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坏账率“零星爆雷”:风险会蔓延吗?有无破产之忧?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菁

2018-07-16 21: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相关信披文件发布,多家农村商业银行隐藏的坏账率飙升至畸高的情况被陆续曝光。
2016年末至2017年末短短一年时间里,贵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从4.13%突升至19.54%;河南修武农商行的不良率从4.5%升至20.74%;山东邹平农商行则从2.43%增长到9.28%。
坏账率飙升的同时,这些银行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的急速下降。从2016年末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从161.25%、11.77%下降至34.15%、0.91%;河南修武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从191%、12.92%下降至43.44%、-0.75%;山东邹平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从215.3%、11.73%下降至59.28%、7.12%。
简单来看,上述三家农商行中,邹平农商行和修武农商行均属于规模比较小的农村商业银行,截至2017年末,两家银行的总资产分别只有192亿元和70亿元,贵阳农商行资产规模要较大一些,为718亿元。
针对农商行接连爆出不良贷款激增情况,深圳天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投资官陈同辉认为有三个原因:一是贷款的地理区域集中度高,二是贷款的行业集中度高,三是其客户资源和资质有限。这使得问题的凸显带有区域和时间的集中性。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向澎湃新闻表示,现阶段暴露出个别农商行的问题是在预料之中的,其一是一些农商行此前过分拓展业务,其二是在比较紧缩的大经济政策背景下,此前过快拓展的业务暴露出一些风险,但也仍在可控范围内。
“在现在去杠杆过程中,出现这种个别情况是正常的,不出现才是不正常的。”管清友说道。
如何看待上述农商行暴露出来的不良贷款飙升的风险?这种目前呈现为点状的现象是否会扩大化为区域性,甚至是全国性现象?
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国内有超过2000家农商行,个别农商行的情况尚不足以概括全国农商行整体情况。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也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出现的不良率激增仍属宏观经济政策调整下出现的个别农商行的问题,具有特殊性。
对于由不良贷款率上升带来的农商行资本金缺口,该如何筹集解决?
陈同辉则认为,如果农商行走到破产边缘,有可能会由当地政府对其注资,或者由存款保险机构接管。金融风险由于银行之间的拆借业务具有传染性,应当防范注意。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则认为,财政部门并不应该拨款补缺,其缺口仍要由该行自身利润和股东方面提供。
管清友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财政部门并无向企业提供救助的义务,对于企业自身出现的问题,应当首先严肃财政纪律。
“这种情况首先是由市场化方式补充资本,市场竞争充分的情况下,出现一两个中小银行破产的情况,不是太大的问题。”郭田勇对澎湃新闻说道。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