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中的暴力分子:人数虽少但成分复杂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2019-01-08 08: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周末,法国“黄背心”运动似乎再次找回了动能。
据路透社1月7日报道,在第八个周末的示威活动中,尽管上街人数相比12月初时已大大减小,但一群持极左和无政府主义立场的年轻人在示威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暴力行为。
报道称,示威开始时比较平静,没有出现任何激烈冲突。然而到了下午,一些年轻抗议者开始攻击警察,并点燃了塞纳河左岸圣日耳曼区街道上的一些摩托车和垃圾桶。随着暴力升级,一些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汽车也被点燃,向国民议会行进的人群开始和警方发生较激烈的冲突。
据报道,一些抗议者试图闯入法国国民议会,警方则以催泪瓦斯回应与警方产生冲突的抗议者。此外,示威人群还操纵一辆工程作业车,冲撞了巴黎市内的法国政府部门大门,这导致政府发言人本杰明•格里沃被迫从办公室撤离。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得知消息后立即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谴责“黄背心”活动中的暴力成分。他表示,这些“极其暴力”的行为攻击了共和国的“守卫、代表和象征”,“施暴者”忘记了公民契约精神的核心。
纵观法国主流媒体的报道,其对于谁是运动中的“破坏者”(casseurs,意为“砸坏东西的人”)莫衷一是。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进行打砸等暴力活动的抗议者,在以普通工薪阶层的平民抗议者为主的“黄背心”运动中只居绝对少数。但采取暴力行为进行抗议的人是谁?这已是法国公共辩论的焦点。
不同于路透社将暴力行为归结为极左人士的报道,别的法国媒体的相关报道表明实施暴力的行为者的来源和成分十分复杂,很难以某个简单标签一语概括。
据《赫芬顿邮报》法国版7日报道,警方逮捕了在上周末示威活动中袭击警察的前法国轻量级拳击冠军Christophe Dettinger。他当时头戴黑帽,在一座小桥上对防暴警察施以“老拳”。
职业拳击手在“黄背心”运动中施暴曾有先例。据法国媒体先前报道,法国警方也曾逮捕了一名本是羽量级拳击选手的抗议者,他在调查中承认自己在街头砸坏公物以及与警方进行冲突的行为是“巨大的错误”。但他也坦言,之所以一直激进地支持“黄背心”,是因为自己为维持生计被迫签下了一份管道工的长期合同,但每月工资仅1200欧元——这与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相差无几,实在难以养家糊口。
此外,在成分复杂的“黄背心”运动中,也有迹象显示确实存在一些“斗争经验”丰富,长期参加街头运动的抗议者。据法国LCI电视台去年12月7日的专题报道,在当日的示威活动中使用暴力的大致有三类人群:反抗资本主义制度及支持无政府主义的极左(Ultragauche)、宣扬极端民族主义甚至“新纳粹”思想的极右(Extreme droite),以及少数混入抗议者行列并希望借机偷窃或洗劫商店的犯罪分子。
在前两类人群中,不少人已经在以往的街头运动中积累了大量与警察玩“猫鼠游戏”的经验。在2016年反对劳工法改革的示威活动中,不少政治立场极左的年轻人就曾使用了一些较激烈的抗议手段。
法国知名政治杂志Marianne当时曾采访过一名频频参与暴力活动的极左抗议者和他的母亲。这位名叫杰瑞米(Jeremie)的20岁年轻人是一名社会学专业的大学生,他多次成为街头运动“最顽强的团体中的核心成员”。在街头抗议中,杰瑞米习惯一身全黑,头戴黑色头套或头盔,脚上则蹬着一双便于灵活运动的阿迪达斯球鞋。他会定期与政治信仰相近的年轻朋友们聚会,大家都以参加反极右和法西斯思潮的Antifa组织为荣。
“他常常严肃地对我说,如果不用激烈手段把现在的牌桌彻底掀翻的话,改变是不会自动到来的。”杰瑞米的母亲在儿子被警察带走后如此回忆道。
与杰瑞米截然相反的是,他的母亲俨然一副常见的中产阶级形象。她是一家大型企业的中层干部,平日里常常在工作之余和自己同龄的朋友在家中的花园沏茶闲聊。“我的儿子在政治上很活跃,他经常在政治集会上发言,并且和左派政治人士过从甚密。”她回忆道。
事实上,杰瑞米曾多次参加反对劳工法改革、反对新建核废料处理厂和南特机场的抗议活动。
“我从来没有意识道杰瑞米的执念如此之强。”其母回忆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杰瑞米好几次给我解释了几种不同的斗争方式的区别。他的看法可以用一句话总结:只有全部破坏,才能从零开始新建。”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黄背心,法国,暴力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