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白银时代不止有伟大的诗歌,也有经典的小说

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2018-05-30 08: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于俄罗斯文学,一般读者熟知的是普希金、果戈理、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等黄金时代的文学大师。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现代派文学大规模进入中国读者的阅读视野,卡夫卡、普鲁斯特、乔伊斯、马尔克斯、卡尔维诺等等作家作品,几乎成了每个文学爱好者的必读书。
尽管白银时代的文学也一同进入,让中国读者看到了俄罗斯文学的另一面,但相比于英美文学、拉美文学,俄罗斯文学的逐渐边缘化却是显而易见的。不仅如此,即便是白银文学所展现的“另一面”也是不完整的,似乎这一时代只有诸如斯捷尔纳克、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曼德尔斯塔姆等诗人和他们的诗歌,小说和其他文学形式则处在边缘的边缘。
近日,《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和《彼得堡》两部俄罗斯白银时代的重要小说作品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并于5月26日在上海钟书阁书店举行了新书分享会。文化批评家、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闳,作家叶开,翻译家、出版人曹元勇,三人从俄罗斯文学以及两部新书中呈现的城市与乡村、现代与古典展开对谈,带领读者跟随两位俄苏文学大师的足迹,回望俄罗斯文学的白银时代。
两部作品展现了俄罗斯文学的两大传统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是俄罗斯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伊万·布宁(又译蒲宁)唯一的自传体长篇小说,历时七年完成。小说以主人公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的生活经历为基本线索,用散文诗一样的优雅笔调,将大自然的声音、气味、色彩和光线,细腻捕捉并诉诸笔端,抒情地回忆了俄罗斯的乡土和古老的民风,从主观感受和体验中不断探索与发现自我,展现了俄国古典文学的传统本色。
因为个人气质的原因,张闳不是很喜欢布宁的细腻和舒缓,但他看到布宁在《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中呈现出的俄罗斯历史大变革前期,“真实的俄罗斯大地和乡土的气息,对正在逝去的古老的俄罗斯有一种浓郁的缅怀”,这让他有别于同时期的其他作家。
这些“其他作家”的一个典型代表就是安德烈·别雷,他的《彼得堡》与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和卡夫卡的《变形记》一起,被纳博科夫评为“20世纪前期西方四大小说名著”。小说凭借丰盈的想象和跳跃的意识流描写,再现了1905年俄国革命期间,彼得堡十天里所发生的故事。在宏大的背景下,工厂罢工、游行、暗杀频频上演,平民与贵族、革命党人与奸细密探轮番登场。不按时序构成的故事情节和人物意识活动,共同绘织出一幅20世纪初俄罗斯帝国末期的多重奏图景。在作者笔下,“彼得堡”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地理概念,它联结着俄国的历史与未来,成为东方和西方“两个敌对世界的交接点”,具有世界规模的象征性。
与布宁相反,别雷作品的节奏非常快,张闳觉得“确实有点像《尤利西斯》,但还不是很纯粹的意识流,而是一种有点儿蒙太奇的手法”。
“别雷用蒙太奇的手法,布宁却是比较古典、比较宁静的那种方式,这个其实也是俄罗斯文学的两大传统。”张闳评价道。
需要重新认识俄罗斯文学
《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和《彼得堡》是浙江文艺出版社“双头鹰经典”丛书第1辑的两种,收入的作家均为20世纪上半期俄苏作家,包括布尔加科夫、勃留索夫、索洛古勃、安德列·别雷、布宁、安德烈耶夫等人的作品。
“如此大规模地翻译引进这些经典作家的作品,在国内尚属首次。” 浙江文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兼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介绍说。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图书市场上大量出现的外国文学出版物占主流的都是英美,甚至日韩、拉美的,俄罗斯文学随着苏联的解体基本上慢慢退出了市场,当然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的经典大作家除外。” 作为出版人,曹元勇明显感觉到进入新时期后俄罗斯文学的边缘化。
张闳认为,1980年代后,中国人一是有些厌倦了那种古典的腔调,一是希望获得主流话语之外的文学作品,俄罗斯文学迅速被新进来的欧美、拉美甚至日韩文学所取代。尽管白银时代的诗人们重新唤起了中国读者的注意,但小说、散文等作品依然处于被冷落的状态。
但在曹元勇看来,全球化已经走过了一段,现在又进入了一个各方面都需要多元化的时代,文化也不例外,“大家必然需要对俄罗斯一些历史文化要有新的认识。”
文学要更多和内心发生关系
因为长期在一线做文学编辑,叶开对当代作家很熟悉,他认为1980年代后出生的作家群和之前的作家群有一个分野,“他们从理想主义时代来到了现实主义时代,作家所模仿、学习的对象是不一样的,可能从托尔斯泰转向村上春树了,或者说从精神转到物质,甚至我觉得从内心转向外在,这里面是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变化的。”
这让叶开对中国当代的文学“很不满意”,他觉得近二十年的作品跟我们内心没有关系。
“纳博科夫推崇的几部作品,已经变成经典名著。重新来看一下《追忆似水年华》《尤利西斯》《变形记》这些作品,我就觉得可能文学还是应该向内容上走。”在叶开看来,这些作品从内心出发,缓慢地絮语,复杂的情感才能从字面上铺陈开来。
“现在我个人越来越看到这点,文学可能要更多地跟我们内心发生关系。”叶开觉得,《彼得堡》恰恰就是这样一部和内心有关的作品。而白银时代作品在中国除了专业读者和少数读者,没有形成太多的广泛的阅读,但叶开认为,正是因为如此,“它是弥足珍贵的,给我们带来一个崭新的从古典过渡到现当代的体验。”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