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游戏与社会|《冰汽时代》:当中国玩家遭遇“白左”开发者

赵子云
2018-05-08 10:28
来源:澎湃新闻
思想市场 >
字号

 4月24日,《冰汽时代》(Frostpunk)在 Steam 游戏平台发售。在这款模拟经营游戏中,玩家将管理一座城市,在冰天雪地的末日环境中生存发展。

游戏在 66 小时内销量超过 25 万份。并且,《冰汽时代》在中国玩家中引发了巨大的热议,Steam 平台上6700多个评价中,有 40 % 是中国玩家发出的。而在国内的社交网络上,玩家的讨论甚至引起了共青团中央等媒体的关注,更有大V积极跟进——对于这样一款由波兰工作室11 bit开发、宣发投入并不大的游戏来说,这种情况堪称出人意料。

而中国玩家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一个点上:反“白左”。

两种中国玩家

在《冰汽时代》的第一大关卡中,地球气候急剧变冷,城市居民们挖煤烧锅炉来维持供暖,否则就会冻死。而在劳动生产的过程中,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玩家,需要对一系列事情做出决断:是否使用童工?是否打破 8 小时工作制,强制劳动者加班?如何处理人民的不满和反对?要不要接收更多难民?

这其中明显有现实的映射。而在中文互联网上,欧美流行的强调个体自由与权利、倡导“同情心”与“人性”的思潮,被部分中国网民斥之为“白种人左派”(即“白左”)。“白左”被认为是伪善的,不利于国家社会的总体发展。

在游戏发售之初,有中国玩家采用了一切与“白左”对着干的玩法,在所有的决策中尽全力进行生产,最大程度牺牲居民权益。这种玩法通常导致两个结局,一是民怨沸腾,玩家扮演的统治者被推翻;二是玩家不被推翻,率领民众以惨重代价熬到过关,最后过关画面会有一句来自游戏开发者的叩问:“值得吗?”

作为一款质量上乘的模拟经营游戏,《冰汽时代》当然提供了不止一种通关策略。很快,中国玩家找出了一种他们称为“社会主义大生产”的玩法:更科学地进行规划,将发展科技与生产力作为重点,并且保障居民的基本生存权益。在最高难度下,一名有经验的玩家,甚至可以不牺牲一个人就达成相对完美的结局。

然而,这种玩法依然可能在过关画面时收到来自开发者的负面评价:“你越界了……这值得吗?”

游戏中,玩家可以采取一些高压政策。

其原因在于,游戏第一大关中后期,气候更加恶劣,温度大幅降低,并且居民之中出现了思想分歧。玩家需要在“秩序”和“信仰”两种路线中做出选择:前者颇为类似《1984》,后者则是天主教式的宗教统治。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对待异见分子,是否要在民众中发展告密者,怎样对待各种思潮……有一系列相当敏感的问题需要处理。

“社会主义大生产”的玩家认为,民众能否吃饱穿暖是第一位的,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其他权益并不重要。游戏的开发者显然对此有不同意见,所以会将一些决策认定为“越界”。由此,很多中国玩家发出了嘲笑:“我们”在“你们”的游戏里,把末日变成了乌托邦,“你们白左”却还在纠结那些无足轻重的东西。

全能管理者与不受控的价值评判

在《冰汽时代》之前,几乎没有哪一款模拟经营游戏在中国玩家中引起如此之大的争议。

在虚拟世界模拟现实的政治经济体系,让玩家来进行管理,这是模拟经营游戏的基本玩法,其中必然会涉及各种与现实有关的争议性话题。像《钢铁雄心》这一类游戏将背景直接设置在二战,玩家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指挥历史上的各种势力,包括法西斯国家——而中国玩家甚至乐于去管理日本,让它加入同盟国阵线。

但这些游戏中,开发者几乎完全不会直接对玩家的行为进行价值评判。错误的决策导致糟糕的结果,会反映在游戏内的种种国力数值和结算分数上,但不会有一句话跳出来说“你越界了”,哪怕玩家做了多么极端的事情。

归根结底,包括《冰汽时代》在内的绝大多数模拟经营游戏,都让玩家成为了全能的管理者:从基层到顶层,所有信息(资源数值、民众满意度、管理体系层级等等)了如指掌。每一个决策可能产生的后果,都会由系统在决策之前给出。决策做出之后,执行程度几乎是百分之百,只有做错的决策而没有不被执行的决策,行政成本基本为零。就算决策真的无可挽回,还有最后一步:读取存档,重试一遍。

在游戏中,你可以清晰地了解社会和科技的发展方向。

在现实中,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社会体系里的任何一个决策者能拥有这样的权能。

当玩家居于这样一个全能管理者的位置,从上帝视角俯视整个城市、整个国家时,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感觉:“我是不容反抗的,我的决策将带领社会走上正确的道路。”当然,很多模拟经营游戏也会设置民众满意度一类的参数,增强虚拟国家的真实感。但对于玩家来说,满意度也只是一个可管理的数值,并不会感受到来自价值层面的反对。

而《冰汽时代》在过关画面用寥寥几句话,打破的玩家的良好感觉。当伟大的管理者认为自己已经缔造了完美的、完全在自己控制之下的乌托邦,自己是人类救世主,“你越界了”“值得吗”就好像是一个不那么听话的媒体,或者一位后世的历史学家,告诉全能管理者,还有不受其控制的价值体系存在。

游戏中,工人过劳之后会抱怨,再进一步就是死亡。

如果开发者11 bit 在游戏里去除掉这些基于“白左”价值观的评判,想必玩家会开心很多。然而,11 bit向来热衷于在游戏中研判人性。此前他们最著名的作品《这是我的战争》,让玩家体验平民在战乱中的痛苦挣扎与道德困境,受到了玩家的好评——因为这一切是从个体视角出发的,玩家代入的是个人。

而在《冰汽时代》这样的模拟经营游戏中,上帝视角的玩家绝不会把自身代入一位被强制加班、监视行为的城市居民,而开发者进行价值评判的立足点却是个人视角的,因而产生了如此激烈的思想碰撞。

价值错位的理想社会

在中国玩家的激烈批评中,还有一种是针对游戏中的平民的:末日来了,都快要饿死冻死了,还对工作时间和思想自由斤斤计较,还不满意领导的安排?

这牵涉到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冰冻末日的社会究竟是怎样的形态?开发者的价值体系适合它吗?

事实上,《冰汽时代》内包含的“蒸汽朋克”风格,本就是19世纪工业时代的幻想演绎。在 19 世纪,工业大发展的同时,社会阶级的分化也加剧了,由此诞生了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催生了 1848 年欧洲革命和 1871 年的巴黎公社。

游戏中关于工作时长的决策,也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1886年5月1日,美国工人爆发了争取 8小时工作制的大罢工,最终迫使资产阶级政府将 8 小时工作制写入法律——这也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

劳动节曾经是抗争的日子。

而《冰汽时代》的最大问题在于,游戏内加入了19世纪的工业大生产,以及与之密不可分的工人阶级斗争,却没有在社会中体现出阶级分化。玩家管理的城市,社会结构极其扁平,除了最高的管理者,下面便是几乎不存在阶级差异的劳动者——当然,性别、种族和宗教也没有体现出来。尽管在第三关游戏涉及了贵族阶级,但也刻画得非常不充分。

这几乎是一个“一切劳动成果归劳动者所有”的理想社会模型,生产力基础和形态却是19 世纪的欧美,而开发者用于评判的价值体系却是 21 世纪的。这造成了 8 小时工作制和更多的个人权益问题,从管理者的角度来看,几乎找不到落脚点。

如果在游戏中加入资本家和地主,劳动者需要面对的不仅是全能的管理者,还有不劳动却掌握生产资料的剥削阶级,那么游戏会变成什么样?

关于“冰冻末日”的幻想,还有一部著名的电影《雪国列车》。在列车中,阶级分化更加剧烈,人的生存境遇天差地别,而暴力革命也就有了更强的合法性。

《雪国列车》的世界更残酷也更真实。

如果《冰汽时代》中,在城市内部加入工业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加入官僚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玩家作为全能的管理者,要带领社会生存发展,需要面对的不仅是劳动者,还有错综复杂的社会现实。那么,开发者应当用怎样的价值观来评价?中国的玩家又会怎么看?

这可能就不是一个游戏能回答的问题了。

    责任编辑:朱凡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