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世界的“巴巴”①:“阿里巴巴”与欧洲人的东方想象

钱艾琳

2018-06-28 10: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巴巴”的称谓在穆斯林世界非常普遍,也勾连起一个个传奇故事。最著名的是“阿里巴巴”,我们都知道马云以此命名了他的公司。此外,中东美食之茄酱,也有个奇妙的名字叫“巴巴·嘎努什”。本文主要探讨“巴巴”的含义,通过14世纪初钦察汗国月即别汗皈依伊斯兰教的故事,特别关注“巴巴”的称谓和苏菲派僧人的关系。
文章将分三篇发布,此为上篇,主要介绍“阿里巴巴”的来历和含义,解释为何“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不是“正宗的”《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篇将从中东美食入手,探讨“巴巴”称谓的宗教性和非宗教性;下篇将探讨苏菲圣人巴巴·图克勒斯在中亚历史、民族神话和传说里的多重身份。
本文作者钱艾琳曾就读于北京大学阿拉伯语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近东语言文明系,现任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研究助理教授。
从“阿里巴巴”说起:“不正宗”的《一千零一夜》
阿里巴巴公司赴美上市后,美国业界开始言必称3As,即阿里巴巴、亚马逊和苹果三大公司(2015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成立后,也可以称4As)。阿里巴巴是《一千零一夜》里兼具记忆力和战斗力的草根英雄,沉着冷静、善于用人,他打败了四十大盗,积累起无数身家。正如电影人无法预测去年《攻守道》的出现,我们也不必揣摩马爸爸当年的高瞻远瞩。细数阿里巴巴公司十几年的顺利发展,也许真要感谢这个易于发音、又颇具国际视野的大名。
阿里巴巴故事的首个中译本是周作人的《侠女奴》。1904年,他以笔名“萍云女士”向《女子世界》杂志投稿,用欧化色彩的古文叙述了埃梨醅伯(阿里巴巴)和曼绮那(玛尔基娜)智斗四十大盗的故事。译文分四期刊完,他又以笔名“会稽碧罗女士”作七绝十首(《题〈侠女奴〉原本》),概述了故事大意。值得一提的是,《侠女奴》是周作人的首部翻译小说。按宋声泉教授的考证,周译使用的原本是英国劳特利奇出版社1890年的The Arabian Nights’ Entertainment,译者为爱德华·莱恩(Edward W. Lane)。现在这本书可在网上免费下载。
The Arabian Nights’ Entertainment
,爱德华·莱恩译,英国劳特利奇出版社1890年版

为何周作人的译本叫做《侠女奴》?仅仅是出于向女性杂志投稿的需要?阿里巴巴的故事在1890年劳特利奇英译版里作“The History of Ali Baba, and the Forty Robbers Killed by One Slave”,共计二十四页(第668页至第692页)。但从第674页开始,故事的真正主人公是女奴玛尔基娜(“珊瑚”的意思)。整个阿里巴巴故事可分为“得宝藏”和“守宝藏”两个部分。在《一千零一夜》里,兄弟关系是一大主题。英国学者罗伯特·厄文(Robert Irwin)曾指出,《夜》的说书人总在倾向于弟弟们。阿里巴巴和兄长高西木相比,无财无势、善良又不精明。但他有耐性(在山洞外的树顶上躲了好几个小时)、记忆力好(只有他熟记了“芝麻开门”)、心思缜密(确定强盗离开才敢下树)。他从山洞搬走盗匪的财物都不能算偷——“年轻人的事,能算偷吗?”到了故事的第二部分,他娶了嫂子,搬到哥嫂家,而原本应该他自己来干的那些脏活儿累活儿,例如谎报高西木得重病,找皮匠缝合高西木的四段尸体,在门上画红圈圈、白圈圈,用灯油烫死强盗,以及用匕首刺死匪首,都一股脑儿地推给了女奴珊瑚姐。珊瑚姐兢兢业业做了这么多事,替阿里巴巴守住了宝藏,才得以脱了奴籍,成为阿里巴巴的儿媳。
《女子世界》1904年第8期封面
侠女奴(一),《女子世界》1904年第8期第一页

我们现在常说的《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这个名字,应该是来自于较晚的、但比莱恩版更著名的伯顿(Richard F. Burton)的英译本(Ali Baba and the Forty Thieves)。2008年,英国企鹅公司出版了马尔科姆·莱昂斯(Malcolm C. Lyons)的《夜》的新译本。莱昂斯是研究阿拉伯古典文学的大拿,他终于将阿里巴巴故事译成“The Story of Ali Baba and the Forty Thieves Killed by a Slave Girl”(他还把玛尔基娜的名字转写为更靠近标准语的Marjana,而不是Morgiana)。如果按内容比例来看,周作人的译名《侠女奴》的确不错,可惜他所选的“侠”字跟《一千零一夜》的原旨不符,用这样的故事去向女性杂志投稿,何其不妥。
《一千零一夜》为何要讲故事?因为山鲁佐德需要用故事来续自己和家人的命。在贯穿整书的框架故事中,萨珊王山鲁亚尔目睹了王后的不贞而狂暴残忍,所以山鲁佐德要用故事来教化他,客观上也是在解救其他无辜女性。东方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是普遍现象,也根深蒂固。例如《古兰经》第十二章在讲到约瑟(优素福)受波提乏妻子诬陷,曾加评语说“你们的诡计确是重大的”(优素福章第28节)。《夜》开头的框架故事里,那位被魔鬼劫持的女郎也在诗歌里引用了优素福的典故,来宣扬女子的水性杨花。《一千零一夜》是一部无作者的作品,许多故事并不在意名义上的说书人山鲁佐德的女性身份。她的多个故事都在讲女性施用诡计,珊瑚姐也不例外。如果山鲁佐德真有其人,她这样心大地讲故事,难道不怕引起山鲁亚尔的杀心吗?在阿里巴巴故事惊心动魄的后半段,有勇有谋的珊瑚姐替阿里巴巴两肋插刀,后者才能毫无罪愆地安享富贵,真是说书人的宠儿。
《一千零一夜》常被叫做《天方夜谭》(Arabian Nights),但它的框架和最早的一些故事源于印度伊朗(就好像阿拉伯数字实际上是印度数字)。社科院外文所的郅溥浩研究员在《佛经与阿拉伯文学》一文中指出,《夜》包括框架故事在内的许多篇章都可找到类似的佛经故事。这些印度素材先进入伊朗,被加工成为一部叫做《一千夜》(Hazar Afsane)的故事集。大约从八九世纪开始这些印度伊朗故事又被译成阿拉伯语。1949年,芝加哥大学的纳比娅·阿伯特教授(Nabia Abbott)在一件九世纪晚期的埃及纸质手稿(Oriental Institute No. 17618)上找到了《一千夜》的书名和一段山鲁佐德和迪娜佐德的对话,这是目前已知的阿拉伯语《一千零一夜》的最早残卷。十世纪的阿拉伯历史学家马斯欧迪(马苏第)和书商伊本·奈迪姆也都曾提到《一千夜》和它的伊朗母本。阿拉伯人同几个世纪后的欧洲人一样,翻译整理又扩充了《夜》的内容。米娅·格尔哈特(Mia Gerhardt)在《说书的艺术》里将《夜》在18世纪欧译本出现之前的发展又分成两层,即巴格达的故事层(10至12世纪)和埃及的故事层(11至14世纪)。
九世纪的《一千零一夜》手稿,现藏于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

那么,阿里巴巴的故事又归于何处呢?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名的故事”能进入《一千零一夜》还要归功于法国东方学家安托万·加朗(Antoine Galland,1646-1715年)。周作人使用的英译本,还有其他所有欧洲语言的版本都可追溯至加朗十二卷的法译本(1704-1717年)。加朗出身贫寒,1670年至1675年担任法国驻君士坦丁堡大使的秘书。之后的二十年间,他常在中东游历,精通土耳其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从1704年到1708年,加朗开始陆续翻译一部14世纪(一说不早于15世纪下半期)来自叙利亚的《一千零一夜》手稿。他的译文颇受欢迎,但手稿的故事很快就译完了,同时他注意到竞争对手佛朗索瓦·贝第·德拉克洛瓦(François Pétis de la Croix,1653–1713)正准备出版一部类似的小说集——《一千零一日》(Les mille et un jours)。正当加朗为他的译本积极寻找新的故事来源,他在旅行家保尔·卢卡斯(Paul Lucas)家中结识了阿勒颇马龙派基督徒哈拿·迪亚卜(Hanna Diab)。1709年5月5日至6月3日,后者给他讲述了包括“阿里巴巴”和“阿拉丁”在内的十三个故事。加朗在1709年5月27日的日记里,用大概六页纸记录了阿里巴巴故事的梗概,并作注为“玛尔基娜的诡计,或四十名盗匪被一名女奴设计铲除”(Les finesse de Morgiane ou Les quarante voleurs exterminés par l’adresse d’une esclave)。从1710年11月至1713年6月,他将哈拿的部分口述及手稿(今不存)改写包装成《一千零一夜》故事,散见于法译本的第9卷至第12卷。根据1774年巴黎出版的加朗译本修订版,阿里巴巴的故事被定名为Histoire D’Ali Baba et de quarante voleurs exterminés par une Esclave(阿里巴巴和四十名盗匪被一名奴隶铲除的故事),这正是莱恩版英文名的来源。同加朗日记的注解相比,这个正式的故事名称将玛尔基娜的名字剔除,还凸显了阿里巴巴的重要性。
加朗的法文版翻译封面
玛尔基娜智斗化名为火者侯赛因的匪首
知道了加朗在奥斯曼帝国的经历,以及说书人哈拿·迪亚卜之后,我们接下来可以讨论阿里巴巴的名字。
阿里是穆斯林男性的常用名,来源于阿拉伯语。而巴巴是常见于土耳其语和波斯语的对男性的尊称。所以阿里巴巴是一个复合男名。有趣的是,加朗在日记里将阿里巴巴写成“火者巴巴”(Hogia Baba)。火者(和卓、霍加等)也是源于波斯语的穆斯林尊称。这两个名称在阿里巴巴故事里也是交替出现。在“守宝藏”的后半段,玛尔基娜所找的缝尸首的皮匠是个叫巴巴穆斯塔法的老头儿,而匪首也曾化名火者侯赛因去接近阿里巴巴之子。在加朗版的第10卷和第11卷里,有另外三个源于哈拿的故事(Histoire de l’avugle Baba-Abdalla “盲人巴巴·阿卜杜拉的故事”, Histoire de Cogia Hassan Alhabbal “火者哈桑·阿尔哈巴尔的故事”, Histoire d’Ali Cogia, marchand de Bagdad “阿里火者和巴格达商人的故事”)。如果不对照加朗的日记,只从后几卷火者和巴巴名称的密集程度,我们也可以确定这些故事是晚于前三层的《夜》的故事的。
玛尔基娜和老皮匠巴巴穆斯塔法

从发音来说,巴巴可以指父亲(爸爸),但也可以指祖父。霍达在《穆斯林的葬礼》曾经写道:
他不知不觉也随着易卜拉欣叫“巴巴”了。在穆斯林的语言中,“巴巴”本来是对老者、学者的尊称,类似汉语中的“夫子”,后来沿用成了对祖父的称呼,梁亦清以此称呼吐罗耶定,便两种意思兼而有之了。
根据《伊斯兰百科全书》,现在土耳其还将“巴巴”的称号放在名后用作对长者的尊称。巴巴作为名字的一部分,最著名的莫过于《一千零一夜》的“阿里巴巴”。巴巴作为绰号(cognomen),则常见于拜克塔什教团等苏菲苦行僧的圈子。公元十二、十三世纪的拜克塔什教团有个皮匠出身的阿希·埃乌兰(Akhi Awran/Ahi Evran),他的后继者们就被叫做“阿希巴巴”,不仅继承他在克尔谢希尔(Kırşehir)的道堂,也要兼任皮匠行会的首领。十四世纪有个盖伊克里巴巴(Geyikli Baba),据说他曾陪奥斯曼帝国的奥尔汗一世(1285-1359年)围攻布尔萨。奥斯曼帝国还有阿伽·巴巴瑟(Agha Babası),他是后宫四十名白人太监卫士的首领,但这个巴巴的称呼跟他的宦官身份相关,那就不带宗教色彩了。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阿里巴巴,穆斯林,一千零一夜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