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联邦明察局·74|为了选票加征关税,32年前那段往事拜登应该了解一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刁大明
2024-05-15 15:08
来源:澎湃新闻
外交学人 >
字号

当地时间5月14日中午,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讲话,亲自宣布美国政府将对价值18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这项计划涉及到至少4月份以来就反复叫嚣的钢铝产业关税从7.5%增至25%、多次提及的太阳能电池从25%增至50%,以及最近各方热议且关注的对中国电动汽车征收四倍关税,即从25%直接提到100%。随后在白宫公布的声明中,此次加征关税计划又将更广泛地波及到半导体、电动汽车以及其他用途的锂电池、医用器械、港口起重机等。

当地时间2024年5月14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有关中国商品关税的文件。视觉中国 图

过去三年多,在2020年大选中抨击特朗普的拜登和民主党人并未改变前政府留下的对华无端经贸制裁;现如今,再次在大选中面对特朗普,拜登政府却选择复制对手曾经的做法,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加征关税的讲话之后,有记者直接发问:“总统先生,为什么这些关税等了三年?”只顾签署总统备忘录的拜登回答道,“谢谢,谢谢,谢谢”。

按照公开日程,5月19日即本周日,拜登将前往密歇根州大城底特律,出席全美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举行的晚宴活动,而这些最新的关税行动毫无疑问是拜登给密歇根、给“铁锈带”带去的一份所谓“大礼”。

为什么是“铁锈带”?

事实上,计划中的5月19日已是拜登今年以来第三次访问密歇根。追平这个纪录的是同样访问过三次的加利福尼亚、北卡罗来纳、得克萨斯以及弗吉尼亚,超过此纪录的是他去了四次的纽约州和威斯康星州、七次的宾夕法尼亚州以及十四次的特拉华州。从选举年前4个多月的行程看,除了大州、华盛顿周围州以及总统个人习惯性回家之外,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北卡、密歇根显然是行程的重点,或者说是从选举连任意义上需要去造势、动员、拉票的关键之地。

当地时间2024年4月16日,美国斯克兰顿,美国总统拜登在竞选活动中发表讲话。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从目前距离大选投票日170多天的节点看,虽然在4月11日到22日之间的不到两周里,拜登在综合民调中基本追平了特朗普,但在4月22日之后却再次跌回劣势,平均落后于老对手1%到1.5%之间。虽然最终决定胜者的仍然是以各州为单位的选举人团票,但基于民主党选民规模通常大于共和党的一般情况,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要有把握胜出,就一定要在综合民调中领先共和党对手,而且领先幅度要超越民调误差。这样看来,如今的拜登的确陷入了关于连任的极大主观愿望和极大客观压力之间的撕扯。

从各州选举人团的路线图看,种种迹象表明,在今年大选中拿下2020年曾经拿下的佐治亚和亚利桑那在今天看来并不容易的情况下,守住中西部、守住“铁锈带”、守住“蓝墙”可能已经是拜登留在椭圆办公室的唯一密码。甚至说得直白一些,如果现在去计算两党各州归属的版图,拜登及民主党人必须同时赢下宾夕法尼亚的19票、密歇根的15票以及威斯康星的10票,即完全复制2020年在“铁锈带”的逆转,才能胜出,其难度可想而知。

在经济特别是通胀压力仍然让美国普通民众十分有感的情况下,在这些对经济议题可能最为敏感的地区很可能更快更明显地表现在政治选择上,更何况这次在选票上的另一个人就是曾经凭借“美国优先”席卷过中西部的特朗普。事实上,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拜登在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的民调中始终落后,劣势幅度甚至大于全美综合水平。而在宾夕法尼亚州,拜登的落后幅度原本略小,在4月中旬曾一度出现过一周左右最多0.5%的领先态势,但4月底以来却再次落后且劣势持续扩大至2%。

除了经济因素的拖累之外,拜登政府在巴以冲突上的态度与做法也对其在该地区的选情大为不利。由于对以色列的偏袒,拜登及民主党人正在快速且大幅度失去美国穆斯林群体的支持,其缩水幅度在不同机构的民调中被大致预计为42%到75%之间,而宾、密、威三州恰恰存在着规模不小的穆斯林群体,甚至三州的穆斯林群体注册选民数都分别超过了民主党2020年在三州胜出的选民票数。具体计算的话,宾、密、威三州的穆斯林群体对民主党支持缩水比例如果分别达到66.5%、78.7%以及37.2%的话,这三州就大概率会落入共和党囊中。如果再考虑到某些转投共和党的情况,拜登在三州选情就岌岌可危了。

当地时间2024年5月14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讲话。视觉中国 图

“救命稻草”

面对如此不利的选情,谋求连任者如坐针毡。一般认为,进入选举年且要谋求连任的美国总统及其政府,与其说是执政团队不如说完全是竞选团队,其所有推出的内外政策必然服务于选举,至少不要影响到选举。看不出在任者优势且尽显劣势的拜登及其政府更是如此。他要如何挽救“铁锈带”呢?

他的确希望在选前能有更多时间安抚甚至挽回因为其中东政策而不断缩水的青年人以及穆斯林等群体,但这种“缩水”何时能停下来、是否还来得及,完全不取决于华盛顿的想法。令人玩味的是,前文提到的拜登在宾夕法尼亚4月中旬民调短暂领先的一周恰好是其四处叫嚣对华加征钢铝关税并对中国海事、物流、造船业展开所谓“301调查”的时间段。虽然难以辨明其中是否具有因果关系,但这对于拜登而言一定是他放风试探奏效,让他看到了可以铤而走险一试的“救命稻草”。

从这个角度出发,14日宣布的关税计划俨然就是针对宾、密、威三州的定制产品。例如,可以说,正是因为要撬动密歇根,才将目标锁定了电动汽车。事实上,除了全美都关注的通胀等经济问题之外,密歇根州最关注的大事显然就是汽车产业的发展。

在汽车产业方面,密歇根的诉求至少有四个方面:一是全美21%的汽车产自密歇根、汽车产业为密歇根解决了19%的就业,因而必须确保该州汽车产业的全美乃至全球竞争力;二是密歇根州汽车业也已经开始了向电动汽车的转型,投入巨资、设定了2035年全部电动化的目标,为此也面对着就业转型的压力,因而必须确保该州电动汽车的全美乃至全球竞争力;三是由于福特、通用、克莱斯勒北美等大公司的总部在密歇根,所以该州总体上也希望保持中美关系总体上的稳定;四是密歇根也面对着一定的社会问题和环境保护问题,也乐见中美在芬太尼、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合作。

这些微妙诉求显然让占据白宫的竞选团队看到了可以操作的机会:要维持中美关系基本稳定,推进对美方有利的合作;要继续执行相关立法继续给对密歇根关键的产业提供抵免或补贴;要在国际范围内在电动汽车、电池等相关产业编织美其名曰“议题联盟”的“小圈子”,设定符合自身利益的规则;要对中国相关产业下手或摆出下手的架势,肆无忌惮地加征关税或开启所谓调查。

32年前,也是美国大选年,要谋求连任的在任总统在临近投票的9月份悍然做出了批准对台军售F-16的决定,公然严重违反了中美《八·一七公报》。当时美方给中方的所谓“解释”是:“既不是为了台湾,也不是冲着你们。这样做是因为它的生产线在得克萨斯,而得州对总统至关重要”。那年的选举结果是,稳住了得克萨斯的在任者在更大的舞台上并未如愿以偿。

这段历史证明了临时作秀、愚弄选民的做法并不能实现选举目标。换言之,如果真的如美国总统口中所言,是为了美国利益、是为了保护美国工人利益,为何迟迟不做?为何要等到选举年?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做法真的是为了美国国家和民众的切实利益吗?其本质无疑只剩下选举私利最大化的计算和套路。

中美关系的持续稳定是两个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所在,是全人类的福祉所在。中美关系不是美国某些政客的政治提款机,美国某些政客也不要肆意挥霍中方对历史、对世界、对人民负责的善意与诚意。美方应该从对自身和世界负责的态度长期规划,而不是任由短期短视私利平添事端、庸人自扰。

作者头像

“联邦明察局”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刁大明的专栏,对“联邦”(United States,即美国)之事洞明察鉴之。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