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这或是伦敦最隐秘的室内设计:一座旧式城堡与吉米·佩奇的家

罗娜 编译
2018-07-15 11:21
来源:澎湃新闻
古代艺术 >
字号

这是伦敦最隐秘的室内设计之一。

这座塔楼式城堡在1875—1881年期间由自称为“艺术设计师”的威廉·伯吉斯(William Burges)设计,属于13世纪的法国哥特式风格。而今这座城堡属于齐柏林飞艇乐队的创始人吉米·佩奇,他28岁时买了这一老建筑,现在已经74岁了。

塔楼到底有多重要?非常重要。伯吉斯的室内和室外都有很高的价值。塔楼的重要房间里都有主题(时间,爱情,文学)并讲述一个故事。这所房子来自伯吉斯自己的灵魂,他自己的心灵——这是纯粹的,未经稀释的伯吉斯。

塔楼的外部 摄影:《观察家报》的 Alex Telfer
齐柏林飞艇(编者:一支英国的摇滚乐队,是20世纪最为流行的和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摇滚乐队之一)的创始人吉米·佩奇在伦敦展示了他的塔楼,那是他心爱的维多利亚式城堡,也是他的家。

我在伦敦长大,那里有一所我很着迷的房子。它看起来像一座带塔的迷你城堡;有着红色的砖墙,看起来 十分俊美,大门处有一个彩色玻璃窗,仿佛与另一个时代连接。那之前我不知道谁住在那里。后来,我发现它属于吉他手和音乐制作人——吉米·佩奇,曾经是齐柏林飞艇的一员。我以前觉得我没有希望进入这个城堡,但生活总会带给你一些疯狂的东西,三十年后,我就被邀请进去参观。我甚至在佩奇完全打开大门之前把我之前的想法都告诉了他,“好吧,很高兴你来了,”他笑着说,并热情地跟我握手。

塔楼实际上有两个前门:半斜面玻璃街门通往马赛克大厅和真正的房门——它用可以显示人类年龄的黄铜雕塑装饰着。然后,下面我唯一可以描述的是:想象一下去参加一场聚会,你所有最好的朋友都穿着生活中最华丽的衣服,他们立即过来打招呼,有那么一会儿,你头晕眼花,甚至失去理性。这就是进入塔楼的感觉。

吉米·佩奇在客厅 摄影:《观察家报》的 Alex Telfer

塔楼在1875—1881年期间由自称为“艺术设计师”的威廉·伯吉斯(William Burges)设计,属于13世纪的法国哥特式风格。伯吉斯注重探索,对细节一丝不苟,对材料的使用毫不妥协,痴迷于中世纪。在他成为建筑师之前,他是一位技艺精湛的金属工、珠宝师和设计师。他善于交际,长期近视,甚至他最好的朋友都说他是个丑人。他十分幽默,绝不是一个廉价的建筑师。他所学到的和所爱的一切在塔楼中都能体现出来,因为那是他的家。

可惜的是,伯吉斯只在这座房子里住了三年。他53岁去世,临终时躺在一楼美人鱼房的红色床上,房间里有波浪和游鱼的彩绘条纹,天花板上镶有凸面镜子的镀金星星。他旁边是彩绘的衣柜,后来佩奇设法将衣柜买回,并把它放在伯吉斯希望放置的地方(这所房子内的大部分东西都在1933年被卖了。)

现在我在这里,和佩奇站在一起(佩奇全身上下穿着一样颜色的衣服),在双层高的入口大厅里,在描绘了忒修斯和牛头怪之间战斗的马赛克地板上,尝试去理解这座老房子里的一切。

塔楼的重要房间里都有主题(时间,爱情,文学)并讲述一个故事;每个房间里都有彩色玻璃窗,精美的雕刻,壁画,饰边,只要房间里有一个可以美化或装饰的平面,建筑师都用最复杂的方式、最好的材料去设计。壁炉架用3D图形装饰;图书馆里的壁炉架描绘了卡恩斯通的演讲原则。

塔楼里的楼梯 摄影:《观察家报》的 Alex Telfer

大厅的主题是时间,壁画上几乎是真人大小的太阳和月亮,彩色玻璃窗代表季节。天花板上画的是伯吉斯入住的确切时间所在的星座。上面的石头画廊连接楼上的卧室,在那儿可以俯瞰入口大厅。佩奇说,1972年的一个夜晚,在朦胧的灯光下,他第一次观看了这座房子,它“俘获了我的心”。

伯吉斯招待拉斐尔前派朋友们的客厅和图书馆在入口大厅外面。佩奇从演员理查德·哈里斯(Richard Harris)那里买了房子(约翰·贝杰曼在理查德之前住在这里),当佩奇第一次看到这座房子时,哈里斯的卡米洛特王座还在图书馆里。

图书馆墙壁的书柜上绘有丰富的画,现在放了佩奇的书。天花板上是法律和哲学的创始人。窗户上描绘了艺术与科学。客厅的主题是爱,天花板上画了一只中世纪的丘比特。

“你的房间总是这么整洁吗?”我问道。“我总是试着让它保持整洁”,他说。“但是现在我觉得它非常不整洁。”(其实不是。)佩奇每周请两次清洁工(“我猜它不是到处喷涂木制品?”我问。“不是喷涂木制品”,他回答。),并保证房子的管理方式。1949年它被列为一级,里面的内饰很重要,也很脆弱。佩奇描述了如何定期修整,比如大厅的墙壁需要专家制作的脚手架和糖皂。所有的东西都被很好地对待。我认为国民托管组织(National Trust)对佩奇没有任何意见。

阅览室:带华丽壁炉的图书馆 摄影:《观察家报》的 Alex Telfer

我特别想看看在这样的房子里厨房是怎样的,但佩奇不会让我看到,因为他认为“这是不合时宜的,厨房不整洁。”我请求去参观,但他并没有同意。

(后来我参观了一个“厕所设施”,里面贴满了深蓝色的瓷砖和威廉·德·摩根鱼。)

塔楼里面有螺旋楼梯。在一楼,伯吉斯旧房间的旁边是客房:蝴蝶主题的房间,有金色和红色的火焰,装饰精美的蝴蝶天花板以及绒毛的植物和花朵。

二楼没有那么精致,有两个托儿所(虽然伯吉斯从未生过孩子)。托儿所以杰克和魔豆为主题,有一个可怕的巨人从烟囱里出来。夜间,托儿所有奇怪的猴子,略显温和。

我们下楼梯到餐厅,餐厅里有个醒目的巨大的圆形生肖桌子,它最初由哈里斯设计。佩奇高兴地说,这张桌子反映了珐琅铁艺天花板的设计。佩奇喜爱这张桌子,他的上一本书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完成的。

年轻时的吉米·佩奇

佩奇总是被复杂的房子吸引吗?他思考了一下,然后找了一张他买的第一所房子的照片。“我在交易所和市场上找到了它,”他说。这是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在庞伯恩(Pangbourne)的一处船库,当时是1966年,佩奇是22岁。他本能地“知道”这就是他的房子。“我做了很多打磨工作。当时我正在修墙。”他给我看了另一张照片,他站在房子里,旁边是他与新兵乐队(The Yardbirds)一起游览时买的花瓶,“我当时还是个收藏家呢。我在跳蚤市场买了这个花瓶,把它带到飞机上。”想到他在飞机上带着花瓶……我说这很出乎意料。“我知道!”他笑着说。“这就是我向你展示的原因。”

佩奇不得不卖掉船库来买这套房子。“就像吉他一样—在某些时候里你必须进行交易,去购买另一个。”他28岁时买了塔楼(现在已经74岁了),从那时起他一直悉心照料它。这个年纪拥有一个一级保护的房子,似乎很年轻。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我知道什么是一级文物保护的建筑,也知道生活在这样的房子里是多么可贵。”

乐队演出时的吉米·佩奇

塔楼夹在两栋正在进行大规模建筑工程的房子之间(后来我们进入花园时,噪声震耳欲聋。)

这两栋房屋是歌手罗比·威廉姆斯(Robbie Williams)的。威廉姆斯想要做一个地下室综合体,这个地下室会危险地靠近塔楼。佩奇已经提出上诉,理事会目前推迟了一项决定,等待加强对该工程的监测和监督。目前来说,似乎没人能保证隔壁的建筑工程不会损坏塔楼那独特而不可替代的内部空间,这正是佩奇严肃考虑的问题。

伯吉斯建造的唯一一栋其他联排别墅住宅是加的夫的公园房(Park House)。它也被列入保护名单中,并被CADW(威尔士的历史环境保护者)描述为“可能是威尔士最重要的19世纪房屋。”当伯吉斯的一块家具最近出售时(很少),人们认为它非常重要,它也没有成功出口,因为政府临时实施了出口禁令。希金斯·贝德福德博物馆把它收购。塔楼里还是到处可以见到伯吉斯的影子。2014年,三明英国遗产工程师,一名遗产检查员和一名养护官员参观了塔楼,将其内部描述为“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且非常脆弱”。

佩奇对塔楼内部的保护十分小心,里面的东西对振动很敏感,因此佩奇只在家里弹吉他,不在家里开派对,也没有电视。在我离开之前,佩奇小声地说:“对不起,我不能向你展示厨房。但是……”他继续说,身体向前倾,“它里面有一个La Cornue。”我正在思考La Cornue是哪位艺术家,然后才意识到它是法国系列的灶具。

餐厅里的生肖桌 摄影:《观察家报》的 Alex Telfer

后来我和加的夫城堡的策展人—马修·威廉斯(Matthew Williams)以及研究伯吉斯的世界专家交谈。塔楼到底有多重要?“非常重要。伯吉斯的室内和室外都有很高的价值。塔楼是非凡的……那些漂亮的马赛克地板,任何振动都可能会影响到它们。这是伦敦最隐秘的室内设计之一。这所房子来自伯吉斯自己的灵魂,他自己的心灵。这是纯粹的,未经稀释的伯吉斯。有些人(特别是谈论建筑工程的人)需要醒醒,来认识这座建筑的重要性。”

    责任编辑:肖永军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