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你的押金退了吗?从风口跌落的共享单车

关注
2018-12-26 18:44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2018年12月18日,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大厅内,来退押金的ofo用户从上午9点开始排队,约三个小时后才从室外排到了室内。一名得知排队依旧无果的用户表示,“退不了也得排,总要给个说法”。 图  | 财新记者 蔡颖莉

2018年12月18日,北京中关村ofo总部所在大楼互联网金融中心,数百位用户在大楼门口排起长队申请现场提现。人们裹着厚厚的冬装,在冷空气中默默等候,队伍曲折蜿蜒百余米。偶有排队排得不耐烦的用户和安保人员发生争执。ofo工作人员一边散发操作指引,一边焦头烂额地应对人群中不断发出的质问。现场排队的一名女士表示:“作为老百姓来说,199元没什么,也就是吃顿饭的钱。就是觉得企业这样做窝囊,公关也不好,这么冷的天让很多年龄大的老人就在外面吹风等着,也没个具体的说法。”

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来退押金的ofo用户中,有老人内急却不敢离开排队队伍;请假的上班族用面包打发午餐;有学生干脆背起了英语单词;保安因从凌晨5点开始做准备工作,打起了哈欠。近来ofo小黄车因无人维护、无车可骑等原因,导致用户频频退款。从承诺3个—5个工作日退款到排号排到千万人次,大量ofo用户表示不满。正在排队的李女士表示,App退款程序的不断变动,像从一个谎言跳入了另一个谎言中,退款遥遥无期。

这样的场面似曾相识。在共享单车浪潮正兴时,运载单车的货车旁也经常是人头攒动,人们翘首等待工作人员投放下来的新车,随后扫码解锁,蹬着锃亮的单车远去。彼时的共享单车乘着共享经济的风口,不但颇受用户青睐,同时也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在最高峰时期,近百家企业进入共享单车市场,路旁挤挤挨挨的单车不过几天就会冒出新的颜色,一度企业甚至不知该生产什么颜色的车子才能区分。

然而,2014年兴起的共享单车在2017年开始退潮,市场加速洗牌。曾经的头部玩家ofo(小黄车)和摩拜,也难逃从风口跌落的命运。摩拜被美团收购,ofo则深陷资金链和经营危机。11月28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发布一封内部信,信中说:“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

2017年3月30日,北京,早高峰期间,上班族在等待工作人员投放新的共享单车。
2017年3月11日,天津静海,“飞鸽”厂内共享单车制造车间,“小黄车”的零部件整齐摆放。“飞鸽”生产的“小黄车”月产量达到40万辆,订单总量占“飞鸽”全年产能的三分之一,1分钟下线6辆单车。 图/杨一凡
2018年8月29日,河南郑州,城管人员将共享单车丢弃在一个暂时废弃的工地基坑里。

共享单车行业已入凛冬。在街头,偶尔还能看到因乏人问津而蒙了一层灰的单车,歪斜散乱堆在路边。而今找到一辆能骑的单车并不容易,大部分是轮胎变形、链条生锈甚至丢失了车座的“尸体”。单车“坟场”甚至成为不少城市“标配”的人造景观。单车“坟场”的出现,一方面反映了共享单车大量无序投放和城市市容管理的矛盾,也将用户使用单车时不健康的心态显露无遗,粗暴使用、加装私锁,甚至是故意损毁和丢弃,共享单车也因此被称为国民素质的“照妖镜”,一度成为舆论关切的热点。现在,押金何时能退还,成为在寒风中排队等待的用户惟一关心的问题。

2018年4月13日,天津静海,子牙循环经济产业区的一家电子拆解公司内堆积如山的“小黄车”,平均高度有6米-8米。工作人员透露,出于环保的考量,他们把轮胎和车架等部位分开处理。图/张博原
2018年5月3日,广东省广州市大观路附近,从高空俯瞰,单车“坟场”内上万辆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横尸遍野”。2018年4月18日,广州开展集中清理废旧闲置共享单车行动,清理共享单车超过9000辆。

图/财新记者 蔡颖莉 梁莹菲    文/财新记者 蔡颖莉    图片编辑/杜广磊

财新周刊显影栏目版面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