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疯狂的艺考:烧钱追梦,人生捷径?

杨雨奇/中新网

2019-01-16 20:04

字号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16日电,眼下正是艺考季,大学校园里,又能见到少男少女排队应考“才艺”的画面。
或因兴趣使然,或为明星梦想,亦或仅是寻求一个进入大学的“敲门砖”,近年来,艺考大军越发庞大,今年的艺考报名,甚至出现了报名通道被挤崩溃的尴尬事件。
一边是入学时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激烈竞争,一边是毕业时相关专业连年走低的就业率。“看上去很美”的艺考热,究竟为何高烧不退?
参加艺考的学生们正加紧专业课强化训练,备战考试。 本文图均为 中新网 资料图
一场让报名通道崩溃的考试
18岁的刘梦瑶是今年江苏艺考大军中的一员,但若把时间拨回几年,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艺术”沾上边。
去年6月,即将升入高三的刘梦瑶开始发愁:按现有成绩,很可能无缘本科大学。带着冲刺大学的目的,刘梦瑶选择孤注一掷,投身艺考。
因为没有丝毫“音体美舞”的底子,刘梦瑶选了能“速成”的影视编导专业。
没有任何专业基础,甚至谈不上兴趣爱好,刘梦瑶的艺考路只能从死记硬背开始,学习剧本写作,尝试影评分析等等。
在刘梦瑶看来,自己的艺考心态其实是很多艺考生的缩影:为弥补文化课差距,紧急加入培训机构,按流水线作业的方式学习应试技能,找一条上大学的“捷径”。
除了对艺考生文化课成绩要求相对较低,明星梦、成名早、赚钱快等等,一些艺术行业表现出的“诱惑力”,也成了很多中国家长和孩子追逐“艺术之路”的潜在动力。
眼下正在进行的2019年“艺考季”,因为报名通道拥堵,上了网络热搜榜。
一款名为“艺术升”的APP软件,因承担了多所艺术院校的网上报名而被舆论聚焦。由于艺考报名人数激增,这款软件在校考报名时段出现瘫痪。
“70万艺考生丧失报名资格”的网络热搜标签,甚至惊动了教育部,《人民日报》也以《改革发力,让“艺考”回归本位》为题发布评论,反思“艺考热”现象。
南京艺术学院2019年本科艺术类专业招生考试考场外
“不在考场上,就在去考场的路上”
湖南女孩左方孺今年已是“二战”艺考,目标仍是影视表演专业。“不在考场上,就在去考场的路上。”她这样形容自己疲惫的艺考经历,去年此时,左方孺穿梭于南京、北京、上海等几大城市,应战了八场考试。
三年前,利用高二暑假报名艺考培训机构后,左方孺进入了全封闭学习阶段,开始自己的艺考之路。
每日6点起床,对着镜子练习“播音腔”,规定自己每天要熟读的剧本量,看着《演员的诞生》做笔记……有着“明星梦”的左方孺,把一切心思都用在了备战艺考上。
艺考生左方孺生活照
遗憾的是,即便已尽力准备,去年考试左方孺还是遗憾落榜。
再战艺考,今年左方孺面临的压力似乎更大。2019年艺考招考前夕,教育部印发《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为“省级统考”明确了时间表,并就提高“文化课成绩”提出要求。
按今年的艺考政策,省级统考已涵盖的专业,高校一般应直接使用统考成绩作为考生的专业考试成绩。省级统考未涵盖的艺术类专业,高校可组织校考。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规定要求综合类大学不再单独设置考点,而是归入统考之中。这意味着,艺考生参考的次数减少,一些考生只有统考这一次面试机会。
在很多考生看来,新的艺考政策无疑将增加专业课的竞争,加之文化课成绩要求提高,想把艺考作为考大学的捷径将越来越难。
压力之下,左方孺今年可谓背水一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已报名了6场艺考面试。
舞蹈艺考生为考试做准备
追梦的路上也很“烧钱”
艺考很“烧钱”,培训课、考试费、材料钱、奔波考试的吃住交通等等,这些费用是每个艺考家庭必须承担的“追梦代价”。
除了考试本身的压力,来自农村家庭的左方孺还担负着钱的压力。面对一年一万多块的培训费用,作为复读生,左方孺今年备考没有向父母要钱,只是瞒着父母在亲戚朋友那里借钱备考。
为了省下艺考路费,左方孺辗转考试都选择火车出行,在异地考试,她也只敢住几人一间的青旅。
“但穿衣服的钱还是不能省的。”作为一名影视艺术专业的艺考生,无论条件多苦,左方孺都会在每次考试时备下几套好看衣服。她知道,“颜值”对表演考试很重要。
相比于左方孺,浙江海宁的艺考生邹雨洁情况要好很多。家庭条件优越让她敢于选择影视摄影的艺考方向。在购买各类价格不菲的摄影设备时,父母也都能为她承担。
为了能读更好的艺术培训学校,邹雨洁专程从海宁前往杭州,在一所培训机构里寄宿学习。
按她的计算,一年里她上的培训课有80多课时,每课时收费在500元左右,一年下来,不算日常花销,光培训费就要四五万。
某培训机构挂出的收费情况
刘明作为一家艺考培训机构的老师,在他看来,目前,艺考培训市场其实“水很深”。
“以影视编导培训为例,其工作的机构一年课时费在1万左右。但同样一门培训课程,市面上价格悬殊很大。从教学内容上看,差异却并不明显。”刘明说。
除培训费之外,对很多艺考生来说,各类材料、服装,训练本身的费用,甚至辗转多地应考的交通食宿费,都是不菲的开支。
艺考生参加贵州省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艺术类专业考试
艺考之路,未来可期吗?
当无数学子为艺考披星戴月,投入大笔资金和精力,终于艺考“上岸”后,艺术之路能否许他们一个美好未来?
两次备战的左方孺依然坚信自己的演员梦想,她说自己一定会执着地走在演艺这条路上。
在她看来,这个梦想承载了很多,这条路不仅是自己兴趣所在,做了演员,还能很快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早日把自己考学的欠款还上。
艺考燃起了左方孺向前的希望,但也曾扑灭过一些人的梦想。
2016年毕业于四川某传媒学院的刘诗繁,曾以艺考的方式进入该校攻读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在她眼里,做影视动画工作是她未来就业的归属。
某美术培训机构内,准备参加美术类艺考的考生在进行专业练习。
但这份热情,却在走上工作岗位3年后,逐渐变得冷淡。毕业后,刘诗繁辗转成都、北京两地,换了不下4份工作,每份工作的内容又都不相同,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没一份工作和大学读的专业相关。
“我喜欢画画,但是我做不了画家。若是做影视美术设计,大公司进不去,小作坊工资又太低。”摆在刘诗繁面前的,是3年的就业困境,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家乡,她都没能为自己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目前,刘诗繁又干起了销售工作,她在大学里学到的专业技能,始终没能为她带来一个安稳的未来。
这并不是个例。去年6月,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列出了中国大学中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红牌专业”。这其中,美术学、音乐表演已经连续三届都是红牌专业。
如今,回看自己的艺考经历,走过大学生涯的刘诗繁慢慢发现,尽管这份专业没给自己带来实质性好处,但却成了一份难忘的人生经历。那些学到手的技能,也都成了她平凡生活里,不可多得的爱好。
(原题为《疯狂的艺考:烧钱追梦,人生捷径?》)
责任编辑:顾亚敏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艺考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