力度对石油市场供给的影响时,业内更重视的是减产的基准线。OPEC+上述公报明确,总产量以今年8月的产量为基准下调。由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一些OPEC+成员国的当前产量低于其配额目标,从市场上实际撤出的石油数量要比200万桶/日少得多。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对此澄清道,实际减产量远高于几家投行预测的50万桶/日,“我们估计是100万-110万桶/日”。产量配额表显示,减产主要由沙特、阿联酋承担。10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供应的1%。

尽管实际减产量要打个五折,但这仍是产油国联盟继2020年4月的历史性减产决定之后,力度最大的一份减产协议。最近两年,OPEC+基本以推进渐进式的“小碎步”产量调整为主。

标普全球分析师保罗·谢尔顿(Paul Sheldon)等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该联盟正谋求“向市场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即愿意减少供应来支持油价上涨的目标”。

自美国页岩油大量涌入市场后,2014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石油市场的供过于求愈发严重。2016年初,油价跌破30美元/桶,以沙特为首的OPEC拉拢俄罗斯等10国组成OPEC+联盟,首次承诺集体减产。2018年6月,随着油价逐步回升,产油国联盟又实施了联合增产,功能从保价向调节市场转变。OPEC+和页岩油之间的跷跷板效应屡屡上演。

多年来,OPEC+内部并不乏裂痕和分歧,最典型的如2020年3月该联盟“带头大哥”沙特、俄罗斯的减产谈崩,沙特迅速打响价格战。但这一次,沙特及OPEC+选择站在俄罗斯这边。

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作为联合主席出席了OPEC+的部长级会议。而就在一周之前,诺瓦克被美国财政部列入最新制裁名单。“石油市场供需波动很大,因此会议决定通过减产来平衡市场。”他在会后向媒体解释称。

“我们正处于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沙特能源大臣在会后称,OPEC+成功的秘诀是其凝聚力,联盟将继续扮演缓和油市的角色。 他还说,要领先于供求曲线变化作出前瞻性判断,必须积极主动。阿联酋能源部长补充称,该联盟“担心需求下降”。

美国谴责产油国联盟“短视”,或搬出“NOPEC”法案?

产油国联盟的减产保价之举令美国颇为不满。早在维也纳会议召开之前就有消息传出,美国敦促OPEC+成员国不要继续减产,称目前经济基本面不支持减产。但最终,减产协议不仅通过,且比市场预期的更大。

减产协议通过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赖恩·迪斯(Brian Deese)随即在白宫网站发布声明称,在全球经济正应对乌克兰冲突持续负面影响之际,美国总统拜登对OPEC+削减石油产量配额的“短视决定”感到失望。

该声明说,作为今年3月宣布的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计划的一部分,美国能源部将在11月再向市场释放1000万桶石油。拜登将继续视情况安排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并要求美国能源部长寻求额外措施来立即增加国内产量。拜登同时呼吁美国能源公司缩小巨大的批发和零售价差,继续降低加油站价格。

声明强调,“拜登政府还将与国会就减少OPEC对能源价格控制的额外工具和权力进行磋商。”外界猜测,该表述暗示着“NOPEC(禁止石油生产或出口卡特尔)”这项长期存在的法案可能因此得到实质性推动,拜登政府为恢复该法案的可能性敞开了大门。

“很明显,OPEC+正在与俄罗斯结盟。”白宫发言人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在发布会上称,OPEC+的决定将对低收入和中等经济收入国家产生影响。“这是一个短视的决定,OPEC+根据其声称的自身利益做出决定,这是错误的。”

另据华尔街日报援引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拜登政府正准备放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或将允许美国第二大油企雪佛龙恢复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开采,为美国和欧洲市场可能重新开放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铺平道路。

沙特能源大臣回应说,OPEC+“尊重”美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决定。

在国内高油价和高通胀压力下,拜登曾在7月出访沙特。但双方联合声明显示,拜登未从沙特获得明确的石油大幅增产的承诺。8月3日部长级会议上,OPEC+宣布以极微弱幅度增产,但到了9月6日的会议,与会国小幅调降产量,彰显稳价意图。

油价恐再次被推上三位数

维也纳减产会议举行之际,正值G7批准设定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之前,因此有观点批评OPEC+的决策“令石油市场变得武器化”。但OPEC+官员表示,该联盟的决策不是政治性的,减产背后“没有恶意”。

从市场角度而言,减产将对油价形成支撑。

原油多头高盛借机调高了油价预期。达米安·库尔瓦林(Damien Courvalin)等高盛分析师在报告中将其对布伦特原油第四季度的预期上调了10美元至110美元/桶。“如果减产持续到明年12月23日,此举将相当于使2023年布伦特油价比我们之前预测的107.5美元/桶要高出25美元,如果库存完全耗尽,油价可能会涨到更高水平,这种情况必须将需求破坏作为最后手段。”

花旗认为,如果油价上涨是由大规模减产推动的,那么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它可能会激怒拜登政府。美国可能会做出进一步的政治反应,包括进一步释放战略储备、推动针对OPEC的反托拉斯法案。“但这还不是全部,白宫官员正在与能源部讨论汽油、柴油和其他精炼石油出口禁令的可能性。”

OANDA资深市场分析师埃德·莫亚(Ed Moya)在其研报中称,EIA最新报告显示美国原油、汽油和馏分油库存继续下降。鉴于OPEC+的减产决定和EIA报告,石油会继续受到支撑,但达到100美元/桶的水平之前,上涨空间将受到限制。

​​​OPEC+会议结束后,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表示,对俄石油实施价格上限将导致更昂贵的运输和后期交付成本,可能导致俄罗斯暂时减产。莫亚认为,“诺瓦克发出的信号是,俄罗斯并不急需收入。若油价上限方案向前推进,我们可能会看到油价进一步上涨。​​​”

    责任编辑:孙扶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82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