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提前卸任,媒体公布其《离职告别书》

长安街知事

2018-06-23 10:49

字号
现年64岁的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将到龄退休。不过昨天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提前免去他的职务。这是为何?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在沈德咏被免职后不久,最高法全体干警的办公平台上,收到了这位一级大法官的一封告别书,其中道出原委——
根据我的诚恳请求,中央决定提前一年左右的时间,免去我在最高人民法院担任的各项职务;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承蒙厚爱,中央已为我安排了全国政协常委及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职务;
最高法院领导班子正处于新老交替之际,此时请求去职,或许正是时候……
公开资料显示,沈德咏出生于1954年3月,江西修水人。此前曾在江西省政法委、省高院、省纪委任职。
1998年秋天,沈德咏出任最高法党组成员,当年底出任副院长。2006年,他短暂调任上海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约一年半后又回到最高法。此时,沈德咏已升任正部级的常务副院长,并被授予一级大法官称号。
除去在上海短暂的任职经历,沈德咏在东交民巷27号、最高法大院里前后一共干了18年,后10年中担任常务副院长,还创下了最高法该职务任职时长的纪录。
用沈德咏的话说,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是一个难度不小、风险不低的岗位。但他自认为基本上守好了本分,没有贪渎擅权,没有媚上欺下,没有揽功诿过。
2015年下半年,《刑法修正案(九)》正式生效实施,对贪污贿赂犯罪的处罚规定作出了重大修改,其核心是依法从严惩治腐败犯罪,对重大职务犯罪“该重判的坚决重判”。
沈德咏解释说,这次修改包括改变过去单纯“计赃论罚”的规定,突出数额之外情节在定罪量刑中的地位和作用,增设终身监禁的执行措施,加大对行贿犯罪的处罚力度,以解决部分刑罚执行不力的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的最高法工作报告显示,十八大以来,最高法会同最高检制定办理贪污贿赂案件司法解释,审结贪污贿赂等案件19.5万件26.3万人,其中,被告人原为省部级以上干部101人,厅局级干部810人。依法审理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令计划、苏荣等重大职务犯罪案件,在白恩培案中首次依法适用终身监禁,彰显党中央惩治腐败的坚强决心。
此外,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最高法受理、审结案件均是5年前的1.5倍以上,制定司法解释119件,发布指导性案例80件,为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保驾护航。在严惩危害国家安全、危害食品药品安全、污染环境等犯罪方面,深入推进平安中国建设。
尽管与最高法的战友奋斗多年共同取得了诸多成果,但沈德咏依然看得很轻,坦言自己和大家的期待相比,远不尽如人意。
最高法举行宪法宣誓
“法律在最大程度上体现了对社会正义的分配。”沈德咏曾这样表达,一个案件的审判,首先要最大限度追求法律正义;同时,要兼顾社会普遍正义。这不仅体现了德治的要求,也体现了对民意的尊重,是讲政治的表现。
最高法大院,是沈德咏个人职业生涯中时间最长的一次“坚守”。细品告别书中百般滋味,看似轻松,但沈德咏“难说再见”。
临别之际,他送给前同事们一句话:无论你走得多高、走得多远,也无论你最终走向哪里,在内心深处都应该坚守一些底线,比如道义的底线、法律的底线、良知的底线。
守住底线、正道直行,或许就是沈德咏能“坚守”18年的“诀窍”所在。而这句话,何尝不是这位六旬长者,对后来人的一番肺腑之言呢。
附全文
离职告别书
亲爱的各位同事:

根据我的诚恳请求,中央决定提前一年左右的时间,免去我在最高人民法院担任的各项职务,今天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完成了法律职务免职手续,我30余年的司法工作生涯,终于可以划上句号了。
诚如各位所知,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承蒙厚爱,中央已为我安排了全国政协常委及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职务。一身难兼二任,且最高法院领导班子正处于新老交替之际,此时请求去职,或许正是时候。
光阴似箭。从1998年底调任最高法院工作,屈指数来,已经悄然过去了20个年头。即使去掉2006年11月至2008年4月在上海工作的时间,在这个屋檐下也同大家朝夕相处了18个春秋。18年的甜酸苦辣,18年的喜怒忧乐,18年的成败得失,从今开始,就将永远地进入历史。
当然,往事不会如烟,但在我的记忆中保留下来的,只有同大家合作共事的愉快,尤其是大家对我的好。此时此刻,要说一点点失落都没有,那显然是自欺欺人的说法,毕竟是壮志未酬身先老,主动选择退出,既是一种自觉,也是一种无奈;要说一点点遗憾也没有,那也是假的,虽然过去的这些年,遵循《左传》“三立”遗训,本着在其位、谋其政、负其责的原则,说了该说的话,做了该做的事,但同自己的理想和大家的期待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远不尽如人意;要说一点点留恋都没有,那更是不真实的。谁道光阴抛掷久?在北京东交民巷27号这所大院,前后20年,我始终如一、问心无愧,真实地做了一回自己,真实地感受到了那种累并快乐着的感觉,真实地触摸到了工作与事业的关联、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庙堂与江湖的异同。实话实说,这个过程很折磨人,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因此,在根本上我是欣慰和无憾的。须知,我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坚守了18年,尤其是在常务副院长的位置上坚守了创纪录的10年零2个月,这是一个难度不小、风险不低的岗位,我自认为基本上做到了立足岗位、守好本分、尽力而为,没有贪渎擅权,没有媚上欺下,没有揽功诿过。“事非经过不知难”,过往的18年,有多少的艰难时刻、多少的难言之隐、多少的进退维谷,如今我终于可以放下了、释然了、解脱了,可以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了,而且身体尚且康健、步履尚且轻盈、头脑尚且清醒,难道这不是值得庆幸的么?!我从内心感谢各位同事对我的理解、宽容、支持和帮助,特别是肖扬院长、王胜俊院长、周强院长的指点和关爱,新老领导班子各位同事的鼎力相助,使我得以完成了个人工作史上时间最长的一次“坚守”。在此期间,如果因为我的某些言语不妥帖、行事不周全,给我的同事带来不快或者受到委屈,我愿借此机会深表歉意并敬请谅解。人,只要生命不息,总是要面向未来的。古人有言:“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告别既往的时刻,我将迎来人生中一段可以坐看云起、笑迎春风、柳暗花明的如新时光!
临别之际,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忠告可以留给大家,因为我坚信,每一位凭借自己的学识和能力进入最高法院工作的同事,都是优秀的和独一无二的。我唯一想说的是,我们亲爱的祖国有着数千年的文明史,而实行法治只有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悠久的历史既是财富,也是包袱。实践反复证明,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可能是“跳跃式”“跨越式”的,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和政治文明建设,必须立足国情、尊重规律、循序渐进,不允许犯颠覆性的错误。因此,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法治和司法现代化之路还很漫长,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未来两、三代人,注定只能是筑基者和铺路人,在推进法治建设和司法改革上,务必要坚持从实际出发,脚踏实地,务求实效,稳中求进是最明智的选择。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的开篇和结尾有两句很经典的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我们既然选择了学习法律并从事司法工作,尤其是在最高法院工作,我们就必须义无反顾地肩负起这个职业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作为一名法律人,无论你走得多高、走得多远,也无论你最终走向哪里,在内心深处都应该坚守一些底线,比如道义的底线、法律的底线、良知的底线,不轻易为外界的诱惑和压力所动摇。作为一位司法工作者,尤其是作为一位法官,特别是作为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们既要尊崇有形的法律,尽忠职守,不越雷池,更要本诸良善之心,正道直行,善待自己,善待他人,以自己的一言一行,让法治的公平正义之光,照亮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再见了,亲爱的同事们!离职其实于我而言并无多大的改变,我将依然生活在最高法院这个大家庭之中,只是由一名在职干部逐步变为一位老干部而已。过去的10年我一直兼任院老干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我有一句不是名言的名言:我们不要轻视老干部工作,老干部的今天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明天。因此,我很高兴今后拥有老干部这个新的身份。
沈德咏
2018年6月22日
 (原题为《中央提前免去正部级领导的职务,他自道原因》)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沈德咏

相关推荐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