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郑执获“匿名作家计划”首奖,匿名的意义在哪里?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2018-12-17 15: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由“鲤”“腾讯大家”“理想国”联合主办的匿名作家计划,自2018年5月底正式启动以来,以每期“7位匿名作家+1位踢馆作家”的方式,将35篇优秀的匿名小说在网络公开,交予读者评判。每期作品以匿名的方式,交给化名为“韦小宝”“唐璜”等文学人物的初评评委(杨庆祥、走走、小白、王聪威、张佳玮),评选出11位入围作家长名单。随后,该名单交由小说家苏童、毕飞宇、格非组成的终评评审团,最终,他们从中选出6篇作为决选作品。
12月15日,三位评委带最终评选出的6部作品进入评审密室,展开第三轮关于首奖获胜者的选拔。此次评选采用“开放式”,即用全程直播的形式,评委秘室中所有对于小说的分析、作家的猜测,甚至风格争执都被实时公开。经过两个小时的讨论,最终匿名作家011号郑执凭借作品《仙症》,获得匿名作家计划的首奖。
《仙症》获首奖
毕飞宇、格非、苏童一致认为,匿名作家003号《信徒》的作者十分有写作经验,文笔老道、娴熟。但对于匿名作家031号《卜马尾》 却出现了较大的分歧,格非认为该作品使人眼前一亮,完成度极高,但整个作品没有给人启示,不具有挑战性。但毕飞宇却坦言,非常喜欢《卜马尾》,在他看来,作品虽然没有跳出人与自然这个相对老套的框架,但作者的写作能力、文章中两个白萨满的宗教行为却惊心动魄。
匿名作家011号《仙症》收获了最多的赞扬,“作品一上来写主人公指挥刺猬过马路,一下子就把人吸引进去,王战团人物塑造以及作品想象力、表现力都非常好”,格非评价道。毕飞宇也直言这是自己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叙事“神神叨叨”,但语言简洁,看似松垮,但读完后才知道是有力量的、不好惹。苏童也说“《仙症》是我在国内看到的写精神病人最像的,写得很好,作者剑走偏锋,但结尾恰到好处”。毕飞宇根据语言特征猜测匿名作家001号 《海雾》的作者是个年轻人,对于该部作品,三位评委意见较为统一,认为小说的叙事目标、动机很好,十分有想法,遗憾的是没有达成它,但想法本身值得肯定。
来自匿名作家016号的《少女与意识海》,毕飞宇看了三遍,作者语言、叙事的抽象能力深深吸引了他。苏童断言这位作家是个年轻人,小说很有意思,文笔细腻。格非表达了赞同的意见,此外,他认为,《少女意识与海》这一题目一看就要写复杂的作品,但对于这种作品可以采用简化的形式。在讨论《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这一作品时,密室的气氛再度紧张。苏童称赞作者的叙事目标、敏锐度,但认为作家的修辞欠思考,甚至直言“我没有见过这么粗糙的文字”。但毕飞宇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个是对当下生活嵌入最好的一部作品”,他和格非十分欣赏作品的细节设置,“离婚”“戴戒指”“关冰箱门”是小说的亮点所在。最后,在格非和毕飞宇有理有据的论述下,苏童改变立场。
经过一个小时的讨论,《仙症》《信徒》《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获得三位评委青睐进入半决赛。最后,经过认真思考,三位评委选出最终的获胜者《仙症》。
苏童(左一)、毕飞宇(右二)、格非(右一)
入围长名单揭晓
匿名作家014号 《巨猿》的作者是路内,他以宣布现实主义死亡的方式复活了现实主义,以反小说的方式重申了中国当代文学虚构的可能。匿名作家019号 《武术家》作者之谜也曾引发巨大争执,有读者猜测是徐皓峰,然而史航坚决反对。其真实作者双雪涛隐藏了许久的身份终于揭晓,评委苏童在现场戏称双雪涛应该得“最佳化装奖”。匿名作家030号 《沙场秋点兵》,读者们均认为是笛安,“第一眼看到就是你的”“因为‘嫣然一笑’彻底确认了”。《沙场秋点兵》中处处机巧,又不乏幽默,在血亲解构之上建构了新的人伦亲疏,笛安以其鲜明的写作风格建构起自己的文学大厦。踢馆作家E 《了不起的盖茨比》 作者大头马,其罕有的混合文体小说,以超先锋的形式、语言和结构直面了新一代年轻人的认同困惑与情感危机。
匿名的意义
除颁奖之外,匿名作家计划的收官现场,嘉宾止庵、张悦然等共同探讨了匿名的意义。
在一个声音很难被抹去的时代,通过新媒体的多种通道,年轻的作者有很多发声方式,然而这是否意味着,年轻作者就被更多地看到了?“鲤”书系主编张悦然表示,“我们这个时代热爱名人,热爱那些已经被大家熟知的名字,即便是鲤这样受众并不十分广泛的文学杂志,也会邀请很多名人写稿。因此我跟朋友们决定,隐去所有名字,只看文字本身,只依靠文字决定作者的价值。”这也是匿名作家计划创办的初衷。
学者止庵也表示,对于一部纯粹的作品,创作者的名字其实并不重要,阅读就应该把所有作者都当做新人,书都当做是新书。人都“势利眼”,匿名可以把“势利眼”去掉。即使自己仰慕的对象,熟人,这些影响评判公正的部分,也可以被克服。
匿名作家计划的活动,持续时间长达半年,时间太长,有读者抱怨热情削减,但张悦然认为,正是因为漫长的等待,才终于邀请到了那些优秀的作品,而在漫长的评选交锋中,她也有了很多新发现。她认为,原本文学中存在很多定见,作者的年龄、阅历、受教育程度经常会被看做是影响作家写作的重要部分。“我们还会格外觉得性别是难以逾越的,但是通过这次比赛,我发现很多作品被遮去名字之后是雌雄莫辨的。”她还透露,本次匿名作家计划的参与者中还有日本人,但并没有很多读者指认出来,她也想过邀请人工智能小冰参与小说创作,但被告知小冰只能写诗,于是作罢。
在关于匿名写作评判标准的探讨中,止庵认为每个人都有基本立场,比如语言,结构等,但是基本立场不能包括一切,每个作品都有一个可能性,作品是在可能性中完成,是看这部作品的可能性完成了多少。而张悦然认为,匿名像是失重,像从这个世界逃逸出去,小说的成败因素很多,所以她既赞同宽容的评委,也尊重偏狭的评委。“匿名作家计划的评选,从开始到最终,一直争议交锋不断,有的作品评委评分高,有的评委就会打低分。文学奖的范畴中,是要达成共识,但文学的真正魅力,正在于分歧和不同意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