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漩涡”中的富士康

关注
2022-11-02 14:18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陷入“员工徒步返乡”传闻的超级工厂富士康仍在努力维持运转。

作为苹果最大的代工厂,此时的富士康正值iPhone14组装旺季,员工离厂对产线的影响是一定的。某位核心信源对财联社记者透露,估计部分产线已减少了约三分之一的产量,仍未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一边是“自主返乡”的生产线员工,一边是急于完成的交付任务,“漩涡”中的富士康已在短短几天内大幅上调出勤奖金,留人意图明显。但据财联社记者了解,多位返乡的员工仍不为所动。“离开对之后进厂是有帮助的,有些大厂是不招收有阳性记录工人的。”有员工如此表示。

为何离开?

李洁是今年7月才入职富士康iDPBG郑州厂区的,岗位是iPhone14产线助理。

10月9日凌晨5点,G02区二楼,正准备下班的李洁突然接到紧急通知,楼下有一例新冠确诊病例,所有在一楼员工均为密接,自己和二楼其他员工都是次密接。

接到通知的G02区车间1400人随即原地等待,这是李洁第一次感受轻微的恐慌,但在当时各个产线线长及众多干部的安抚下,她与工友并不认为疫情会更严重。

10月18日,已隔离10天的李洁接到通知,解除隔离,返回产线开始上班。同时,通知要求外租居住的员工要搬回宿舍入住。

但之后三天上班碰到的情况,让李洁决定不再上班,也不搬回宿舍。

10月19日,富士康出台加班补贴和全勤奖等政策通知,但同时封闭员工餐厅,改为产线领餐,由产线干部统计各段人员在产线人数,由“大白”把饭送入车间,员工领餐即返回宿舍吃饭,休息后返回产线上班。

在新通知出台后,李洁与众多工友仍然“觉得没什么”,就去正常上班了。令李洁真正产生恐慌的,是“集中管理”后的富士康,却无法推出有效的防疫隔离措施。

李洁返回上班后发现,工厂只隔离确诊人员,周边工友只要抗原快筛没有问题,就可以正常上班,不管是密接还是次密接。

(富士康员工参加核酸检测图1 受访者供图)

(富士康员工参加核酸检测图2 受访者供图)

21日之后,李洁再未返回岗位,她说:“当天晚上我想了想,钱可以再挣,但命不能不要。”

而这样混乱的“集中管理”,仍在持续。

刘伟是富士康iPhone13的产线工人,他租住在工厂周边,想着年前进厂打几个月工挣点钱。在富士康出现疫情后,半个月来他仍坚持上班,直至26日,他接到富士康的严厉通知,在外居住的必须全部调回厂区入住宿舍。

“搬回去,心里就没底了。”刘伟称:“我们宿舍c区、e区、f区、d区的人都有,乱的很,每个厂区的疫情又不一样。我在宿舍睡觉,都戴口罩,把我耳朵上的皮都勒掉了。”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在28日晚上。刘伟接到宿舍楼层工作人员发送的微信通知,信息称恒大未来之光小区(以下简称“未来之光”)隔离的人员工将返厂,他立即决定离开。

据多位受访者介绍,未来之光是富士康紧急租下的小区,尚无业主入住,设施不全。就在两天前,这批隔离人员刚刚转移至该小区。

“也不知道(他们)是全部没事了,还是生产跟不上了才放出来,这些被隔离的确诊人员各个厂区都有,再去上班心里非常害怕。” 刘伟坦言。

李洁、刘伟的离开,更多是出于和“阳性”工友可能会一起共事的担忧。

而对于宣称“必须干够55天,不拿到返费绝对不会走”的张龙,则在一次抗原检测中,被彻底击垮。

在富士康疫情愈演愈烈的27日,张龙依然准时进车间工作。接近上午10点,张龙按要求去排队做抗原单采,他采完抗原,结果正常。下一秒,他却跑到车间对其他工友说:“我受不了了,我要走了。”

面对几位工友的惊诧,他解释说:“排队的时候,前面的和后面的都是两道杠,我被夹起来了。哥我不干了,我现在就要走。”

“绝对不会走的”张龙随即离开了车间,踏上了回家的路,此时他离拿到11000元返费只差10天。

陷入混乱的也不仅仅是富士康的基层员工。“我们线长都跑了,”刘伟称:“他是在富士康待了7年,才当上线长,好不容易爬上去的。后来我看朋友圈,也不只是他,我们线上的干部都跑了,你说你跑了还发朋友圈给员工说一声,员工能在线上踏实干活么。”

“情绪暴走”后的出路?

“有人管”成为多名离开富士康工人的共同追求。刘伟称:“为什么离开?不管是阴是阳,只要到家,我就能享受到最基本的保障,最起码有人管我,人就不慌了。”

李洁也表示:“(在富士康这里)就感觉没人管我们。”

(李洁走在返乡路上 受访者供图)

30日凌晨一点,步行24公里的李洁到达新郑高速路口卡点后,终于感觉到有人管了。她坐上了禹州市政府安排的返乡大巴,大巴路过禹州无梁路口,她看见横幅上写着“欢迎富士康孩子回家 欢迎禹州籍富士康员工回家”。那一刻,她的情绪彻底崩溃了。

(在新郑高速路口卡点等待返乡大巴的人们 受访者供图)

离开后的员工,都走上了回家的路。疫情之下的富士康,也正在寻找自己的出路。

李洁曾对记者表示:“在10月20多号的几天,自己产线上共224人,其中108人处于隔离点,20人在未来之光,还有几个在方舱医院。”

或许正是因为人手紧张,也为了鼓励留守的工人继续工作。财联社记者从多位富士康员工处获悉, iDPBG郑州厂区激励政策一再调整。截至目前,自11月1日至30日,IDPBG郑州厂区正常出勤的全体员工出勤补贴调整至400元/天(此前已由50元/天翻倍至100元/天,后又翻倍至200元/天),整整涨了8倍。

而在富士康爆出员工“徒步返乡”的新闻后,其最重要的客户——苹果也随之成为热点,苹果销量受影响、苹果将索要赔偿、苹果转移富士康订单的传闻喧嚣尘上。

财联社记者独家从目前仍在工厂的核心信源处获悉,估计部分产线已减少了约三分之一的产量,仍未恢复到疫情前状态。多位已离厂或仍在岗的富士康员工均称,无法判断产量变化,但身边宿舍室友或同产线员工减员十分之一到一半以上。

Counter point 高级分析师Ivan lam则告诉财联社记者,每年的最新款iPhone都在郑州富士康率先生产,在稳定生产一段时间之后,其他的工厂才会导入新iPhone的生产。iPhone 14系列的iPhone 14 和iPhone14 Plus 中国和印度的NPI(新产品导入)同期,生产稍微晚一两周。此次的影响,iPhone14 Pro预计会在印度产区进行NPI。

对此,富士康官方回应财联社记者称,郑州园区与政府配合防疫,目前状况已在逐步控制之中,集团也会协调其他厂区产能备援,以降低可能的影响。针对单一客户/产品具体产能状况,不发表评论。

截至目前,当地政府的工作组已经到达富士康,生产生活秩序正在恢复中。

(文中李洁、刘伟、张龙均为化名,实习记者 梁祥才,财联社记者王碧微对此文亦有贡献)

原标题:《“漩涡”中的富士康》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