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昨晚的歌手,孙楠重生

白肉
2024-06-01 10:19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昨晚的芒果台,不管不顾地卷起来了。

这边,“歌手”孙楠补位,揭晓双揭榜歌手名单、断眉下周袭榜;那边,“浪姐”也开始直播了,打工人都有点亢奋,是不是歌手躺着赚钱的时代结束了?

最后孙楠虽位列第二,在国人心中已然登顶。顶着多大的压力来,这首《拯救》就产生了多大的爆发力。

孙楠

因为2015年的“歌手”退赛,孙楠的口碑就一路下滑。以至于这次人还没来,烂梗已满天飞,不过“歌手”的擂台,还得看真本事。

听过孙楠2015年的节目彩排现场,一众歌手里,天赋好嗓子,无可挑剔,技术也驾轻就熟,所以不太担心他重返歌手舞台的表演,只是担心唱法落伍被喷油腻。

好在这一版的《拯救》编曲极尽工事,大旋律的歌曲从不畏惧铺张浪费,《拯救》本身就是一首螺旋上升式的歌曲,有多个高潮和起伏点,更具动态感和张力。如同歌剧魅影,此时的《拯救》产生了舞台剧中的悬念冲突感,和现实情境相得益彰,的确有点玄学在里面。

孙楠本身的唱法一直是高亢利落,专业度高,偷藏气息转换,但这一次表演,能明显听见他努力的改变。他有意识地去掉了之前的游刃有余,那些经年累月的技术性的起承转合,更有意识在真实情感上的、声音细节处理,偶尔的拖延、唱词上更多的感叹,和气息上新的处理。你会有这种冲动,听完了很想再听一遍。

所以那英真该冷静想一想,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岁数大了气息不足,还是练功太少,麻将打太多了。本场那英选了周杰伦的《搁浅》,这首歌并不适合她,浅吟低唱,徐徐道来,没有一丁点挨得上,开口就没了音准,而且她的咬字越来越生硬,劲儿使得越多越拙,或许她真的把“老字辈”看得太重要了,不在其中享受,也只能换一种方式遭罪。

那英

比那英还大几个月的香缇·莫带来的《Wrecking Ball》,火力依然猛,这姐姐一直是松弛感无人能敌,而且她的表演永远能盖过歌曲,传达出本人的强劲生命力,虽然后半段瑕疵比较明显,但瑕不掩瑜,从个人喜好度来讲,我更偏向她首场的那首爵士风。昨天飚高音吹号角还是土豪撒现金的即视感,奢靡得趣味尽失,整首歌只是拼命告诉我,你有的是钱。

Chanté Moore

同样是外来的和尚,这一场Faouzia唱的Lady gaga的《Paparazzi》,依然是技巧胜于情感。四场听下来,Faouzia唱任何歌都有一种伟大主义滤镜,大开大合、完美声线运用,有一种庆典祭祀专用、标准生产的工业感。有人把罪责归于编曲把这首歌改成了迪士尼电影音乐,不能完全同意,神女摘了面纱也混不了街头,修女其实不一定能疯狂。

Faouzia

黄宣的性格是真的可爱,是这个舞台上稀缺的表演者,即便演唱不出色,也希望他留下来。他这一场唱了周杰伦的《印第安老斑鸠》,但编曲问题相当大,根本谈不上可爱俏皮,非说换了一种思路,也是没看出来。

首先层次感不够清晰,所有乐器都粘在一起,听感上杂乱无章,感觉歌声、乐队、和声是各玩各的,紧追慢打,所有的声道最后噼里啪啦沉入海底,闷成一个雷雨天,更像一个找不到前台、乌烟瘴气的台球厅。

周杰伦原曲融合了Blues和R&B等风格,其实已经是色彩饱和了,黄宣就老老实实唱也该是不跑偏的,结果玩着玩着不知道玩到哪里去了,他倒是挺尽兴,观众一脸错愕的甩到十几公里外了。黄宣下场要做的,还是不要自我陶醉,先解决“好听”和与听众共鸣的问题。

黄宣

汪苏泷的《雨天雨天》,熟悉的配方,舒舒服服的小情歌,钢琴和大提琴简单的叙事感,瞬间就能带动观众情绪。所以,别猎奇别自我,别和人拼高音铁肺,汪苏泷可以轻松跑完全程,他又不缺有群众基础的歌。

汪苏泷

之前就说过,杭盖乐队不是蒙古族乐队里最具有音乐性的,对音乐的想象力有些贫乏和老,他们更具有民俗性。齐秦的《狼》是孤狼,有旷野里的自由和冒险,歌词和旋律都直击心灵。

杭盖的改编实在平庸,平庸到有些跌份儿。一上来呼麦呼了个寂寞,前后不接。期待开口出现真正草原上的狼,唱腔实在塌台,更像是去内蒙古旅游大巴上的临时搭伙表演,一句句透露着疲态和不自信。除了那两声狼叫,确实逼真。不是摇滚乐队就不能改编流行音乐,安达乐队改编《孤勇者》就很让人神清气爽。所以,下期还是麻溜换乐队吧。

杭盖乐队

孙楠下台前,观众大喊一声,“你快回来!”

人都回来了,急啥?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