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78

从建党先驱到军统特务:张国焘由“红”变“黑”的叛逃之路

2018-11-02 16:1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编者按:张国焘是中国革命史中极具争议的人物。他出生于诗书传家的望族,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他是热血青年,五四运动中一呼百应的学生领袖;他是中国早期接受马克思主义的人之一,为建党积极奔走;他是红四方面的领导人,“肃反”中制造冤案无数;他在长征时野心勃勃,拥兵自重,另立中央;他不愿接受党和人民的监督、审判,竟然投靠国民党;他曾风光无限,后来却客死异国……

本文摘选自《张国焘传》,讲述张国焘出逃及被开除党籍的全过程。

陕西省中部的桥山镇有一座陵墓,是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轩辕氏的衣冠冢。古往今来,这里一直香火未断,即使战乱年间,也有前来祭奠之人。人们把自己的苦难和希望诉说给黄帝,乞求他保佑他的子孙们平安无事。

1937年4月5日清明节,国民政府在从西安派出代表前往黄帝陵致祭的同时,便邀延安派代表一同参加祭祀大典。蒋介石或许想通过这种方式,向华夏始祖表明与共产党合作御侮的诚意吧。

1938年的清明节就要到来了,这次要派谁去与国民政府代表同祭黄帝陵呢?毛泽东等人经过商议,决定派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张国焘前往。

“机会来了!”张国焘得知此消息后,不由一阵心喜。几个月来,他一直苦苦琢磨怎样脱离延安,但总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由于出逃之事关系重大,搞不好会彻底身败名裂,所以张国焘不仅不敢与身边的人商量,甚至连自己的妻子杨子烈也没有告诉,只是一个人暗自策划,而且表面上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张国焘暗下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绝不放过这次机会!

4月4日,张国焘与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蒋鼎文同祭黄帝陵。祭毕,张国焘对秘书和警卫班的人说:“你们先坐卡车回延安吧,我要去西安办事。”说完,就钻进了蒋鼎文的小汽车。汽车开进了西安城。蒋鼎文把张国焘安排在豪华的西京招待所。4月7日,国民党方面安排张国焘乘火车去汉口。当时南京已经沦陷,国民政府的军政机关大都已迁往武汉。中国共产党也在武汉建立了八路军办事处和秘密的中共中央长江局。

张国焘就要乘车离开西安了,他本来可以就这样走掉的,但或许出于一时的冲动,或许对是否与共产党决裂还没有想好,或者出于对未来前途的担忧,总之,他在临上火车之前,在车站给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的林伯渠打了个电话,要林伯渠到车站见面。

林伯渠匆匆赶到车站后,张国焘简单地向他诉说了在延安所遭到的批判,说他在延安待不下去了,要到武汉去。林伯渠苦口婆心地劝他回心转意,希望他放弃去武汉的打算,先回办事处再商量,但张国焘执意不从。

林伯渠见劝说无效,急忙返回办事处,立即向中共中央和长江局发出电报,报告了张国焘的去向。

中共中央收到林伯渠的电报后,马上给在武汉的周恩来等人发电,要他们设法找到张国焘,促其觉悟,回党工作。

4月8日清晨,担任中共中央长江局秘书兼机要科长的童小鹏,把林伯渠和党中央的电报交给了周恩来。周恩来看完电报,十分震惊,让童小鹏将电报送给王明、博古等人。

不一会儿,长江局秘书长李克农和副官邱南章、吴志坚已集合在周恩来的房间。周恩来把电报拿给李克农看,并严肃地说:“张国焘一直不改正错误,现在又私自逃跑投靠国民党,已乘火车到武汉来了,你们立即打听西安来武汉的火车到站的时间,一起到火车站去。一定要把他接到办事处来,不要让特务接去。”

连续3天,李克农等人在火车站,都未等到张国焘。难道张国焘改变主意了?

4月11日,李克农给大家鼓气说:“今天再去接一次,一定要把他接来。”

晚7时,当由西安开来的客车到站后,他们四人又分头注视着每一个下车的旅客。人们一个个从身旁走过,张国焘仍然没有露面。正当大家灰心丧气的时候,邱南章终于在最后一节车厢里发现了张国焘。他马上招呼李克农、吴志坚上车。

车厢的一头,坐着一个面带愁容的中年人。此人正是张国焘。李克农一见,急忙走上前去,十分客气地对说:“张副主席,我们是王明同志和周副主席派来接您的。”

张国焘一听,马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护送他的两个国民党特务,见李克农身后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副官,心里害怕,不敢作声。

李克农等人把张国焘和他的警卫员张海请下车,要他们坐上小车去办事处。张国焘听说要把他拉到办事处,执意不肯去,一定要住在外面。李克农决定让邱南章、吴志坚两人陪张国焘到江汉路先找个旅馆住下,他和童小鹏带张海去见周恩来。临分手时,李克农对邱南章、吴志坚说:“你们两人要负责保证张副主席的安全,照顾好他的生活。”邱南章、吴志坚均是政治保卫局出身,对李克农的话当然心领神会,当即回答:“报告秘书长,我们一定坚决完成任务。”

就这样,张国焘被邱南章、吴志坚夹着离开了车厢。两个特务一看情况不好,也急忙溜下车,一个去报信,一个则在后面跟踪。

当天晚上,王明、周恩来、博古、凯丰由李克农陪同来到旅馆。张国焘知道几位来的目的,但他顾左右而言他,提出是否可在相当独立的情况下与国民党解决党派问题。他还表示,陕甘宁边区如今就像是鸡肋,食之无味, 弃之可惜.

王明、周恩来等人不同他讨论这个问题,只是批评他不该不报告中央就私自出走,希望他到办事处去,有什么问题可以商量解决。但张国焘坚持不去办事处。

周恩来见劝说不动,只好要求张国焘向中央发个电报,一方面承认私自出走的错误,一方面请示对他今后工作的指示。张国焘迫于无奈,只得起草了一个电报稿交给周恩来。内容是:

毛、洛:

弟于今晚抵汉,不告而去,歉甚。希望能在汉派些工作。

国焘

周恩来看了看电报稿,然后说:“你既然来到武汉,那就在这里等候中央的指示来再说吧。”

周恩来等回到办事处后,即向中央报告并请求处理办法。4 月12 日,中央书记处即给陈、周、博、凯回电:“为表示仁至义尽,我们决定再给张国焘一电,请照转。”电文是:

国焘同志:

我兄去后,甚以为念。当此民族危机,我党内部尤应团结一致,为全党全民模范,方能团结全国,挽救危亡。我兄爱党爱国,当能明察及此,政府工作重要,尚望早日归来,不胜企盼。

弟毛泽东、洛甫、康生、陈云、刘少奇

4 月13 日,周恩来拿着毛泽东等人的电报,来到旅馆交给张国焘,并向他详细介绍了当前抗战的形势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引起的强烈反响,劝他认清形势,不要一意孤行,并告诉他,现在最好是先搬到办事处去住,一切都可以当面商量。

张国焘不听,仍坚持住在旅馆。他向周恩来说:“现在中国的情形,国民党没有办法,共产党也没有办法。中国很少办法的。”对于目前自己的处境,他表示已无所求,说:“我感觉极消极。请允许我回江西老家做老百姓。我家里饭有得吃的,我此后再也不问政治了。”

周恩来回到办事处后,立即召开长江局会议,讨论张国焘的问题。大家认为,张国焘已决心投靠国民党,挽回的可能性很少。但为做到仁至义尽, 决定让张国焘自己活动一天,以观动静。

4月14日白天,张国焘在邱南章、吴志坚两人监护下,只打了一些电话,并没有进行其他活动。4 月11 日那天从火车站尾随而来的那个特务,就住在同一个旅馆内,张国焘也没有与他接头。

4月14日晚上,周恩来同王明、博古、李克农来到旅馆,再次劝说张国焘搬到办事处去住。张国焘仍不同意。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李克农连劝带拉地把张国焘推上了汽车。车开了,张国焘无奈地摇摇头。就这样,众人才把张国焘“请”进了办事处。

张国焘到办事处后,不愿正式谈问题,总找借口外出,邱南章、吴志坚于是成了他的贴身“随从”。张国焘拜访过国民党的重要人物陈立夫、周佛海,以及刚从国民党监狱出来不久的陈独秀。他还向周恩来表示想见蒋介石,向蒋汇报边区政府的工作。这样,4月16日下午,周恩来陪同张国焘一起过江到武昌去见蒋介石。

张国焘见到蒋介石后,开口就说:“兄弟在外糊涂多年。”周恩来听了十分生气,立即对他说:“你糊涂,我可不糊涂。”接着,张国焘向蒋介石汇报了边区政府的一些情况,一来事先没有准备,二来他并不是为汇报工作而来,所以显得语无伦次。蒋介石见这种场面,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随便敷衍了几句。回到办事处,周恩来严肃批评了张国焘对蒋介石谈话时奴颜婢膝的态度。

当天下午,张国焘又以配眼镜、看牙病为由,要求上街。李克农派吴志坚随同,并嘱咐吴志坚带上钱,以供张国焘使用。

二人离开办事处后,张国焘既不去配眼镜,也不去看牙,而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就这样转到天快黑了,他又说要过江到武昌去看个朋友。谁知来到轮渡旁边,张国焘却不上去,而是站在人群后边磨蹭。当轮渡快要关上铁栅门时,他才忽然跳了上去。吴志坚一看不好,这分明是想摆脱他,于是也紧随其后,一个箭步跳进了轮渡。

行至武昌,天色已晚。吴志坚怕时长生变,便劝张国焘回汉口办事处, 但遭到张国焘拒绝。这时,两人又累又饿,只好找了个小旅馆吃饭。一面吃饭,吴志坚一面继续劝张国焘返回汉口。然而任他怎样说,张国焘就是坚持不回去。吴志坚没有办法,只好在旅馆开了房间,安置张国焘住里面,他住外面。趁张国焘不注意时,他写了一个条子,交给茶房,让茶房给八路军办事处打个电话,告诉他二人的去向,并要办事处尽快派人来。

办事处内,人们正为找不到张国焘、吴志坚的下落而着急,忽然接到茶房打来的电话,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周恩来当即派邱南章和警卫人员过江。邱南章等人找到旅馆后,告诉张国焘,奉周副主席命令来请张副主席回办事处。张国焘仍然不肯走,几个人只好连拉带推地“请”他离开旅馆。张国焘见事已至此,只好跟着他们上了轮渡。

张国焘认为,不住八路军办事处,就是逃脱的机会。所以,几个人上岸后,他坚持不回办事处去住。这时夜已很深,邱南章只得暂时把张国焘安置在中山路太平洋饭店,同时派吴志坚回办事处报告。

周恩来、王明、博古等人听了吴志坚的报告,考虑到张国焘政治观点很悲观,个人行动又如此反常,知道很难改变张国焘的选择。但还是决定第二天与张国焘公开谈判,再做最后一次努力。

4月17日上午,周恩来、王明、博古一起来到太平洋饭店。周恩来正式向张国焘提出三个条件,要他考虑:第一,回到办事处,回党工作,这是大家所希望的;第二,暂时向党请假,休息一个时期;第三,自动声明脱党, 党宣布开除其党籍。张国焘当即表示,第一条已不可能,可以在第二、第三条中考虑,请求容他考虑两日再予答复。

不料,周恩来等人刚走,张国焘即打电话约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到饭店来,表示他要投靠国民党。随后,又约胡宗南司令部驻汉口办事处处长来谈话。

当天晚上,两辆小汽车停在太平洋饭店门口,从车上走下三个人。三人大模大样地走进饭店,直奔张国焘住的房间而来。在门口的邱南章一见这几个人来头不对,就马上迎上前去大声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这几个人并不答话,其中两个人上去抱住邱南章,第三个人进屋,将张国焘拉着就往外走。抱着邱南章的那两个人估计张国焘已上了小车,才放开了邱南章。待邱南章赶到门口,特务们已上了车,对着他吹声口哨,便开着小车扬长而去。

邱南章折回到张国焘的房间,只见桌上放着一张字条,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张国焘留给周恩来等人的,上面写着这样的话:“兄弟已决定采取第三条办法,已移居别处,请不必派人找,至要。”邱南章拿着字条,马上回办事处向周恩来报告。

周恩来等人听了邱南章的报告,见到张国焘的字条后,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以长江局名义向党中央报告事情的全部经过。

4月18日晨,周恩来起草了陈(绍禹,即王明)、周(恩来)、博(古)致中央书记处的电报,在报告了张国焘脱党的情况后,建议中央:公开开除张国焘的党籍,并迅速向党内军内进行解释,利用开除张国焘的机会加强党和军队的团结。

当天,中共中央即作出《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并向全党公布。《决定》的内容是:

张国焘已于四月十七日在武汉自行脱党。查张国焘历年来在党内所犯错误极多,造成许多罪恶。其最著者为一九三五年进行公开的反党反中央斗争,并自立伪中央,以破坏党的统一,破坏革命纪律,给中国革命以很多损失。在中央发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路线后,他始终表示不满与怀疑。西安事变时,他主张采取内战方针,怀疑中央的和平方针。此次不经中央许可私自离开工作,跑到武汉,对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路线表示不信任,对中国革命的光明前途表示绝望,并进行破坏全国抗日团结与全党团结的各种活动。虽经中央采取各种方法促其觉悟,回党工作,但他仍毫无改悔,最后竟以书面声明自行脱党。张国焘这种行动当然不是偶然的,这是张国焘历来机会主义错误的最后发展及其必然结果。中共中央为巩固党内铁的纪律起见,特决定开除其党籍,并予以公布。

《张国焘传》,天地出版社,2018年3月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7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