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云南一县公安局原副局长一审获刑七年,重审改为四年再提上诉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2024-07-03 11:37
来源:澎湃新闻
一号专案 >
字号

7月1日,汪剑武从昭通市看守所获释,他曾任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从警20年,一直在扫黑除恶和刑侦工作一线。四年前,汪剑武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被留置。

2021年9月13日,昭通市绥江县法院一审宣判,认定汪剑武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汪剑武上诉后,该案被发回重审。

2024年3月19日,绥江县法院重审一审仍判决汪剑武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但玩忽职守罪的事实由两起变为一起,因此其刑期由一审的七年改为四年,即从2020年7月2日至2024年7月1日。汪剑武仍不服此判决,提起上诉坚称自己无罪,目前本案二审尚未开庭。

汪剑武(左)与律师朱智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在汪剑武案审理过程中,曾查办汪剑武案的镇雄县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原主任秦小玲,因未经组织批准,擅自让非审查调查组工作人员朱绍东(原镇雄县委第五巡察组巡察专员)参与调查取证并参与修改报告等,被追究刑事责任。2022年11月,秦小玲、朱绍东一审分别被判处一年零二个月、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二人均未上诉。

重审一审中,汪剑武的辩护律师辩称,汪剑武系被秦小玲构陷。但法院审理后认为,秦小玲犯滥用职权罪与本案无关,因此未采信律师辩护意见。

七年刑期减为四年

生于1978年的汪剑武,2000年9月参加工作,历任云南省镇雄县公安局打黑大队大队长、公安局副局长。

2020年7月2日,汪剑武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被镇雄县纪委监委人员从办公室带走后留置。同年10月25日,他因涉嫌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受贿罪被刑事拘留。

2021年9月13日,昭通市绥江县法院一审宣判,认定汪剑武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0万元。

关于受贿罪,绥江法院一审查明的事实是,梁华明为寻求汪剑武的保护与关照,多次送钱给汪剑武,财物共计140万元。其中,梁华明给汪剑武借款50万元用于入股,汪剑武夫妇在梁华明投资开发的小山峡旅游项目中共计入股150万元。

此外,法院还查明汪剑武有两起构成玩忽职守罪的犯罪事实:汪剑武在担任镇雄县公安局打黑大队长期间,未认真履行打黑大队的工作职责,对吴学忠等人涉嫌多起犯罪行为,已有证据、线索表现出涉恶特征,而未作为涉黑恶案件侦办,也未跟踪督办到位。此外,在成海案中,未按照相关规定认真履职,对成海办理了取保候审,成海被取保候审后多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逐步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造成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

一审中,汪剑武并不认罪。一审宣判后,他上诉至昭通中院。

2022年12月28日,昭通中院以“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审判决,发回绥江法院重新审判。

2024年3月19日,绥江县法院作出重审一审判决,仍认定汪剑武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在重审一审中,关于公诉机关认为汪剑武对成海办理取保候审构成玩忽职守罪的指控,绥江法院认为,汪剑武作为分管领导签字同意对成海采取取保候审、不能证明汪剑武的审批行为与成海取保候审后多次实施犯罪具有刑法意义的因果关系,不符合玩忽职守罪的构成要件,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除此之外,公诉机关指控汪剑武“以借为名”,多次收受梁华明的财物共计1399967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构成受贿罪,及汪剑武在任镇雄县公安局打黑大队大队长期间,未认真履行打黑大队的工作职责,对吴学忠等人涉恶一案“有案不立”,构成玩忽职守罪,法院予以支持。

绥江法院审理后认为,汪剑武利用本人职务范围的权力,即负责打黑大队的工作职权及其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梁华明请托查处游本宇、为梁华明子女落户打招呼、帮助梁华明追讨私人债务提供便利,后多次“以借为名”,非法收受梁华明财物,为梁华明谋取利益,其行为侵犯了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和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汪剑武对梁华明的请托事项提供帮助,属“以借为名”行受贿之实。

汪剑武分管全县的涉黑、涉恶案件、有组织性的刑事案件工作,已经有大量的证据反映吴学忠、吴道平(二人为父子关系)等人多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表现出涉恶特征,汪剑武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有案不立、立案不查,也未尽到督促责任,致使案件久拖不决,导致吴道平犯罪团伙坐大成势,成长为恶势力犯罪团伙,汪剑武的行为与社会危害后果之间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其不作为、慢作为客观上为恶势力充当了“保护伞”,导致人民群众的安全感下降,在当地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

汪剑武的释放证明

是借款还是“以借为名”受贿?

在重审一审中,汪剑武亦不认罪,其辩护律师朱智、吴正兵为其进行了无罪辩护。重审一审宣判后,汪剑武上诉至昭通中院,要求改判无罪,或将案件发回重审。

关于受贿罪,法院认定其构成犯罪的主要依据是相关证人证言及银行流水等。

重审一审判决显示,“梁华明证实,2017年其被游本宇带人拿刀追砍,通过吴某一、吴某二得知镇雄县公安局副局长汪剑武是其妹夫(注:吴某三丈夫),遂请吴某二找汪剑武给下面派出所打招呼抓捕游本宇,通过此事与汪剑武、吴某三夫妇交好,双方偶尔在一起吃饭、玩耍、聊天。为获得汪剑武的关照与帮助,通过吴某三的姐姐吴某四的银行账户,以借钱方式送钱给汪剑武。”

汪剑武上诉称,自己与梁华明早在2012年就已相识,2015年时双方关系就相处得很好,不但是挚交好友,更具有姻亲关系。梁华明所出借的款项系双方之间的真实借款,同时通过在案证据“公积金流水调取情况”,也可以印证上诉人“取公积金准备归还”的供述。最为关键的是,关于款项是真实借款还是“以借为名”的受贿款项,只有上诉人及梁华明的供述才能证实,上诉人从案发至今接近四年均一直坚称是借款,而梁华明的当庭出庭证言,同步录音录像已能明确证实款项亦是借款,而不是一审法院认定的“以借为名”的受贿款,一审法院认定该款是受贿款项没有证据证实。

此外,汪剑武还否认利用职权为梁华明谋取利益。

在重审一审中,辩护律师指出,如果汪剑武受贿,那么梁华明就是行贿,是共同犯罪的嫌疑人,而不应作为证人。不过,判决书对这一质疑并未给出说明及回应。

汪剑武案重审一审判决结果

被认定办案不力致恶势力犯新罪,上诉否认

关于玩忽职守罪,绥江法院在重审一审时认为,2015年9月21日至2016年6月,汪剑武在担任镇雄县公安局打黑大队大队长期间,未认真履行打黑大队的工作职责,对吴学忠等人涉嫌多起犯罪行为,已有证据、线索表现出涉恶特征,而未作为涉黑恶案件侦办,也未跟踪督办到位。2016年6月至2019年3月31日,汪剑武在任镇雄县公安局副局长主持和分管打黑大队工作期间,未认真履行相关工作职责,导致该案久拖不决,该团伙成员再次实施了新的违法犯罪行为,被害人多次反映,后经法院判决,该案为恶势力犯罪团伙,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法院认定的依据是,镇雄县公安局相关文件证实,镇雄县公安局打黑除恶侦查大队负责全县涉黑涉恶案件和其他组织性较强的重特大案件的侦办,汪剑武主持打黑大队全面工作、负责扫黑办、刑侦大队工作。

汪剑武上诉称,根据吴学忠、吴道平刑事卷宗材料及重审期间调取的“呈请立案报告书”,已明确证实上诉人对吴学忠案不具备立案的职责与权力,该案已经由西城派出所立案多起且已进行侦查,且立案审批局领导为袁某。该案在上诉人任打黑大队长期间仅是成立了“先期线索核查组”,并未成立任何专案组。而在2016年6月至2019年3月31日,上诉人未分管西城派出所,对于西城派出所管辖调查的吴学忠等人案办理进度不知情,并无相关职权参与案件办理,反而是在知道了吴学忠案件久未结案的情况后,将不属于自己职责范围内的案件通过汇报后主动接手,将吴学忠案予以侦破。

从2020年7月2日被留置到2024年7月1日,汪剑武被羁押满四年。7月1日,重审一审被判四年的汪剑武从昭通市看守所获释,但因本案尚未终结,因此其获释原因为被昭通中院取保候审。目前,该案二审尚未开庭。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