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奔流·口述︱江豚协巡员:以前一味索取,现在是还生态债

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2018-08-07 08: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当了一辈子渔民的张传国,花甲之年后转产上岸做了一名江豚协巡员。
张传国说,以前生态保护意识淡薄,只知道一味地向长江、鄱阳湖索取,想尽一切办法“害”鱼,如今鱼越来越少,江豚的数量也锐减到比国宝大熊猫还少。
张传国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除署名外)
江西湖口江豚协巡队有14名队员,其中12名是渔民,2名是渔政退休干部。如今,作为湖口江豚协巡队的分队长,张传国负责巡护着湖口县25.7公里的长江岸线水域,江豚栖息的核心江段八里江便在该水域。
他说,“现在是在还生态债。”

过度捕捞
我的老家黄矶也是在长江湾子里,隶属于湖北黄冈市黄州区。往上数祖辈三代都是渔民,以船为家,岸上没半寸土地。在北伐战争时期,我的爷爷携家带口迁徙到江西湖口县一带打渔为生,这里是鄱阳湖和长江的交汇处,渔业资源丰富。
张传国(左一)全家福。
上个世纪50年代,我出生在湖口县古城墙外围的一个小渔村,村子离江边只有200米。父亲也是一名渔民,因患有哮喘病,家境贫寒。家里兄弟姐妹5个,我是老大,小学念完便辍学跟随父亲一起在长江里打渔。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时代,打上船的鱼都要上交集体赚取工分。当时,长江八里江段水深鱼多,江豚也多栖息在此。那时看到的白鳍豚,跟家里的小鱼伐一般大。小鱼伐是木头做的,长5.7米,宽1.4米。
那个年代长江里的鱼不仅多而且大,打渔的工具是粗放式的,用麻线做的滚钩,钩一放到长江里,就会有鱼上钩。下午放的钩,第二天一早收钩,钩上的都是5斤以上的大鱼,很少有小鱼上钩。记忆中那时到处都是江豚,晚上趁人睡觉不注意时,江豚就会把系养在船沿边的鱼拉跑。
到了70年代,打渔工具升级了,用的是日本进口的尼龙丝做的鱼钩,捕渔的产量立竿见影,用扁担挑鱼。后来渔船的动力也开始升级,国家送3马力的柴油机给我们用,自此告别了人工摇桨。进入80年代后,用的渔船是铁皮船,柴油机的马力也加大了。越往后捕鱼的工具越来越先进,后面电网也来了,但是大鱼的数量在慢慢减少,鄱阳湖和长江里的渔业资源也在急剧减少。渔民并没有因为捕鱼工具越来越先进,而捕捞到更多的鱼。到了90年代,明显感觉到鱼少了,捕渔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一个月能碰到一条30斤的大青鱼就是撞了大运。
湖口县有专业渔民130多户。到90年代后期,因为打不到渔,渔民开始逐渐上岸转产,搞第二产业。有的开始转产组建了打捞队,有的在岸上租鱼塘搞水产养殖。
张传国向记者介绍巡航的长江水域
食物链受破坏
江豚主要以小型鱼虾为食,但电网的出现,让江豚的食物链遭受了灭顶之灾。
到了90年代末期,渔业资源衰退明显,后来打不到鱼的时候,在渔政局的眼皮子底下,渔民们公开地开始搞电网,一度把湖口县的发电机都买空了。
电网和迷魂阵(定制网)等非法渔具,只要一下水,大小鱼通吃,我们在长江、鄱阳湖里搞鱼,就是在跟江豚“抢食”。
2000年后,我上岸租了一片鱼塘。当时大兴安岭的伐木工人需要吃鱼,就签了定产定销合同,我把养的鱼卖给水产公司,他们加工做成鱼干后再定销到大兴安岭去。后来大兴安岭的伐木业也不景气了,搞了6年市场就黄了。之后,我又在鱼塘里养过螃蟹,但螃蟹养不大,亏了。
尽管上岸搞了第二产业,但很多渔民跟我一样,在禁渔期解禁后,还是会到长江、鄱阳湖里去打渔贴补家用。
除了非法渔具的滥用外,鄱阳湖的非法采砂活动对渔业资源和江豚的危害都很大。2000年起,鄱阳湖里打砂船开始多起来,最初是500吨的,后来是7000吨的吸砂船,几乎快要把鄱阳湖里的砂子泵空了。
三月份是鄱阳湖渔业资源繁殖的季节,原本大鱼产籽都在砂子、石子和水草上,但吸砂船来了,对鄱阳湖里的渔业资源破坏很大,鱼繁殖受到了影响,江豚的饵料也少了,好在现在政府取缔了鄱阳湖的私人非法采砂。
把江豚留给子孙后代
湖口县130多户渔民,现在还以打渔为生的不到50户。
自从塑料袋普及使用后,长江里的垃圾就变得很多,滚钩基本滚不到鱼,滚钩钩到的都是塑料袋,拉上来塑料袋里还有半袋沙子。
老伴曾跟随我打了一辈子鱼,但2010年以后她也慢慢开始上岸转产,到石钟山景区和渡口去卖茶叶蛋。打渔很辛苦,现在也打不到多少鱼,赚不到什么钱,接班从事捕渔的年轻人也断档了,自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跟着自己做过几年渔民,去年不干了,到北京的养马场打工去了。
我的生态环保意识启蒙与大学生环保志愿者的接触分不开。2003年以后,每年的寒暑假都会有大学生志愿者到鄱阳湖、长江做调研,我会经常开着渔船拉着他们去调研,耳濡目染下慢慢意识到以前那种捕鱼方式对长江渔业生态的破坏性。他们的宣传对我触动很大,现在我们这的职业渔民都不怎么用电网等非法渔具了。
加入江豚协巡员前,我就参加过一些公益活动,比如鄱阳湖的护鸟活动。2017年6月,全国首个江豚保护协助巡护示范点成立,我被选聘为首批协巡员。
做协巡员就要彻底地退出渔业捕捞,去年我上交了渔业捕捞证,现在做的事情跟居委会带袖章的人类似,就是对损害江豚生态环境的一切行为进行举报,做渔政部门的情报员。以前没有环保生态意识,就知道拼命搞鱼,搞不到就想法子不顾一切手段去搞,一味地向长江、鄱阳湖索取,“害”了几十年的鱼,现在是在还生态债。
张传国放生的胭脂鱼。  受访者 供图
现在渔民的生态保护意识也比以往强了。前几天,有一位渔民在长江里捕捞到了国家Ⅱ级保护野生动物胭脂鱼,送到协巡队让我瞧瞧,我拍了一张照片就把它给放生到长江了。
现在搞长江大保护搞得好,长江的水比以前清了些。我们的责任就是要让江豚有鱼吃,把鄱阳湖、长江的江豚留给子孙后代。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江奔流,江豚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