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苏州动物园挖出了旧版《红楼梦》?老谣言为何成精?

澎湃首席评论员 沈彬

2018-11-18 10: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几天,你大概在朋友圈里看到过这么一个“大新闻”:2018年2月27日,苏州动物园狮虎山改造工程新年第一铲竟然无意中打通一座古墓。出土300多件文物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部红楼梦全本,学界命名为《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几百年来的诸多红楼谜团亦随之迎刃而解!胡适、周汝昌等红学大师们辛辛苦苦构筑起的红学大厦,顷刻间轰然坍塌了!
又是旧本《红楼》出土,又是“红学大厦坍塌”,连时间、地点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不由得网民不信,这篇文章早已经斩获10万+。
但是,其实所谓“吴氏石头记”是一个10年的老谣言了。2008年“何莉莉”(化名,男,初中学历)将所谓“吴氏石头记”交由刘俊俊上传网络,谣言就开始了。“何莉莉”称:祖父母当年偶然得到了一套《红楼梦》抄本;只有何莉莉曾经读过这套书,并与他的几个表妹一起抄写其中内容。然后呢?这么个珍贵的抄本就失踪了,只剩下“何莉莉”上传的这个死无对证的电子版《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
“何莉莉”声称,这个抄本成书于农历癸酉年,即公元1753年,比红学界迄今发现的《红楼梦》最早钞本“甲戌本”的母本还要早一年!够颠覆了吧?更颠覆的是,他们声称:书的作者是明末清初的吴梅村而非曹雪芹!所以《红楼梦》得叫“吴氏石头记”!
这个低级的谣言还不能做到逻辑自洽。已然说是古抄本了,但是几个网友还对它进行不断修订,至2011年《癸酉本》发布所谓的“三周年纪念版”网络版时,内容已经改动到了“凡第六版”(原文语)。几个一起造假的作者,最后甚至自立门户,编出多个版本的《癸酉本》,有的作者写无名氏,有的写曹雪芹。
“吴氏石头记”的文字粗鄙,甚至文章当中出现了“老乡”“看在认识的份上就帮帮咱罢”这种现代“同人文”的说法;其情节更是荒诞恶俗,网友直呼“辣眼睛”:信佛的王夫人要宝玉娶尼姑,宝玉成了淫徒,林妹妹成为武装首领带领奴仆保卫大观园,宝钗色诱宝玉……
当红学专业人士不屑于一驳时,这样的信息垃圾却在占领人们的大脑,占用宝贵的信息通道。今年2月27日,《光明日报》对此发表了《“吴氏石头记”的倒塌》的报道。
只不过,《光明日报》刚辟了谣,如今谣言又披上新马甲“2月27日,苏州动物园狮虎山改造工程挖出了……”,造谣者故意选这么一个日子,可以看成是赤裸裸的挑衅和愚弄,媒体在那一天判它死刑,它就选择在那一天满血复活。
一个初中学历的网民冒充女网友,直接用键盘写了这么一部“石头记”,发到网上,情节辣眼,文字粗鄙,但只要说一句:这就是我家流传下来的“红楼梦”!就有人信。十年时间,这样的低级谣言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斩获一堆铁杆粉丝,并且借着自媒体的发达变出新花样,斩获10万+。这个传播现象本身就值得关注。
谁在给这种粗劣的谣言“续命”?答案可能是我们自己。
基于社交属性的自媒体传播,关键在于用户的裂变,而且越是悚动的内容越是容易通过用户的分享实现病毒化传播,传播形式本身与内容的真实性无关。网络信息的“奶头乐”化,让我们乐于“免费”传播更离奇的信息。
信息场日益被标题党、低级谣言所充斥,正在惩罚我们的懒惰和冲动,我们不去看全文,就想转发离奇的新闻,获得朋友圈里的点赞;我们明明知道这种表达偏激、无稽,却乐于凑这个热闹。这倒是一个“沉默螺旋”的典型,看到一个耸动的内容,就急于转发,甚至根本不看转发的内容,是否文不对题。
比如,前几天所谓“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14名局处级领导贪污1360亿”的文章刷屏。但是,文章所配发的是中纪委公布的相关官员的忏悔视频,里面根本没有提到1360亿元这个数字,其他渠道也没有谈到这个数字。再比如,前两天被刷屏的“今后高速公路一公里收费一元”,也是典型的标题党,内文里面根本没有这个内容。
如果我们把转发冲动的1%用于看一遍要转发文章的全文,大概我们的朋友圈就会干净很多了。“吴氏石头记”之类的谣言能够在10年时间里“成精”,其实是魔鬼在利用我们使用自媒体传播时的虚荣和贪婪。
你会发现,传播越来越便捷和高效,而信息造假的成本却是越来越低,甚至像苏州动物园挖出了旧版《红楼梦》这么大的事,不需要PS一张现场照片;初中学历的网民“编”一部《石头记》,都不提供一张照片证明是家里的旧抄本。
当我们看手机视频,都要双倍速度乃至5倍快进时,对信息的猎奇的贪婪,恰恰成为谣言广泛传播的心魔。从前慢,一辈子只能写一部《红楼梦》;如今快,一个上午你能转10篇谣言10万+。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红楼梦 网络谣言 自媒体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