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越:偶像选秀节目中的意外

戴桃疆

2018-06-08 18: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写法国路易十六的王后玛格丽特·安托万耐特时,在《断头王后》里留下了一句名言,“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如果茨威格还活着,大概会把这句话送给《创造101》选手杨超越。
杨超越是一百多个女孩子里独一无二的。如果她长得不美又没有什么才艺,那么她可能和3unshine小姐妹一样早早地离开这个舞台;如果她长得美又有才艺,她可能和“生活不易,多才多艺”的赖美云、傅菁一样默默在这个舞台上打拼。
杨超越既没有离开也没有沉默。她长了一张不讨人厌的漂亮脸蛋,唱歌跳舞都不行,节目呈现出来的她也没有很努力,农村出身,家庭条件也不好……就这么一个女孩子,不仅顽强地留在了舞台上,几轮淘汰都轮不到她,而且排名一次比一次高,再不送她下车眼瞅着就要出道了。
把一个唱歌找不着调、跳舞找不准点的人送去走花路,在一些人看来就是对中国女团事业的一次致命打击。她就是练习生妲己、苏北褒姒、盐城海伦,祸国殃民,不骂杨超越骂谁?
是否喜欢杨超越只是所处审美体系不同的问题,并没有什么必要上升到大是大非上来。一直有人不遗余力地倡导文化多元,就是要包容一些人喜欢孟美岐、一些人喜欢吴宣仪、一些人喜欢Yamy、一些人喜欢王菊、一些人喜欢杨超越。
不能说喜欢王菊就是正确、喜欢杨超越就是错误,在观看选秀综艺的过程中,还要搞一搞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意识形态斗争就太无趣了。
王菊像飓风一样扫荡整个媒体世界之后,杨超越终于被提上了议程。她一直是一个话题人物,票数很高,各种各样明着暗着的骂声隆隆。眼看着没剩下几个练习生的香蕉娱乐高层王思聪给批评杨超越的微博点赞,这事儿上了热门搜索。演员颖儿支持杨超越的发言同样也上了热门搜索。别看杨超越除了脸蛋似乎什么都没有,但她已经拥有了许多想红的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话题热度。
全民能够达成共识的一点是,杨超越长得好看,但没有实力。更可悲的是,从节目镜头下的表现上看,杨超越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难帮助她快速摆脱现在的状态。
她在那次所有人都哭哭啼啼发表感言的排名发表中,坦言自己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就不好,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拥有这么高的排名。下次排名又前进一位时,杨超越就换了一种口气,大意是做艺人要有接受批评、质疑的觉悟,粉丝给她投了第二她就坐在那个位置上。用存在主义的视角看,就是“存在即合理”。
这种存在主义的观点显然是不能够被许多人接受的,但杨超越的支持者也很难站出来给出合理的解释——原因和杨超越被诟病的原因一样,杨超越长得漂亮但没实力。
支持杨超越被扣上了很多“高帽子”:因为她的容貌符合男权社会中审视女性的标准“白、瘦、幼”,支持杨超越变成了一种散发大叔臭的行为;因为杨超越出身不好,因此杨超越的成功也成了万千丧失话语权的“草根”自我投射的形象;因为杨超越没有实力还不像其他更有实力的练习生那样放弃休息、勤学苦练,因而支持杨超越被认为是支持一个不劳而获的南柯梦……说什么的都有,骂什么的都有,文明一些的有,骂得很恶毒、很恶心的也有。
然而反驳者在这些指责面前显得很无力,杨超越唱跳水平上不去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支持者没办法帮她,只能针对反对杨超越的发言做出苍白无力的辩驳。和观点鲜明、表达清晰、逻辑清楚的王菊不同,杨超越的自我表达相当含混,由于缺乏应有的指导和教育,她的观点和出道之前做主播时没什么两样,“超越一切”这种含糊其辞的口号除了表达了对现状的不甘,和王菊那种“支持我就能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表述,在立意和号召力上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就像辩论赛中队里的一辩定了一个不着边际的论题,后面的队友能力再强,也没办法展开说下去。
支持者最后只能居高临下地号召大家不要辱骂,要用满怀爱意的双眼、宽容的心肠看待这样一号角色。这种心态在杨超越的反对者看来,就是一种和长得美又没能力的傻妞做朋友,显得自己有肚量的伪君子态度。总之,只要杨超越一天唱跳不出息,骂声就一天不会平息。这反复的、日渐恶毒的口诛笔伐中又激发了一些人的同情、保护弱者的心理,反而扩大了支持者的范围。
杨超越参赛前的直播
虽然有点笨拙,但是杨超越至少做好了接受批评、质疑的心理准备。各式各样的谩骂对于杨超越来说或许不公平,但艺人的世界里本就没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公平,尤其是偶像选秀节目,韩国最初创制这种节目就是为了方便预判艺人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国内的练习生制造机制一直在模仿韩国,整个市场的混乱使得国内娱乐行业缺乏一个衡量标准,反之意味着更多的意外和可能。杨超越显然是个意外。
法学家哈特在论及公平时,曾经提出过这样一种观点,合作事业的受益者有义务像合作者一样遵循规则,限制自己的自由。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一旦和别人一起做事,就应该与协作者适用同样的评价标准、付出同样的努力,这样才能实现公平。这种互相限制原则下产生的义务不同于承诺,承诺是对自愿选择行为负责,而互相限制则是基于对他人公平的对待。承诺好比一个人的偶像宣言,是否付诸实践是对个人负责的事,但相互限制则是基于整体环境的,既然要求其他偶像能歌善舞,有人唱跳无能,就是偶像失格。
按照哈特的理论,无论是处于自愿还是生活所迫,既然做了偶像(即一种合作事业)就有义务遵循业界的规则。杨超越显然没有履行义务,同样,王菊也没有。
但是偶像不过是资本随意操控的玩偶,偶像职业压根就是一个不正义的合作体系,它不满足公平原则产生义务的所有条件,也就无所谓义务。所以,杨超越和王菊的存在都没有破坏这个环境。换个角度看,女孩子们都凭本事吃饭,有些人的手段是唱歌跳舞、有些人的能力是做联合国促进良性平等和妇女赋权组织发言人、有人的手段是综艺感、有人压根没有手段甚至还无招胜有招……
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获胜,反对者辱骂特朗普,深夜政治脱口秀的主持人反复诉说、嘲讽特朗普多么不适格,然而特朗普依然在白宫好端端地当着总统。杨超越就是本土偶像选秀界的特朗普,你可能因为看不惯她但又拿她没什么办法,只能选择辱骂。批评公众人物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记住一点就好,任何发言都代表你自己,花式骂妈只能让你看上去素质很差。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创造101,杨超越

相关推荐

评论(8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