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田朴珺端上“红烧肉2.0”:王石,我养你

2024-05-03 17:0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周星驰《喜剧之王》里“我养你”的片段,不知道看哭多少人。尹天仇和柳飘飘温存一夜后,内心的冲动让他选择向柳飘飘表白。

尹天仇追着:“喂?!”

柳飘飘:“怎么啦?”

尹天仇:“走啦?”

柳飘飘:“是呀!”

尹天仇:“去哪?”

柳飘飘:“回家。”

尹天仇:“然后呢?”

柳飘飘:“上班。”

尹天仇:“不上班行不行?”

柳飘飘:“不上班你养我啊?”

尹天仇:“哎!”

柳飘飘:“又怎么啦?”

尹天仇:“我养你啊!”

柳飘飘随即哭得梨花带雨。作为一个男人,尹天仇的无力感从短短的对话里溢出荧幕,按照情感学最普遍的解释即是,“他在最力不从心的时候,却碰见了想要照顾一生的女人”。

电影里的这一幕,在现实里反转。主角变成了王石和他的现任妻子田朴珺。剧情也演绎成:亿万身家创始人弃领千万退休金,独立娇妻大气高喊“养老王”。‍‍‍‍‍‍‍‍‍

据媒体报道,在4月30日召开的万科股东大会上,万科总裁祝九胜对投资者透露,在现金流紧张的背景下,王石已自愿放弃千万退休金,与公司共度艰难时刻。

对此,与王石年龄相差30岁的娇妻田朴珺隔空喊话,称“没事,老王,我养你”。短短几个字,胜过厚厚的剧本,谁说戏子无情?这不又端上了一碗“笨笨的红烧肉”,可以称之为2.0版本。

公开资料显示,王石是万科集团的创始人,1951年生人,历任万科集团总经理、董事会主席,于2017年6月卸任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现任万科集团董事会名誉主席。而田朴珺,则生于1981年,中国内地女演员、作家、制片人、北京当代艺术基金独立理事。

王石首次公开承认与田朴珺的婚姻是在2018年10月,他在一次颁奖向田朴珺表达感谢:“Thank my wife MeMe(谢谢我的妻子田朴珺)。”实际上,二人的“忘年恋”始于一则娱乐八卦。

2012年10月底,王石被曝出已与发妻王江穗离婚,并恋上有过从商经历的80后女演员田朴珺,而两人年初结伴乘机的图片也被挖出。此时,善于吃瓜的网友从疑似田朴珺的微博“哈瓦娜呐”中挖出,2012年1月29日她曾晒出的一盆红烧肉,并娇嗔甜蜜地宣布“终于吃到笨笨的红烧肉了”。

由此,随着恋情关注度的不断上升,笨笨红烧肉也成了一个网络流行词汇,成为二人感情的一个代名词。

据了解,两人是在长江商学院学习期间相识,田朴珺曾公开表示过心仪王石,称其是“男人中的男人”。而田朴珺虽然从事过地产工作,也是一名演员,曾在《甄嬛传》中饰演敦亲王福晋,戏份不多。

61岁的王石喜逢人生“第二春”,这波热度离不开地产圈一帮“老炮儿”的助攻。比如潘石屹的太太、SOHO中国CEO张欣发表微博称,“王总恋爱了,网上一大堆为我操心的网友,让我一定管好老潘。啧,怎么没人为老潘担心呢?哼,性别歧视!”

不管大佬们是不是“落井下石”,王石的这盘“红烧肉”是被田朴珺吃到嘴里了。但外界的不看好也是不少,此后也多次被传出分手和离婚。这些是非争议集中来看,羊城晚报2022年12月的一段采访很有代表性。

其中有两个问题很尖锐。记者先是问田朴珺,和王石在一起10年,在某些舆论场也背了十年骂名,有些说法非常难听。为什么不回应恶言?田朴珺回答说,没必要。日子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别人的怀疑很正常。很多人会把自己的成功理解成“这是我努力得来的”,将别人的成功理解成“大部分都是不劳而获”。其实,每个人的成功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靠别人追着、捧着得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更直接,记者提问,“在网上看到黑你和王石婚姻的帖子,有心态崩的时候吗?”田朴珺也没有回避,坦言,“从来不会崩。”她解释说,越是黑你的人,越是关注你,说明他骨子里是爱你的,只是没有认识到而已。不然,你会随便关注一个人吗?没事会老去骂这个人吗?不会呀!哪有那么多时间呢!

如果剥离王石的光环,她的回复都很“独立女性”,这也是田朴珺身上很自得的“标签”。另外一个比较知名的表示是“王的女人”。对于这些“标签”,王石也格外维护。比如在2021年一档名为《共同说》的节目中,面对妻子总被质疑“独立女性”人设的苦恼时,王石就鼓励田朴珺说:“你是独立女性,你不用去解释。”

不仅如此,2024年1月,王石在一次直播栏目中谈到妻子,王石表示他们认识时,田朴珺的现金存款比他多,“如果说傍大款,应该是我傍她。”

或许很多人嗤之以鼻,还是可以归为王石的“幽默”,或者说是“第二春的恋爱脑”。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只是一个玩笑。

“宝万之争”后,王石选择2017年从万科退休,不再参与万科的治理。这被不少观点认为是“让位保身”。尤其是他退休后,除了享受生活,事业上也没闲着。再创业办公司、搞私募基金等等,还有新创办的公司一度还传出上市消息。这也从侧面印证,他退休并不是干不动了。

王石曾在一档节目中透露,他仍然按照以前的工资标准从万科领取退休金,“终身荣誉董事长这样的一个身份,加起来一千万出头吧。”他还说,这笔钱足够他生活开支了。

这个退休待遇放在2017年并不过分。那时还是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时期,万科也不差钱。商业人物评价说,王石轻松拿千万退休金并不过分,郁亮当时的税前年薪(包括固定薪酬和年度奖金),就超过千万元。而拿更多的是“经济利润奖金”,这是万科自2010年设立的一项业绩激励标准,郁亮2017年的税后经济利润奖高达1500万。其他董事会高管的年收入也是个庞大数字。

但如今,这笔退休金就不再好拿了。从万科的处境来看,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持续下行,恒大、碧桂园等企业相继暴雷,连素有“房地产优等生”之称的万科,也遭遇评级下调和股债双杀。甚至有所谓业内人士感慨,房企本没有“优等生”,万科同样信奉“三高”(高负债、高周转、高杠杆),房企都在套取一个时代的红利,如今套利的窗口已关闭。

财报数据显示,万科2023年营业收入下降7.6%,净利润121.6亿元,货币资金998.1亿元。在2023年财报发布日,万科表示郁亮、祝九胜等高管自愿领取税前1万元的月薪,8位高管自愿放弃年度奖金。

2024年一季度,万科首次报“亏”,归母净亏损3.62亿元。而去年同期则是净利润14.46亿元,同比下滑125.04%。4月14日万科公开承认,公司遇到经营困难、流动性承压。多次高喊“活下去”的万科,真的面临生存问题了。

更多人还是选择相信,万科就是好学生,财务策略比较稳健,信用评价也比较高。同样是营收和利润下滑,相比一些暴雷房企,万科的基本面应该要更优,比如截至去年底,已经连续15年经营性现金流为正。在银行融资端,这是万科长期最依赖的融资渠道,据称也是正常状态。比如3月份,万科就成功从兴业银行搞定了一笔14亿的贷款。

在此关头,王石放弃一年的退休金,多少能缓解一些万科的资金压力,也能给公司带来更大的信心。王石曾在社交平台感叹,“人生是旷野不是轨道,别让生活限制了你的可能性”。但他的轨道指定离不开万科,作为万科的精神图腾,自然要与“公司共度艰难时刻”。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万科的生死也关乎到王石的切身利益。万科挺过来,这笔退休金自然会再度发放,舆论对他的非议也会小很多。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王石放弃的仅为2023年一年退休金。也就是说,主动权依旧掌握在王石的手上。

但这番举动被田朴珺生生做成了“笨笨的红烧肉2.0”,并端到舆论面前,不知道王石心里又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今年3月中旬,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田朴珺送给王石一辆疑似阿尔法的明星豪车。网友说:“真是大方,73岁的王石赢麻了。”但这个举动,现在来看,是不是更像在传达:我田朴珺养得起老王。至于这盆红烧肉的配菜,是谁买的,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参考资料:

商业人物,《王石的退休金,不好拿》

我是唐辰同学,关注互联网科技及商业故事。原创内容,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唐辰同学」

钛媒体、36氪热榜

澎湃新闻月榜

界面新闻优质榜单

腾讯新闻2023年度优质答主

2023搜狐新闻年度优质创作者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23年度优秀作者

2023网易新闻年度内容合伙人

界面、36氪、钛媒体、澎湃、蓝鲸、知乎专栏认证作者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