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孙沛阳︱一枚与沙畹的字有关的印章

孙沛阳
2018-05-08 15:07
来源:澎湃新闻
上海书评 >
字号

最近看到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夏含夷先生所著的《西观汉记——西方汉学出土文献研究概要》书讯,里面提到了法国汉学家沙畹。

我今年年前正好在法国远东学院图书馆参观,图书管理负责人阿米娜女士得知我学习古文字,让我看了一批沙畹文献,主要是他旧藏的古籍。在不少书的扉页上有沙畹的印章,有几枚他们不认识,让我看看。其中有一枚的形状如下面这张图片所示(我当时没有拍照,现在只能依稀凭记忆画出)——

沙畹印章

这枚印章一般紧接着沙畹的名章钤盖,应该也和他的名字有关。第一个是“滋”字自不待言,第二字颇费考量,像是转了九十度又有讹变的“癸”字。我记得见过网络上有人将此印释为“滋乘”,认为是沙畹的字,这当然不可相信。不过顺着这个思路,联想到楚辞“余既滋兰之九畹兮”一句,顿悟,这枚印的印文是“滋兰”二字。

《六书通》中所收古文“兰”字

“兰”字取用传抄古文写法。这个字可从《集篆古文韵海》和《六书通》中检得。那“滋兰”无疑就是沙畹的字了。他取名畹,取字滋兰,是希望自己的美好德行像九畹兰草那样,生长不息。《集篆古文韵海》和《六书通》收字颇杂,有些有古文字依据,也有不少字是后世所造,故今人多不重视。这个兰字的来源,我认为很有可能是“柬”字形体的讹变,但也有可能就是创造出来的字。

沙畹那个年代,对古文字学并没有很深刻的理解,而他作为汉学家,又偏好复古,所以,他选取这样的一个字用于印章并不奇怪。这批文献中,还有一枚连珠印的印文是“狮城博士”(阿米娜告诉我,沙畹是里昂人,里昂就是狮子),“狮”字也用了传抄古文的写法。这都能体现他好古的性格。

我在其他地方没有见过哪里提到沙畹字滋兰,或许这也算是一个小发现了。前几天,我给夏含夷先生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这则材料,他的回复很有意思:“……看起来,西方汉学从沙畹到艾兰是兰花(草)滋生了。”

这句话很耐人寻味,知者自明。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