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派出所长郑清占:曾自掏腰包装监控,今建成农村小天网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2018-07-26 08: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任沈阳市公安局石佛寺派出所所长不久,郑清占就被一起盗窃案难住了:窃贼钻进了稻田,搜了一夜,还是让他跑掉了。
“尽管此前就听说过石佛寺辖区盗窃案多发,破案难度大,但真正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不愿接受。”近日,郑清占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
他介绍,石佛寺街道办共9个行政村,距离沈阳市区约40公里,常住人口有13000余人,因临近107省道,流窜作案的盗窃犯猖獗,村民们将107省道与罗家房乡交汇处的那条路称为“贼道”。
他意识到,在这样流窜人员多、基础设施差的一个偏远街道办,想要通过所里仅有的5名民警,以摸排走访的方式破案不太现实。
为了遏制辖区内盗窃犯罪,郑清占决定自己出钱在这条“贼道”上安装监控摄像头。他先自己出钱试验,后又发动辖区村委,带领所里仅有的4名民警在半年时间里安装了58个监控网点,覆盖了辖区的9个村庄。
后来,沈阳市公安局奖励石佛寺派出所近10万元奖金,该所也全部用于农村视频监控建设。目前,他们在9个村庄建成了一个由200多个摄像头组成的“小天网”,先后侦破刑事案件300余起,最终将辖区内重大盗窃案发案率降到零。
这些努力让石佛寺派出所从一个“老末”派出所变成标兵派出所,辽宁省还曾召开农村视频监控建设工作推进会,将郑清占的“农村视频小天网”建设经验在整个辽宁进行推广。
石佛寺派出所辖区一路口同时安装了摄像头个报警器。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摄
心病:盗窃案多发,警力缺乏破案难
7月23日,大暑。郑清占开着警车在辖区的村道上缓慢行进,沿途检查着辖区内报警器等警用设施的运行情况。警车经过房身村村口的超市时,他停了下来,目光停在了超市门外的一个老式摄像头上。
这名47岁却已白发丛生的中年警察,对这枚监控探头有着特殊的情感,他说,尽管早已经损坏但一直没有拆下来,“它是立过不小的战功的。”
2013年4月,沈阳市沈北新区石佛寺街道办房身村一名村民家中失窃,小偷将村民家中的稻子偷走大半。郑清占就是通过这枚监控探头最终将案件侦破,从而牵出100余起盗窃案。
“那个监控探头是郑所自己出钱装的。”石佛寺派出所一名民警告诉澎湃新闻,郑清占2012年5月被调到石佛寺派出所任所长,那时候,石佛寺街道办治安环境较差,盗窃案频发,在2012年全国公安机关打击侵财犯罪专项行动中,沈阳市公安局沈北新区分局下辖的各个派出所均立下战果,只有石佛寺派出所成绩不理想,“郑所被调过来也算是临危受命。”
郑清占上任时也满怀信心,但刚到任没多久,一天夜里,房身村一名村民报警称,稻田里有人盗窃通讯电缆,郑清占带着民警赶到现场时,小偷已经跑了,“我们开车追了四五十里地,他最终丢下三轮车和盗来的电缆,钻进稻田里不见了。”
那一夜,郑清占发动周边村庄的数十名村民,在稻田里搜了一夜。直到天亮也没能找到小偷。
这次的失败遭遇,让郑清占备受打击,“心里老恨了,觉得对不起这些村民,我甚至没好意思跟他们说话,带着民警灰溜溜地回了派出所。”
失败的经历,让郑清占重新反思自己面临的境况。他说,石佛寺街道办位于沈阳市北部,距离市区约45公里,下辖9个行政村,常住人口13000人。整个辖区的面积约有50平方公里,其中大部分区域都被稻田覆盖,最关键的是,这里临近107省道,流窜作案的违法分子比较多,他们通常在作案之后就消失无踪了,村民们把107省道与罗家房乡交汇处的那条路称为“贼道”,“我们派出所,算上我在内一共只有5名正式民警,而且基础设施差,靠这几个人在村子里摸排走访破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之后几个月的工作经历,证实了郑清占的分析,流窜作案的外来窃贼时常“光顾”,村民家中一旦失窃,从现金到粮食无一幸免。这让郑清占感到压力巨大,“我穿着这身警服,不能在这里吃白饭啊!”
破案难的窘境,在郑清占到任后没多久,就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的一名同事回忆称,“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头上的白发渐渐增多了。”
2012年8月,石佛寺派出所招了一名叫王晓阳年轻辅警,这个学习计算机应用专业的小伙儿,让郑清占产生了一个想法:他决定在自己花钱在辖区的各个路口安装监控。
郑清占在辖区村庄路口安装摄像头。受访者供图
布防:“贼道”上装监控,联动村委会实现全覆盖
郑清占曾是一名矿工,在矿井工作了4年,后通过考试进入沈阳市公安局新城子分局(现沈北新区分局),一直在一线工作。“抓人、破案、拼体力我行,但搞技术工作,我吃不消。王晓阳的到来,让我的想法有了施展可能。”他说。
商讨后王晓阳告诉郑清占,安装监控摄像头从技术层面来讲,没有难度,但资金将是个大难题,“为了节约成本,我建议他视频监控不入网,将采集卡装进电脑,与录像机一起就近安放在村民家里。这样一个网点的安装成本只要1000多元。”
商议妥当之后,他们决定先安装两个网点试试效果,房身村村口的超市成为了他选定的第一个安装点,但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
“装那玩意儿有啥用啊,还有啥好偷的啊?”2012年10月,当他们第一次与超市老板贾淑新商议安装摄像头一事时,对方并不理解,她认为安装摄像头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在反复沟通之后,第一个摄像头最终“半推半就”式的装上了。
贾淑新不知道,家门口的摄像头以及家里的二手旧电脑和录像机,是郑清占自己花了2000多元买来的。此后的几个月时间,这枚监控摄像头始终没有派上用场,她也逐渐将它遗忘。但此时,郑清占已经急得坐不住了。
2013年4月,在监控摄像头安装了近半年之后,房身村一名村民家中失窃,小偷将村民家中的稻子偷走大半。石佛寺派出所接到报警后,郑清占亲自前往贾淑新家中查看监控录像,最终在视频画面中锁定了嫌疑人,很快便将其抓获。
经过讯问,郑清占发现这名嫌疑人是一名惯偷,长期在周边地区行窃,已连续作案一百余起。这是他们利用监控摄像头破获的第一起大案,这起案件也打消了村民们对监控摄像头有用没用的质疑,“我们也由此坚定了信心,必须要将辖区内14个村庄视频监控做到全覆盖。”
“但经费是一个大问题,一个网点的视频监控建设费用至少需要一千多元,自己出钱安装的速度实在太慢。”郑清占说,经过商议他觉得只有发动村委会这一条路可走,“这是厚着脸皮给人家要钱,能不能办成,我心里没有谱。”
一开始,郑清占碰了不少钉子。孟家台村一名魏姓会计告诉澎湃新闻,2013年夏天,郑清占来村委会劝说他们购买摄像头时,很多人甚至不知道监控摄像头是什么,“村子里都是些老年人。一个新到任的派出所所长,突然让我们拿好几万元买摄像头,这事没人敢应。”
后来,郑清占最初安装的两个摄像头屡屡破案,消息也不胫而走,孟家台村的村干部经过商议后,主动购买了12套视频监控设备。他们没有想到,这12套监控设备安装好没几天,就帮助警方破获了一起偷粮案。
此后的半年间,石佛寺派出所辖区的其余村庄纷纷响应,他们在半年时间里,共安装了58个摄像头,让监控设备在9个村庄实现了全覆盖。
雪耻:监控视频破案三百余起,偏远派出所成标兵单位
经费问题解决之后,石佛寺派出所也迎来了最为忙碌的一段时期,一名派出所民警称,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所里的民警就变成了技术工,每天上高爬低在各个路口安装摄像头,“这里的每一个摄像头都是我们民警亲自安装的,郑所说过,每安装一个摄像头,我们就相当于多了一名巡逻民警,实际上,那时候我们已经尝到了甜头,所以都特别上心。”
石佛寺派出所辖区的9个村庄监控网点初具规模之后,战果也随之而来。沈阳市公安局沈北新区分局一名负责人介绍,近几年,石佛寺派出所利用农村监控视频,先后破案300余起,打掉盗窃团伙十余个,为群众挽回损失100余万元,使辖区内盗窃案的发案率得到有效控制。
2014年5月沈阳市公安局沈北新区分局在石佛寺派出所召开现场会,将他们的做法向全区推广,很快沈北新区大部分村庄都装上了监控摄像头。到2016年12月,辽宁省召开农村视频监控建设工作推进会,他们的成功经验在整个辽宁得到推广。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公安派出所工作处将他们在农村的视频监控建设工作称之为“小天网。”
如今,房身村村口超市的老板贾淑新再次回想起最初安装摄像头时她对郑清占说过的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坐在自家超市里低头笑道,“要没有郑所长装的摄像头,偷我家超市的贼可能就抓不住了。”
2016年12月31日,石佛寺派出所先后荣获沈阳市公安局信息化建设创新示范派出所、沈阳市公安局标兵派出所等荣誉。2017年6月,这个只有5名正式民警的农村偏远派出所荣获了沈阳市公安局集体三等功。
郑清占说,这些荣誉也为他们带来了近十万元的奖金,2017年,他们把这些钱全部投入到警用设施建设当中,将各个村庄的监控摄像头密度加大,目前数量已经达到256个,“同时,我们还专门针对不会使用电话以及家里没有电话的孤寡老人,在村子的各个路口安装了报警器,村民只需要按一个键,就能与派出所民警实现视频通话。”
经过6年努力,郑清占让石佛寺派出所从一个“老末”派出所变成标兵派出所,辖区内3年重大盗窃案件发案率为零。郑清占说,自己从一名矿工一路走来,成为一名人民警察,非常清楚人民群众需要什么,对警察有着什么样的期待,“我也一直告诫自己,穿上这身警服,就得为老百姓做点事情,不能吃白饭。”
责任编辑:马世鹏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盗窃 监控 沈阳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