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历尽劫波的安瓦尔:回到当初跌倒的地方,再次迎来“赛末点”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劳拉申
2022-12-01 15:23
来源:澎湃新闻
外交学人 >
字号

2022年11月29日,马来西亚新任总理安瓦尔(Anwar Ibrahim)就职后首次觐见马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安瓦尔在刚刚落幕的2022年马来西亚大选中胜出,出任第10任总理。

这次选举是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最激烈的一次,首次出现“悬峙国会”局面,没有任何一个阵营赢得组建政府所需的席位。经历“海啸”、“政变”及4年多“短命政府”的马来西亚,能否在安瓦尔领导下重返稳定繁荣之路?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4日,马来西亚吉隆坡,马来西亚新任总理安瓦尔·易卜拉欣在国家皇宫参加就职仪式。  视觉中国 图

混乱又“短命”的政府

马来西亚近四年来进入了最不稳定时期,4年内更换4任总理。此前的马来西亚,总理任期少则5年,多则22年,而安瓦尔之前的3任总理,执政期分别仅1年多,其中还包括马来西亚政坛“泰斗”式人物、被誉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的前总理马哈蒂尔。就在大选前的2022年8月,马来西亚最大贪腐案尘埃落定,前总理纳吉布因贪污获刑,成为史上首位被判入狱的前总理,给本就不稳的政坛又罩了一层乌云。

安瓦尔的上任给马来西亚带来一丝喘息。此前,马来西亚已发生一次“政治海啸”,一次“政变”,还经历了疫情、通胀、洪涝灾害。2022年马来西亚物价飞涨,今年5月民众消费最多的鸡肉价格飙升45%,6月开始停止鸡肉出口,今年9月,马币持续走弱,创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1]

2018年被马来西亚人称为“政治海啸”,当年大选中,前总理马哈蒂尔率领的反对党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首次获胜,终结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长达61年执政,创造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以来首次政党轮替。

但政治强人的重返与政党的历史性更替,并未带来繁荣稳定。就在新冠大流行前夕的2020年2月,马来西亚发生“喜来登政变”,马哈蒂尔在位仅1年又291天就下台,从彼时彼刻执政“最长命”总理变成此时此刻“最短命”总理,穆希丁率领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上台,成为马来西亚首位非民选总理。

不过,与后继者相比,马哈蒂尔已算“长命”,后继的两任总理在台上的时间比他更短。上台不算光彩的穆希丁不仅抗疫不力,还将抗疫变成满足私利的工具。2021年1月他以“抗疫”之名颁布全国紧急状态令,被诟病为“以抗疫为幌子、以限制选举为目的、以独裁为实质”[2],仅当政17个月就下台。2021年8月,副总理伊斯迈尔·沙必里当选总理,也仅执政15个月就下台。

2022年10月10日,伊斯迈尔宣布正式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马来西亚终于迎来转变之机,2022年大选关乎马来西亚命运。

三落三起的反对派

在波谲云诡的马来西亚政坛,安瓦尔的上任令不少人备受鼓舞,“安瓦尔的传奇经历和过去一星期来展现的谦卑态度与饱受政治战火洗礼后的个人魅力,已经让年轻人对未来充满憧憬”,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道。许多人认为安瓦尔上任是实至名归,来到早应属于他的位置,“安瓦尔就是因为能力太强,才遭人嫉妒排挤”,一位常驻上海的马来西亚华裔选民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谈道,“在大马,政客做不出成绩被嘲笑,做出成绩,又被嫉妒和打击报复。”

在马来西亚,安瓦尔可谓是与马哈蒂尔齐名的传奇人物,却是马哈蒂尔的反面:被长期打压流放,经历40年沉浮,20余年反对党生涯,3次入狱,75岁走上权力巅峰,是“政坛不死鸟”,经历可谓“三落三起”。

上世纪70年代,安瓦尔作为马来西亚全国穆斯林学生联盟主席,因领导学生抗议乡村贫穷而被捕,入狱一年。出狱后,他逐步东山再起,成为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的创办人。1982年得到刚上任的总理马哈蒂尔赏识,16年里青云直上。1993年成为副总理,成为马哈蒂尔的接班人,协助他实现了马来西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经济腾飞。彼时马来西亚全球经济竞争力排名第21,国民富裕程度在整个东南亚仅次新加坡和文莱。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是安瓦尔的转折点,他与马哈蒂尔在应对危机方式上产生强烈分歧。1998年,与马哈蒂尔“亲如父子”的安瓦尔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贪污和鸡奸等10项罪名被解除所有职位,并再次入狱。2004年出狱后安瓦尔被排挤出政坛,只能在英美国家大学作访问学者,但在被革职10年后,他通过参加2008年大选,重返国会殿堂,成为全国最大“反对派”。

安瓦尔的归来令对手倍感威胁。2008年7月,安瓦尔的前助理报警指控曾遭安瓦尔鸡奸。2015年,安瓦尔又被判五年监禁。而安瓦尔与他的老上级马哈蒂尔间的关系,也出现微妙变化。马哈蒂尔2018年重出江湖,再次将安瓦尔安排为接班人,安瓦尔又一次返回政坛,并于当年获得特赦。

但马哈蒂尔“两年后将安瓦尔立为总理”的承诺,并未兑现,2019年安瓦尔第三次遭到鸡奸罪指控。2020年,安瓦尔终究还是与马哈蒂尔分道扬镳,重任反对派领袖,经过数年斗争,2022年终于当选总理,距他1982年正式踏入政坛已过去40年。

强人影子与老人政治

马来西亚政坛虽风云变幻,却始终有股强劲力量,也就是马哈蒂尔。现年97岁的马哈蒂尔依然活跃在政坛最前线,2022年大选,他也是参选人。他曾于1981-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执政22年,是马来西亚至今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也是“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他让马来西亚实现快速经济增长,发展为新兴工业化国家,1998年率领马来西亚成为第一个走出亚洲金融风暴的国家,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1998年亚洲新闻人物。他还热切推动“向东学习”和“亚洲价值观”,堪称“马来西亚的李光耀”。

但过度依赖政治强人的马来西亚,让其他人才难以施展身手。马哈蒂尔无论是否在总理任上,都经常干预政局。早在上世纪50年代,马哈蒂尔就公开反对“马来西亚独立之父”、首任总理东古·拉赫曼,并导致这位国父下台;在任期间,先是一手提拔巴达维作继承人,卸任后又对其猛烈抨击,导致巴达维在逼宫中下台;后来他又抨击纳吉布贪污,并于2018年对其抄家逮捕;他还与马来西亚最大政党巫统(UMNO)决裂,2018年一手实现政党更替,改变了建国以来“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

安瓦尔也曾被马哈蒂尔多次提拔又打击。他们亦敌亦友、相爱相杀,尽管安瓦尔如愿当上总理,但二十多年的迫害折磨,让这位能力出众的人才难以施展才华,不能不说是国家的损失。

有能力的人长期在反对派位置上格斗,与政治强人周旋几十年,造成马来西亚政坛青黄不接、缺乏后继力量的局面。尽管马来西亚实现了政党更替,却并未实现真正的民主,老龄化政治阴云不散。政坛不是90多岁高龄的前任,就是70多岁的旧人,缺乏新兴人才。安瓦尔作为马哈蒂尔曾经的得意门生,政治理念与风格不可避免有相似之处,带着马哈蒂尔的影子。

再迎“赛末点”

安瓦尔上任正值马来西亚经济衰退、政局不稳的当口,这位曾与马哈蒂尔并驾齐驱的政治强人也被寄予厚望。不过,安瓦尔面对的局面却十分棘手,马来西亚《星报》评论人Allison Lai认为,安瓦尔和他的团队根本没有蜜月期[3],带马来西亚重回正轨十分艰难。

首先是组阁问题。2022年大选中,没有任何一个阵营达到组建政府所需的席位门槛,即使组阁协商后,各大政党也仍未化解分歧。安瓦尔虽当选总理,但他面临的是个四分五裂的国会,占大多数比例的不是“自己人”,而是一群不听话的反对派。

马来西亚曾由国民阵线长期“一党独大”,2018年“海啸”后,各党派开始互相牵制、势均力敌,希盟(Pakatan Harapan)、国盟(Perikatan Nasional)、国阵(Barisan Nasional)、土团(BERSATU)、祖国斗士党(PEJUANG)等纷至沓来,想维持一个统一集中、一呼百应的内阁十分困难。这类“杂糅政府”的失败已在2020年上演过一次,如何将分裂的政府团结起来,是安瓦尔即将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其次,反腐败也是安瓦尔的主要课题。纳吉布贪腐案刚刚落下帷幕,新政府如何整顿腐败、建设廉政是民众关注的焦点。安瓦尔希望继续推进2021年9月由时任政府提出的关于限制总理任期的改革[4],将任期限制为10年,杜绝一人长期执政[5]。安瓦尔的廉政还从自我做起,他承诺在当首相期间不拿工资、不拿待遇,把精力集中在振兴经济上[6]。不过,反腐也会引发新的争斗,可能影响到安瓦尔执政的稳定性。

振兴经济、解决民生才是安瓦尔的重中之重。安瓦尔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解决人民生活成本问题。疫情与通胀还在继续,马来西亚经济衰退、物价飞涨之际,洪涝灾害也困扰着民众。今年10月,马来西亚财长称2023年马来西亚经济增速将比2022年放缓,增速回落至4-5%[7]。

安瓦尔的经济管理能力被外界相当看好。“20世纪90年代的安瓦尔曾是财长,见证了马来西亚经济高速上涨,我预计安瓦尔是一个非常有市场头脑的领导人,对外国直接投资和基建投资都很友好”,马来西亚莫纳什大学经济学教授尼亚孜·阿萨杜拉(Niaz Asadullah)评论道,“比起前届领导人,安瓦尔会更愿意与国际互通联动,将马来西亚建设成一个有投资吸引力的地方,将国内政策与国际实践结合,扭转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8]

尼亚孜·阿萨杜拉所提及的“国际互通联动”,正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安瓦尔的经济策略,而这也断送了安瓦尔当时的政治前途。当年,因主张引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市,安瓦尔备受西方国家赞誉,却遭到马哈蒂尔的严厉打击,走上了滑铁卢。

2022年,马来西亚民众愈加期待这位曾经的“经济强人”来救市。今年,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Ringgit)对美元贬值11.6%,创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9]。在马来西亚21世纪新一轮经济衰退的临界处,复出的安瓦尔回到了当初跌倒的地方,再次迎来了他的“赛末点”。

(劳拉申,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国际政治观察者)

注释:

[1] https://www.reuters.com/markets/asia/malaysia-c-bank-says-weakening-ringgit-not-reflection-state-economy-2022-10-03/

[2] https://www.csis.org/analysis/muhyiddin-unstoppable

[3]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2/11/26/no-honeymoon-period-for-anwar-and-team

[4]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63698901

[5]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22/01/28/bill-limiting-pm039s-term-to-10-years-to-be-tabled-at-next-parliament-meeting

[6] https://www.trtworld.com/asia/malaysia-s-anwar-begins-work-as-pm-but-says-he-will-not-receive-a-salary-62885

[7] 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malaysias-economic-growth-expected-ease-45-2023

[8] https://www.aljazeera.com/economy/2022/11/25/malaysias-anwar-takes-helm-of-economy-as-households-feel-pinch

[9] https://www.reuters.com/markets/asia/malaysia-c-bank-says-weakening-ringgit-not-reflection-state-economy-2022-10-03/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