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口述天童寺|世泽老和尚:我用五年拜一部华严经,非常受用

世泽老和尚/口述 成庆/采访 天童寺口述史团队/整理
2018-11-11 14:51
来源:澎湃新闻
全球智库 >
字号

【编者按】

天童寺,位于浙江省宁波市东25公里的太白山麓,始建于西晋永康元年(300年),佛教禅宗五大名刹之一,号称“东南佛国”。

2017年11月,由上海大学历史系成庆博士带领的口述史团队受天童寺方丈诚信大和尚邀请,对天童寺的部分僧众以及与天童寺恢复相关的社会人士进行了第一次口述史采访。

以下是世泽老和尚于2017年11月14日在天童寺默照茶堂接受采访的内容。世泽老和尚1993年起常住天童寺,常作布施,金额达50余万元。2018年7月7日于天童寺圆寂,享寿87岁。

世泽老和尚正在接受成庆采访。

口述:世泽老和尚(天童寺常住僧人)

采访:成庆(上海大学历史系讲师)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地点:天童寺

出家之前

成庆:听说您出家之前,家里属于书香门第?

世泽老和尚:我没有出家以前,在家里两堂功课其实就学会了,晚上有空就去学。

成庆:您为什么会想着学佛呢,是家里人影响吗?

世泽老和尚:皈依较早,三十多岁就皈依了,到五十岁就吃长素,在家里就开始用功了。

成庆:家里人信佛吗?

世泽老和尚:很信佛,妈妈信佛。妈妈拜北岭天王寺,她信佛吃素。

成庆:您是当老师的,为什么会去信佛?

世泽老和尚:当老师,自己在家里他(别人)不知道了。

成庆:解放后有受到冲击吗?

世泽老和尚:我刚刚读毕业就解放了,就当老师。那时候识字的人、读书的人不多,我小学出来就叫我去教书了。

成庆:在哪里教书呀?

世泽老和尚:在福鼎市点头镇。

成庆:教什么?

世泽老和尚:教小学。

成庆:小学什么科目呀?

世泽老和尚:一年级开始。

成庆:什么都教啊?

世泽老和尚:什么都教,那时还没有出家,出家是“文化大革命”以后的事,“文化大革命”把我打倒了。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接下去一个校长也被打成当权派,校长年纪比我大两三岁。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学习三个月,学习班结束以后把我开除回家。那个时候做老师工资很多,二十二块。校长智慧比我还高,能力比我还强,他讲话口才也很厉害。他见我哭就讲,他说哭什么,你回家不过没有(工资)……你哭什么呢?回去难道赚不来20多块?

他不懂得我,我什么都不会做,读书读下来,除了教书,什么都不会做。他(指那位校长)说没有关系,叫我去讨,挨家挨户讨饭。后来有老太婆,老公公在挑东西卖,白天去卖,老早就回来了,讲他们赚了多少钱。(校长)教我说,你生产队有(东西)啊,你回去收……我就听他的,我就买二十斤,挑着卖,赚八毛钱。我想,很好啊,跟我教师一个月(工资)也差不多。他也教我如何买卖东西,像枇杷,他们(老太婆、老公公)卖二十块,没人要,你卖十八块,他一定会买你的。开头要卖三毛六,最后卖不掉,一毛八一毛六要卖的。他(指校长)教我说,人家还会叫来叫去……我听他的,挑一箩卖了16块。很多人买,买两三斤,买三四斤,他们讲老人家生病很多,没有这种水果吃。一下子十多块我赚来了,卖一箩十多块钱,卖一半就回本。第二天、第三天我把箩放到老家,我老家靠近学院旁边,人家都在我这个大门经过,趴在门口,一人一份一人一份,小孩子吃,给老人买……就这样做,做起来了。

挑东西挑了十五年,生意做了十五年。后来听说开放,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我不甘心,就写报告,写好拿到福鼎去,我福鼎有一个亲戚,带我进去。这个亲戚是老革命,带我去教育局,把这个事情讲给他们听。教育局里面的人推脱,说这个事情和我不相干。我讲推脱不行,是你教育局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的,又不是别人打的,这个请你赔我精神损失,怎么说与你无关。他推脱不去,把这事要报到地区去,他报上去三天批准下来:“给他平反,恢复工作”八个字。马上把工资补发给我。每年补一个月,十八年补十八个月。一个月就20多块钱。补三四百块钱。

成庆:没有你做生意好吧。

世泽老和尚:工作也恢复了,仍然教个民办学校。后来,我已经五十多岁了,就不想干了。他(教育局)对我放松一点,不敢严格,就这样一直到现在,工作还有,民办工资待遇。没有去教,两千多块每个月,有去教就三千多块。

成庆:后来您就出家啦。

世泽老和尚:一边教一边学佛,礼拜一去(寺院),礼拜六也去。

昭明寺写文疏

成庆:那您刚出家的时候不怕寺庙生活不适应吗?

世泽老和尚:那就不怕了,也开放了,什么都开放了。信佛信菩萨信鬼的都有,所以才知道,开放了。

成庆:听说昭明寺有青芝老和尚您才去的,对吧?

世泽老和尚:听说青芝最好,福鼎是有名的,就叫一个人带我去拜他。然后在他身边写文疏写五年,他认为我当老师会写字,其他人不会写,就叫我写字。我写写就写五年,写文疏很(不)好玩啊,不小心就写错字,再加上花玻璃,光线也不好了,(所以会出错)。他(青芝老和尚)就没有出过门,整天批评为主,一批评(我就)烦恼,起烦恼就跑了,就跑到这里。

成庆:当时您怎么想到五十岁出家呢?

世泽老和尚:我五十岁生病,有毛病不能上班,所以就选择了出家。最先出家在北岭天王寺,北岭天王寺有一千三百多年,比福鼎昭明寺稍晚。

成庆:那您出家之后做些什么呢?

世泽老和尚:我出家后,在他那边五年,全部写文疏(文疏一般指做佛事的表文)

成庆:您看到青芝老和尚有什么最深的印象?像青芝老和尚平时行持啊。

世泽老和尚:青芝老和尚是少年出家,我跟在身边学习,那时他已经很老了,我跟他的时候他已经七十多岁。他到八十多岁往生,他往生时我没有在,已经到这里来了。

成庆:那您出家几年受戒的?

世泽老和尚:几年受戒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1986年在九华山受戒。九华山,仁德大和尚。

成庆:您在九华山受戒的时候,同堂的戒兄弟们有哪些?还记得吗?

世泽老和尚:我在九华山受戒的时候,人数很多。

成庆:大概多少人啊?

世泽老和尚:我受戒的那一年是八六年,男的有九百多个。

成庆:那是二部戒吗?(汉传佛教的授戒形式,出家尼众须从比丘僧众求戒)

世泽老和尚:女的那边五百多个,在另外一个地点。两班一千多人。这里(指天童寺去年的传戒法会)听说现在三百多人,那不多的。

成庆:一千多人,那是一个月了?

世泽老和尚:一个月。

成庆:那时候您的身体好不好?

世泽老和尚:那时候身体比较好。五十多岁,还是青年人。

成庆:那您本人是什么时候接触到佛法的呢?是在出家之后接触到佛法,还是以前在俗家的时候就接触到佛法的呢?

世泽老和尚:我没有出家之前,一直自己学佛,自己有吃素,在家里也吃素。以前我在拜北岭天王寺老和尚,名字我记不住了,太久了。他眼睛看不见的,他是霞浦人,他家里生活非常好,他才十多岁就出家了。他家里不许他出家,他怕家里人知道,叫一个人陪他,在晚上偷偷地走,来到北岭天王寺。他来到天王寺,拜进岳师公为师父。在进岳大和尚那里出家,家里到处找,找不到,后来才听人家说,他到北岭天王寺出家了。

成庆:那您是在那个北岭天王寺皈依的吗?

世泽老和尚:我是在北岭皈依的,皈依在他的门下。因为他眼睛看不见,跟他也没什么可学,就是我自学两堂功课,自己把那功课本里面看看,两堂功课都背下来。寺庙里做功课时,他听见就让我站他旁边念。功课做好了,他就问两堂功课你会啊,我说会。他又问你都会背啊?我说都会背。他说,哦哦,那你再学习学习敲打,功课里面也有敲打,打鼓,打圆锣,打小鱼等敲打敲打,然后就自己学。后来看看跟他没有什么东西学了,就到昭明寺。拜了昭明寺青芝师父后,跟他就是写文疏。跟青芝师父五年,各种各样的文疏都写下来,写了又抄录下来,放在里面做底稿。这样的抄抄写写,整天做,感觉太麻烦,起烦恼了,烦恼起来又跑了,后来就跑这里来了。

成庆:那当时在青芝老和尚身边,平时您看得到他吗?

世泽老和尚:平时啊,没有和他谈过。整天写文疏都来不及,还有其他事要做,打普佛啊什么的。

成庆:那平时法会多吗?

世泽老和尚:事情很多啊,整天没有和他谈什么。他是师父,我是徒弟,都没有和他谈什么。他也没有读过什么大书,(他小时候读过私塾,过去的私塾,他说国民党的时候没有读过书。)

天童寺拜华严经

成庆:刚来天童寺的时候住哪里?

世泽老和尚:来到天童寺我就不写文疏了。这里有很多人,会写的很多,就不要我写了,我后来就参加坐禅了。

成庆:在禅堂啊。禅堂呆了几年?

世泽老和尚:那个时候,禅堂有空去,没有空就不去。没有功课就过来参加坐禅,白天坐,晚上也坐,整天整夜坐,晚上坐到七点多下来。

成庆:那您刚来的时候习不习惯?

世泽老和尚:刚来的时候不大习惯,不大习惯没有关系,不碍事,自己已经心了了。

成庆:1990年代禅堂人多不多啊?

世泽老和尚:人不多。晚上有二三十个,白天没有,大家要做佛事。

成庆:冬天有没有打禅七?

世泽老和尚:来到这里,年年都要打禅七。最少打一个,一礼拜禅七,最多打三个禅七。都是冬天,十月、十一月的时间打禅七。

成庆:有没有法师在里面开示啊?

世泽老和尚:打禅七,以他们禅堂里面的为主,我们外寮为辅。打禅七我们要参加,没有打禅七我们相对自由一点,要来就来,不来也可以。要看年纪,当时对我们老人有照顾,没特殊情况的一定要来,不来不行啊,修行是本分。我们老了就自由一点。

成庆:那你前后在禅堂待了几年?在禅堂坐香坐了几年?

世泽老和尚:我从1993年在这里就开始参加了,后来到70多岁就没有参加了。

成庆:那也坐得蛮久了。

世泽老和尚:我们就退休了,自由一点。他们青年人坐了(笑)。打禅七时有规定就参加,没有规定也就不参加了。天童禅堂有固定的僧人在坐,他们全部住在禅堂,睡觉也在禅堂,只有吃饭、放参(指禅堂每月固定的洗衣、理发日)可出堂外,其他时间就全部住在里面。禅堂里面房间有二十多个,洗手洗脸的水龙头和厕所,什么都有。

成庆:就住里面啦?

世泽老和尚:对,就给他们方便点。

成庆:那您平时除了打坐啊,自己还诵经念佛啊?

世泽老和尚:禅堂也是念佛。我有问过大兴老和尚,叫我们坐在里面做什么,他说念佛,在心里默念,默念佛。大兴师是四川人,有名的。

成庆:他是在天童对不对?

世泽老和尚:对,天童寺,以前他在天童寺做维那,老维那,所以都叫他老维那,做功课他都要唱经。他是老一辈的,我们这些都算是后来的。

成庆:听说您在罗汉堂还住了五年啊?

世泽老和尚:最早来就是住罗汉堂,住了五年。后来看我年纪大了,就让我下来。

成庆:听说您还拜过华严经啊?

世泽老和尚:有。

成庆:什么时候开始的呀?

世泽老和尚:华严经拜很长时间。八十卷,老本二十本,新本十二本。新本是宣化上人讲的,老本是谁讲的不记得了,是二十本。看过一部,看好了再看一部,看很快。好了就慢慢拜,后来就菩提心发起来,拜华严经。

成庆:是一字一拜还是一句一拜啊?

世泽老和尚:一字一拜。

成庆:那拜的很慢耶。

世泽老和尚:慢,慢慢来,自己努力拜,早上没有敲钟以前就开始在拜。早上四点钟敲钟,我两点半就爬起来了,拜两百拜,上殿了。拜好,回房间饭好饭,休息一个钟头,或半个钟头,又去拜了。拜两个钟头。头一部拜五年,拜五年慢了。第二部就再拜,想想我的寿命,还有时间可以拜一部,菩提心发起来,三年拜完。里面六十三万字,台湾一个二十岁青年和尚拜这个经,他有计算过,高僧传里面说,一共六十三万字。自己想想,六十三万字呢,我菩提心发起来,准备三年完成,后来开始拜,整整三年完成。三年一千多天,一天六百拜就够啦,自己发菩提心,后来每天拜八百拜。我多拜点,恐怕年底有事情找我,争取多拜点。

成庆:是不是后面越拜越轻松啊?

世泽老和尚:对,三年拜好以后看看,这个寿命还有,再拜。后来拜到第四部停掉了。脚不会拜了,没有拜了。就是早上拜三拜,晚上拜三拜。现在也没有上殿了,老了也不要上殿了。

成庆:拜的过程中您有什么感受、体会呀,自己有多少受用?

世泽老和尚:有受用,没有拜的话我不会那么长寿,80多岁老早走了。没有毛病呀,检查过这里面内脏全都没有病,在这里检查两次都没有病。问医生有毛病吗,他说没有毛病,像感冒、流涕、头疼,都是小毛病,没有大毛病。

成庆:那您现在老了,在寮房里面自己还看经吗?

世泽老和尚:现在看经眼睛都看不见了,眼睛都花掉了。自己就念佛,早晚就拜三拜,还不断,拜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方广佛华严经是最上乘的法门,一切的经就是大方广佛华严经最好。这个经你们没有拜过,没有看过。

成庆:我看过。

世泽老和尚:你有看过?

成庆:我看过,八十华严我看过两部。

世泽老和尚:那不简单,我看过五十多部。在这里他们安排我看华严经,打水陆就安排我看华严经。

成庆:华严坛啊。

世泽老和尚:哎,华严坛。年轻的时候打水陆时就安排我去看,看华严经。所以我看华严经看了五十多部,还自己平常加班看,晚上看。

成庆:您怎么想到要去看华严经的?

世泽老和尚:我比较其他的经,还是华严经最好,所以我挂心看华严经,刚刚好这里有华严经。那一年宣化上人在美国讲的华严经,印得很多很多,拿这里来捐,这里每个人分一部。我分一部保存在里面。所以有这个经呀,有空有机会怎么不拜呢?后来年纪老了不需要安排我做佛事了,我就开始拜了。

成庆:那您在禅堂的时候也就只是念佛,没有去参禅?

世泽老和尚:坐禅堂里就是念佛,心里面在念佛。在福鼎昭明寺是没时间学华严经的,整天写文疏都来不及。那时候佛事特别多。

成庆:我听说您还特别喜欢给人家去布施,您这么多年布施了不少?(注:天童寺佛殿大钟下的地藏王贴金老和尚出资20万人民币,除此外,大多数的布施他都是随缘而施。)

世泽老和尚:现在老了,不一样了,什么都不会了。

参学

成庆:在天童寺您就自己住罗汉堂,自己拜经,有接触过其他的法师吗?外面有没有老和尚过来?

世泽老和尚:外面老和尚不多,那时候就一个大兴师(父)最老,还有老方丈。广修老方丈很好,他有智慧。

成庆:广修老方丈您当时跟他接触有什么印象啊?

世泽老和尚:他这个人很慈悲,讲话很有智慧。他什么都不管,都没有讲什么。他很慈悲,像一个出家人。

成庆:其他的还有谁啊?可能后面您也没有出去。

世泽老和尚:后来就全部在这。有些参学,到五台山,我们到过峨眉山、普陀山,还到了九华山去参观一圈,回来看看。普陀山住过一年。

成庆:普陀山里住过一年啊,哪一年?

世泽老和尚:1986年住过普陀山。

成庆:就是住在昭明寺的时候去普陀山住了一年。

世泽老和尚:没有去昭明寺就住普陀山。

成庆:那是住在哪一个寺庙啊?

世泽老和尚:佛顶山,在佛顶山过了一个年。后来给政府知道,把我调回去,又调回去教书,教书教到五十几岁,生病了就走了。后来在昭明寺,昭明寺后来烦恼起来,就跑来这里了。这里本来不能进来的,这里是大寺庙,有规矩的。有熟悉的人,是我们福鼎人,他在这里做知客师,(我)才会进来。

成庆:哪一位啊?

世泽老和尚:叫界源和尚,阿育王界源和尚。

成庆:界源和尚啊,对,他是福鼎人。

世泽老和尚:界源就住福鼎昭明寺旁边那个房子。

成庆:你是来到这里认识他的,还是以前就认识?

世泽老和尚:他在这里当知客师,我才会进来的。不然呢老了不能进来了,老了不要。五十多岁了怎么收你呢,要收青年人。我和界源他师父是同辈的,我世字辈,他也是。他叫世行,我叫世泽。

成庆:哦,他(指世行老和尚)怎么知道您的?

世泽老和尚:有经常碰到,以前在福鼎的小庙碰到他了。他这个人,是个很上心的人,很用功,他现在闭关了,他很不错。他在整个福鼎那边有名的,他的师父也有名。世行的上一代师父都有名,青字辈,青阶?青昂?(应为青涵法师)我名字不记得了,好几个在福鼎都有名的。青阶在福鼎昭明寺最有名的。第二青昂也是有名的,还有什么青河,青江啊,很多。青江师父是在广源,梅岭山,都非常有名,修到他自己往生他知道。闭关闭几年,然后要往生了,他就和他们说,把门开了,我现在要出关了。出关出来,拜好念佛,念了没有多少时间就往生了。

成庆:预知时至了。

世泽老和尚:自己往生会知道,他闭关闭十多年。他的一个护关弟子现在还在上面闭关,现在是他弟子闭(关)。

成庆:您认识世行大和尚。

世泽老和尚:这几个大和尚,这里也都住过。

成庆:其他还有什么老和尚接触过呢?

世泽老和尚:其他接触过没有很长时间。青江师父(音)这个是见过,我到他的寺庙住过几天。他也建个寺庙,回老家建个寺庙,他的寺庙现在还保存下来,念净土法门。他老家建个寺庙,也住十多人,带头几个男的,还有村里的女的,来参加念净土法门,就是念佛,专门念佛法门。

成庆:您住天童以后回过福鼎吗?

世泽老和尚:没有。我也只是回一两天,没回去寺庙。他们寺庙很远,坐车很远很麻烦。

成庆:那您在天童寺除了自己用功,每天上堂,基本也不出去咯?

世泽老和尚:现在没有过堂,没有上殿。老了,不要上殿了,常住给我们休息休息。

【口述人简介】

世泽老和尚,1932年农历三月初四生人,福建福鼎人,俗名肖家齐,家世儒业。1955年起,以小学教师为业,1966年“文革”期间受到迫害,失去教职。1982年于福鼎昭明寺依止青芝和尚剃度,法名世泽,字传徽。1986年于九华山祇园寺受戒。1993年起常住天童寺,常作布施,金额达50余万元。2018年7月7日于天童寺圆寂,享寿87岁。

(本系列采访得到“宁波天童寺口述史整理项目”资助)

    责任编辑:田春玲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