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美国那点事|中期选举的“文化战争”与特朗普的2024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林玲
2022-11-30 08:32
来源:澎湃新闻
外交学人 >
字号

本次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目前已取得对参议院的控制权,而共和党在众议院的席位争夺中也只取得了微弱优势,共和党因而未能掀起其预期的“红色浪潮”,而只是制造了“红色涟漪”,《时代周刊》更将其比拟为“粉色浪花”。选举结果表明,民主党抵御住了中期选举中的多重不利因素,包括历届中期选举结果对于执政党不利的历史规律、现任民主党总统拜登相对低迷的支持率以及高通胀、经济下滑的影响,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战绩。其中,民主党在“文化战争”议题上的政治动员在选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共和党候选人在“文化战争”战线上的得失也对共和党未来政治力量整合及选民动员策略具备指引意义,从这一意义上而言,本次中期选举中的“文化战争”发展态势构成了研判两党政治走向的重要观察点。

民主党“文化战争”核心议题

堕胎权问题成为本次中期选举中民主党的“文化战争”一大核心议题,大力提升了女性选民、年轻选民的投票热情。根据投票网站vote.org的数据,在今年6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堕胎权的《多布斯案》裁决公布后的两周内,登记中期选举投票的选民增加了332%。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等“战场州”在内的11个州,选民登记数甚至增长了500%。其中,堪萨斯州成为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后首个就堕胎权问题进行投票的州,在8月的初选中,支持堕胎权的力量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而作为一个红州,堪萨斯在堕胎权问题上的初选公投无疑释放出对于民主党的有利信号,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将其称之为“吹向民主党的”政治风。事实上, 堕胎权议题已成为民主党抵御中期选举中经济和通胀问题不利影响的有力武器,而一些共和党右翼候选人在堕胎议题上的极端立场也将一些独立人士和中间选民推向了民主党。

此外,在本次中期选举中,民主党通过打“民主牌”与反“极端主义”宣传,也在一定程度上将选民的经济焦虑转移到极端主义引发的政治暴力问题上,进而拉拢了温和派选民。民主党人将本次选举定义为美国民主与极端主义之间的对垒,力图将选举描绘成“拯救美国民主之战”。

今年9月,拜登在费城独立宫发表“为国家灵魂而战”的演讲,把本次中期选举定义为“美国的灵魂之战”,呼吁选民拒绝任何获得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拜登称特朗普及其支持“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运动的共和党人“决心让这个国家倒退,倒退到一个没有选择权、没有隐私权、没有避孕权、没有嫁给你爱的人的权利的美国”,其中指涉堕胎权、同性恋与跨性别群体权益、同性婚姻等传统文化战争议题,意在渲染一幅MAGA共和党人控制下的美国社会黑暗图景。同时,拜登称,特朗普及MAGA势力不接受2020大选选举结果,也就是不接受人民的意志,是对美国民主“迫在眉睫的威胁”。拜登进而指责特朗普与MAGA 共和党人煽动政治暴力,指涉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事件,称MAGA势力“代表着一种极端主义,正威胁着美国共和国的根基”。

不可否认,民主党的“反极端主义”竞选策略回应了选民对于选举争议引发的政治暴力的忧虑情绪。在中期选举临近之际,美国政治暴力也愈演愈烈。10月28日,众议长佩洛西的丈夫在家中遭到暴力袭击,而嫌疑人原计划的袭击目标是佩洛西,同时他还有一份名单,列出了其他作为袭击目标的政治人物。一些地方尤其是摇摆州的选举工作人员不断遭到暴力威胁和恐吓,一些工作人员甚至迫于压力辞职。在亚利桑那州,还有一些持枪者出现在投票箱附近,对前来投票的选民进行询问,有选民甚至遭到恐吓。美国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全国反恐中心和国会警察局在10月底的一份联合通报中发出警告,随着中期选举投票日临近,各地候选人、选举官员以及公众面临的暴力威胁加剧。美国司法部门也颁布了一项临时限制令,禁止在投票站附近聚集并恐吓选民,并禁止在投票站250英尺范围内携带枪支。

ABC新闻与《华盛顿邮报》在10月展开的民调显示,88%的美国民众担忧,政治分歧将导致政治暴力危险上升。而2020年大选由选举舞弊论引发的国会山骚乱事件、以及民主党人围绕该事件对特朗普展开的司法调查,都指向了右翼政治暴力的主流化趋向,使得民主党人得以将共和党右翼的选举舞弊论支持者与政治暴力挂钩,将其称为威胁美国民主的极端主义者,并以此作为中期选举动员中的一张重要的“文化战争牌”。根据美国CBS新闻频道的分析,本次中期选举中,美国几乎每个州的选票上都有选举舞弊论的支持者,包括238名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20名共和党参议员和州长候选人,以及12名州务卿候选人,因而民主党人通过打“反极端主义”民主牌,聚焦选举公正与民主秩序,回应了温和派选民群体对于美国民主面临的威胁以及政治暴力的忧虑,从而使选举舞弊论成为一些共和党右翼候选人在竞选中的“负资产”,使其疏离中间选民。

共和党右翼 “文化战争”

与此同时,“文化战争”牌也同样体现于本次中期选举中一些共和党候选人的竞选策略。本次选举中备受瞩目的共和党政治新星、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便是一位具有浓厚的“文化战争”斗士色彩的代表性人物。德桑蒂斯在本次佛州的州长选举中,以19%的压倒性优势成功连任,并横扫了民主党具有传统优势的戴登县,创下了佛州的历史记录。同时,根据州竞选财务报告,本次选举中德桑蒂斯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共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竞选资金,打破了全美州长竞选的筹款记录。

中期选举之后,德桑蒂斯在共和党党内的支持率已经超过特朗普,在11月11日Yougov“舆观”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42%的共和党人与亲共和党的独立人士更希望德桑蒂斯作为2024年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比选择特朗普的多出7%。同时,一些共和党金主也相继表示,如果德桑蒂斯参选2024年大选,将放弃特朗普转而支持德桑蒂斯。

 值得关注的是,与一些在反堕胎权政策上持强硬立场而遭受挫败的共和党极右翼候选人不同的是,德桑蒂斯的文化战争策略则采取了表面上更具“中性”色彩的路线,力图将对手贴上“激进主义”与极端化的标签,以拉拢中间选民。德桑蒂斯的文化战争议题主要聚焦于移民问题与教育领域。

首先,作为美墨边境州,非法移民与边境安全问题构成了佛州选民的重要关切,而德桑蒂斯着力抨击拜登政府宽松的移民政策带来的非法移民潮和边境危机,强调涌入边境州的大量非法移民对于本州民生的影响,并通过将非法移民运送至民主党控制的马塞诸塞州,作为对民主党政府移民政策的回击,以回应佛州选民关切。

在教育领域,以捍卫“家长教育权”为旗帜,对公立学校中涉及的种族批判、反种族主义教育、同性恋平权等内容进行政策抵制。德桑蒂斯曾于2021年12月签署了名为“停止‘觉醒’”的法案,允许佛州的家长起诉将种族批判理论纳入中小学基础课程的学区与教师,此后又于2022年3月签署了被反对者称为“禁谈同性恋”的法案,禁止在幼儿园至小学三年级的课堂谈论性取向与性别认同问题。以德桑蒂斯为代表的共和党“文化战争斗士”将包含种族主义历史、性取向等内容的教育称之为左翼宣扬种族仇恨与社会分裂的“有毒”的“觉醒教化”,将其贴上“觉醒主义”的意识形态标签,称其教育孩子“仇恨自己的国家、以及相互仇恨”,从而将对相关教学内容的抵制等同于维护“家长教育权”,使孩子免受“毒害”。

德桑蒂斯曾在中期选举的一场助选演讲中宣称,“‘觉醒主义’的意识形态是一种具有破坏性的思想病毒,与现实脱节,正感染着社会的不同机构。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必须与学校中、与行业中、与美国政府机构中的觉醒主义作斗争。佛州是‘觉醒主义’消失的地方!”由此,“觉醒主义”已成为保守派抨击左翼身份政治与多元文化主义教育的核心政治词汇,通过将其等同于对教育领域的“侵蚀”以及对少年儿童心灵的“毒害”,共和党已在42个州推动了限制性立法,并在包括“美国转折点”、“教育不左转”、“为自由的母亲”等多个民间保守派团体的支持下,在全美多个州的公立学校掀起针对种族批判理论、性取向教育的“禁课潮”、“禁书潮”。

事实上,捍卫“家长教育权”已成为当今共和党人在选举中开展右翼文化战争的重要“试金石”。2021年11月,共和党政治素人格伦·杨金曾以捍卫“家长教育权”为名,承诺禁止公立学校的种族批判理论教学,进而助其击败民主党资深对手,赢得弗吉尼亚州长选举,产生了选举中的“杨金效应”。

2022年9月23日,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公布了名为“对美国的承诺”的共和党中期选举议程,列出了共和党将推动的优先事项,其中涉及跨性别群体权益问题,要求通过立法禁止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性体育竞赛,以确保比赛公平;并且承诺推进“家长权利法案”,以回应“种族觉醒”课程对于学校教育带来的影响,该法案要求学区公开发布学校课程,并要求教师每年与家长进行两次面谈,以确保“家长教育权”。

由此,围绕“家长教育权”、反种族主义教育以及性少数群体权益议题的文化战争不仅体现于州长与州议会选举,同时也进入了国会中期选举的重要议程,成为共和党中期选举中打造保守派联盟以及吸引中间选民的重要路径。

“文化战争”下的两党政治走向

事实上,围绕种族与移民问题、堕胎权、性少数群体权益、控枪、投票权与选举公正等文化战争系列议题也是历届美国大选与中期选举中经常涉及的公共政策议题。

从本次中期选举来看,民主党围绕堕胎权、选举公正与民主制度等文化战争议题展开的核心竞选策略具有鲜明的“反极端主义”色彩,从而力图在巩固基本盘的同时吸引中间选民,这也体现出拜登民主党建制派路线的延续。对于共和党而言,一些在堕胎权、选举舞弊论等问题上持极端立场的候选人虽然在特朗普的背书下赢得了党内初选,但最终在选举中遭受挫败,因而本次选举可以视为选民对于共和党极右翼候选人的抵制以及“特朗普效应”的减退。

另一方面,共和党内以德桑蒂斯、格伦·杨金等人为代表的政治新星在种族、移民、性取向等“文化战争”议题上采取了更具中间路线色彩的竞选策略,在取得选举成功的同时,大幅提升了其政治可见度,其选民动员路径对于共和党的下一步党内政治力量整合以及2024年大选的竞选策略都具有启示作用。因此,当前共和党在未来发展上面临的一大问题将是:如何在摆脱特朗普与“MAGA主义”政治“负资产”的同时,守住其右翼基本盘,并拉拢中间力量,继而向建制派回归,可以预见,在共和党内政治力量重组的转折点,中期选举将成为其未来政治走向的重要风向标。

(林玲,上海外国语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