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建筑、古村落,以及给它们带来新生的人

Samuel Gao

2018-08-24 10: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法国人弗雷德里克·科斯特斯(Frederic Coustols)管自己叫做“景观收集者”。他发现,许多古旧建筑正在被丑陋的现代建筑所取代,为此他创办了“设计可持续明天“DAST(Deisgn a Sustainable Tomorrow)计划,走遍世界,拯救那些被遗忘的、将要消失的古建筑和古村落,将它们修旧如旧,使它们焕发新生,并使当地人受益。其中,中国广西阳朔旧县的一个明代古村子,也是受益者之一。

弗雷德里克在工作

澎湃新闻:是什么吸引你投身于修复古老的建筑和景观这项事业的呢?
弗雷德里克:我不知道,这就像是一种本能。我几个月前才知道,原来我自己出生在法国的加斯科涅。那里多山,丘陵起伏。让我惊讶不已的是,我每一个项目都坐落在丘陵地带。
澎湃新闻
你觉得这是命运使然么?
弗雷德里克(笑)我不知道,也许吧,也许这在我的基因里。我人生的第一道光来自于山上。我曾在巴黎住了20年,但每十天我都得去森林。我发现我需要绿色、需要新鲜空气、需要蘑菇、草和树的气味,需要森林里那种潮湿的气息。这很奇怪,因为事实上我在乡下只长到三岁,之后就去大城市生活了。

加斯科涅的丘陵景观
澎湃新闻你的第一个项目是在加斯科涅,能告诉我是怎么开始的么?
弗雷德里克:24岁那年,为了出版一本关于加斯科涅建筑的书,开着车游遍了加斯科涅。就在那时,我来到了Castelnau des Fieumarcon,那是围绕着城堡的一个小村子。这个小村子当时已经几乎全被废弃了,还有一家面包店坚持,但已经破产了。主人想让我买下这间面包房。不过,我对烘焙一窍不通,虽然爱吃面包。
我在当地兜了一圈。房子都倒了,没有路,有些围墙也都倒了,什么都没有。有一些报废的车和机器被扔在那里,周围已经长出了树林。不过,我当时觉得这应该会是个有趣的项目。因此我告诉面包房主人,如果他能帮我找关系让我可以获得这些房子的所有权的话,我愿意买下面包房。他真的做到了。那年我30岁,在巴黎工作,每个周末要飞到图卢兹,再开车去城堡。光是清理,就花了一年时间。
澎湃新闻你的预算从哪里来呢?
弗雷德里克用我的工资,同时向银行贷款,我可是冒了不少风险的。
澎湃新闻你当时有一个愿景吗,觉得比如说在十年之后,它会变成什么样子么?
弗雷德里克我当时去试着说服法国的政界人士,去修订一些法律。当时,许多曾住在法国前殖民地的人,比如阿尔及利亚,都回来了。因此,法国政府颁布了一些新法律,要求所有农场都增加土地面积,以容纳回来的新人口。在加斯科涅,每个农场拥有14英亩土地,农场上都建有美丽的农屋,最近的也都建于18世纪。但随着农场的扩张,这些房子势必要被推到。为此,我去国会提案,希望保留这些房子,直到它们被人买下。当时所有人都嘲笑我,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房子一文不值。但它们自有其魅力,是这个国家文化的一部分。老房子被推到,新的水泥房子被建起,它们和周围景色毫不相配。从那时起,我成了一个景观搜集者
澎湃新闻房屋、土地、牛羊、天际线,它们都是一个整体,缺一不可。
弗雷德里克是的,我买下了村子,重新装修。当时很多人都离开乡村,去城市生活,住在丑陋的社区住宅里。当他们看到我修复的房子拥有电和其他一切设施时,都想回来住了。我完成了四所房子的修复,有一百人想买下它们。如今,修复完成的Castelnau des Fieumarcon村子是一个完整的空间,有艺廊、教堂、住宿和活动场地。

修复完成的Castelnau des Fieumarcon村子

澎湃新闻加斯科涅之后,你又做了哪些工作?
弗雷德里克我在非洲完成了几个项目,在波士顿买下了半条街去修复它。在巴西买了一处农场,在没有电的情况下建造了一个村子。砖都是我们自己烧的。非常有趣!我们还教会当地人种植蔬菜。非常有趣!
澎湃新闻你好像还对传统手工艺很感兴趣?许多你的项目都使用了传统工艺。
弗雷德里克这个世界有70亿人,如果我们还像18世纪那样建房子,那是行不通的。但是新技术的必要性并不意味着旧工艺要消失。在葡萄牙,有许多人住在用传统技艺建造的老房子里,但同时也有人住在当代建筑师营造的现代住宅里。这两者和谐相处。
我有一些小规模项目便用来支持传统手工艺人。我曾在一座山上买了几栋住宅,在3天内将它们拆成了六千八百片,用驴子将它们运下山。然后,当地人用了7天时间,便将这些碎片重新变成了住宅!没有少一片。
澎湃新闻说说你在中国广西旧县的项目吧?
弗雷德里克我一直很怕来中国。我读过很多有关于中国历史和文化的书,我担心,一来中国,我就不舍得走了。不过最后,我还是决定来了。我在旧县的一个明代村落里租了房子,但是,当我们刚刚开始修复工作时,曾答应我们可以修复的房东反悔了。为此,我们租下了旁边的一片地,在山上找了一些可以任我们处置的房子。这带给我们无尽的快乐,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真是身处仙境。

阳朔旧县

虽然工作很艰难,我还记得我们得搬走两块石头,结果有一个农民上来说我们不能搬。这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我们同意了,修改了计划。不过,这不是坏事。
澎湃新闻你是说,你要在你的抱负和当地人之间寻找平衡?
弗雷德里克当你要往原本的风景中添点什么的时候,它必须是和谐的。这也要求你虚心,虽然在你野心勃勃的时候,虚心是很难的。我们与华南科技大学签了协议,他们派遣了大概250名建筑系学生来和当地农民一起完成工作。不只是当地农民,也包括农民的孩子,包括每一个人。我们很开心。我完成第一栋房子的修复后,有一位妇女来找我,她说她的家人想住在水泥房子里,但那里冬冷夏热,她想住回老屋,问我有没有办法。我说,当然,我们可以帮你整修。

当时修成的艺术空间

村子里有人专门为我们开了一个食堂,我们和农民一起吃饭,和孩子们一起玩。我们在学校为孩子们办联欢会。这是一种我非常喜欢的集体生活。
澎湃新闻现在这个项目如何了?
弗雷德里克在当地,有两家人很贪心。他们一直想让我们建一些新的水泥房子,来发展旅游。因此对我们的非营利计划很抗拒。不过大多数人都从这个项目中得到了实惠,并且很高兴。我们邀请一些国外艺术家,举办了大地艺术节,我们还为村子修了一条路。在旧县的土地,我有70年的使用权,每10年,我要更新一次租约,所以2019年,我会再回到旧县,看看现在村民的生活。

责任编辑:钱成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建筑修复;阳朔;旧县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