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诡笔记|万历年间,一起由保健品导致的“连环杀童案”

呼延云(推理小说作家)

2019-01-12 15: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权健因为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犯罪被立案的消息一经传来,网民们欢声雷动。笔者作为一位曾经供职于健康类媒体的新闻记者,对国内保健品行业的内幕颇为了解,也多次在公开场所抨击这一行业的各种乱象。从整体来看,我国保健品产业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以“非常微薄的成本+声势浩大的宣传+不择手段的营销=数额惊人的暴利”这一公式来运作。而具体到产品,恐怕九成九都纯属安慰剂,对消费者的保健作用非常有限,而它们所宣称的治疗疾病更是赤裸裸的商业诈骗行为,早已被国家明令禁止。
近日乱翻清代学者朱梅叔的《埋忧集》,不意看到一桩万历年间发生在福建的特大连环杀童案,忍不住提笔一叙,只因导致这起罪案的根本原因恰恰是“保健品”。
《埋忧集》
一、税署池中,白骨齿齿
高寀入闽是万历年间的一件大事。高寀是顺天府文安县人,幼时进宫成为宦官,后来得到明神宗的宠信。万历二十七年,他奉皇帝之命来到福建任税监,一直到万历四十二年结束,在前后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他任用当地的地痞流氓充当税役,横征暴敛,干尽了坏事,极大地扰乱了福建的地方经济。但比这些都邪恶的,是他居然妄想通过服用保健品重新恢复成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这种保健品的配方,说出来令人不寒而栗——童男童女的脑髓。
给高寀献上这一秘方的是两个“原奏官”,一个叫魏天爵,一个叫林宗文。原奏官是明代一种特殊的官职,就是专门向皇帝奏请开矿课税的官员,同时他们还负责引领皇帝委派的税监找到矿脉并配合课税,实际上充当了税监的“参谋”。这帮人到达地方后,可以用八个字来评价,那就是“狐假虎威,无恶不作”,但能恶成魏天爵和林宗文这个水平的,实属少见。他俩给高寀提议,只要“取童男女脑髓和药服之,则阳道复生”,而且这个秘方还有强大的成人保健作用,与伟哥同效。
高寀权倾天下,为所欲为,但除了锦衣玉食之外,作为一个死太监,有些福气是无论如何都享受不了的,听说了这俩人渣进献的秘方,大喜,下令大量收购童男童女,“碎颅刳脑”。
一开始,还只是一些穷困到饭都吃不饱的家庭,忍痛把孩子卖给高寀,但后来,很多地方恶棍发现这是一笔发财的路子,就用迷药拐走孩子,“售于寀,博取多金”,闽中一时间人心惶惶。而高寀杀死孩子,取出脑髓之后,直接把他们幼小的尸骨扔在税署后院的池子里,以至于“税署池中,白骨齿齿”——读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笔者不免头皮发麻,觉得惨绝人寰,不知读者是何感受。
事实上,在中国古代,通过取食人体器官——尤其是儿童器官入药治病的做法一直存在,比如笔者在过去的一篇“叙诡笔记”中曾经写过的,记录于宋代笔记《鬼董》中的广西钦州知州林千之吃童男童女治病一案,这起案件导致的结果是整个钦州的流浪儿居然被林千之吃光!还有记录在明代笔记《见闻纪训》中的一起发生在南京的案子,有个富翁听说吃初生孩子可以长生不老,就买了十几个婢妾,“恣意淫毒,俟其娠,将产未产,辙以药攻之,孩一下,即提如臼中,和药杵烂为丸”。这个人吃自己的孩子犹嫌不够,又去“购别家初生幼孩烹之”,导致罪行暴露。这些当然都是一种极端愚昧和无知导致的邪恶行径,但又可以看出古代司法的“区别对待”,林千之是官,案发后只落了个撤职处分;富翁是民,最终被凌迟处死。
高寀的结局比林千之还要好,史料所记,他没有因为食用孩子脑髓导致闽中大量孩童死亡而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几千年来中国人挂在嘴边的“善恶有报”,终归是念念不忘,没有回响。
《鬼董》
二、两个饽饽,惊爆血案
除了提高性能力外,古人食用“儿童食材”制作的保健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强身健体。
据《乌清文献》所记:清代有一种“箬包船”,这种船的船头很尖,用箬竹做成的穹形篷帐包裹船舱以遮风挡雨,是以得名。浙西的丐帮驾着这种船,散行各处,专门用迷药拐骗别人家的孩子,然后分门别类加以“处理”:对那些瘦弱的男孩“剔其目,挑其筋,曲折其手足”,让他们上街乞讨卖钱,漂亮的女孩子“则卖为娼”,但那些胖一点儿的孩子,则“煮而食之”,以达到健身的目的。这些乞丐一旦被抓住,“不忌夹打”,“一任拷掠,绝不呼痛乞饶”,“或谓此辈常食人脑髓,故能熬刑”,仿佛吃孩子直接就能速成铁布衫一般。
《埋忧集》记录了一起发生在道光丁酉年九月的“箬包船”大案。“禾中(嘉兴)三塔寺之南,有村妇王氏,居与其母家相近。”这一年粮食丰收,王氏蒸了一笼饽饽,想给父亲送去尝尝,她的丈夫第二天一早要进城卖布,所以叮嘱她速去速回,“妇诺之,携一子而去”。谁知到了日落时分还没有回家,丈夫以为老婆是带着孩子在娘家住下了,没办法,第二天一早就去岳父家催问,进门一打听才知道母子二人根本就没有来过。丈夫大惊,“各处寻访,不得”,一天下来累得疲惫不堪,回家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朦朦胧胧地,“忽见其妻被发立于床前,流血被面”,哭着对他说:“我和孩子均已被恶丐所杀,明天你可以去南塘一趟,跟我和孩子诀别……”丈夫伸手去拽她,扑了个空,从梦中惊醒,心知大事不妙,出门就往南塘跑去。
“遥望隔岸一箬包船泊于河侧”,黑黢黢的,看上去非常可疑,丈夫叫了一艘停泊在岸边的小舟,渡至船边,见船尾有两个小乞丐正在争抢食物,一个小乞丐手里拿着两个饽饽对另一个说:“昨天你一点儿钱都没有讨到,师父罚你不许吃饭,而我讨来的钱多,所以特别把这一篮饽饽赏给我吃,你凭什么来抢夺?”丈夫一看那饽饽,很像是妻子昨天蒸好带出门去的,便问小乞丐:“这饽饽是从哪里来的?”小乞丐说:“昨天有一个妇人带着个小孩要过河,招我师父摆渡,我师父就撑到对岸,让他们进了船,后来那两个人不见了,师父把那妇人携带的一篮饽饽赏给我吃,现在就剩下这两个了。”丈夫一听大惊失色,见小乞丐口中的“师父”不在船舱内,便上得岸去,“聚集数十人,操械而往,跃登船上”。恰好“师父”回来了,乃是两个老乞丐,众人将他们绑了,细细搜查船舱,在后舱的甲板下面发现好几个瓮,打开一看,毛骨悚然,每个瓮里塞得满满的全是人的肢体,有的尚算新鲜,有的已经干枯,“又有小瓮泥封其口,撬开,则其妻与儿之首,血淋漓尚未干也”……
丈夫强忍悲痛,将犯人和物证一起送到官府,县令查问那两个老乞丐,除了母子二人外,瓮里其他的残肢分属何人,那两个状貌狞恶的老乞丐抵死不说,“其拷讯时,亦并不呼痛也”,最后只好将他们正法了事。
吃孩子是否真的能铸就金刚不坏之身?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多则史料笔记记录,吃人者在接受刑讯的时候共同表现出了具有很强的抗拷打能力,原因除了迷信导致的心理作用能够减轻肉体痛苦之外,还有一点隐隐道出了真相。朱梅叔说此类案件当时极多,但始终没法遏制和消除,就是因为罪犯“上下无所不通,故其类卒不可灭”,换句话说,那些残杀孩子切割器官的罪犯,也许只是犯罪链的“底端”,真正购买器官的“食客”,恐怕正是正襟危坐于公堂之上的青天大老爷们,一如林千之和高寀,他们怎么好对自己的“供应商”下手,万一“供应商”被打重了掀出底来怎么办?案子虽然盖不住,给他们个“痛快的”也就完事,那些刑讯八成只是做做样子,下手不会太重。
有一事可为笔者的推论佐证,《埋忧集》记:顺治乙酉年六月,一个盗取儿童器官的犯罪团伙被群众发现,大家一起动手将这个团伙的十几个犯罪分子悉数缉拿,送交官府,谁知“衙官欲庇之”,激怒了群众,“众大哗,乃扑杀之,并焚其舟”——衙官与乞丐,在社会地位上是天壤之别,前者何以庇护后者?真相不是明摆着吗!
三、剖腹取胎,破胎取子
也许正是因为官府的沆瀣一气,谋杀儿童并盗取器官制作“保健品”的罪行才越来越严重。清代学者和邦额在《夜谭随录》中记载过一桩发生在京山的奇案,在血腥程度上可能是此类案件的“巅峰”。
《夜谭随录》
当地有个姓许的富翁,世代居住在皂市阳桑湖畔。许翁给儿子娶了个媳妇,亲家也是当地的乡宦,“妆奁丰厚,一乡之所艳羡”。有个叫杨三的小偷,对许家觊觎了半年,想要盗窃,但许家防范甚严,一时间无从下手。恰逢许翁的儿子被举为贡生,许翁亲自送他入京读书。他二人走后,杨三趁夜翻墙入户,进了内室,躲藏在暗处,准备寻找下手的时机。
许家媳妇有孕在身,许是不大舒适,在床上辗转到二更天才入寝,照顾她的两个婢女也回各自的床上熟睡,只留了一盏烛灯。听到屋子里响起的鼾声,杨三知道时机到了,正要行窃,突然见房门打开,一个“深目耸鼻,黑须绕颊”的人走了进来,他状貌狞恶可怖,背着一个黄布袋子,杨三是个老贼,道儿上趟得极熟,从没见过此人,觉得非常诡异,于是屏息蝟缩,以觇其所为。
那人先蒙上自己的脸,然后从袖子里拿出迷香一支,在灯上点燃,杨三当然熟悉这个江湖套路,赶紧捂住口鼻,只见那人来到许家媳妇的床榻前,掀起帐子,将背着的黄布袋子取下,打开,取出一把小刀,解开许家媳妇的衣服,“剖腹取胎,破胎取子”,然后把胎儿的肚子剖开,取其心肝,装进一个小瓷罐子里,把罐子塞进黄布袋子,“背负之径出房去”。
因为事情发生得太快,杨三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他走出藏身处,望着倒在床下、开膛破肚的女尸,由惊转怕,由怕转怒。虽然自己是一个贼,但盗亦有道,绝不可能对孕妇做出这等残忍无道、伤天害理之事,杨三“盗念顿灰”,决心为这个惨死的妇人讨还公道。他跑出许家,很快找到了黑须汉的行迹,凭借敏捷的身手和丰富的夜行经验,他一路追踪,没有让对方发现。来到村口的一家旅店,黑须汉进了去,因为夜深人静,杨三怕贸然行动会让对方察觉脱逃,而自己一时间也找不到帮手,就在房檐下坐着小憩。
鸡刚叫头遍,黑须汉就背着黄布袋出了旅店,杨三跳了起来抓住他的胳膊说:“我有急事告诉你,咱们进门再说。”一边说一边将他强行拖入旅店,然后抱住他大喊:“快来人啊,我抓住了一个妖人!”黑须汉大惊要逃,奈何杨三练过几下子江湖功夫,将他抓住不放,顷刻间“群客惊起,主人亦至,环问其故”。黑须汉嚷嚷说自己不认识杨三,不知道他干吗纠缠自己,杨三喊道:“不要听他胡说,只要检查他的黄布包裹里面有什么,就全都明白了!”众人拽下那个黄布包裹,解开一看,见是数枚瓷罐,黑须汉抱住罐子喊:“这里装的都是我做生意挣的钱财,你们难道要抢劫吗?”杨三怒喝道:“光天化日之下,众目共睹之时,谁个要劫你的钱财?你分明是自己心中有鬼,才做此态。”这时,店主人挺身而出说:“既然事情发生在我的店里,那么有事无事,由我一人承担,且把罐子打开,一看究竟!”说着他拿起一个瓷罐开之,“见鲜血满中,腥气触鼻,取器倾视,尽小儿心肝”!
众人无不骇异,问到底这里面的东西是怎么来的,杨三把昨晚自己目睹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大伙儿忍不住叱骂那黑须汉道:“刳剖孕妇,是商纣王才干出的事,要不是今天暴露,我们整个乡的孕妇和孩子,恐怕都不能幸免了!”一边骂一边冲上前来,群殴那黑须汉,顷刻间把他揍得鼻青脸肿!店主人连忙劝阻大家,应该将杀人者法办,这才簇拥着将黑须汉送官。经过一番审讯,抓获黑须汉的同伙数十人,全部被处死。
正如众人所言,刳剖孕妇是商纣王才干得出的事情,而如此暴行竟然形成了产业链,恐怕也正是因为某些客户希望食用儿童、幼儿、婴儿、新生儿乃至胎儿的器官,达到长生不老、强身健体、滋阴壮阳的目的吧。其实,今天那些迷信保健品各种奇效的庸众,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比古人高明,奇葩的是,在承当保健品贩子保护伞这一点上,个别部门倒是古今不易。近年来反腐风暴中,落马了不少医药卫生监管部门的贪官污吏,他们何以对保健品贩子屡“欲庇之”,大家心知肚明。春节快要到了,朋友们应该在阖家团聚的时刻,劝劝科学素养欠佳的长辈,健康长寿靠的是健康的饮食、科学的锻炼和良好的心态,千万不能再亮开肚肠,任由他人敲骨吸髓了。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叙诡笔记,权健,杀童案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