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游戏论|《职场浮生记》:现实主义视域下的职场模拟养成

彭天笑(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博士生)
2024-06-08 15:01
来源:澎湃新闻
思想市场 >
字号

近年来,反映中国职场生活的游戏为数不少。《非一般职场》《城市生存计划》等游戏或多或少对职场有所刻画,反映了罗萨(Hartmut Rosa)所谓社会加速过程中,职场生活的酸甜苦辣。不过,这些游戏往往不够全面,不少游戏带有浪漫主义的意味,工作中遇到的麻烦和灾祸,只不过是进身之阶的点缀,起不到刁难玩家的作用。另一些游戏则只专注于公司财报、股权运营等少数专业领域,并没有将主人公置入社会语境之中。

与以往的职场题材游戏不同,2024年5月上线的职场生活模拟游戏《职场浮生记》以全面而细致的视角,带领玩家领略了职场生涯的波谲云诡。在这款游戏中,玩家需要扮演一位本科应届毕业生,从厦州雷云集团的实习程序员岗位开始自己的职场生涯。在9年半的游戏时间中,主角会经历工作、社交和婚姻家庭等种种盛衰涨落,最终步入中年。这款游戏采用了非常贴近现实的笔法,其内容结合了最近十几年中国的政策变化和时代浪潮,很多剧情堪称职场教科书,甚至具有功能游戏[1]的色彩。

《职场浮生记》中主人公工作和生活的城市

职场斗争:要技术过硬,更要懂人情世故

在《职场浮生记》九年半的游戏时间中,主人公所在的部门和职位可能会经历数次调整。升职、降职、加薪、降薪、跳槽、转岗……职业生涯中可能出现的变化多达10种。职场生涯初期,只要每天认真完成工作,在职责角色内行为(In-Role Behavior)上用心,并且业余时间积极考取执业证书,就可以升职加薪。完成工作主要通过卡牌游戏的形式展现。在对应的技能过关的前提下,达到A级或以上评价,获得上司的点名表扬十分容易。

主人公可以学习的三大类18项技能

而在游戏中期,主人公会从程序员升职为项目经理,目光不再局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种情况下,职场就以多重视角展开:高层领导、直属领导、同级、下属、其他部门。这五重关系让主人公的职场生涯变幻无常、步步惊心。要经营好这五重关系,主人公需要在朋友圈、当面沟通、手机通讯和事件上都应对得法。

在朋友圈选择合适的回复

朋友圈的关键在于,根据平日对这个同事的了解,选择对方想听的回答,塑造出和对方情投意合的形象。至于真伪,则不会有人深究。如果在朋友圈的回复获得了对方的青睐,不仅能够一次提高大量好感,而且还有机会提升“心情”或者降低“压力”。

但是在朋友圈下面回复,毕竟要等对方先发。而直接给对方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联络感情,则是一种变被动为主动的办法。这样即使成功也只能提升1点到2点好感度,但胜在细水长流。

当面沟通只能在公司进行,且一次需要消耗大量行动力。这种行为特地指向提高对方的好感度,提高的数值取决于主人公的“交际”技能。这说明了职场上的那十几项技能,只是做好项目工作的保证。但是想要在职场上平步青云,交际力、学习力、执行力等可迁移技能同样重要,乃至更加关键。

“事件”则是每一位角色的专属剧情。想要在专属剧情中获得青睐,有时候只需做出正确的选择,有时候则需多年辛苦的积攒。

雷云集团创始人和时任总经理的内斗到了白热化阶段

如改编自当当网李国庆、俞渝抢公章事件的雷云内斗,在进入白热化阶段时,创始人和资本方的总经理水火不容。此时主角帮助任何一方,都是一次不能回头的站队。如果两不相帮,之后就再也没有登上雷云高管位置的机会。而如果要插手,“以理服人”需要口才演技≥4星;“直接突围”需要健身格斗≥4星。不管哪一项,都是平时长久积累的结果。

到了游戏后期,仅仅勤劳刻苦和左右逢源是不够的。很多情况下是选择大于努力,需要先保证自己在做正确的事,然后再讨论是不是在正确地做事。游戏中呈现的职场是一个讲究一事一议、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工作环境。快速发展的雷云软件集团较少被一成不变的固定框架和规章所制约,这样也就滋生了偏私主义(Particularism)[2]。吴才是公司副总经理秦成梁的亲戚,所以尽管不学无术,还是可以进入公司当项目经理。肖耿班[3]是资本方部门经理孔匠兵的嫡系,所以尽管连需求文档都不写,还是可以领导主人公等一众程序员。天道轮回。等到秦成梁因为职场斗争失势而被迫辞职后,接替副总经理的主人公,也希望自己的堂弟云晓波来公司上班。考虑到彼时公司现金流紧张,正在大裁员阶段,云晓波仅凭自己的专业技术绝无可能进入雷云软件集团。这一层亲戚关系,无疑是他职场生涯的启明星。

主人公的职业生涯变化

游戏时间第8年是雷云公司最为棘手的转折之年。公司元老和美盛资本空降的管理层打得不可开交,公司总部和各个分公司都成为了他们搞职场倾轧的竞技场。这时,主人公作为具有强烈号召力的公司中层,可以选择为其中任何一方摇旗呐喊,或者两不相帮。对于主人公来说,不管做出怎样的抉择,都是为了自己的权势和地位:如果选择帮助公司元老,有机会成为新任总经理,如果选择帮助美盛资本,有机会得到他们的许诺从而实现独立,再不需要看领导的眼色行事。

然而那些被鼓动的经理、主管和基础岗位的职员,则仅仅是因为把主人公看做关键他人(Significant Other),为了实现融入集体自我(Collective Self)而加入公司的派系斗争。从后续的发展来看,如果他们支持的一方落败,就不得不想方设法讨好获胜方,从而避免被降职或者裁员。即使他们支持的一方获胜,还能够留在原来的岗位上,公司也会因为内斗而陷入衰退,奖金和福利待遇大不如前。

主人公升职成为总监、副总经理或者总经理之后,之前自己的领导有的已经股份变现选择退休;有的铤而走险最终身败名裂;有的依然在公司任职,反而成为了主人公的下属。这些人的命运至少在一个时代中,和主人公的命运息息相关:荣辱与共,或者不共戴天。他们同时也是映照主人公命运的镜子。正所谓“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如果主人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也可能和他们走到相同的道路上。比方说,如果为了维护原创团队的地位不动摇,在和邹飞扬为首的资本方经理人斗争时选择伪造材料,固然可以取得一时的优势。但是在警方介入、真相大白之后,需要为自己行差踏错付出代价:被判有期徒刑,之前职场的全部积累刹那间化为镜花水月。

而在主人公身居高位时,与下属相处的情景会让他回忆起自己初出茅庐的青涩时光。其中一个典型事件是,主人公颇为看好的一位实习程序员,在完成额定分量的代码任务之后无所事事,却不对代码进行测试。在对这位下属进行劝导的时候,主人公可以拿出当年老上司吴天昊规劝他的话:“世界上有两条真理:第一,是人一定会死。第二,是代码一定会有bug。”之后主人公亲自上手测试,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让下属意识到自己工作的不严谨。

工作生活平衡:世事难两全

个人的身心健康、组织的管理效率和社会的长远发展,都与人们能否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息息相关[4]。随着社会需求日益多样化,休闲、健康、个人发展和社区事务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在职业和个人生活之间取得平衡成为了许多职场人士在选择职业、公司和岗位时优先考虑的议题[5]。

《职场浮生记》也将工作生活平衡纳入了游戏机制。在本作品中,这一点通过行动力分配机制实现:每月开始时,玩家都可以决定主人公花费多少行动力在工作上,多少行动力在生活上。分配在“工作”上的行动力可以用于精进专业能力、和公司同事沟通、触发公司支线剧情。而分配在“生活”上的行动力可以用于培养兴趣爱好、和亲朋好友沟通、触发公司外的支线剧情。

《职场浮生记》中的行动力分配页面

在相当长一段游戏时间里,这是一种零和游戏:分配给工作的时间多了,自然难以兼顾生活。反之亦然。但是随着游戏时间推进,玩家会有一些机会增加角色的可分配行动力。首先,可以参加各种体育运动:爬山、跑步、广场舞、篮球,筋骨健壮的人有更多精力来应对工作和生活的波折。其次,出行方式的选择也会影响可以分配的行动力。步行上下班固然可以消耗大量卡路里,避免肥胖,但是和乘坐公交或者地铁相比,可分配的行动力也会因此减少。最后一个对行动力有重大影响的要素是睡眠时间。如果每天都休息9小时,那么可分配行动力-4,好处则是心旷神怡。如果一直熬夜,睡眠时间最多可以降低到2小时,可分配行动力+10,而做卷王则代价则是郁郁寡欢(每月心情-50)、行将就木(每月健康-9.9)。长此以往,不到一年就会病逝。

游戏中有三个主要场景:雷云集团、厦州市和清溪县。雷云集团是主人公上班的公司,如果离职就意味着游戏结束。这里有三十个可拜访地点,从总经理、副总经理办公室,到人事部、财务部、行政部,甚至楼道、茶水间、厕所、前台,一应俱全。厦州市是主人公生活的城市,有六个区域,一共67个可拜访地点,衣食住行无所不包。清溪县则是主人公的老家,分为父母居住的凤山镇(9个地点)和祖父母居住的云上乡(6个地点)。尽管清溪县可以去的地点并不多,但是乡镇具有明显的层次感:凤山镇的发达程度远远不如厦州市,但是小学、医院、美食街、购物中心等处,已然表明这是一个城市化的镇子。而云上乡的可拜访地点则是稻田、茶园、清溪等等,呈现出明显的乡村气息。这也为之后的三代人的代际矛盾,埋下了伏笔。

游戏中第一次工作与生活的重大冲突,发生在爷爷胃癌晚期住院时。彼时,主人公正在雷云的技术分公司任总监。项目进行到了攻坚克难的紧要关头。于是,分公司实行封闭式开发,所有人都需要吃住在公司。如果这时候请假回去奔丧,那么身为总监的威信一夜之间丧失殆尽,公司总经理会表露不满,公司下属也会觉得主人公双重标准。而如果坚持在公司同吃同住同劳动,那么项目结束之后,爷爷已经撒手人寰。父母和奶奶对主角的好感度会降低100点,可以说是反目成仇。

结婚之前,尽管主人公需要找时间和女朋友谈恋爱、约会才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具体时间是可以自我掌控的。即便在生活中多分配一些行动力,只要工作完成得快,也不会耽误事业进步。但婚后育后,想要实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就变得十分困难,并没有完美的解决办法。让妻子辞职或者自己辞职无疑会把职业生涯中断,即使之后可以重返职场,这段空窗期也会让简历失色许多。如果选择生二胎,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就是完全不可能做到了。例如,面对公司的紧急任务和婴儿突发急病,选择了一方就势必在另一方那里失分。

生儿育女:从花前月下到柴米油盐

在游戏的前5年,情感相关的内容大多是年轻男女的耳鬓厮磨和争执打闹。到了游戏时间5年10月,如果主人公和女友到民政局领证,那么就进入了更加写实的经营家庭环节[6]。不同于那些披上婚纱就进入大结局的美少女游戏,《职场浮生记》的后五年,主人公被缠绕在家庭内外的四组矛盾中,难以兼顾。这四个矛盾分别是:夫妻矛盾、长辈矛盾、晚辈矛盾和保姆矛盾。

夫妻矛盾可以被视为这四组矛盾的核心。毕竟,正是因为二人结婚,两个家庭融合并且组建新的小家庭,其他矛盾才会涌现。婚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谁来管账。尽管两个人AA制也可以,但这更像是搭伙过日子,而非情投意合的夫妻。如果自己管账,那么每个月妻子好感度都会下降。妻子管账则会让主人公每月失去一半的收入。游戏对此并未进行极端化的处理,已经是高管或者至少是公司中层的主人公,凭着一半收入,也足够维持基本的生活体面。但是在朋友邀约聚会时,有时不免捉襟见肘。

结婚不久,在游戏时间第6年的时候,妻子就会提议开始备孕。关于怀孕的整个过程,本作以严肃游戏的方式,讲述了从胎教、叶酸补充、唐氏儿筛查、大排畸到饮食作息调整等一系列备孕知识。而到了分娩,完全就是一个科普现场:

“分娩时或引产手术时,由于子宫收缩使宫颈口慢慢打开,从而胎儿分娩出来。一般宫口开一指,是指宫颈口打开的宽度只能容纳一中指,约1cm。”

“(主人公)给(妻子)计算宫缩的时间,宫缩已经由原来的无规律宫缩,转变为有规律宫缩。”

“(妻子)宫口开到三指,可以进入待产室打无痛分娩针,打完之后就不会疼了。”

主人公成为父亲

游戏并没有刻意进行情感渲染,也没有让妻子在孕期遭逢家庭变故或者意外事故而流产。仅仅是按照最为平安顺利的可能性,记录了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全过程,看起来已经足够惊心动魄,令人感慨生育一个孩子,不啻爬冰卧雪。

游戏中的长辈矛盾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种是婆媳关系。现实生活中的婆媳矛盾主要分为三种:婆婆欺压媳妇、媳妇欺压婆婆、婆婆和媳妇旗鼓相当[7]。游戏中产假结束后,妻子不愿意辞职。二孩妈妈的人力资本折旧速度快,仅仅两三年的职业中断就可能被视为与市场脱节[8]。因此,从职场生涯发展的角度看,这是一步好棋。但从家庭的角度看,彼时的主人公无论是跟随老上司吴天昊去了分公司,还是留在雷云总部,都正处在中层人事斗争的风口浪尖。此时选择把重心放在家庭上无异于自毁长城。权衡利弊之下,主人公让母亲来帮忙带孩子。但是老人和妻子的生活习惯多有不同。这属于第三种“旗鼓相当”式的婆媳斗争。在这种情况下,既是儿子又是丈夫的主人公并没有能力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只能够像双面胶一样,在每一个具体的事件中当和事佬和稀泥。如果完全站在母亲这一边,最后这场婚姻可能会以离婚收场。而如果事事都赞同妻子、反驳母亲,则会让母亲心灰意冷,回到清溪县再不肯与小家庭往来。

第二种是主人公和妻子娘家亲属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根据主人公的结婚对象不同而不同。比如,和没有上过大学但是自立自强的黄萍萍结婚,她的弟弟黄斐吾就会来蹭吃蹭喝。如果和富家女陈子澄结婚,就会被有钱有势的陈父陈母挑剔指责。

第三种是主人公自己和家族长辈之间的关系。主人公所在的家庭是一个大家族,父亲是兄弟三人,母亲是姐妹两人。二叔、二婶、三叔、三婶、二姨等亲戚都有出场,爷爷奶奶也占了很大戏份。爷爷去世后,奶奶失去了陪伴自己多年的丈夫,心里没有寄托,愈加希望得到主人公的关心。奶奶的三个孩子都能够照顾她,但是如果主人公建议三家轮流抚养,奶奶很快就会因为纷至沓来的婆媳矛盾,从县城搬回乡下。在代际关系紧张的当下,老人不习惯和儿子儿媳一起过,儿子儿媳也不愿意和子女一起生活[9]。面对孤单寂寞的奶奶,主人公陷入两难:经常回去探望实在是力不从心,如果撒手不管或者只是打个视频电话,奶奶就会被保健品贩子视为猎物,大半辈子的积蓄付诸东流。

本作对晚辈矛盾的刻画紧跟时事,别具一格。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再到“全面三孩”,不到十年的时间里,生育政策发生滔天巨变。主人公初入职场,就正好在这个阶段。在游戏时间第2年,主人公的妈妈生了二胎。这使得主人公有一个年纪足以做他儿子的弟弟,也让家庭矛盾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在生育二胎之后,主人公被三重晚辈矛盾所包围:弟弟和子女之间的矛盾、头胎和二胎之间的矛盾、子女和邻居孩子之间的矛盾。

实际上,弟弟鸿奇很多时候并没有把主人公当成哥哥,而是当成父亲来对待。他和主人公的父亲水生,在乡镇当老师,同时还热心公益、资助贫困学生、组织修路,忙得脱不开身。弟弟在学校遇到事情需要找家长的时候,选择请主人公代劳:

弟弟:那天小俊把阿辰拉到厕所,打了阿辰好几下巴掌。我看不下去,就揍了小俊。哥,是因为小俊太坏了!我才打他的!

旁白:主人公替弟弟掩盖了这件事。之后,主人公告诉弟弟,小俊做的坏事,被老师警告了,之后再也不敢欺负班上的同学。

保姆矛盾并非家庭中的主要矛盾,但也有相当重要的分量。由于保姆是专门从事这一行当,只要主人公肯出钱,肯认真找合适的中介,雇佣到一名熟悉照料婴儿的保姆并不难。但是保姆的爱心和责任心,就不是一纸契约可以保障的了。游戏中有两次雇佣保姆的机会,第一位准确来说是月嫂,而第二位是普通保姆。在这两位保姆带孩子时,妻子都会疑神疑鬼,担心保姆虐待孩子。通过安装摄像头发现,对月嫂的怀疑只是误会一场,而对普通保姆的怀疑确有其事。这让罹患产后抑郁症的妻子不仅选择辞退这位保姆,而且再也不肯信任任何一位保姆。遗憾的是,游戏在坐月子的剧情上给出的选择很少。从语义学的角度[10],即现实符号在游戏世界里的投影的角度来说,这里的月嫂和保姆都符合人们的现实经验。但是一旦进入语法学的角度,即游戏世界符号之间的彼此关系,出现这种情况就显得不伦不类。考虑到彼时主人公凭着本职和兼职的收入,每个月已经有超过4万元的进账,如果能够允许主人公订月子中心,这部分的对比会更为鲜明。

这些鳞次栉比的矛盾构成了游戏后5年生活部分的主线,让主人公在家庭和职场之间奔波劳碌。如果还有闲暇,同学同事的麻烦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充分体现了中年男人背负的责任和辛劳。这些问题单独拿出来都可以解决,甚至说难度不大。但是当这些问题堆积在一起,就需要主人公体魄强健、精力旺盛且长袖善舞。

余论:现实主义职场游戏的得失之辨

总而言之,作为一款出色的现实主义职场游戏,《职场浮生记》描绘了21世纪初期互联网浪潮风起云涌时的职场生活。其中对职场矛盾和办公室政治的呈现,鞭辟入里,引人深思。本作以高层领导、直属领导、同事、下属和其他部门这五种职场关系为出发点编织的剧情,尽管还有疏漏之处,但已贴近现实,值得其他职场游戏加以学习借鉴。更可贵的是,它对传统意义上关于游戏宣扬暴力、宣扬脱离现实的刻板印象进行了有力的回击[11]。其中对待同事、同学、朋友和家人的各种手段,都已足以作为现实决策时的参考案例。

另外,这款游戏也在继承之前养成游戏的基础上,为之后的现实主义游戏提供了值得参考的框架:即通过从大城市-城镇-乡村自然地理和人文风貌的不同,刻画祖辈-父辈-平辈-儿辈四代之间的观念习俗冲突。这种叙事方式不仅可以用于职场题材,也可以推广到性别、科普、医疗等许多其他题材的游戏之中。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也有值得商榷之处。正如严肃游戏,其常被诟病的一点就是娱乐性不足。《职场浮生记》中也存在这个问题,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正反馈不足、自由度受限、感情线混乱。这三点都在Steam评论区中有所体现。

其一是正反馈不足。如Steam评论区中的一个观点:

村里修路的那一段,如果按照正常工作的流程,玩家手上当时并不会有很多钱,尤其是第一次玩的玩家,在购房购车刷属性,追求女生无果多个事件之后,大多数手上是拮据的,但我一心只想搞钱,在那个节点通过直播,手上已经有上百万。村里修路,问我要捐多少钱,最高的选项是10W,这个没有问题,在我捐出这个钱之后我本以为会有正面反馈,或者一些爽点,但马上就有其他人捐出100W,所以我捐1000还是不捐还是10w,并没有太大区别。

窥一斑而知全豹,《职场浮生记》中有不少事件都难以提供正反馈。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这部作品过于详尽而仔细地观察和刻画生活,对一些玩家的游戏体验产生了负面影响。以上面的游戏评论为例,作为一个朝九晚五的程序员,上班才几年时间,能够积攒10万余钱捐赠给村集体,已经十分不易。但和创业有成的企业家相比,自然相形见绌。从合理性的角度来看,创业属于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为。和程序员相比,企业家确实更有可能具备向家乡提供大额捐助的经济实力。但是从体验的角度来说,很可能会让玩家觉得,自己规划筹谋许久,才攒下来这笔钱,花出去之后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报偿。

其二是自由度受限。有这样一条评论:

市区五套房,自己住别墅开豪车,存款200万的26岁年轻人,你告诉我会因为丢了月薪一万的工作结束游戏?

其实这款游戏的自由度极高。虽然还不能和《辐射4》《我的世界》等著名的开放世界游戏相比,但在现实主义游戏中的自由度可谓一骑绝尘,给玩家自由选择的空间远远超过《北京浮生记》《中关村启示录》《这是我的战争》等作品。但为何仍然在这方面遭到斥责呢?关键在于,如果游戏完全没有自由度,玩家可能不会说什么。如《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中的债务,主人公没有任何斡旋的余地。但是反而让玩家接受了这种设定,未出现任何违和感。

反观《职场浮生记》,游戏提供了丰富的副业选择。玩家如果认真练习了才艺或者写作,可以靠着直播或者写作月入十万。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失去了一份月薪一两万的工作就穷困潦倒、江河日下,实在有些失真。更为符合逻辑的解释显然是主人公自己创业、变副业为主业、或者直接当上了包租公。

其三是感情线设计混乱。如有Steam评论称:

雷云那几个女性高管都大我一轮了,还好感度一到就表白呢?

如果主人公没有结婚,对于尚未婚配的成年女性,即使是在公司三令五申禁止办公室恋爱的情况下,一旦好感度达标,就能够触发“好人卡剧情”,即主人公进行表白然后遭到拒绝。仔细一想,这种表白显然缺乏逻辑:两个人之间没有多少共同回忆,对彼此的兴趣爱好也几乎没有了解。在这种前提下表白,即使对于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而言也显得太过唐突。而对于已经工作数年,担任了项目经理甚至部门经理的主人公来说,完全是人设割裂。

这些问题要如何解决呢?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总成本大约4亿美元的《荒野大镖客:救赎2》,号称连“马的睾丸因为温度变化而热胀冷缩”的效果都已经做出来了[12]。但即使如此,主人公亚瑟也只有四种可能的结局。以有限的制作时间,不可能满足玩家群体对于自由度无限的追求。不过,在当下的基础上加以改进,是可以考虑的。

第一,在设置事件的时候,变“故事本位”为“角色本位”,思考角色的反应对这个角色来说是否适合。比如在妻子怀孕时,主人公需要购买叶酸。目前的设定是,无论主人公的属性和技能达到什么程度,都只有购买便宜的叶酸和昂贵的叶酸两种选择。这显然把角色窄化了。在购买叶酸和其他许许多多类似的事件中,应该考虑到主人公为此做了什么样的准备,把角色当下的知识储备和能力考虑进来,这样才能体现出玩家对主人公的培养。

第二,可以精修每个事件的具体设置,让剧情选择和角色状态紧密结合。其实目前已经有这样的设定,如在试玩版中就存在的“卖茶女”事件,是根据真实生活改编的经典事件。在这个事件中,玩家有四个选项,每个选项都和当下的状态挂钩,但同时又给了玩家自由度。

面对伪装成茶叶商人的诈骗犯,主人公有许多选择

第三,让不同的角色之间产生更多勾连。目前《职场浮生记》的一大特色和现实主义色彩的一大重要来源,就是角色数量众多。仅仅有立绘的NPC就可以分为亲人、领导、同事等9类,其中仅“领导”就有十多个。但是这些角色之间的关联还不够密切,且大多以小圈子的形式存在:如主人公的大学宿舍同学、雷云公司的员工、清溪县的亲戚等等。

或许更有现实观照的设计是,主人公之前的朋友赵大强因为开办赌场,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赵大强出狱之后,主人公没有因为他是刑满释放人员而对他不理不睬或者冷嘲热讽,而是积极想办法帮助他洗心革面,重新融入社会。如果在关于赵大强的事件中,主人公每次都做出了妥帖的选择,那么之后赵大强会开设自己的烧烤店,成为一位合法经营的个体户。不仅如此,还在主人公的大学同学、富二代郝帅染上赌瘾的时候,出手点化,让他迷途知返。这样的设计可谓一箭三雕:让主人公多年的不离不弃有了皆大欢喜的结局;体现了身为公司高层的主人公八面玲珑的人际交往能力;同时对刑满释放人员的生计出路进行了探索型的现实主义思考。如果其他事件也能够得到打磨,设计质量与这个任务链相若,游戏还能更上一层楼。

注释:

[1]功能游戏,指的是不同于传统意义上以娱乐为主要目的或者最高追求的游戏。功能游戏的主要目的是解决和应对现实社会问题,如医疗、教育、环境等。

[2]费孝通.乡土中国[M]. 北京:中华书局,2020

[3]游戏中许多角色的名字都用了谐音梗:如“肖耿班”谐音“小跟班”、“孔匠兵”谐音“空降兵”、“黄斐吾”谐音“黄废物”等。

[4]Derks, D., van Duin, D., Tims, M. and Bakker, A.B., 2015. Smartphone use and work–home interference: The moderating role of social norms and employee work engagement.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88(1), pp.155-177.

[5]费小兰,唐汉瑛,马红宇.工作-生活平衡理念下的家庭支持:概念、维度及作用[J].心理科学,2017,40(03):708-713.DOI:10.16719/j.cnki.1671-6981.20170330.

[6]恋爱阶段,主人公有黄萍萍、赵梦圆、陈子澄、穆轻雪四个可选对象。考虑到不同的恋爱对象在婚检、备孕、怀孕、分娩、二胎等桥段的游戏剧情大同小异,这里不展开讨论,除涉及某位女主角的专属剧情外,只根据两人领证与否简称为“女友”或者“妻子”。

[7]朱东丽.婆媳冲突的社会学分析[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01):118-121.

[8]白黎,杨慧.二孩妈妈回归职场问题研究[J].山东女子学院学报,2018,(06):29-35.

[9]朱静辉.家庭结构、代际关系与老年人赡养——以安徽薛村为个案的考察[J].西北人口,2010,31(03):51-57.DOI:10.15884/j.cnki.issn.1007-0672.2010.03.010.

[10]邓剑.现实的射程:从现实模拟游戏到现实主义游戏[J].南京社会科学,2023,(03):106-113.DOI:10.15937/j.cnki.issn1001-8263.2023.03.011.

[11]孔德罡.《大多数》与“游戏现实主义”:电子游戏的跨阶层叙事尝试和超越面向[J].中国图书评论,2023,(11):9-18.

[12]Matt Morrison.Red Dead Redemption 2: Horse Balls Shrink in Cold Weather. Screen Rant,2018年9月22日。https://screenrant.com/red-dead-redemption-2-horse-balls-shrink/

    责任编辑:龚思量
    图片编辑:张颖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